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陌澤一驚轉身抬頭望去,只見洛臨淵正坐在院牆上靜靜地仰望夜空。

「洛……洛公子!」他顯然有些吃驚。

洛臨淵看了看他說道:「能否給我一個理由為何要騙我?」。

宋陌澤一愣:「啊?你在說什麼?」。

洛臨淵看著他淡淡地說道:「不用掩飾了,鐵掌派掌門和那惡人都是你殺的吧。」

宋陌澤還想解釋,卻聽洛臨淵又補充道:「我那一掌名為『昊陽神掌』,此掌法攻伐極強,若不及時處理你那隻手就廢了。」

宋陌澤看了眼白色繃帶裹著的手,他無奈的苦笑道:「好吧,我承認是我做的。」

洛臨淵疑惑的問道:「你不是一介讀書人嗎,為何會武功,之前那副弱不禁風的樣子是裝出來的?」。

那時候洛臨淵確實沒感知到宋陌澤會武功,若真是裝的那麼這人水也太深了吧!

宋陌澤苦笑了一聲:「非也,我確實是一介讀書人,武功的話是不久前才學的,不久前我去了一處遺迹,這本吸星大法就是在那裡面獲得的,想著留著有興趣可以練練,防身用。」

「什麼時候的事?」

「帝轅城武道盛會前些日子。」

洛臨淵聞言一愣,也就是說這是洛臨淵去離天城的時候的事,那次回來也慌著去救葉傾嵐她們了,也沒注意到他。

「這麼短時間內就學會了這門武學,宋城主倒也是個奇才,不練武確實可惜了,但可否告訴我為何要暗殺那兩人,你完全可以派人捉拿他們。」

宋陌澤搖了搖頭眼神發狠的說道:「我之所以殺他們,是因為他們該死!」。

「我初次上任沒多久,認識了一位小女孩,五六歲的樣子,特別可愛,她當時由於飢餓暈倒在路邊,我身為城主初次上任不可能見死不救,我給她買了不少熱乎飯菜,但她說她還有個奶奶,要帶給奶奶吃,我當時跟著她過去了。」

「那是個極其貧窮簡陋的房子,冬天估計寒風都擋不住,家裡就她祖孫倆,小女孩是為了給她奶奶討吃的才會餓暈在路邊,我心生憐憫,邀請她們入住城主府,老婦人堅決不去,無奈之下我只好天天給她們送吃的和一些衣物。」

「那小女孩也天天跑來城主府找我玩,她喜歡我寫的詩,直到有一天她沒有出現,我覺得奇怪就去她家找她,然後我看見……」

「我看見了她們的屍體,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我後來打聽到是那位惡徒那天晚上喝了酒沒錢,正好見到那女孩,見女孩子水靈準備強賣到青樓換錢,老婦人上前阻止惹怒了惡徒,最終那惡徒發狠將她祖孫倆殺害了。」

「我知曉此事後立即下發通緝令,可奈何那賊人與鐵掌派有勾結,當晚那掌門為了救那人扮成蒙面人闖入我府上準備殺我滅口,好撤銷通緝令,我也沒有多少防備被重傷。」

洛臨淵聞言愈發覺得震驚,這鐵掌派掌門也是腦子有問題,就算殺了宋陌澤撤銷了通緝令,但若上頭查下來他也是必死。

只聽宋陌澤繼續說道:「但當時他大意了,留下了線索,我以此推理出是他出手暗殺我,我本想直接帶人過去抄了鐵掌派,但不曾想他們背後居然有龐大的勢力!」。

「哦?什麼勢力?」洛臨淵好奇的問道,宋陌澤苦笑道:「血殺閣。」

洛臨淵眉頭一挑,又是血殺閣,這些傢伙真是蝗蟲過境,走到哪害到哪。

「我這一方小小城主可不敢與血殺閣叫板,以前朝廷頒布的剿滅血殺閣的命令下達這麼多年了還沒成功,可想而知血殺閣有多恐怖。」

「所以你就苦練吸星大法以黑衣人的身份暗殺他們,這樣不至於暴露身份。」洛臨淵淡淡開口道。

宋陌澤點了點頭,第一次殺人確實不好受,尤其對於他這種從沒見過血的柔弱書生,要不是吸星大法夠強,可能他還要被反殺。

宋陌澤嘆了口氣:「洛公子,抓了我吧,我殺了人有罪!」。

洛臨淵輕輕笑道:「殺該殺之人,何罪之有?」。

他看著宋陌澤說道:「還記得今天早些時候我問你的問題嗎,你的回答我很滿意。」

「何為武,止戈即為武,你殺了他們,也就算是阻止了他們的殺戮,以殺止戈,亦是武。」

洛臨淵拍了拍他的肩膀笑著說道:「好了,之後的事交給我吧,你別再用吸星大法了,這門武學副作用不小,好好做你的書生城主,打打殺殺還是我這粗人來,把你這一介書生都逼得犯了殺戒,是他們的罪過。」

