小喬被她這一聲姐姐叫的渾身不舒服。

「裝模作樣!」她在心裏評價了一句。

「老公,你還是先陪妹妹吧!」

看她倆又要爭起來,李哲連忙說:「好了,你倆誰也別『謙讓』了!一人一天,喬寶你四天,子瑜你三天。」

「喬寶,今晚我先陪你。」

聽李哲說完,小喬和周子瑜兩人對視了一眼,然後誰都沒有說話,算是默認了他的安排。

見她倆都同意了,李哲送了一口氣。

女朋友多了也煩惱。

四天、三天排,她倆一周都可以休息三四天,只有他一天休息的時間都沒有。

這簡直比996還辛苦!

以後再把劉凱月排進來,二、二、三,就更辛苦了。

要是再再有女生排進來……這就沒法排了!

把周子瑜送回了宿舍后,李哲和小喬就一起回了出租屋。

小別勝新婚,這一晚兩人抵死纏綿。

為了防止便宜了周子瑜,小喬更是使出了渾身解數,妄圖把李哲的精力完全榨乾。

但她那小身板又哪裏是李哲的對手,被他輕鬆鎮壓了。

第二天早上,李哲一醒來,就發現小喬趴在他胸前,腿糾纏着他的腿,象八爪魚一樣抱着他。

他笑了笑,然後在她的唇上親了一下。

「該起來了,早上還有課呢!」

「我不去了!」小喬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一臉的慵懶。

她感覺渾身沒有一點力氣,身體像是要散架了一樣。

李哲倒是一點都不疲憊,反而渾身舒暢,神清氣爽,精神格外的好。

他這些天養精蓄銳,效果顯著。

「好,那你就多睡一會兒。」

李哲起身穿衣服,洗漱,簡單吃了點東西,就去學校上課了。

他來的比較早,教室里還沒有多少人。

看到李哲來上課了,班上的同學都很意外。

因為這學期,他總共也沒來上過幾天課。

和李哲相熟的同學,都紛紛和他打招呼,態度都很熱情。

李哲也都笑着一一回應。

「李哲,你回來了?」劉凱月也笑着和他打了個招呼。

她盡量壓抑著心中的心悅,表現得就像是普通同學。

李哲對劉凱月笑笑,視線落在她身上。

劉凱月穿了一件白色蕾絲短袖上衣,一條牛仔短褲,露出修長筆直、白皙的美腿來。

這段日子,劉凱月雖然沒少給他發美腿私房照,但看照片哪比得上看真腿。

注意到李哲在盯着她的腿看,劉凱月不禁有些臉紅。

「凱月,上午是什麼課?」李哲連課表也沒看,就來上課了。

「前兩節是英語,后兩節是古代文學史。」劉凱月說。

李哲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

「我也沒帶課本。」

這時,不遠處的賀志剛說:「哲子,咱倆用一個課本吧!

李哲看了他一眼,這傢伙平時都逃課,怎麼今天突然跑來上課了?

坐在賀志剛身旁的楊浩立刻對他說:「剛哥,我也沒帶課本,咱倆用一個吧!」

李哲收回目光,對劉凱月說:「凱月,要不我們倆用一個?」

劉凱月輕笑着點點頭,「好!」

賀志剛看到這一幕,頓時明白了自己剛才又礙眼了。

他真沒想,李哲在教室就敢明目張膽的勾搭劉凱月。

賀志剛原本想找機會和李哲緩和一下關係,然後再跟他要一個小角色,現在看來又不行了。

7017k 這一次,吃過飯以後,秦醉去結賬就有事先走了。

喬絨將卡遞給蘇小糖:「給你吧。」

蘇小糖握著那張卡,兩眼發光,一臉激動:「絨絨……」

「我知道你很喜歡去遊樂園玩的,以後你可以經常去。」喬絨笑着說。

她越來越覺得事情有點不對勁了。

她一點都不想跟秦醉傅北峻這樣的人有什麼牽扯的,可是他們很神奇的就是,為什麼忽然間就來找她了?

