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晏手握拳頭放在嘴邊清了清嗓子:「為師和你說話,怎麼不理?」

「不要扯我耳朵。」少年獨特的帶著一絲絲沙啞的嗓音平淡的響起。

聲音聽不出異常。

晶瑩剔透的淚珠卻是隨著這話一起落下。

寧晏嘴巴無聲張開。

料她前世是個手段厲害的角色兒,拿眼前的這般動不動就哭的人兒還真的是沒法兒了。

「好吧,不扯了。」

寧晏決定還是控制一下自己。

「那現在你和我去修鍊吧。」寧晏把手遞給了丁裕清,眼神柔和的看著他。

丁裕清皺眉。

修鍊?

寧晏卻是意會了,小徒弟不願意去修行?那怎麼行!

就像是對待不喜歡寫作業的熊孩子一樣,寧晏決定採取強制性手段。

畢竟都已經成為她的徒弟了。

於是下一秒,丁裕清便發現他的腰被人緊緊扣住了。

緊接著身邊場景卻是忽的一變,這裡卻是一副冰天雪地般的模樣。

「旁邊我平日里閉關的地方,現在我決定把這個山洞送給你,以後你就在這裡修行吧。現在你最主要的任務就是適應這個山洞。」

突然寧晏周圍出現了一隻靈蝶。

餘光自然注意到了它,應著記憶的緣故,寧晏知道這是用來傳訊的。

「這是靈蝶,應是掌門師兄回來了,你在此處好好修行。」

寧晏話音一落人便消失了。

無情峰的主殿

「掌門師兄此去遊歷想必又有心得,恭喜恭喜。」

三長老面相看起來稍微年長些,外表看起來也是嚴厲的很。

但此時開口說話臉上也是帶著幾分笑意。

四長老看起來則像是清秀的書生。五長老則是白髮蒼蒼的老人模樣,身上帶著幾分藥箱。

「掌門師兄剛回來,怕是不知道,二師姐可是收了位徒弟。」

四長老手裡握著摺扇,卻是忍不住趕緊說道。

這可是天大的事兒。

原本此次收徒長老們都認為怕是按二師姐的性子不會感興趣,卻是不知道竟然早早地便是越過了他們先收徒了。

掌門沉吟半晌,似是感應到了寧晏的到來,他抬起頭,對著走來的一身白衣的寧晏嘴角溫柔一笑:「如此師妹便是雙喜臨門了。」

「掌門,各位師弟。」寧晏清冷的聲音響起。與對著丁裕清時柔和的面龐截然不同。

在眾人面前的寧晏一向如此,幾位長老也不覺得為奇。

「二師姐。」

長老們對著寧晏搖搖行禮。

寧晏「嗯」了一聲作為回應便站立在一旁紅唇輕抿。

無情峰的掌門修為卻是比她還要高的很,他真實修為到底是什麼誰也無法看穿。

寧晏回憶劇情,她隕落之後還有真心實意惦念她這個人的也唯有他了。

無它原因,只因寧晏修的是逍遙道,練的是無情劍,雖是無上仙尊但卻冷心冷清。

雖修為高深莫測,甚至小小年紀已突破多少修仙之人無法企及的一關,但她與整個門派的人來往並不算密切。

。 「恭喜宿主,現有綠茶值524!」

美滋滋!