他丟給宋陌澤一瓶丹藥,「此葯能治療你的傷勢,也能去除昊陽神掌殘留的真氣。」

說罷洛臨淵負手轉身離去,宋陌澤看著洛臨淵的背影滿是敬佩和感激,他心裡認為將來某天武道世界定當以此人為傲。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籃網隊進攻,庫里運到前場再給追夢格林,字母哥保持了距離,格林還是按戰術打,給到靠掩護跑位的庫里。

這次庫里虛晃一槍,變向突破不成,保羅追防到位和斯內爾形成了夾擊,庫里分球給萊昂納德,後者右側殺入籃下,吸引桑德斯防守給右側底角JR史密斯

這次傳球出現了失誤,JR並沒有擺脫防守,米德爾頓繞前斷掉了籃球,因為慣性跳出了底線,回身單手把球傳給了界內的保羅。

保羅接到了籃球,立即出球給了下快攻的字母哥。

快攻中的字母哥威脅是驚人的,面對回防到位的追夢格林,三分線內往左側邁一步后拉球,靠著格林強行掰到右側,順勢側身低手上籃。格林站住了位置就是防不住,眼睜睜看著球落入了籃筐。

雄鹿隊的防守很有針對性,針對庫里和萊昂納德做了限制很強的部署,外加推快速反擊非常堅決,倒是讓籃網隊有些疲於奔命了。

陣地戰進攻,庫里和萊昂納德中路打擋拆,等庫里吸引內線換防后空切接球,他不等字母哥補防上來,直接中距離干拔得手。

雄鹿隊的陣地戰,再次把球權交給了字母哥,今天打出信心來的字母哥直接霸王硬上弓,懟著格林完成高難度的拋投,這一球的運氣成分很高,但絕對是非常鼓勵雄鹿隊的士氣的。

史蒂文斯率先請求了暫停,這種情況比較難得,雄鹿隊今天的防守做得非常得好,一雙雙長臂對於籃網隊的進攻限制很大。作為籃網隊這邊,也需要給出一些回應來。史蒂文斯做出了人員的調整,喬哈里斯替補登場,換下了追夢格林,將球隊進攻端的空間拉得更開,同時,庫里在進攻端支配球,萊昂納德在防守端負責照顧字母哥。

萊昂納德雖然是籃網隊外線最強防守人,但是身高只有201公分,對比起字母哥差了十公分不止,何況字母哥還是長胳膊長腿的蜘蛛人類型,這個調整顯然是有些大膽,回到場上之後,解說嘉賓見到這個布置,也覺得有些不解。

但是萊昂納德很快就用自己超強的單兵防守能力讓字母哥悲劇了。字母哥雖然身體素質變態,但更多的是動態天賦,陣地戰中,面對比自己矮不少的萊昂納德,字母哥卡位竟然占不到便宜,要不到好的位置,而回撤到腰位接球,正面硬扛萊昂納德,字母哥同樣是占不到便宜,無奈之下的肘子開路被裁判吹罰了進攻犯規。

職業生涯四個完整賽季,萊昂納德跟詹姆斯在季後賽里搏殺了三個系列賽,跟這種下肢力量一般的鋒線角力,萊昂納德再適應不過了。

回過頭來,庫里靈動的突破攪亂了雄鹿隊的防線,哈里斯命中三分,幫助籃網隊迫近了比分。

立竿見影!用這個詞來形容史蒂文斯的調整再恰當不過。雄鹿隊這邊,基德尚且沒有做出什麼應對的方法,保羅卻第一時間改變了球隊的進攻戰術,將球權分配給了米德爾頓。

有身高,有對抗,有投射,米德爾頓三號位的身板打JR確實有些優勢,他的缺點是不太穩定,日常在「那個男人」和「辣個男人」之間來回切換。今天他的狀態算是在恰好在平衡點上,不好不壞,但也足夠讓JR難受了。