總不能因為她穿書了,就變成書裏面的女主角了吧?那宋冉冉怎麼辦啊?

宋冉冉既是女主,而且也重生了,主角光環更明顯才是的。

喬絨想了半天,也不知道為什麼劇情就變得這麼亂七八糟,七零八碎,讓她都無法根據書裏面的劇情預測將來會發生什麼了。

兩人自從上一次見面之後,喬絨就再也沒有見到宋冉冉了。

喬司寒跟她交往如何,她也不知道。

只要她不作妖,她覺得,自己也不能不能接受她的。

蘇小糖美滋滋的將金卡收起來,隨後對喬絨說:「絨絨,我覺得秦醉喜歡你。」

喬絨正喝着一杯奶茶,聞言,瞬間嗆到不能說話。

蘇小糖立馬拍了拍她的後背,幫她緩和一下。

「我說的是真的,你想想,他什麼時候對別的女生這麼好過,除了宋冉冉。」

「那也不能是因為他喜歡我吧,肯定是他不喜歡宋冉冉以後,良心發現了,才彌補的。」喬絨立馬否認。

她寧願是秦醉忽然良心發現,知道自己以前對她做了多麼過分的事情才這樣。

而不是,真的喜歡她。

不然,秦醉就不是男主了好嗎?是個海王嗎?這個不喜歡了,立馬換另外一個喜歡。

聽到喬絨的話,蘇小糖也覺得有點道理,可能就是她想太多了吧。

喬絨其實還是挺喜歡現在這樣的生活的,跟傅北峻接觸不多,每天學習,只有一個目標,考上黎城醫科大學。

黎城的醫科大學在醫學類大學中也算是排名前列的了。

不過她暫時誰都沒有說,連蘇小糖都沒有說。

其實這樣一直過下去,也是未嘗不可的,傅北峻雖然也很討人厭,但是這段時間,他再也沒有作妖了。

兩人就像是普通同學一樣相處。

他不搞事的時候,喬絨覺得跟他相處的還是挺舒服的。

畢竟他這個人,最擅長偽裝了,也最知道怎麼讓人跟他相處舒服了。

現在就是這樣,偽裝成了溫柔暖男。

比如這一刻。

「絨絨,給你。」一大早,傅北峻將一條圍巾遞給喬絨。

純白色,毛茸茸的,是這個年代特別流行的一種圍巾款式。

喬絨摸了摸,問:「是阿姨給我織的?」

傅北峻點了點頭。

「麻煩你跟阿姨說一聲謝謝。」

現在天氣變冷了,他們也都穿上秋衣了,她沒想到葉梅會給她織這麼一條圍巾,真的是一個很溫暖的阿姨呀。

想到這裏,她又有點怨念了,為什麼這麼好的一個阿姨,會生出傅北峻這樣的兒子來呢。

還真是,基因突變啊!

「我媽說想你了,你很久沒去看她了。」傅北峻又說。

喬絨看向傅北峻:「別用這種語氣跟我說話,是誰的鍋?」。「五大夫槐!!」

陳浮生立刻毫不猶豫,以無間龍雀的劍尖,挑起猻喉,迅速向寶騎鎮內而去。

如今他已是此地靈窯之主,方圓數百里,念動即是洞若觀火。再加上地理氣機氣運的加持,不過片刻已是回到煙籠巷。

此刻正值黎明前夕,巷內外街道上,並無行人,仍有些萬籟俱寂。

前方

《劍開福地洞天》第137章黃泉釣魚人(求訂閱月票) 「你怎麼解釋這個荷包是從你房間裡面找出來的?」顧知鳶笑了一聲,眉頭微微一皺說道:「還是被你的兩個孩子拿出來的,為什麼所有人都中毒了守衛府的人都有,有些人出去串門都會喝到別的地方的茶水。」