好好積攢著,離買洗髓丹998的目標越來越近了。

身邊有三個真命女主,還全都是開封過的,接觸就能加綠茶值,真不錯。

這幾天的日子相當的舒坦,趙無憂是集萬千寵愛與一身。

不過僅限於趙無憂,其他人的日子就不好過了,咸陽城東邊的城牆都被寄生人給打穿了,城內的百姓死傷數百人。

趙明月忙得焦頭爛額,也顧不得陪他了,除了休息就是打仗,將軍府的安防都加厚了一圈,趙無憂也被限行在自己的院子裏,

但他依舊樂此不疲,只要有綠茶值賺,到哪都是天堂。

「趙公子……」

是熟悉的聲音,聽到有人喊他,趙無憂打開房門,院子裏空落落的,哪有什麼人。

等她再回頭踏入房間時,冷不丁被一人抱入懷中,那人他根本就不認識,

「放開我……放開我……」趙無憂激動的掙扎,

「咳,是我啊,趙公子……」

那人揭下臉皮,竟然是冷月,她換了一身護衛的衣服,不知道怎麼溜進了後院,還沒被人發現。

「冷月??」眼前的男人很驚訝,慌忙中還帶着一絲喜悅,

冷月看着身穿華服的趙無憂,宛如不食人間煙火的小仙男,心中同樣激動不已。

小小的幾個侍衛就想困住她,想多了,她早已經摸清了府中的構造,順着護衛最嚴密的地方找,果然在後院找到了趙無憂。

「唔……唔!」再見到佳人,他更加誘人了,冷月再也按捺不住,這幾天的思念如火焰般燒烤着她,抱着趙無憂的腦袋,就強硬的吻了下去。

趙無憂推桑不過,一下被其壁咚到牆上,

「你……瘋……了!」

這小男人支支吾吾,卻不敢大聲的說話,儘力扼制着,聲怕引起護衛的注意,

良久,冷月鬆開緊握趙無憂的手,看着他呼吸急促的模樣,心中急燥的情緒才好了許多。

「你!無恥!」趙無憂想一巴掌打到她的臉上,卻停在了半空中,半刻,最後還是放了下去。

「你快走吧,被我二姐發現,她會殺了你的……」趙無憂掙脫她的懷抱,轉過頭冷冷的說道。

「我不怕她!」

「所以你就大白天闖入一個男人的房間,你想壞我的清白嗎……」

趙無憂貝齒輕咬,臉上閃過憤怒之色,這冷月,脫下高冷的外衣后,越來越不守規矩了……

再這樣容忍下去,難免會被她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

「我……趙公子,我只是太想你了……」冷月激動的心情被潑了一盆冷水,是她太魯莽了,一見到趙無憂,就沒忍住,

她下意識的想起,在那地洞中,趙無憂躲在她的懷中,任她施為卻不敢吭一聲的模樣。

想我就這樣對我?

「你快回去吧,你的傷好了就離開這裏吧,你的恩情我已經償還了,我不欠你什麼了……」趙無憂眉頭微皺,一副嗔怒的樣子,不過他不知道,他憤怒的樣子,在冷月看來,就像一隻沒牙的小奶貓,

過分可愛,還自以為有威攝力。

「你突然趕我走?」

才說了幾句話,這個男人就要把他轟出去嗎。

「我二姐快來了,她要是發現,不會饒了你的……」

「我冷月縱橫江湖數十載,你覺得我會被一個男人的話嚇到嗎……」冷月笑了笑,傷勢恢復了許多,她自信能應對平級的高手了,何況,她也並非真的想對趙無憂做什麼過分的事,

冷月走近,居高臨下挑着趙無憂的下巴,俯視着這張精緻的臉蛋,

「她是先天武者,我也是先天武者,再說,依照我的觀察,你二姐現在不在將軍府哦,趙公子,你什麼時候學會虎假虎威了。」

「而且,我是一個殺手,我只會殺人,你想讓我給趙將軍添亂嗎……」冷月裝作很嚴肅,她想嚇一嚇這個突然傲嬌起來的男人,

果然,聽到威脅的話,眼前這個傻男人的眼淚瞬間涌了出來,眼中裝滿了恐懼,看起來頗為委屈,

「我救了你,冷月,你卻…」

「好了,好了,你變得這麼不禁嚇了,騙你的……」冷月將趙無憂抱在懷中,故意用身前的兩團棉花蹭了蹭他的臉,

「我來,只是想看看你,是不是真如你信中說的那樣,剛才是我做的不對,是我太激動了,是我太想你了……」

安撫了一陣子,懷中的抽泣聲才停下來,喃喃道,「你說過的,你不願意娶我,為什麼,還來招惹我……」

原來是這個原因,

冷月心中苦笑,恐怕她心中的矛盾之處,沒有人能明白,

她知道自己的命運,也試過不去接觸趙無憂,可是,她真的做不到默默的看着喜歡的人同他人在一起,

思念的魔怔太強大了,她連修練都靜不下心來,

哪怕理智上不允許,她還是來找趙無憂了,因為她告訴自己,只是來見一面趙無憂,只是一面,馬上就離開,

可是,這一面未免太過驚艷,剛見到趙無憂,就被這個絕世尤物吸引的移不開目光,還做了剛才親吻他的動作。

「是我不對……」冷月苦笑一聲,心中也更加滿怨自己的身份,

看趙無憂的反應,並不是很討厭自己,看來自己已經佔據了他心中的一部分位置,

如果自己只是個普通人,還是有可能和她長相廝守,在一起的。

「我只是來確定一下,既然你沒事,那我就離開將軍府了,也就離開你了…」冷月嘆了口氣,摸了摸趙無憂的後背,

「等等…等養好傷再離開吧…不急於一時,外面還很危險,不過,你不要老是這樣對我行嗎,我害怕,我們只做普通的朋友,可以嗎…」

懷中響起弱弱的聲音,

趙無憂還是關心她的。

「嗯……」 楚瀾放心了,「黎墨哥,我想有個孩子了,那是我們相愛的見證。」

「好啊,那我們好好努力,嗯?」謝黎墨嘴角浮上一抹壞笑,把她抱到了床上,「不過,快要吃飯了,只能晚上來了。」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我聽大都督說,他最近要跟狼國的國主和談,和平解決。」Next post: 此時的周澤韜,已經徹底瘋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