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媽媽可不希望你像爸爸一樣,沒有主見,被人左右了思想,矇蔽了雙眼……

葉百合臉上閃過一絲酸楚,旋即笑着撫摸着兒子的腦袋,“我的希望真棒,快去自己洗洗手,媽媽晚上給你做最愛吃的皮蛋瘦肉粥!”

看着希望走後,葉百合欲起身時,看見希望剛纔用樹枝畫的畫,畫面裏爸爸和媽媽一起牽着孩子的手,那孩子高興地嘴都翹成了月牙狀。

葉百合的眼淚頓時像泄了閘的洪水,奔涌而出,一發不可收拾。

騙得了一時,騙不了一世,要是希望長大了懂事了,他該多麼恨她的媽媽讓他一輩子都印上了私生子的污點。

“葉小姐,你母親心臟已經開始衰竭,我們醫院設備條件都很差,我們建議你最好將你母親轉到市裏的腦專科醫院,用上進口的特效藥,或許……”

醫生的聲音很平靜,但他的每一個字都好像一記重錘,重重的擊在葉百合脆弱的心臟上,疼痛感侵襲全身,每一個呼吸都覺得酸澀難忍。

ps:親們,記得【收藏】啊,今天繼續三更! “區少辰,你食言!我們……”

“噓……”區少辰提示她道,“小心監控!”

穆井橙隨即閉了嘴。

看着她突然乖了下來,區少辰的脣角忍不住微微上揚,原本只是想嚇嚇她,卻沒想到她竟這麼“敬業”。

他當然清楚這個女孩兒爲什麼這麼聽話,更清楚她爲什麼委屈自己跑到區家來,不管她的出現會給自己帶來什麼,對於區少辰來說,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這麼做,全都是爲了自己!

爲了她認爲很重要,而自己卻從來沒有放在眼裏的那些所謂家產!

“你……你要幹嘛?”當穆井橙被放到牀上,當她看到慢慢接近自己帥的令人窒息的臉時,她的心差點兒停止跳動,“區少辰,我們說好了的……”

“放心!”區少辰含笑看她,“我對你不感興趣!”

“那你?”

“早點休息,明天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晚安!”區少辰在她的額角上輕輕的吻了一下之後,轉身走出了臥室。

穆井橙怔怔的躺在那裏十幾秒,心砰砰的跳着,大腦嗡嗡的響着。

此時此刻,臥室的門已被關上,而她額頭上的餘溫還在……

可這個男人,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望着有些落寞的門板,穆井橙突然意識到,這個男人把她抱進臥室,難道是想自己睡客廳?

他有那麼高尚嗎?!

想到他在課堂上的所作所爲,以及對自己的威逼利誘,穆井橙迅速的跳下牀,將門反鎖上,這才踏實的回到了牀上。

可即使這樣,穆井橙的心還是砰砰的跳着,她難以想象自己就這樣跟一個男人“同居”了,想着他們曾經癡纏在一起的吻,想起他剛剛把自己抱上牀的樣子,她的臉再次紅了起來。

爲了不讓自己胡思亂想,她迅速的關了燈,然後用被子蓋住頭,她想儘快睡着,以免夜長“夢”多。

可不管她怎麼翻騰,怎麼自我催眠,她的腦子裏都是區少辰帥氣的,揮之不去……――

清早,一縷陽光照射進來,穆井橙懶洋洋的翻了個身,突然,手被一個硬物碰到,她怔了一下,然後“啊”的一聲坐了起來。

當她看到自己剛剛碰到的是什麼的時候,整個人都不好了,“你……你怎麼會在我牀上?”

“沙發太小了,不舒服。”區少辰懶洋洋的動了一下,隨即一把將她按到了自己懷裏,緊緊的抱住,聲音沙啞低預知,“別鬧,再睡會兒。”

“誰鬧了?!你……”穆井橙使用推他,卻根本不是他的對手,“你放開我!”

“等我睡醒了就放開!”他的聲音慵懶至極,不止沒有鬆開穆井橙,反而抱的更緊了。

“不行!”穆井橙堅決反對。

區少辰睜開眼看她,這丫頭即使早上醒來,大眼睛依然黑亮的像個精靈,這一刻,他更加不想放開她了,“那就跟我做一件事!”

“什麼事?”