「我,我這段日子,忙著草藥的事情,基本都沒有出過門,日日都待在家中。」張猛的腦子一臉焦急的說道:「真的不是我,城主,你相信我,我做這個管事十年,十年如一日,為了恆華城我是嘔心瀝血啊,怎麼會是我,怎麼會是我。」

「你是不是記恨我,說我搶你的位置,讓你什麼都要聽命與我,故意報復?」顧知鳶眼神一冷,輕聲問道。

「沒有。」張猛搖頭說道:「城主您雖然是女子,但是文韜武略,心懷大志,我是真心佩服你的,你要相信我,就算真的是我,我這麼會把這麼危險的東西放在小孩子拿的到的地方,我一定會藏起來的。」

「小孩子頑劣,就算是被他們翻出來了也未可知。」顧知鳶說。

這個時候,宗政秋雅突然從外面闖進來說道:「嫂嫂一定不是他,他人很好的這麼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一定是被冤枉的。」

「就是,城主,張管事是被冤枉的。」張猛的手下也跪了下來說道:「請您明察秋毫,張管事一心為了恆華城,從來半分的不稱職,請城主明察。」

「是啊,請城主明察秋毫,千萬不要讓好人被冤枉,一定是有故意栽贓陷害的。」

「城主,請您明察秋毫。」

看到跪在地上的眾人,顧知鳶抬手扶著發疼的額頭,眉頭皺了起來。

張猛急的直跺腳,泥濘混著汗水的臉上,一雙眼睛裡面寫滿了無奈:「要是真的是我做的,就叫我天打五雷轟,不得好死。」

「行了,先起來吧。」顧知鳶眉頭一皺說道:「既然你說你是冤枉的,那這個事情就好好查下去吧。」

聽到這話,張猛才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氣,說道:「多謝城主。」

「現在人證物證具在。」孫年開口說道:「都是指向了張管事,城主可不要信錯了人讓滿城的百姓跟著受害。」

「你什麼意思?」張猛生氣的沖著孫年大喊了一聲。

孫年眉頭一皺說道:「昨夜管子被人砍壞的事情我就覺得十分蹊蹺的,原來是你下毒,是你砍壞的管子。」

「你血口噴人。」張猛一聽,咬牙切齒地說道:「我還可以說是你做的你,你誣陷我,我在這了十年都沒有發生這樣的事情,你一來就發生了,怎麼會是我的問題!」

「我來了這麼久了,這個問題是最近發生的,而且,我下毒我沒有道理啊,我理由啊。」孫年說:「現在全城中毒,還導致我的藥店虧損中,我不是自己坑了我自己么?」

「誰知道了,也不是我做的。」張猛大聲呵斥道:「你一直指責我,是不是你誣陷我的,你故意甩鍋給我。」

「你瘋了吧。」孫年一臉震驚地說道:「你才是血口噴人,我看就是你乾的,你就是不滿意城主,所以才做出來這樣的事情的。」

「你誣陷我,你才是。」

「好了。」顧知鳶扶額,眉頭微微一皺,輕聲說道:「你們現在不要吵了。」 經過黎歌的講解之後,周心恰等人姑且算是明白了建設符文部隊需要的內容。

之後,眾人又閑聊了幾句,便返回宅邸了,管家夜叔為另外三人安排了客房。

按理來說,這幾個國家重要貴族的子女,不應該集中住在一起才對,尤其是在這個魔族崛起,人類守護者戰鬥力還未提上來的情況下,分開才是正確的決定。

在沒能確定魔族的具體實力之前,國家重要人物最好是分開…

雖說現在白兔城內經過了仔細的一番清理過後,已經安全了不少…但誰知道會不會有敵人潛伏進來?

現在整個聖獸大陸的各個國家都在加強戒備,原本沒有設置城牆的地方則設置了大量的守護者與軍隊,如果魔族還要進一步入侵的話,估計各個城市就不得不進行封鎖了…

不過今天,南家將是整個聖獸大陸最安全的幾個地方之一。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琪琪楞了一會兒,疑惑道:「你乾爹去哪兒幹什麼?」Next post: 「嗯?」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