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敢!」雷仁怒喝衝上擂台。

寒松瞑已經恢復到納氣境後期的修為,按規定他已經輸了,可是他非但不下台,還要繼續與葉心鈴拚鬥,他那一劍下去葉心鈴即使不死也會受重傷。雷仁哪容得他如此,他從腰間摸出三朵小紅花,手腕一轉三朵小紅花朝寒松瞑飛去。

寒松瞑根本不躲,任由紅花插在他身上,他現在眼中只有葉心鈴,只有這個讓他顏面掃盡的女子。

寒松瞑就在眼前,葉心鈴背後驚出一層虛汗,但是現在並不是害怕的時候,越是緊張葉心鈴就越是冷靜,她死死地盯著寒松瞑注意力高度集中。

忽然,她的四周一下子變得清晰,寒松瞑的動都清楚得映在她的腦中,世界似乎突然緩下來。

近了!

寒松瞑一劍刺下去。

「小鈴鈴!」雷仁大吼,他終是沒有趕上。

葉心鈴倒翻在地,刺目的鮮血在台上靜靜得流淌著。

台下一片寂靜。

這一切來得太快,快到來不及阻止!

「寒松瞑!」雷仁擼起袖子就朝寒松瞑衝過去,他雙目通紅,奔跑之中連一隻木屐壞掉落到地上也沒有發覺。

「放肆!」寒總管一聲怒喝,一個巨大的手印從頭而降將雷仁鎮壓。

「呸!」雷仁掙扎著像寒總管啐了一口。

「你!」寒總管正要罵,突然之間葉心鈴身上升起一道金光,金光籠罩在歲寒三友劍上,歲寒三友劍居然以肉眼所見的速度在瓦解。

寒松瞑與歲寒三友劍的聯繫完全被切斷!

這是怎麼回事?!眾人張大了嘴巴,不明所以。

只有葉心鈴知道發生了什麼,在歲寒三友劍擊在身上之前,她身子一扭躲過了要害,說來也巧,這一扭歲寒三友劍居然擊在聚寶鈴上,她雖受了些傷,但是並不深。

八品寶器啊,對聚寶鈴來說可是大補,還是自動送上門的那種,不吞白不吞。

葉心鈴來不及阻止聚寶鈴的金光已經籠罩在歲寒三友劍上。事已至此,她索性躺在地上裝死,觀察眾人的反應。

她矛盾啊,糾結啊,一來怕眾人深究其中原因,找出聚寶鈴對它生出覬覦之心,二來聚寶鈴吞了歲寒三友劍她又感覺十分快意。

擔憂與快意交纏在一起,讓她此刻的心情複雜難明。

最終,歲寒三友劍最終在金光之中被吞噬得連渣都不剩!

重生國民男神:瓷爺,狠會撩!

看到寒松瞑臉一陣青一陣白,趴在地上的雷仁哈哈地大笑。

寒松瞑彎腰正要搜葉心鈴的身探究原因,不知何時胡應已來他身側,沉聲喝道:「還不快穿衣服,成何體統!哼!寒松瞑你可知錯!今日起去幽閉崖面壁半年,至於你那把劍本教頭就收了!」說著從葉心鈴的身下拿出一個小葫蘆,葫蘆口還泛著淡淡的金光。

咦?葉心鈴心中疑惑,不知道胡應這是為何,不過托他的福,那些人倒不會懷疑到她身上。

「司天嵐聽令把寒松瞑押去幽閉崖。」

「是。」

寒總管動了動嘴想說些什麼,卻被胡應怒視警告,最後冷哼一聲拂袖而去。

………………………………

蕩漾啊……快意啊……解氣啊……

姐姐哥哥們,給點票票,我這人一高興就愛蕩漾,一蕩漾就……大家懂的!