“你說呢?!”區少辰突然翻身將她壓在身下,雙眼對上她驚恐的目光,脣角不由的上揚。

“你幹什麼?!”穆井橙的身體迅速扭動,可不管她怎麼努力,依然被他壓着,而且更尷尬的是……他們倆個都穿着睡衣,單薄的衣服加上慵懶的身體,在天衣無縫的連接下,似乎有什麼地方不對。

她怔了一下,當意識到那是什麼的時候,她更加激動的亂動了起來。

“穆井橙,你如果再動的話,我現在就要了你!”區少辰的聲音帶着些許喘息,並且有一種努力壓抑的低沉。

穆井橙突然就停住了,她的心像被灌入了大量的興奮劑般砰砰砰的跳着,臉更是因爲某些因素而變的滾燙。

她全身僵硬的躺在那兒,雙手擋在胸前,連呼吸都不變的謹慎了起來。

“現在……可以放開……我了嗎?”穆井橙試探的看着他,聲音輕柔的像是請求,但卻更像是商量。

好漢不吃眼前虧,更何況這個男人真的有能力在這裏把她吃幹抹淨,而且還可以堂而皇之的說是正常的夫妻生活,到時候她別說報警了,就連哭都找不到理由。

看着她紅撲撲的小臉,以及緊張到僵硬的身體,區少辰無奈的笑了笑,然後翻身離開了她的身體。

身上的重量突然減輕,穆井橙呼的一聲坐了起來,並以時速百公裏的速度跳下牀去,逃也似的衝向了衛生間。

望着她消失的背影,區少辰無奈嘆氣,這個笨蛋,該怎麼讓她知道,他們之間早已不再清白呢?

衛生間裏,穆井橙望着鏡子裏臉色通紅的自己,心砰砰的跳着。

她知道應該暴打那個趁機潛入自己房間的男人,可不知道爲什麼,回想起剛剛的那一幕,穆井橙的心裏不是反感,不是驚恐害怕,不是厭惡至極,而是……開心?

可是,爲什麼?!

當一個奇怪的念頭涌入心間的時候,穆井橙突然怔住了,爲了不讓自己再胡思亂想,她迅速的衝到了花灑底下,任由微涼的水衝了下來,好讓自己更加清醒一些。

有些事發生了就不可能逆轉。

而她……根本不配站在他身邊!

從浴室出來,區少辰已不見了蹤影,穆井橙覺得屋裏有些悶,於是換了一身休閒服走了出去。

院子裏鳥語花香,聞着清香的空氣,她的心情瞬間好了很多。

“井橙,起這麼早?”不遠處傳來樑雪妮的聲音,她今天不再是旗袍在身,而是一身白色的居家服,配上她高挑的身材,看起來更加有女人味兒了。

“小媽早……”

“少辰沒陪你一起?”樑雪妮朝她的身後看了眼,並無區少辰的身影。

“呃,沒有!”穆井橙搖頭,大腦裏不由的冒出今天早上的情形,臉不由的紅了一下。

看着她臉色微嬌的神色,做爲過來人樑雪妮已心領神會,只是微笑的面容突然之間顯的有些牽強了起來。

“早飯還有些時間,陪我轉轉?”樑雪妮面帶微笑的看着對方,眉心裏卻帶着一絲隱晦的神色。 “天哪!”邊拍着程澄還不忘激動的感嘆,“原來她真的有男朋友,竟然僞裝的這麼好,發了發了,我這次真的要發了!”

對眼前的一幕童心也震驚了,蘇琰素有冷麪女王的稱號,對男人從來不屑一顧,可她剛纔的樣子跟傳聞真是大相徑庭,不得不說人都有兩面,尤其是這些公衆人物。

“真不愧是歌后,眼光就是高,雖然只是個背影,那種魅力就已經散發的淋漓盡致了……”

程澄感嘆連連,童心也好奇這到底是何方神聖,竟然能征服蘇琰這樣的女人,拿起望遠鏡,當真真的看清他背影的片刻,不禁怔了好一會兒。

不怪程澄感嘆,和蘇琰同行的男子風姿卓然,魅力逼人,只是一個背影便已勝過千萬,訥訥的望着他,童心水色的眸子泛上黯然的顏色,猶如被掏空的軀殼,意識早已不知去向。

“心心?心心?”看童心久久沒了動作程澄叫了她一聲,“你發什麼愣啊,快幫我拍點啊。”

童心依舊沒有動手上的相機,只是怔怔的目送着兩人被服務生熱情的簇擁着上了樓,之後她喃喃如自語的問道:“他們兩個今晚上會做什麼?”

