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貝兒!這一個多月以來,你如此客氣地對待我,我以爲你不愛我,不在乎我了!

但今天晚上你的言語和舉動再次證明你仍然愛着我!你還在乎我!你在吃我們的醋!我真高興!我一直愛着你,不愛她!你放心!”

琴兒有意提醒他:“宋先生,明哲已經回來了,時間不早了,我們回家吧,我還帶着兒子口糧呢。”

宋成仁這才收斂地:“好吧,你開車帶明哲回家吧,我自己一個人回家。路上開車小心!”

在回琴兒家路上,李明哲好奇地問琴兒:“琴姐,你剛見我時候說我像你的一個老朋友,我們哪裏像呢?”

琴兒留戀地:“你們身高、長相、性格和脾氣都有點像!只是他比我還大,所以比你成熟多了。你現在還是男孩子,他已經是男人了!”

李明哲羨慕地:“我希望自己快點成熟起來,不再像小男生,而像你的老朋友一樣成爲大男人!”

琴兒笑着安慰他:“明哲,你不用着急!也不用羨慕我的老朋友!

人的一生必須經歷各種階段,每種階段的人生風景都不一樣,各有各的妙處!

你現在只需好好享受你現在這個年齡階段的樂趣。

比如和同學們打成一片,盡情地嬉笑怒罵和享受純真友情;

再比如偷偷喜歡上一個小女生,你就會挖空心思關心她、追求她、每天都想見到她!

等你真正長大成熟以後,再也找不回來當初這樣清新的感覺了!

因爲成熟男人太累了,負的責任太多了,牽絆也太多了!

所以趁你沒成熟前,好好享受一個男孩應該享受的樂趣吧!”

李明哲終於忍不住問出來:“琴姐,如果宋大哥不這麼成熟的話,他是不是會追着你不放手呢?他就不會顧忌太多了吧?”

琴兒欣賞地看了他一眼:“明哲,你很聰明,悟性很高!等你畢業走上工作崗位後肯定能很快成功!

難得你能理解你宋大哥。是呀,他現在的責任太多,考慮的太多,顧忌的東西太多,心中的牽絆太多。

所以他不可能像不成熟的男孩子一樣,只要愛上某個女人了,就誓死追到爲止!他現在已經沒有年輕人那份銳氣了!”

李明哲輕輕地追問:“如果宋大哥放棄成熟還憑那份銳氣追你,你會離婚嫁給他嗎?”

琴兒馬上回答:“不可能了!因爲我的顧慮比他還多!我有兩個兒子,我必須爲他們考慮更多!

而且我也深愛我的丈夫!你明早就能見到他了,他也是一個很優秀的成熟男人!他更愛我!”

李明哲心想:像琴姐這樣體貼入微、善解人意、聰明能幹、溫柔善良和開朗多情的女人,很多成熟男人都會愛上她吧?

自己這麼不成熟的小男生,更被她吸引,爲她着迷。

沒見她面時候,只是崇拜她、感激她。

今天見到她本人如此親切隨和,自己感情的閥門已經打開!自己已經情竇初開,已經不知不覺中愛上她了!

大學同學中那些喜歡自己的小女生簡直沒法和琴姐相提並論了!

琴兒對李明哲愛上自己毫不知情,她只是像弟弟一樣關心他、愛護他!

王明成的父母很喜歡李明哲,當他們聽琴兒說:李明哲去年高考也像他們兒子王明成一樣奪得省理科狀元時,他們更是對李明哲讚賞不已!

王明成應酬回家特別晚,琴兒還沒睡覺,在等他回家。

等他回家後,琴兒簡單地介紹了和李明哲見面情況,並且告訴他自己已經將李明哲領回家裏暫住了。

王明成對李明哲頗有好感:看到現在的他就像看到當年的自己!

第二天早上,李明哲初次見到王明成。

聽了琴兒的介紹,他又驚訝一次:琴姐的丈夫竟然是名列世界前三名的著名跨國軟件企業的中國區總裁!看來上海的能人真多!

王明成邊吃早飯邊和李明哲聊天:“明哲,你暑假家裏農活忙嗎?父母和弟妹能忙完嗎?”

