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紅顏不想要葉飛和宋紅顏鬧不愉快,便是連忙說着。

「有病!」

葉飛繼續說着,絲毫不怕宋白芷,宋白芷惡狠狠的看着葉飛。

「不出十天,我要你的命!」

宋白芷異常寒冷的說着,已經對葉飛下了死刑,雖然現在打不過葉飛,但是有宋紅顏在這裏,葉飛也不敢對她下殺手。

「葉飛,你幹什麼啊?」

宋紅顏見二人針鋒相對,便是急了,質問著葉飛。

「我是個醫生,你不知道嗎?我說她有病,那就是有病。」

葉飛轉而對宋紅顏的語氣溫柔了很多,宋紅顏聽到葉飛的話一愣,原來葉飛不是罵人,肯定是看出宋白芷身上有些問題。

「媽,葉飛是個醫生,他說你有病,你肯定有病啊。」

「讓葉飛幫你檢查一下吧,他不是罵你。」

宋紅顏蹲下,對着宋白芷說着,宋白芷詫異的看了看葉飛,心中的顧慮打消了很多,但是還是覺得葉飛剛才是罵她,其實葉飛真的在罵她,不過宋白芷是真的身體有問題。

「我身體好著呢,怎麼會有病呢,赤腳醫生,會什麼醫術。」

宋白芷白了一眼葉飛,雖然宋紅顏說葉飛是醫生,宋白芷也相信了,但是知道葉飛的醫術絕對高明不到哪裏去,因為一個人一生只能做一件事,葉飛的古武術已經這麼厲害了,那醫術肯定是差勁。

「你早上起來會很頭疼,害怕陽光,晚上大多數是手腳冰涼,並且伴隨着腹部的劇痛,時常不想活下去,抑鬱。」

「可能會有很多次,你都想要自殺!」

葉飛對着宋白芷說着,宋白芷愣了一下,葉飛所說的絲毫不差,特別是怕光,每次被陽光照射,她都很難受,但是又說不上來怎麼個難受勁。

「我說你是庸醫吧,你就是庸醫,屁都不會,還學人家治病,呵呵。」

宋白芷死不承認,她覺得自己經常先要自殺,是因為自己有輕微的抑鬱症,所以才有這個想法,就算是抑鬱症,葉飛也治不好,全靠自己調節,所以宋白芷就死不承認,不給葉飛面子,要是承認了,豈不是要像葉飛低頭。

宋紅顏沒想到自己母親還伴隨着這種心理狀態,便是暗自擔心着。

「你肯定以為自己是心理問題,或者是抑鬱症,其實不是的,你的心理健康的很,原因就在你肚子裏,你肚子裏有一條一寸長的蟲子!」

葉飛見宋白芷死不承認,便是直接點破。

「胡說八道,我肚子裏要是有蟲子,我會不知道?」

「還一寸多長,要是有一寸多長,我早就死了。」

「你不要瞎說了,一邊滾!」

宋白芷喝斥着葉飛,覺得葉飛什麼都不懂,是在故意嚇唬她,簡直是胡說八道。

「葉飛,是真的嗎?」

宋紅顏拉着葉飛的手臂,擔心的問著,宋白芷看着自己的女兒竟然還相信了,便是皺着眉頭。

「是真的,到了必要時刻,就會要了你母親的命。」

葉飛如實說着。

「那塊救救我母親啊,快取出來。」

宋紅顏着急了,對於葉飛的話深信不疑,葉飛說什麼,宋紅顏便是信什麼。

宋白芷看到宋紅顏竟然這麼相信葉飛,根本不知道葉飛給宋紅顏灌了什麼迷魂湯,這麼扯的話都相信,宋白芷為自己女兒的智商感到擔憂,自己生的女兒應該冰雪聰明,怎麼這智商一點不隨自己。