籃網隊這邊,庫里增多了出手,不過命中率一般,好在籃網隊防守強度提升,分差沒有拉大。兩隊比分交替上升,比賽非常的好看。

首節比賽,33比31,籃網隊落後2分。

次節替補較量,雙方都不約而同的把攻防轉換速度提了起來。然而,快節奏並不意味著高得分,籃網隊也好,雄鹿隊也罷,雖然頻頻攻框,但是得分效率卻很低。

關鍵時刻,又是史蒂文斯率先做出調整,提前將庫里拿上場。庫里登場之後,隨即激活了籃網隊的輪換陣容,籃網隊在一分半鐘的時間裡打出一波12:4的攻擊波,一鼓作氣將比分反超。

傑夫-范甘迪評價說:「雙方首發陣容實力有的打,板凳席的較量,雄鹿隊也做得不錯,但是主教練的鬥法,史蒂文斯證明了自己為什麼會是籃網隊不可取代的人。不管是施耐德還是基德都無法取代他的位置。」

雙方陸續換上先發,這節籃網隊佔據了上風,籃網隊這邊,關鍵是庫里投開了,面對保羅命中兩個三分球,吸引包夾助攻JR投中三分。

好在保羅在最後一分鐘連得五分,才沒讓籃網隊帶著兩位數的領先優勢進入下半場,饒是如此,籃網隊65:58領先,嗯,又看到了熟悉的數字。

第三節,拚命一搏的雄鹿隊整節比賽沒有換下保羅和字母哥,以保羅為組織核心,字母哥拼了命的在防守端不斷地奔襲,協防,輔以米德爾頓外線抽風來跟籃網隊抗衡。但是即便如此,面對今天手感很好的籃網隊,雄鹿隊的負隅頑抗依舊是非常的吃力,也許場面上雙方還算是保持了一個均勢,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雄鹿隊是用主力球員的體能來換取比分上暫時的平衡。三節打完,只休息了4分鐘的字母哥在替補席上已經是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不是他體能不行,而是防守端他到處部位,任務真的太重了。

魔術師可以從一號位防到五號位,字母哥是同時從一號位防到五號位,這種在防守端的輸出讓人瞠目結舌。作為對手,史蒂文斯在羨慕的同時對於江銘亮更加尊敬,在過去一個休賽期里,字母哥是江銘亮杜蘭特之外的第二大目標,雖然最後沒能將這名潛力股搞定,但是毫無疑問,這有一次印證了江銘亮的眼光。

93比87進入末節,老將巴特勒忽然開始發威,他單挑哈里斯連得4分,擋拆后空切扣籃,禁區內吸引包夾助攻杜德利、貝勒斯投中三分,帶隊打出一波13比5,居然帶領雄鹿隊反超了比分。

這個奇兵的出現,打亂了籃網隊的部署,更是為字母哥、保羅等主力球員贏得了喘息的機會。而在史蒂文斯的心理,這算是本賽季進行到現在,最艱難的一場球了。

。 騰挪宮人那日之後,容悅稱病良久,皇上常探之,她只言日日夢魘不得安枕,許是宮中新人與自己有所衝撞,皇上遂命欽天監監正來占卜吉凶。

然則欽天監監正早已為婉媃收買,演算畢卻道容悅不得安枕是因母星孱弱降不住帝星,由此養育皇嗣眾多反而於自己不利。

皇上聞言,遂命阿哥所將年歲尚幼的胤祉與胤禛挪回阿哥所養著。容悅聞言大驚,待第二人挪宮之時便與皇上痛陳自己已然與二子有了感情,斷不能離了他二人。

更說自己身體已然康健,欽天監所言不盡實,皇上見她哭的梨花帶雨,一時心生惻隱,遂打消了挪宮的念頭。

如此,容悅才算真正見識到了婉媃的厲害。

不過一月,她便連消帶打的除了蓮心與自己身旁一眾宮人不說,更險些奪去了養在她膝下的胤祉與胤禛。

若自己再不予反擊,恐怕哪一日她悄無聲息命霜若除了自己,自己還蒙在鼓裡懵然不知。

可如今的承乾宮儘是婉媃的探子,合宮上下關起宮門來便同著霜若一個鼻孔出氣。

雖說日常起居上並未為難過自己,也侍奉的勤謹。可到底她隻身一人,若無人幫襯,如何能破了困局?

