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著樂天的目光,他看了看李大利。

李大利一愣。

「那個女人會來找你的……」樂天看著李大利說道。

李大利嚇了一跳。

「放心,白天她是不會來的,晚上的話……我會過來保護你的。」樂天說道。

李大利這才鬆了口氣。

三個人看著樂天上了車,車子在停頓了好一會之後才慢慢的啟動了,接著就離開了洗浴中心。

「你說……這個傢伙靠譜嗎?」鄧建輝問道。

「靠不靠譜我一輛三百萬的車已經送出去了。」孫浩南說道。

「這車你又不開,留著也是浪費。」鄧建輝哼了一聲。

「我現在擔心的是我會不會有危險?」李大利看著兩個人。

「那傢伙不是說了,他護著你?」孫浩南安慰了一句。

李大利還是很心虛,畢竟和樂天也只是一面之緣,今天才剛剛認識。

報告皇叔,皇妃要爬牆 三個人返回了洗浴中心,這裡有休息的地方,時間太晚了,三個人就不離開了,直接在這裡各自拉一個妹子睡了。

樂天終於發現豪車的好處了。

這車又大又寬敞,裡面放兩個人打滾都是可以的。

而且操作簡單,一腳油門下去就能跑,這簡直是給自己提供了一個可以居住的三合一居所嘛,自己畢竟不是真正的警察,住在警察宿舍總覺得有點彆扭,更別說那個地方還是別人的家,偶爾湊活一頓還可以。

跑了一會,適應了車子的基本性能,樂天這才將車子停在路邊,他自己則是鎖好門爬到了車子後座睡覺去了。

一夜慢慢過去。

清晨的陽光照在樂天的臉上,樂天慢慢地睜開眼,他慢慢地坐起身,開始慢慢的呼吸。

這是一種他祖上流傳下來的養生手段,樂氏呼吸法。

雖然樂天一直覺得只是喘氣就能養生的說話簡直就是扯淡,但是這十幾年下來,他也習慣了。

反正養不養生他不知道,自己倒是很少得病。

半個小時后,樂天下車找了一個賣早點的小攤位,吃了一些早餐,蘇紫萱的電話這個時候也打來了,讓樂天一會到警局裡匯合。

樂天看了看時間,這個女人還真是個工作狂,還不到八點就到了警局了。 樂天來到警局,車子依舊停在路邊,畢竟以樂天對蘇紫萱的了解,如果自己突然有了一輛這麼高檔的車,這女人一定能把自己的八輩祖宗都挖出來。

「幹嘛這麼早?又有大案子了?」樂天看著蘇紫萱。

經過了一夜的休息,這個女人看起來精氣神都恢復了過來。

「韓妮妮那邊你不幫著處理一下?還有那些蟲子?就那麼放在冰箱里?」蘇紫萱看著樂天。

「先放著吧。」樂天點點頭。

兩個人去了法醫室,韓妮妮和小助理就這麼站在門外。

「幹嘛?小呆你怎麼不進去?」樂天奇怪的問。

「誰敢進去啊?萬一有蟲子怎麼辦?我可不想在被你佔便宜!」小助理哼了一聲。

不知道為什麼,聽到樂天喊小呆這個名字,她奇迹般的沒有半點抵觸情緒了。

親愛的,來日方長 最強神醫混都市 「你們想多了吧?那些蟲子如果離開人體,是不能長時間的存活在外面的,除非是在低溫下,這都過去一晚上了,肯定沒有了。」樂天笑著說道。