李明哲誠惶誠恐地回答:“我們家在山區,農田土地少,家裏農活不多,不用我們孩子幹,父母就能幹完了。暑假我們回家也沒什麼事。”

王明成建議他:“你要是不想家的話,暑假就在上海打工吧。這樣就能瞭解一下社會,還能賺點學費和生活費,給家裏寄點錢也行。”

李明哲瞪大眼睛:“王總,我這樣沒工作經驗的大一學生,能找到臨時工作嗎?”

王明成肯定地:“當然能找到。你可以發揮你的特長,比如你英語和數學好,可以當家教;你的專業是法律,可以到法律事務所幫忙。”

琴兒喂完孩子過來了:“明哲,不用這麼麻煩!你給我兒子小飛當家教吧!

小飛沒到上學年齡,我和老公想讓他提前上學,因爲他現在掌握的知識已經比一般小學生多不少了。

呵呵!他這個家教不好當,你要帶他參加各種體育活動比如游泳,帶他去圖書館,教他英語口語,教他感興趣的各種知識!

明哲,我們要求這麼高,你有信心幹好嗎?

當然,這樣工作機會對你自己也是一種提高和挑戰。整個暑假你可以陪他一起鍛鍊身體,可以到圖書館看你想看的書。”

李明哲不好意思地:“我相信自己能幹好!也能讓小飛喜歡我。但我只能免費當家教,我只要吃住在你們家就行。”

王明成讚賞地:“我和琴兒相信你能行。我們兩人工作太忙了,沒多少時間陪兒子,這重任就交給你了!

你不能免費付出,不能讓你這個高材生白白付出心血。

我們商量過了,暑假過完後,我們幫你買一臺最好的筆記本電腦,給你添置齊全下半年的所有衣服,給你家裏寄去3000元錢補貼家用。

此外,如果你想家了,可以回家探親,所有的路費我們全報銷,爲了省時間,你可以坐飛機回去。”

李明哲覺得這些待遇太高了,高得離譜:“王總,琴姐,你們對我太照顧了,我堅決不能接受這些!你們要堅持的話,我就不幹了。”

琴兒笑着安慰他:“呵呵!明哲,等你帶小飛後,你就知道多累了!小飛和你都值得我們如此付出!你可要做好心理準備!

只要暑假裏你真的讓小飛高興和滿意了,我們這代價太微不足道了!記住,你自己也要迅速提高自己,要不然小飛肯定能難倒你的!

就這樣說定了!你別和我們爭了,我們兩人要上班了。你從今天開始就上班吧!好好幹吧!祝你們兩人融洽快樂地相處!”

李明哲覺得自己這輩子太幸運了:碰見了琴姐、王總和宋大哥這樣的能人和好人!祝他們好人一生平安!

接下來李明哲準備陪小飛度過一個最有意義的暑假!

琴兒第二天打電話告訴宋成仁:她聘李明哲當小飛家教了。

宋成仁嘲笑她:“你們倆口子剝削廉價勞動力!你們真會算賬!”

琴兒笑着回擊:“你要是知道我們給他提供什麼待遇,你就不會這樣說了。”

宋成仁聽琴兒介紹了所有待遇後爲李明哲慶幸:這小子遇到了琴兒這個大方的貴人了!這個傻丫頭就是心地善良,是個活菩薩!

暑假期間,琴兒幫李明哲主動訂了回家鄉的往返飛機票,他回家呆了三天時間後又回到上海。

回家他也呆不住,他特別喜歡每天看到琴姐開心的笑臉!

他父母收到琴兒寄去的3000元錢時熱淚盈眶,他們全家都感激琴兒對李明哲和他們全家的幫助和照顧!

暑假過完後,李明哲離開上海回北京上學時候,小飛對他戀戀不捨。

他們兩人相處一個多月感情深厚,小飛不僅從他身上學到無窮知識,身體越來越健康,游泳水平越來越高,而且他教小飛學會感恩和惜福!

他給小飛講大山裏的孩子艱苦求學和艱難生活故事,這些讓小飛更加懂事和好學上進!

琴兒和王明成看着小飛的昇華和提高,他們對李明哲更加讚賞!