后偶一日,容悅游於御花園時,瞧與昔日伺候在身側的喜翠碰了面。

原喜翠挪去了辛者庫后,便被指來日日於御花園內修剪花草,挑糞施肥,日子過得異常艱辛。

昔日主僕謀面,雖說容悅待自己不甚好,在承乾宮時也是日日瞧著旁人臉色行事,可終究還是要比如今的苦日子好過許多。

二人敘舊一番,得知容悅亦有所困頓,喜翠便道:「娘娘,辛者庫中如今有一奇女子,生得美艷動人國色天香,且身體獨有一股異香,便是連唾液也含著幽幽香氣。這人與奴婢分在同一廡房,奴婢日日聽她抱怨自己本應是選秀為妃的主兒,卻生不逢時因母家獲罪入了辛者庫。想來她若是得了娘娘幫襯,自然是要對娘娘感激涕零的。」

「辛者庫的賤婢,即便再美艷,也是難得聖心。」

容悅這話雖不是沖著喜翠,可多少傷了她的臉面。

見喜翠面色微有失落,容悅又道:「本宮並未說你,你別往心裡去。」

喜翠搖頭道:「奴婢知曉娘娘的心思。可如今的德嬪,昔日不也是出自辛者庫?瞧著皇上對她還是不是痴迷不已嗎?」

容悅思慮須臾,問道:「那人很美嗎?」

喜翠連連頷首:「除卻娘娘,奴婢便再未見過如此美艷之人。」

容悅鼻中一嗤,冷道:「奉承的話便省了。若是個可用之人,你便回去傳了本宮的話,要她今夜子時於御花園一見。」

是夜並不是霜若當值,瞧著快入了子時,容悅便踱步出宮,只說自己夜來煩悶想在宮外走走,吩咐了一眾宮人不必跟著。

入御花園時,見一身姿曼妙女子正背對著她立於月光下,遙遙便可聞見一陣異香,卻不同於尋常花草清香,是比之更為沁人心脾的味道。

容悅清了清嗓,那人聞聽動靜旋即回首俯地叩拜道:「辛者庫婢子茹歌,參見貴妃娘娘。貴妃娘娘萬福金安。」

「抬起頭來。」

茹歌仰面的那一剎,容悅雙眸瞳孔微微放大,顯然有一瞥吃驚之色。

她真的很美。

肌膚勝雪,纖細身段,腮凝新荔,鼻膩鵝脂。

消尖若西域女子的面龐輪廓,俊眼修眉,顧盼神飛,令人見之忘俗。

容悅細細打量須臾,便覺自愧不如,心下隱隱生妒。

若論美貌,自己是不缺的。可見著茹歌,她才明白什麼叫『名花傾國兩相歡,常得君王帶笑看』①。

莫說是君王,這普天之下的男子,見著如此絕色美人,那又有不歡喜笑靨生的呢?

更何況她身上獨有的那股異香,更是令人神嚮往之。

「用的是何香粉?」

「香料總是俗氣,奴婢不甚喜歡。」

容悅微微頷首,揚手命她起身:「本宮聽聞,你很想伺候皇上?」

茹歌嬌美的容顏登時兩靨一陣緋紅,羞怯怯不語頷首。

容悅失笑道:「想爬上龍榻,恐有美貌斷不足矣。除了這幅好皮囊,還得有過人的謀算,懂得審時度勢,這些,你可明白?」

茹歌一臉奴才相賠笑:「審時度勢奴婢不明白,奴婢只知曉,若是貴妃娘娘肯扶持奴婢,奴婢自當以貴妃娘娘馬首是瞻。」

容悅悶哼一聲:「這宮中想要巴結本宮的婢子多了,你憑什麼?」

「喜翠日間將娘娘困頓告知了奴婢,奴婢自有法子,可令娘娘解了困局。」茹歌言語間頗有幾分自信:「婉妃作死,以為如此便能牽制娘娘?殊不知是在給她自己使絆子。」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正所謂「術業有專攻」,他沒有學過這種遠程通訊技術,所以也不知道現在到底發生什麼了。Next post: 雖然更多的是想和村上村正在一起之類的。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