「那你不早說!」小助理哼了一聲。

這姑娘基本就算是和樂天杠上了。

樂天推開法醫室的門,走了進去。

「你別閑著了,先幫我處理一下那具屍體。」韓妮妮看著樂天。

樂天點點頭。

人家沒把自己當外人,那自己也不能把自己當外人,該乾的活還是要乾的。

三件命案的屍體樂天又仔細地看了一遍,這才幫韓妮妮收拾了起來,這一次基本有用的東西都挖光了。

「這些東西不能讓任何人碰。」樂天叮囑。

他指的是那些蟲子,還有那些蟲卵。

韓妮妮點點頭。

經過了樂天的打理,解剖室可算是可以讓人放心了,經過了韓妮妮的同意,樂天和蘇紫萱終於離開了。

「你有什麼建設性的建議嗎?」蘇紫萱看著樂天。

兩個人站在蘇紫萱的辦公室里。

「我要是說沒有……你會不會扣我的工資?」樂天問。

「不會。」蘇紫萱回答。

「沒有。」樂天說道。

蘇紫萱吸了口氣,這個傢伙……

「不過你可以帶我去幾個案發現場看一看。」樂天說道。

蘇紫萱想了想,也就點了點頭。

跳樓案完美結案,甚至還拖出來一樁別的案子,這些足以讓她可以喘口氣了。

兩個人離開了警局,蘇紫萱開著警車。

路過一個小商店,樂天突然喊停車。

「幹嘛?沒吃早飯?」蘇紫萱奇怪的看著樂天。

「我買點東西。」樂天回答。

蘇紫萱看著這個傢伙跑進了小賣店,時間不長又跑了回來,手上依稀拿了什麼東西,她也沒在意,車子繼續開著。

逍遙派 「這裡是第一個案子的案發現場。」蘇紫萱將車子停在郊外的一棟破舊的建築面前。

樂天下車看了看。

警戒線依舊在。

「這裡是這一片果園的主人雇來的一個看園人的臨時住處!死的那個人就是這個看園人。」

蘇紫萱指著前面說道。

樂天四下看了看,現場有價值的東西都被警察帶走了,基本沒有什麼值得看的東西了。

可即使這樣,樂天依舊蹲在地上仔細在看著什麼。

「你在幹嘛?」蘇紫萱奇怪的湊了過來。

她順著樂天的目光看了看,蘇紫萱就愣住了,這傢伙居然在看一窩螞蟻?

一些螞蟻正在地上胡亂的爬著。

「你今年多大?」蘇紫萱問。

「二十多。」樂天回答。

「我看你兩歲吧?螞蟻搬家有什麼看的?」蘇紫萱哼了一聲。

「這可不是螞蟻搬家……」樂天看了蘇紫萱一眼。

蘇紫萱一愣,又看了看地上的螞蟻,她依舊沒看出什麼。

「你看這隻螞蟻……」樂天指著其中的一隻。

蘇紫萱看了看,這就是一隻極其普通的螞蟻,她仔細地看著,螞蟻的頭上觸角依稀還斷了一個。

「看什麼?」蘇紫萱有種伸手碾死這隻螞蟻的衝動。

「這隻螞蟻被嚇壞了!它正在慌不擇路的逃跑……你看,它頭上的觸角都撞斷了。」樂天說道。

蘇紫萱看著樂天。

「你是怎麼看出它在逃跑?」

樂天看了看蘇紫萱,好一會沒開口,因為這個沒法解釋,看出來就是看出來……

「說啊。」蘇紫萱逼問。

「這個……這個道理其實就像我能看出你馬上要來月事是一個道理!只能意會,不能言傳。」樂天慢慢的說道。

蘇紫萱哼了一聲。

她剛剛要反駁,突然蘇紫萱兩腿一縮,她明顯的發現了自己身體的異常……

這怎麼可能?自己明明還差三天的!

這個傢伙是怎麼知道的?

「你要是再不處理……褲子就髒了。」樂天笑呵呵的看著蘇紫萱。

蘇紫萱臉色一紅,這個王八蛋……她真是恨自己是個女人,還要來大姨媽這種奇怪的現象!

急急忙忙的跑到小房子的後面,蘇紫萱蹲了下來。

還真的來了……

可是自己又沒帶衛生巾,這可怎麼辦?

用紙嗎?

「樂天?樂天……幫我……」

蘇紫萱話剛剛喊了一半,一包衛生巾就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她抬頭看了看面前這個笑呵呵的男人。

「哪來的?」蘇紫萱真的驚訝了。

「路上買的啊。」樂天回答。

蘇紫萱突然想起這傢伙半路的確下過車,跑進了一個小賣部裡面一會,難道就是去買這個東西了?