“你傻啊,大晚上來這種地方你說做什麼?”程澄大咧咧的說着,“唉,要是能混進去拍到再刺激的東西那就好了,只可惜這種地方門檻太高……”

程澄不停的說着,可童心的思緒早已陷入了漩渦,腦海裏能想到的也只是那些不堪入目的場景。

程澄說完見童心還是愣在那兒,她用手肘打了她一下,聲音有點大:“喂……醒醒。”

程澄話音剛落動作卻僵住了,肩膀上不知何時多了一隻手,力道適中,卻足以讓她動彈不得,越過她的肩膀將她的相機繳了過去,繼而迫使她站起身,反扣住她的手臂,幾乎壓着她的身子躬了九十度,知道行跡敗露了,程澄急忙笑臉求饒:

“哎呦,輕點輕點,大哥大哥,不過混口飯吃,您手下留情,相機您拿去,保證沒有備份,您就高擡貴手放了我們吧。”

後知後覺的童心這才意識到暴露,往程澄身後看去,是一名個子高大的黑衣人,是那男子的保鏢,不等她反應什麼她的身子已被另一個男人從地上一拖而起。

他們對程澄的求饒之語全然無視,其中一人拿出手機撥了電話聲音刻意的壓低,最後只見他點點頭說了“明白”二字便掛了電話。

“我們老闆要見你們,走吧!”那人冷冷的一句,之後擰着她們不由分說的硬往會所裏帶。

“大哥大哥,我們以後再也不敢了,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就放過我們吧……”做跟蹤跟拍也不是一兩次了,自然也暴露過,但頂多就是被繳了內存卡,再被狠狠罵一頓,最後給人家做個保證就完了,可看今天的架勢像是要被扒層皮,程澄有些怕了。

“閉嘴!”那人聲音懾人的緊,像是要吃了她。

程澄沒敢再說話,而童心似乎還沒回過神,沒有做任何掙扎,任由他硬拉着進了會所,進了會所之後跟押犯人一樣一直被押到了七樓的vip包間。 冷血總裁命定女巫 雨,仍在繼續。

歐陽聿修將車停在車庫,看着漆黑一片的房子,心裏驀然生出幾分落寞。只是走到前面,才發覺huā園裏竟然多了些陌生的植物,甚至連空氣中都瀰漫着植物青澀的氣味。

緩緩打開房門,隨手摸了下門旁的開關。“啪”的一聲輕響過後,燈卻沒有亮。莫非是停電了?歐陽聿修隨手放下車鑰匙,如果他沒記錯,應該有一隻手電就在門口的櫃子裏。

他先去查看了一下保險絲,然後又朝窗外望了望,除了路燈,沒有一盞燈亮着,想來應該是鎮上的供電系統出了問題。3

可是……,

歐陽聿修低頭看了眼手機,這午時間,她應該在家吧?可是側耳傾聽,房間卻安靜地彷彿只有他一個人而已。

翻出通訊錄,撥出電話,比對方接起聲音還快的是樓上突然響起的音樂聲。

“相見不如懷念就算你不瞭解,我那冷漠的眼你爲何視而不見,對你不是不眷戀也許心情已改變。被你擁抱的感覺開始像個冬天,我才發現你我已活在不同的世界。放了我吧,放了我的一切,忘了我吧,忘了那激情的纏綿,放了我吧,就讓我們活得輕鬆一點,或許我在下着雨的夜還會願意想起你的臉。相見不如懷念就算你不瞭解,我只能對你說聲再見……”

太過熟悉的猶若藍絲絨一般滄桑的歌聲就這樣驀然響起,突然間,歐陽聿修闔上眼,落寞地靠在門上。愛之一字,因爲有心才算是愛,心若丟了,愛還完整麼?

他討厭這樣的巧合,就如同討厭與顧天熙和夜那場偶遇一般。被他壓在心底深處的那個人,如同記憶逆襲一般,再度出現在他的眼前。

顫抖的雙脣緩緩吐出悽迷的聲音,似乎,與夢中,她不斷重複着那句,完美契合“對不起,請忘了我吧。、,

如何忘?怎能忘?在她心甘情願將自己交給他的那一夜之後,在嘗過幸福的甜蜜之後,乍然消失,戛然而止。

現實,怎能如此殘忍?

“歐陽先生”少女略帶哭泣的聲音,代替了女子悲傷的呢喃。

歐陽聿修遲疑道“你沒事吧。”“沒事。”少女的聲音多了幾分輕快,卻又像是強作笑顏“我只是有些感冒。嗯……有什麼事需要我代辦麼?”