此時那女保鏢臉上也帶着嘲笑,面無表情的臉上,嘴角微微上揚。

「有個屁,你娘我好著呢,不要聽他胡說。」

宋白芷看不下去了,呵斥着女兒。

「要是你肚子裏真的有蟲子,那又該如何說?」

葉飛質問著宋白芷。

「要是有,我就認你這個女婿,要是沒有,你就給我滾蛋,不要纏着宋紅顏。」

「如果你忍不住纏着我家女兒,那你就自殺,死了就不纏着了。」

宋白芷翹著二郎腿說着。

「好!」

葉飛一下子就答應了,宋白芷微微驚愕,葉飛竟然同意了。

「我先問問你,你說這話這麼扯,你自己信嗎?」

宋白芷轉念還是覺得葉飛說的話太扯了。

「行了,別說沒用的了,我取出來,你就知道了,打嘴官司沒用。」

葉飛說着就拿出銀針,朝着宋白芷走去,宋白芷眼中帶着一抹邪異,心想葉飛會不會整自己。

葉飛在她脖子上扎了幾針,宋白芷沒有感覺如何,隨後,葉飛便是雙手上提,雙掌只見帶着內力,波浪滾滾,以肉眼可見的波浪,在葉飛的手掌之中翻滾著。

那女保鏢看到葉飛的這一手,便是睜大了眼睛,怪不得打不過葉飛,原來葉飛都已經練成了內力出體了。

以前葉飛幫別人取出蟲子的時候,是用撥浪鼓的,現在葉飛的境界提高了,是不需要撥浪鼓的。

葉飛一掌朝着宋白芷的肚子打去,內力轟的一下,就沒入了宋白芷的肚子,無數的內力衝擊著,宋白芷的頭髮都飛揚了起來。

宋白芷沒有動,她心中也有些驚駭,葉飛竟然這麼厲害,雖然她不會古武,但是一些古武者的招數還是理解的,這好像就是那些大師所說的內力度氣。

宋白芷脖子上的幾根銀針紛紛顫抖著,也在朝着宋白芷的身體輸送著內力。

「嘔……」

「嘔……」

宋白芷感覺自己的嗓子眼有什麼東西在蠕動,她瞬間就是感到噁心,隨後便是對着地面開始嘔吐。

一大灘食物的殘渣被宋白芷嘔吐了出來,還有些異味。

一條白色的蟲子被宋白芷吐了出來,那條蟲子的眼睛都是紅色的,身上散發着淡淡的黑氣。

「啊!」

宋白芷當即便是跳開,臉色驚恐,此時那女保鏢臉上也帶着不可思議的神色,瞬間,三個女人感覺十分噁心,便是一陣嘔吐。

葉飛看着那蟲子身上竟然帶着陰氣,便是一手抓起,掐了個法決打在了蟲子的身上,那蟲子瞬間慘嚎一聲,便是徹底死掉。

「陰陽術!」

葉飛皺着眉頭,本以為是個普通的蠱蟲,沒想到是被施加了陰陽術的蠱蟲,也就是說,對方是個精通蠱蟲的陰陽師,是誰給宋白芷下的蠱蟲?

「原來真的有,這是什麼?難不成是蛔蟲成精了?」

宋白芷面色慘淡,也忘記了剛才和葉飛打賭的事情,她驚恐的望着葉飛。

「這個東西,說出來,你可能不理解,總而言之,是有人害你。」

葉飛淡淡的說着。

「說來聽聽。」

宋白芷問著葉飛。

「這個東西叫做陰陽術蠱蟲,比普通的蠱蟲更加卑劣一些,陰陽師,就是靠着天地陰氣,和有生之氣,來施展的術法,陰陽師,分為陰師,陽師,但是男人只能修鍊陰陽術的陰書,女人才修鍊陽術。」

「我這麼說,你能理解嗎?」

葉飛對着宋白芷全面的解釋了什麼是陰陽師,葉飛也沒有期望宋白芷能懂。

「我懂。」

宋白芷眼中閃爍出一抹異色,她已經知道是誰了。

葉飛有些詫異,沒想到宋白芷還真的懂。

「你先回去吧,我要跟我女兒談點事情。」

宋白芷對着葉飛說着。

「我不能走,我走了你就帶着宋紅顏走了。」

葉飛直接說着。

「快滾,別廢話,我和女兒談事情!」

宋白芷怒了,對着葉飛吼著。

「葉飛,你先走吧,我不會離開你的,放心。」

宋紅顏對着葉飛說着,葉飛看着宋紅顏的眼睛如此清澈,便是點點頭。

「媽,你說,什麼事情。」

宋白芷嘆息一聲,便是緩緩道來……

葉飛回到醫館,天鳳已經做好了飯菜,都已經吃好了,葉飛吃着他們的剩飯,開始思考着什麼。

半個小時后。

「媽,真的要這樣嗎?」

宋紅顏聽完宋白芷的話,早已經哭成了淚人,她不想接受這個結果。

「對,必須這樣,我們家族現在內憂外患,不得不解決,壓力很大。」

「你要是牽扯著葉飛,他也會死,敵人遠遠比你想像的強大的多。」

「你看,在為娘不知道的情況,他都能把蟲子塞到我肚子裏,家族不知道有多少人遭遇了我這樣的情況,要是殺我,那將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現在家主召集了所有宋家人回東涼城,抵禦外患,但是內患也會激烈的爆發。」

「家主之命,不得違抗啊!」

宋白芷告訴著宋紅顏,剛才已經把家族正在面臨的災難告訴了宋紅顏。

「可是……可是我不捨得,他是我唯一愛的人,從小到大,我都沒有如此深愛這麼一個人。」

宋紅顏哭泣著,她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你要是不走,宋家人親自來接你,那結果就不一樣了,我們還有三天時間。」

宋白芷說着。

「好,我走!今夜就啟程。」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宋紅顏不想要葉飛和宋紅顏鬧不愉快,便是連忙說着。Next post: 兩人的眉眼如出一轍,而且秦承業清秀的面容。和畫中女子也有些相似,當然,池玲瓏現在也更覺得。秦承嗣畫面和十五公主更相似就是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