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雪合上筆記本,細細品味著「電球·變式」的性質。

「假設說,這個技能是真的可以被寶可夢學習,卻也絕不可能適合炎兔兒!」

「因為它根本就是專門為了擅長特攻的寶可夢量身打造的招式啊。」

蘇緣微微一愣,思考著寧雪話里的意思。

任何一種技能都是有學習偏向的,哪怕是開發后的技能也是如此。

並不是說,你習得了這個招式之後,就能成功習得這個招式的開發版本。

這個道理,蘇緣也是知道的。

只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蘇緣給下意識的忽略了這一點。

現在想來,依據「秘傳十萬伏特」所研究出來的「電球·變式」,好像…還真的就是專門為了擅長特攻的寶可夢所發開的。

那麼,一點兒都不擅長特攻的炎兔兒無法習得該招式,似乎也是合情合理?

「砰!!!」

場地上再次發生了大爆炸,只有火稚雞知道,它的快樂時間又要來了。

蘇緣微微皺著眉頭。

他已經在思考著該不該讓炎兔兒繼續學習「電球·變式」了。 「神使……,還往前面走么」,碩低聲的詢問到。

回去是不太現實的了,現在再往回走這兩天受的苦可就白費了,而且身上還有這麼多東西,食物也不太夠再繞一大圈的,再說還沒看到到底是什麼人,總得先了解一下吧。

「走,過去看看,到底是什麼人」,雖然明知道不會是騰蛇部落的人,因為部落里的人就算說的不好,也不會嘰里咕嚕的亂叫了。

而且來之前也沒有跟巫說會往北走,這一片也不是部落里的狩獵的地方,最有可能就是遇到其他部落里的了,這一片嘴有可能的就是北邊的黑暗部落,那可是個大部落了,遇上了就這十來個人肯定是要吃虧的。

聽到神使說看看,大家也沒有露出什麼害怕的表情,這一路來對神使都有個基本的了解了,對於陌生的事情有着巨大的好奇,碩問的時候就知道宋宸肯定會說繼續前進。

大家也是部落里的勇士,自然也沒有什麼好害怕的,原始社會,本來就是以武力為尊,能活下來的就算腦袋上轉的慢點,但個個都是大膽的,更別說有個更大膽的神使了。

一行人小心翼翼的往樹林外走去,樹林雖然不小,但在這一片還是比較突兀的,周圍都是比較低矮的灌木,甚至就是草地。

所以大家探出頭來視野還是很好的,只見宋宸露出一個頭,然後四周的樹榦上也「長」出了好幾個頭,紛紛朝着外面看着。

遠處能看到一小片果林,也就一二百米的距離,書上結滿了果子,紅彤彤的很是誘人。不過這也不是重點,重點是果林旁邊有一群人再打架,不對,應該能算上廝殺了,遠遠的還能看到一個壯漢用個石斧一樣的東西朝着另外一個人頭上砸了下去,另一個原始人頓時就被砸倒在了地上,隔着這麼遠,宋宸都覺十有八九應該是涼了。

人並不是很多,也就五六十人的樣子,但在這個時代也能算是上部落之間的大戰了,畢竟一個部落的人也不多。

宋宸沒想到在這還能有機會看到這麼激烈的戰鬥,雖然規模不大,但是打的還是挺認真的。

宋宸仔細觀察了一大會,主要是看對面的武器之類的,騰蛇部落要想發展,北邊的黑暗部落始終是繞不過的一道坎。

索性看過來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武器,都是些石斧石矛之類的,跟以前的騰蛇部落也差不多,這倒是個不錯的消息,那麼兩個部落唯一的差距就在人口上了,這個通過慢慢發展還是可以追上來的,再說還可以吞併周圍部落嘛,宋宸從直到周圍有其他部落開始就一直在打他們主意,要不然也不會在相親大會上那麼大方,對於其他部落非常稀有的陶器直接就是送。

碩他們也看的津津有味,這種「大場面」可不多見,有這機會,大家也能飽飽眼福。猛還跟着旁邊的人嘰嘰喳喳討論著對面的動作,似乎是嫌棄對面不夠勇猛似的。

不過就在大家看的正開心的時候,眼尖的宋宸瞥眼看到最旁邊突然有個原始人指想了大家所在的樹林,還抬頭大聲喊着什麼。

「糟糕,玩大發了。」宋宸心裏咯噔一下,看樣子是被看見了。

接下來只見剛才還打的熱火朝天的幾十個人,都把頭對着這邊看着,宋宸也扭頭一看,難怪會被發現,猛這個大憨貨大半個身子都出去了,手在舉著,這不是主動暴漏自己么。

但現在也不是怪罪他的時候,碩他們也發現自己已經暴露了,氣氛緊張了起來。

「別慌,都過來「,跑路肯定是不現實的了,大家身上背了這麼多東西,怎麼也不可能跑的過這一群狼精虎猛的人,本來就走了大半天路,就算丟掉東西肯定也跑不掉的,跟別說二者只見只有區區一百多米了,估計包還沒解下來,他們就衝到面前了

「瑪德,倒大霉了」,這一夥原始人剛才還拼的你死我活的,現在倒是統一起來,朝着這邊走了過來。

四十幾個人,已經比部落里的成年男性要多很多了,現在就這十一個人自然不是他們的對手。

還好來的速度並不快,還有時間好好佈置一下,大家的裝備可不是對面那些破石頭能比的,好好佈置說守住也不是不可能。

只要能用弓箭或者標槍對他們弄出一些傷亡,想來應該是能讓他們知難而退的,不過帶來的箭矢已經不多了,中間打獵消耗了一些,上一次和狼群的交戰有損失一些,雖然後來收集回來一些,但是有一些已經不能用了,現在三個弓箭手也就五十幾支箭,這個數量已經非常危險了,好在標槍沒有什麼損耗,遠程打擊能力也勉強夠用。