「你這傢伙難道會心靈感應嗎?」蘇紫萱接過樂天手裡的東西。

「不會。」樂天搖搖頭。

「不會?」蘇紫萱奇怪的問。

樂天點點頭。

「不會你特么還不趕緊滾蛋!老娘要換護墊了!」蘇紫萱吼道。

樂天一溜煙的就跑了……

蘇紫萱收拾好自己,又走了回來,她發現樂天居然又去看螞蟻了,這個奇葩……

「發現了什麼?」她問道。

「發現你有很厲害的體寒,你一會就要肚子痛了,我建議你最好多喝熱水。」樂天回答。

「你是不是不想過好日子了?我問的是這個嗎?我問的是案子!」蘇紫萱一把將樂天揪了起來,瞪著他吼道。

「雖然女人來大姨媽的時候會心情暴躁,但是你最好控制一下你自己的情緒,因為這會影響到你一會痛經來臨的痛苦程度!」樂天慢慢的說道。 “複製?瞳術?”劍聖葉流雲卻只是淡淡的一笑,眸光越發的邪異和深邃,冷笑着搖了搖頭。

這樣的劍意……永遠不可能模仿出來的……

葉流雲止劍,並沒有向前刺出,而是緩緩的掣劍,當藏鋒的虛空劍後撤之後,威脅到劍聖心口的劍鋒寒意同樣的消除了,秦守緊緊的蹙起了眉頭,長長的嘆了口氣,因爲他知道葉流雲已經看破了自己的佈局,龍皇現在終於看出了端倪:“精妙的幻術和空間祕術的結合,讓穿透了盾牌的劍鋒轉移到劍聖的心口,如果劍聖稍有差池的認爲那是秦守照貓畫虎複製出來的劍意威脅,而選擇兩敗俱傷,恐怕結果只是劍聖自殘罷了。”

“但是劍聖絕對的自負和信念,從不動搖,堅定不移的劍心讓他守住本心,世間不可能有兩個葉流雲,他清楚的看穿了本質,知道那虛空劍鋒是自己的劍意,從而看穿了秦守的幻術!”

“鏗!”

真正讓秦守面色大變的還是葉流雲的真正可怕之處,劍聖嘴角露出邪異而自負的笑容,讓秦守看到了宇智波斑的影子,秦守瞳孔驟然一縮,只見劍聖的藏鋒劍只是掣肘三分,隨後竟然以一往無前的氣勢駕馭劍鋒,如天劍破空,流星隕落,再次刺了下去!

但是卻在一瞬間破了秦守的空間祕術,威脅到劍聖心口的空間裂縫節點被破碎了。藏鋒劍破碎虛空,一往無前的刺破秦守的念珠盾牌,朝着其心臟刺去!

“恆沙!”

秦守的瞳術再度施展。滿月狀態的萬花筒寫輪眼禁錮時間長河一秒鐘,但是對於邪主臨塵的葉流雲作用時間僅僅只有十分之一秒,但是足夠秦守脫離危局,立於虛空,短暫的交手,秦守就理解了太多的道理。

大道至簡,最強大的攻擊往往只是簡單的一劍。

在真正的實力和劍意麪前。所有紛繁複雜的花樣技能通通都只是冗雜的累贅,拋棄一切的贅餘。留下的纔是最本真的東西,秦守發現縱然自己掌握的技能多不勝數,擁有的神器更是強悍而複雜,但是能起到秒殺和絕對攻伐的只有寥寥幾個。

“神禁……”

秦守深深的吸了口氣。吐盡所有的濁氣,在輪迴眼瞳力的掌控下,秦守對神禁領域的領悟越發的精妙,這一招用盡就是秦守的力竭的時刻,這也是秦守的最強的一招,當神禁領域真正的施展開,龍域再次被籠罩在了浩蕩天威般的大勢壓迫之下,無形的大手剝奪了諸世音,萬龍跪伏朝拜。天宇失去了光彩,八方雲朵凝噎,邪劍術下的邪主臨塵葉流雲第一次露出凝重之色。神禁層次讓他感受到了生死威脅。

“玉碎!”