hr/http:///

仙逆 寒總管離開以後雷仁撲騰一下從地上翻起來,心急如焚地跑到葉心鈴身側.His.Om回味書庫.his.Om回-味-書-庫「小鈴鈴,你沒事?」

「她沒什麼大礙,你帶她到我修鍊室來。」聽胡應說葉心鈴沒什麼大礙,雷仁鬆了一口氣,他抱起葉心鈴跟在胡應身後。

「身子真輕啊,以後得給她多補補。」雷仁心裡想著,也不知道她家裡人是怎麼喂的,除了骨頭只怕就沒幾兩肉,女人還是肉肉的比較好看。

「你去取些葯來。」按照胡應的吩咐雷仁將葉心鈴放到一旁的椅子上,然後去內務堂取葯。他走之後,胡應帶上房門站在葉心鈴面前低頭淺笑。

葉心鈴心裡一突,胡應的目光並不犀利,卻好似洞察一切,他知道她在裝暈。

醒還是不醒呢?這是個問題。

猶豫之間胡應已經走開,他似乎並不介意她再這麼裝下去。一時間這位總教頭的想法葉心鈴有些摸不透了。他為什麼要摸出那個小葫蘆,為何要替她掩蓋?

葉心鈴傷勢不重,可血沒少流,這會兒腦袋昏昏沉沉不太轉得過來,想多了會頭痛,她索性不再想,日後多留個心眼便是。

雷仁回來的時候手上拿了兩個小瓶子,他靠在牆上大口大口地喘氣,累得要死。他這一去一來時間竟然還不足半柱香,用飛的也不過如此。

胡應對雷仁的神速也有些詫異,不過倒也沒說什麼。

「她傷得不重,你送她回客棧休養,七日之後參加最後一階段的考核。最後一考非同小可,一定要把傷養好。」葉心鈴知道胡應最後一句話是對她說的.his.Om回-味-書-庫

王伯在交給她引薦信的時候也曾提過,最後一考才是真正的重點,如果說前面三個階段都是基礎考核,那麼它就相當於是綜合評估,只是怎麼個考法王伯並沒有透露.his.Om回-味-書-庫

雷仁並沒有帶葉心鈴回客棧而是去了昨天喝酒的小院子,翠萼見他抱著葉心鈴,她的裙子被血染紅了一大片,連忙上前問:「雷人哥,心鈴妹妹怎麼了,今天不是參加考核嗎,怎麼這樣了?」

「說來話長,你家姐呢?」

「等一下,我去叫。」翠萼連忙回屋子裡叫人,片刻之後,一個女子跟在翠萼後面走了出來。

「她受了些傷,送回客棧我不放心想放在你這裡,請你幫我照看照看。」

「原來你也有緊張的時候。」女子打趣他一句,然後轉身示意讓他跟上來。雷仁見女子同意了,鬆了一口氣,又變得不正經起來。

「誰說的,我緊張的時候可多了,特別是見到你的時候。」

女子掩嘴笑笑:「你今天是不是岳公子上身了?」

女子說的岳公子就是岳小天,聽她的語氣岳小天平時只怕也沒少來。

「胡扯!本公子風度翩翩,哪能是那個下作的傢伙。」

他也不害臊!風度在哪裡?難道撩起衣服讓腿毛隨風飄啊飄這就是風度?

葉心鈴嘴角扯了扯意識到自己還在裝暈,又立刻把嘴壓下來。雷仁把她放上床,將從內務堂領來的兩瓶葯放在桌上,離開了房間。(/歡迎n.n)女子讓翠萼端了些清水來,幫葉心鈴換衣服清洗傷口還有上藥.his.Om回-味-書-庫