歐陽聿修擡頭望了眼樓梯的方向,她不打算告訴他停電的事情?

“我只是想問你,晚飯吃了麼?”

“晚飯?”少女似乎有些困惑,想了好久才說“我,我馬上去吃。

嗯,歐陽先生,謝謝你的關心。順便,也祝你晚餐愉快。”歐陽聿修想了想,停電應該不等於停燃氣,所以,他說“如果你不介意,或許,我們可以一起吃。”

“鄲”

沉默了足有十秒之久,然後是急匆匆的腳步聲。慌亂的讓歐陽聿修都有些擔心,這麼黑的路,她不會從樓梯上滾下來吧。

“歐陽先生?”鼻幻幽愕然地看着手電筒下歐陽聿修那張稍稍有些恐怖的青白的臉“你回來了?”歐陽聿修點點頭,輕聲道“是的,我回來了。”

白幻幽怔愣地看了他好幾秒,然後又開始慌亂“停電昨天電線壞了,電力公司說今晚修好,可是又大雨雜費我已經繳好了,剩餘的錢,哦,對了,剩餘的錢我放在樓上的抽屜裏,我去拿…”“等等,這些事不着急。”歐陽聿修連忙攔住她,有些苦笑地嘆了口氣“做了十幾個小時的航班,飛機上供應的飯菜真是索然無味……”“晚飯!”白幻幽歉意地看了他一眼,連忙往冰箱那裏走,嘴裏還碎碎念着“壞了,我這周似乎沒去雜貨店,存糧什麼的似乎只能做意大利肉醬面……”

歐陽聿修看着她比之前更加纖細的背影,突然問了一句”“打工有這麼忙麼?”“還好。”白幻幽打開冰箱蒐羅着各種尚未過期的食物,一邊懊惱自己怎麼就忘了補充食品“只是一個人吃飯難免簡單些,有時候忙訂單,暈頭轉向的忘了吃也是常有的事。”“你不是很喜歡做飯麼?”歐陽聿修說着話,從廚房裏找出蠟燭和燭臺。

“吃飯呢,不但有色香味意形,還要有餐友。”悄角微微彎起,

白幻幽開始切洗好並且已經褻了皮的西紅柿“就好像設計衣服要有人穿,演戲要有人看,唱歌要有人聽。”哪怕只有一個人,也會爲了他而存在。

歐陽聿修挽起袖子,洗了洗手“我幫你。”她看了看歐陽聿修的樣子,笑容更深了“歐陽先生做了一天的飛機,已經很累了,還是我來吧。”

“沒關係。時差什麼的,總要過幾天才能倒回來。”

“哦。只是”白幻幽彆扭地又看了他一眼,清澈似水又似晶冰的眼眸帶着些許迷惑,猶豫了好久才說”歐陽先生,你在家也戴帽子麼?”“咦?”歐陽聿修一摸頭頂,脣瓣上掀起一抹淡笑的弧度“這些日子習慣了,竟然忘了摘。”說着話,就將帽子取下。

這下,白幻幽的表情更加彆扭,她困惑地看着他,猶豫了半天,還是沒好意思問出口,只得低下頭,繼續處理那些西紅柿。

“很好笑?”歐陽聿修如此問道。

白幻幽手上忙碌着,脣邊卻帶責一抹忍俊不禁的笑,她小聲說着“歐陽先生想聽真話還是善意的謊言?”“都想聽。

“善意的謊言是,很硬朗、很個性、很時尚。真話是,很快就能長出來的,請歐陽先生不必擔心。”

看着她認真回答的模樣,歐陽聿修哈哈大笑道“擔心倒是沒有,男人嘛,髮型只要不是太怪,長點短點都無所謂。”

那也不娶突然變成這種沒有半根頭髮的造型嚇人啊,白幻幽暗自腹誹着,手上卻已經開始將化好的牛肉切成碎末,香菇自然要切成大片。洋蔥則是切成小丁。。索性意大利parmigirno reggirno奶酪。大蒜。黑胡椒粉。匈牙利紅辣椒粉。月桂葉。羅勒還有香芹都是現成的。幹煸過牛肉和洋蔥,加一些橄欖油進去,放蒜末,出香味後放紅酒和西紅柿,最後再加上黑胡椒粉、匈牙利紅辣椒粉、月桂葉、羅勒、香芹和鹽,臨出鍋之前放上蘑菇,就是大功告成了。