琴兒在給他買的新衣服兜裏悄悄地放了一封信和5000元錢。

等李明哲回到學校以後,她掛電話告訴他查收一下。

李明哲在新衣服兜裏找到那封信和5000元錢,他流下了感動和幸福的淚水。

他將信只看一遍,就背下了信的全部內容:

“明哲,這點錢請你收下吧!這是我們全家感謝你的一點心意!這個暑假過後,小飛這孩子像變了個人一樣!這全是你辛勤栽培的結果!

今後寒假或者暑假,如果你不想回家的話,歡迎你隨時來我們家!

我們全家尤其小飛都很想念你!都盼望你能回來!

你自己在學校生活別太省了,該花的錢必須花,身體健康最重要!

最後祝你在學校取得最好成績!度過最快樂大學生活!琴姐”

李明哲翻看着筆記本電腦裏琴姐幫他存進的他們全家相片。

他深情地凝望着琴姐清秀的臉,心滿意足地笑了:你知道我已經情竇初開,已經愛上你了嗎?

明知道這份愛永遠不可能有結果,但還是義無反顧地愛你!因爲你是我碰到的最善良、最可愛的女人!

ps:對不起,小夥伴們,讓你們久等了,週末出門了,沒有更新,今天早點更新,希望你們喜歡!別忘了收藏和推薦哦! 九月小學新生開始入學了。

琴兒和王明成的大兒子小飛只有5歲半,不到入學年齡,但他在家裏掌握的知識已遠遠超過一年級的新生了。

王明成憑藉市教育局的領導關係,只交了學校建設贊助費就讓小飛上了一所最好的中英雙語小學。

9月10日教師節馬上要來臨了。

小飛就讀的小學進行文藝匯演慶祝教師節,連一年級新生和家長都要求報名參加。

這是小飛入學後第一個親子公開活動,琴兒和王明成都很重視。

王明成工作太忙還有可能出差,9月10日那天他不一定能參加。

最後爲了保險起見,琴兒只得自己陪兒子上臺唱歌,她準備用吉它伴奏,和兒子一起合唱。

琴兒在大學時候學的吉它,如今爲了兒子又重新拿起它,不得不和兒子在家裏勤奮練習。

9月10日前兩天,王明成果然去深圳出差了。

琴兒只好自己一個人陪兒子參加文藝匯演。

但王明成在家時候向小飛承諾過:他負責給妻兒兩人全程錄像。如今爸爸出差沒人錄像了!小飛有點失望!

琴兒安慰小飛:“寶貝兒,今後這樣的機會還有很多,等下次演出時讓爸爸一定參加幫咱們錄像,行嗎?”

小飛傷心地:“媽咪,這是我的第一次學校親子活動,很有紀念意義!我想爲咱們兩人保存下來。”

琴兒商量地:“那咱們請爺爺去幫咱們錄像,行嗎?”

小飛搖搖頭:“爺爺老了,眼睛花了,錄不好。媽咪,我可以打電話請宋爸爸陪我們去嗎?如果他在上海的話。”

琴兒不想讓別的父母和學校老師誤會:“寶貝兒,宋爸爸工作很忙呢,他不會有時間的!”

小飛可憐地請求媽咪:“媽咪,我打電話問問宋爸爸,行嗎?”

琴兒瞧着兒子熱切希望的眼神,不忍心拒絕他:“好吧,媽咪同意了!只是如果宋爸爸說沒有時間,你不能再無理要求,行嗎?”

小飛高興地開始撥號碼了,電話通了:

“宋爸爸,我是小飛,明天上午您有時間嗎?

我們學校明天教師節演出,我和媽媽有節目,爸爸原來說好去幫我們錄像的,但他昨天出差了。你能陪我們去嗎?”

宋成仁高興極了:這王明成還真“講義氣”!關鍵時候將當爸爸的重任讓給自己了!

他連忙答應小飛:“沒問題!小飛,我明天上午不忙,我陪你和媽媽一起參加,明天上午我開車去接你們,你們在家等我就行了!”

他掛斷電話後,旁邊的黃麗榮不高興地提醒他:“明天上午公司不是召開本季度第一次總結會嗎?我們都有重要數據要報告呢。”

宋成仁已經給祕書掛電話了:“小張,你通知大家明天上午的總結會推遲到下午2點舉行,明天上午我有重要的事情!”