女子下手很輕,但是她還是忍不住顫了一下。

「姑娘醒了?」

「嗯.His.Om回味書庫」葉心鈴並沒有否認, 婚從天降:嬌妻通緝令

女子比翠萼纖瘦,長著一雙柔情似水的眼睛,瓊鼻小口,若只看右頰如畫中的仙子讓人怦然動心,只可惜……只可惜……左頰那道醜陋的疤痕破壞這完美的容顏。

「嚇著姑娘了?」女子笑笑,取果一條絲巾繫上將臉遮了一大半。

葉心鈴搖頭,這才覺得自己方才的目光太過孟浪。她想道歉卻又不知道該如何說起,倒是女子善解人意反過來安慰她。

「姑娘不必放在心上,我早已經習慣了。」

「痛嗎?」

「我已經忘了。」女子低頭幫把衣服整理好,收拾好東西打開了房門。

雷仁見房門打開立刻沖了進來,他站到窗邊伸出手捏了捏葉心鈴的臉頰:「好啊,你居然給我裝暈。」本來雷仁是沒有發覺的,但是進門前那一笑出賣了她。

雷仁開始下手有些重見葉心鈴凝眉,知道自己捏疼她了,立刻放輕了力道。

「你安心在這裡養傷,柔娘和翠萼會照顧你的。」

「謝謝你。」葉心鈴是很感激雷仁,他們相識的時間很短,但是雷仁卻打從心底把她當成了朋友,不管是之前出手攔截,還是此刻的東奔西忙都是發自內心的,絲毫不作偽,為了她甚至還頂撞寒總管。

「傻丫頭。」雷仁把手放在她的頭頂,使勁得刨著她的頭髮,過不會就刨成了鳥窩。他取下頭上的贏天梔插在鳥窩上,來回看著,那樣子彷彿是在欣賞一件精美的藝術品。

「小鈴鈴,它跟你真配。」說完趴在床沿自顧自地笑了出來。

「是嗎? 魔王在都市 。」葉心鈴笑得很純良。

「呃……」若是一般的花還好說,可是贏天梔是初級五品靈藥,每天一朵豈不是要了他的命?他發現每次他想逗她時,總是會反過來被將一軍。

這家院子其實是一家私房菜館,每天只做五席,午時開門申初關門,食客有勤時府的權貴,也有來往的商旅。柔娘在廚房裡做菜,而翠萼則負責上菜招呼客人。

葉心鈴被翠萼推出來曬太陽,今天最後一桌客人正在池塘邊談著話。

「趙兄,我勸你還是從南威府繞道去大魏比較妥當。」

那姓趙的男子一臉愁容:「我也想繞道而行,可是時間太過緊迫,容不得我從南威府繞啊。」

「你說他不好好的在惡人淵呆著跑到大魏做什麼?你不知道現在大魏邊境的門派高度緊張,生怕竄到他們山門前。」

「哎!」姓趙的男子嘆息一聲,受到他的影響,氣氛一下子沉默起來,大家都悶著聲不說話,壓抑得緊。

此時一位手執羽扇的青衣文士笑了笑:「趙家主不必多慮,他與趙家主遠無憂,近無仇,不會太過為難。」

「可是我聽聞此人性格乖張,思維與常人完全不同,殺伐裁決也全憑自己喜好,」


「此人是乖張了些,但也並不是毫無法度。趙家主見了他,只要退後繞道而行,便可保性命無憂。」青衣文士說道。

聽了青衣文士的話,那姓趙的男子心裡那塊大石終於落下,「聽青羽先生之言好似見過他?」

「見過兩次。」青衣文士笑著回應。

「聽說那人的修為比府主還要厲害?」在得知姓趙的男子性命無礙后,大家居然開始八卦起來。

勤時府主可是靈武境後期的高手。

「略強於府主。」

「這麼說豈不是……不愧是月魔宗幻法老怪的親傳弟子。你們說他與玄宗的那位到底誰更強一些?」

「這還用問嗎?當然是玄宗那位,璇璣榜上那位可一直壓著他。」

文士青羽搖頭,「那也倒未必,真正動起手來勝負各在五五之間。」

「不說他了,喝酒,喝酒!」姓趙的男子舉起酒杯,眾人碰杯一飲而盡。

「青羽先生不在京都,此次來勤時府又是為何啊?」

「來請一位智士。」青羽先生直言不諱。

「咦?還有比先生更好的智士?」

「哈哈,大家太看得起我了,若能請得動他,少將軍功業可成。」青羽先生顯然不想再多提,眾人都是擅長察言觀色之輩,雖然好奇他要請的人是誰,卻也沒有再開口問,只是喝酒。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有一個做家丁打扮的小廝從外面進來,附在姓趙的男子耳邊說了幾句,姓趙的男子立刻站了起來。

「什麼?!閻王越過麓離山正往武國來!」此話一出,滿座皆驚!

hr/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