而另外一邊,歐陽聿修也已經將意大利面煮好。

就着微微搖曳的燭光,兩個人坐在餐桌邊,吃着熱氣騰騰的意大利面,聽夜雨霜鈴。只是,忙碌過後,兩個人都有些沉默,或許,是不知道該和對方說些什麼才好。

別栽我手裡 “第一次在倫敦過暑假,感覺如何?”白幻幽用叉子攪抨着麪條,用甚是讚歎的語氣說道“以前總是難以想象,伊麗莎白冒着大雨去賓利先生家見簡那一段。不過,這個展天,我算是切身體會到爲何英國人出門都喜歡隨身帶着傘了。還好,倫敦已經不是原來的霧都,否則,偶爾淋場雨心裏會彆扭大半年的。”“在倫敦多住幾年就會習慣。畢竟,費城的展天又悶又熱。”歐陽聿修給她倒了一杯檸檬水,然後繼續道“不過,倒是經常的碧空如洗”“費城也有陰霾的時候,就像是艾佛森的眼淚。”白幻幽嘆了口氣,想起曾經看過那場比賽“對美國人而言,棒球、橄欖球、籃球、

冰球凝聚了許許多多男孩子的夢想,到了英國才發現,這裏是足球的世界。”“在學校裏,女孩子不是也會競爭啦啦隊麼?這個倒是一樣的。”“嗯,那個難度太高了,而且”白幻幽的臉有些紅,她低下頭小聲道“和球員的關係都很好,這個,嗯,據說有利於球員的發揮。”歐陽聿修侃侃而談“不過美國的平學還是相對〖自〗由一些,課餘生活很豐富,注重個性和多方面的發展。而英國的學生相對獨立性較強,並且更注重團隊意識。”“這一定是歐陽先生的經驗之談。,…白幻幽吃得很少,她用餐巾輕輕地擦了擦嘴,並沒有立刻離開,而是仍舊坐在桌邊,陪着他輕聲交談着。

無論是冰冷的雨,還是幽暗的餐廳,因爲橘黃搖曳的燭光,變得生動,變得自然。就好像是雖然缺乏光線,世界卻依舊變得五彩斑斕。

偶爾,沉默,然後聽到兩個人的呼吸聲,感覺空氣都是暖暖的。

時鐘滴答,寂靜變成寧謐,落寞化成溫馨。這世上,又有誰能夠真正的遺世而獨立?像那只永不閉目的魚,夜夜審視着自己的內心。

兩個人,各自佔據沙發的一角,守着燭光。

瘋子眼中所謂的江湖 幻幽依舊在織她的毛毯,完全不用低頭去看了,只手指翻飛,很快就能織成一行。

歐陽聿修在看iPAD,或許也在發呆,因爲他很久都沒有翻頁了。

兩個人只是沉默地坐着,各自守着各自的世界,卻是細膩的愜意的生活,雖然緩慢,以及慵懶。

燭光依舊搖婁,模糊的臉,模糊的思緒,模糊的倦意,漸漸襲來。

在歐陽聿修睡着以前,每幻幽還曾經問過自己,這張毯子要織到什麼時候才可以收針呢。此刻,她已然有了〖答〗案。

鎖邊,打結,然後輕輕地,小心翼翼地蓋着歐陽聿修的身上,白幻幽靜靜地看着他那張恬靜的略微有些消瘦的睡臉,勾脣一笑,她聲音軟柔的說道“晚安。”然後,吹熄了蠟燭,悄然離去。

夜,仍在繼續。

但願每個人的夢裏,都是一片風和日麗。 來到貝螢夏的身旁,沈君斯坐下,她也沒理他,繼續吃她自己的,那荔枝很好剝。

見此,沈君斯嘴角帶着微笑。

在貝螢夏剝了又一顆後,沈君斯伸手過去,親自拿過荔枝,幫她剝起來。

“貝貝,我們暫時在這邊住上一兩天,等玩膩了,再回去。”

說着間,沈君斯將已經剝好的荔枝遞過來。

這旁,貝螢夏見狀,她怔怔的,看着荔枝,也不說話,她看他一眼,然後,才張開嘴,沈君斯便將荔枝放她嘴裏了。

兩人在室內坐了一下,沈君斯帶着她出來散心。

一起走着的時候,兩人手牽手,十指相扣,看着前方,貝螢夏忽然有些感嘆。

“可惜了,他已經死了,有件事,我一輩子都不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