雙方的距離也越來越近。氣氛也越發的緊張了,面對這麼多人,說不緊張那是不可能的,不過大家處於相對比較優勢的環境,而且宋宸還有一個「法寶」,隨着穿越帶來的手雷,宋宸這次出來也隨身帶着。

這玩意不僅能造成一定的殺傷力,最主要的還是威懾力太強,只要引爆那就是平地驚雷,嚇人還是綽綽有餘的,宋宸能當上神使,這個手雷也是功不可沒,可惜的是只剩這最後一個了,製作倒是容易,一硝二硫三木炭,這是初中生都知道的東西,不過硫磺這玩意可不好找,這個用完可就沒有了,所以還是要在最好的時機用,可不能有一點點的浪費。

依靠着還算茂密的樹木,大家能很好的把大部分身體藏到粗大的樹榦後面。

隔着三四十米的距離,宋宸還看到他們的手上有的還拿着石塊之類的,看來也不笨嘛,至少還知道拿些遠程武器,不過這對宋宸這邊可就不是什麼好消息了,目前的弓箭對於石塊除了精度上和破甲上有點有優勢之外,在射程上並不突出,而且石塊的殺傷力也不低,砸到重要部位甚至威脅還更大些。沉默了一會兒,丁水玉鄭重地說道:「房子和車我收下了,我會好好照顧姑姑、姑父的。」

「好。」

白曦簡單一句,有些話不用多說。兩人從小一起長大,這點默契還是有的。

三位老人沒有說話,孩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

對白爸白媽來說,他們希望白曦在部隊里能安心訓練,不要擔心

《我在認真玩生存遊戲》第192章夢想 聊了一會之後。

火華便發現林漠的行為似開始慢慢的異常的了起來。

想到可能是之前內傷所引起的這番變故。

他便識趣的站起了身子,而後退了出去。

此時房間內,僅剩林漠一人。

這個時候,他也終於可以慢慢放鬆了壓制。

下一秒,體內磅礴的靈氣,迸發而出。

如同開閘放水的大壩一般,那磅礴的靈氣,瞬間湧入了五臟六腑,四肢百穴。

隨之而來的,便是鑽心般的疼痛侵襲。

他並沒有任何的慘叫聲。

相反的,此時他的臉上竟然透露著驚喜之色。

沒錯,就是驚喜之色。

雖然疼痛固然難受。

但林漠也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身體變化。

在這股靈氣的沖洗下,他正在不斷變強。

「難道是之前在回春堂服用,大量靈丹妙藥,珍果名葯。

所殘留的藥性嗎?」

當初因為林漠心中執念過深,影響了武道的提升。

所以服用了大量的補氣健體的丹藥之後,那時固然也獲得了不小的提升。

但依舊還有許多殘存的藥性留在了血肉與身骨之內。

沒想到的,這次受傷竟然將其激發了出來。

這也算因禍得福吧!

這般想着,他便慢慢進入了修鍊狀態。

一邊療傷,一邊運轉《造化訣》與《逍遙訣》。

而他的實力,也正已肉眼可見的飛速提升。

夜已入深,烏雲遮月。

凌晨三點左右,此時正是人們睡得最沉的時候。

加之夜色昏暗。

兩道身影便趁著這個機會,悄悄的從自家的游輪之內鑽了出來。

四下無人之際,二人直接躍入海中。

憑藉着輕功,當腳尖觸碰到水面之時,二人竟然悄無聲息的沉入了海底。

此間唯一的動靜,便只有微微掀起的漣漪。

另一邊。

感受到體內的傷勢已經好的七七八八之後。

林漠便欣喜的站起身子。

稍稍活動了一番,安靜的房間之內便回蕩起來了,咔咔咔的筋骨摩擦的聲響。

握了握自己的雙拳。

他自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僅僅只是過了不到四個小時。

他的實力精進了不少。

而且體內的相互交織的靈氣與劍氣也變的更加的濃郁。

「不錯,若是的讓我再次面對白天的那位刀劍之道天才。

僅憑這一雙拳頭便能將他干趴。」

低聲喃呢一句之後。

他直接拿起了桌上的水杯。

然正當五指收攏之時,透明的玻璃杯竟然直接碎裂。

此時的林漠也只能無奈搖頭。

這是力量變強的太快,頓時間內自己的還沒有適應過來。

當然這並非大事。

收拾完一切,臉上的傷痕也被他塗上金創膏之後。

林漠便感受困意正在源源不斷的襲來。

以為自己的只是長托跋涉的趕路,太過勞累。

沒有多想,他直接倒在了床上準備休息。

聽到房內的動靜的。

門口兩道人影相視一笑。

而後其中一人,便直接用蠻力將房門推了開來。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主刀劍亂舞]夭折了,我變成短刀了最新章節、[主刀劍亂舞]夭折了,我變成短刀了琲世、[主刀劍亂舞]夭折了,我變成短刀了全文閱讀、[主刀劍亂舞]夭折了,我變成短刀了txt下載、[主刀劍亂舞]夭折了,我變成短刀了免費閱讀、[主刀劍亂舞]夭折了,我變成短刀了琲世Next post: 帳篷里薩羅剛給一個傷員包紮好,那個傷員就迫不及待的站起來道謝著:「長老真是太感謝您了,我就先走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