秦守虛空一劃,神禁領域的玉碎力量陡然爆炸,這種殺招的可怕龍皇可是親眼所見,幾乎是一招毀滅了英靈界,超越了世間所有的形容詞,無法用任何華麗的語言來形容這一招的璀璨。也絕對沒有任何華麗的辭藻可以形容!邪劍術狀態的劍聖首當其衝,但是其臉上非但沒有帶着任何的恐懼。反而是狂熱至瘋狂的色彩。

昆吾山劇烈的抖動,撲簌簌的落下巨石。

昆吾山可以說是大陸最堅硬的山峯,因爲這裏匯聚了天下八成的龍脈力量,尋常十聖至尊翻手之間山河破碎,但是在昆吾山,卻難以撼動一塊巨石,但神禁的力量餘波爆炸出來,昆吾山簡直如同碎裂一般,虛空的橫線幾乎將昆吾山斬成兩半,有着昆吾山承受了九成的力量。

但是整個龍域還是地動山搖,那堅硬的地面如同綢緞似的上下起伏着,波瀾洶涌,瀰漫在整個龍域地帶,地心錯位,山峯嵯峨,河流改向,萬獸震悚狂奔,深深的掩埋在昆吾山亂石堆裏的劍聖生死不知。

“哈哈哈哈……”

暢快之極的笑聲極具穿透力,響徹雲端,亂石堆下劍氣沖霄,葉流雲遍體鱗傷,血痕遍佈,冷月和風霓裳遠遠一看,心疼的都快落下淚來了,但是葉流雲確實收貨頗豐,兩眼前所未有的明亮,退出了邪劍術的狀態,但是葉流雲的氣勢彷彿發生了根本性的蛻變!

龍皇眸光大盛,道:“你也進入半神的領域了?”

劍聖哈哈大笑,輕輕的邁步,周遭的巨石憑空反懸浮,隨後被無形的劍氣切成齏粉,平整而帶着異樣的美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擋住他的腳步,現在的劍聖如同世間最鋒利的神劍,足以斬破森羅萬象,秦守毫不懷疑,現在這樣狀態的葉流雲,足以迸發出類似玉碎級別的劍招,斬破域外星辰!

“總算是突破了,壓抑了太久了!”劍聖酣暢淋漓的大笑,劍道有了根本性的突破!

劍聖也是真真正正的進入了半神的領域,一腳踏足了神道領域!

“好!”龍皇滿意點頭道,對着秦守笑道,“你居功至偉啊,葉流雲能突破,多虧了你神禁對他的啓發,否則恐怕悶頭探索千年也未必能有這樣的機遇。”

秦守大喜過望,擺手謙虛道:“滄南學院對我有再造之恩,院長對我有知遇之恩,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

葉流雲此時如同一個無憂無慮的孩子似的,返璞歸真,風霓裳和冷月拉着他不知道跑到什麼地方慶祝去了,秦守暗暗猜測估計以風霓裳憋得幾乎成女漢子的性格,分分鐘就拉着劍聖拜天地了,對此秦守喜聞樂見,但是卻被面色嚴肅的龍皇拉住了肩膀,龍皇蹙眉欲言又止,但最後還是開口了、

“秦守,採離有些不對勁!”

秦守一怔,心頭咯噔一跳,下意識的想起了當初冰神神像在採離眉心點出的那一點淚痕神紋。

白髮王妃逆襲記 “龍皇的意思是?”

“只是一種感覺,我勸你最好現在回去!”

秦守心頭同樣籠罩了一層陰翳,也顧不得圍觀風花雪月的事情,當下施展飛雷神之術回到精靈一族,朝着採離的所在地飛奔而去! 門開了,兩個黑衣之人悄無聲息走入室內,一人走向廚房,而另一人徑直走向九和銘音躲藏的房間。

九透過門縫瞥了這兩人一眼,然後暗自責怪起自己的大意。

當然,九十分熟悉這兩人的衣著,因為這也是她曾經的制服。

看著越來越近的敵人,九沒有多想,她示意銘音離自己遠點,然後握緊了手中的廚刀。

銘音知道一點九的過往,她明白,自己幫不上九,她現在能做的,就是安分躲起來,不給九添亂。於是,銘音沒說什麼,她快速俯下身子,爬到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