隱婚蜜愛:首席老公放肆寵 張祕書很吃驚:宋總很少推遲會議的,大家開會連遲到都不允許!

可明天上午他自己竟然放這麼多領導的鴿子,打亂了這麼多人的工作計劃了!但她只是一個小祕書,她不敢問原因!

黃麗榮不知道原因也不會生氣,但今晚她在家聽見宋成仁的電話內容了,她特別生氣:又是琴兒和她兒子來騷擾他和自己的生活了!

她明知道宋成仁不愛聽,但她還是想勸告他:“成仁哥,你爲一個小屁孩的小小演出就推遲明天的公司會議,打亂了那麼多領導的工作計劃,你覺得這樣合適嗎?”

宋成仁高興的心情被她潑了一盆冷水,他惱怒地:“合適!我乾兒子從來沒求過我什麼,明天他有事求我,我一定要滿足他!”

黃麗榮吃醋了:“你滿足小飛是藉口,滿足琴兒才是真的!你就是找一切機會接近她!”

宋成仁失望地:“小榮,我都看好日子了,準備10月2號和你舉行婚禮,你還是不放心我和琴兒嗎?”

黃麗榮第一次聽他提起婚禮日期:“你準備10月2號和我舉行婚禮,不到一個月了,你爲什麼不早點告訴我?

我們婚紗照還沒拍呢,可見你心中從來沒有主動爲我着想一下!你第一個想的肯定是她!”

宋成仁也覺得自己有點過份了:“好吧,我認錯!我也是昨天才找人選好的日子,還沒來得及告訴你呢!

拍婚紗照時間還來得及!一兩天就搞定了,不用擔心!”

黃麗榮的心軟下來了:“舉行婚禮要辦的事情太多了。選酒店、訂禮服、找主持和婚慶公司、拍婚紗照、寫請柬和送請柬,等等,夠我們忙的了!明天開始籌備吧!”

宋成仁答應了她的要求。

他沒敢告訴她:王明成和琴兒的第一次婚禮也是10月2號舉行的。他根本沒找人看日子,他自己定的這一天!只是新娘不是琴兒了!

9月10日,宋成仁穿一身名貴的淺灰西服開車去接琴兒和小飛。

他看見琴兒下樓來,眼前一亮:她一襲紫色長裙禮服。髮髻高高挽起,上面斜插着一支紫玉簪。

鑲嵌紫寶石的鉑金耳墜垂下來顯得她的臉很瘦削,不那麼圓了。

她修長的玉頸上是一串光彩奪目的鑽石項鍊,下面的吊墜也是紫寶石。她手腕上還戴着一個玲瓏剔透的紫玉手鐲。

她的纖纖玉手上戴着那枚紫色“心”形鑽戒,鑽戒裏圈是鑲嵌兩顆紫寶石的小小心兒!

估計今天她這一身的首飾和衣服加起來至少價值百萬以上吧!

但她平時很少化妝打扮,今天這一打扮簡直像天仙一樣漂亮!

她今天還抹了淡淡的口紅,宋成仁真想上去親她一口!

她手裏還拎着一把吉它,她會彈吉它?他瞪大了眼睛!

琴兒俏皮地問他:“怎麼啦?宋爸爸,不認識你乾兒子和他媽咪嗎?”

宋成仁抱起小飛:小飛今天被媽咪打扮得像小紳士一樣!

精緻考究的白襯衣,合身的黑色燕尾服,紫色的領結,筆挺的西褲,鋥亮的小皮鞋。讓人看了就想上去親他兩口!

宋成仁邊開車邊嘲笑坐在副駕駛位上的琴兒:“你這個媽咪今天一去不得震驚全校呀!太亮麗了!”

琴兒用手輕拍他肩膀:“我都是兩個孩子的媽媽了,已經老了。再不打扮真的就變成黃臉婆了!那樣就沒人喜歡我了!

不過小飛學校的學生家庭條件都很好,都很有錢的!估計我這身打扮在那些家長眼裏根本算不了什麼。”

宋成仁抽出一隻手抓住她伸過來的玉手:“你會彈吉它?我怎麼以前沒聽你彈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