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敏正躺在床上犯困,被她的電話吵醒。

「怎麼了親愛滴?」

「是我!我討厭那個男人!」

姜敏笑了笑,她又像個孩子一樣撒嬌,聽她說完就差不多了。任何女人都逃不過,掉入凡間的那一刻。聽完她那句「沒有男人配得上我」,姜敏一下笑了出來,她又在犯神經了。

「果然,不談戀愛,什麼事都沒有啊啊……」她又猛然收起情緒,「你覺得我們倆像是在談戀愛嗎?畢竟是我主動的,大部分時候都是我主動……」

「親愛的,我勸你冷靜一下。因為當初喜歡他的時候就沒有冷靜,嗯……現在冷靜也不晚吶。你現在,就是急於找一個人認同自己罷了,談話沒有實際意義的。」

「你……嗯,好吧我知道了,我冷靜一下。」

陸悅嘆了口氣,掛上電話。帥哥,有那麼好嗎?她終究也是躲不過現代女性普遍都會有的戀愛問題。就如閨蜜所說,也許她該靜一靜。

姜敏也會問她,為什麼要和程超在一起。

她現在不會毫不猶豫地回答:當然是因為帥了!現在,那個目的,慢慢模糊了許多。在同事們傳緋聞的時候,她會默默地希望他按照自己的願望走,可他像個榆木,總是獃獃的。

她自己也不知道,這份感情慢慢變了質,自己的需求慢慢變化。或者,是浮出水面。

戀愛談了沒多久,也沒有什麼特別刻骨銘心的事情。要不要約他去做些刺激的事?心理學上說,人在緊張的時候會拉進彼此的距離哦!

可很快,她就又失落下去。因為對於他,自己也沒想長久吧?真是太複雜了,她索性什麼都不想了,摔到一旁曲玩手機,不一會兒就哈哈笑起來。

程超也因為今天的家教缺席而在家裡看著靜平。因為姜敏,他還變得不放心靜平一個人在家裡。對於和陸悅對感情,他也在無奈。一個不喜歡的女人,無論如何他都沒辦法去愛上,陪她演演戲就算了,更何況還要時刻向老闆彙報進度。

「舅舅,你在想什麼呢?陪我找搭積木嘛。」自從有了姜老師,靜平變得開朗了點,也許他早該給靜平找個能放心的家教。他耐心的蹲下來,學著偶爾看到的姜敏對著樣子,給靜平打下手。

「靜平知不知道,舅舅……」他收住嘴,還是別的什麼都告訴孩子。「舅舅想知道,你和姜老師在一起高興嗎?」

「高興,她像我媽媽……」

「傻瓜,你知道你媽媽長什麼樣?」

「我記得那種感覺,雖然我那時候很小。我記得,媽媽身上的味道——」他不知道怎麼形容,大體地描繪著。「姜老師還會教我畫畫,給我講好多故事。」靜平談起她回去高興,可表情又逐漸黯淡下去。他雖然小,但是早就明白,姜敏不可能陪他很久,他早就懂得人情冷暖。

「舅舅也可以啊。」說著,他潛心畫了個牛頭給他。在小孩子看來還是不錯的作品,靜平卻一臉嫌棄。

「舅舅——」靜平站起來摟住他的脖子,「我知道,舅舅對我最好。不管舅舅畫的多難看,我也愛你。」

程超愣了愣,他知道孩子不是在取笑自己,是真的難過了。很多情緒堆到一起,會畫畫的老師不可能永遠陪著自己,但舅舅卻畫的很醜,能陪自己的人,卻是這樣的。

「舅舅,靜平想吃蛋糕了。」

「我去買……」

「姜老師就會做!」靜平聽到這句話,激動地彈起來,譴責他。

「舅舅下次再學,現在你想吃了,只能買啊!」

「那好吧……」靜平嘟著嘴巴不甘心地坐回去,繼續搭他的積木。

……

一直磨蹭道下午四點,姜敏才從床上起來。她本想在沒太陽的時候出門,但身體條件不允許。而且一照鏡子,嘴巴都有些慘白了,真是難看……她暗暗說了一句。家裡沒人,她自由的走在偌大的房子里,腳步輕輕的。

沒有男人,也沒有工作,自由的氣息。

像極了小時候爸媽都不在的時候,她可以偷偷玩一會兒電腦。

可現在,不知道該做什麼不敢讓人知道的事。

她最終坐在一樓的地毯上,拿了本書在看。小時候看《安徒生童話》,長大了要看的喝想看的分別都多了起來,一刻都不能鬆懈。

不經意間讀到滿是逛的文字,她伸手觸碰,眼睛瞥到昨天金澤玉給她的一堆東西,還沒有人動過。她把書籤塞進去,總覺得哪裡不對。

金澤玉把東西給自己,為什麼?難不成是賣給他了,所以他才在自己身上花錢?又或者,有婚姻的枷鎖在,所以她不能和其他人產生感情?

這樣想,也沒錯……話總要說明白才好,要不就一切都由著他主導了。

金澤玉雖從沒在她面前失態,但她總隱約覺得,他是個翻臉不認人的惡人。還有他隱隱約約從話里流露出來的威脅與警告,都讓她覺得不舒服。不過當時,她沒有在意過。

還有,這個男人不像常人,生活規律不同於平常。她都沒辦法說服自己,他是自己:不熟悉的人。再怎麼高高在上,也要好好休息的吧?毫無破綻的人,不可怕嗎?

萬一這個男人某一天想明白了,覺得身邊的女人不睡白不睡,強迫了她怎麼辦?她也不是沒經歷過。所以,要買點葯了。為了自己的身體,她不能不防著。而且此事宜早不宜晚,如果真的不幸有那一天,到時在準備是來不及的。

初中到高中,她身邊閨蜜很多,所以也就近幾年,有了很多結婚生子的朋友。宋姍姍就是其中一個,姍姍追求不多,只求在自己的小地方好好發展,有了孩子就結了婚。

她當時看的是十分揪心,但礙於閨蜜老公在,自己也不好說什麼。畢竟奉子成婚,沒有回頭路。

陸悅雖然勇敢,總是慫恿她看些「好玩的」,但從未實操過,也不會懂太多。

她正犯難,門鈴響了聲——顯示屏上的人,是她見過幾面但沒說過話的人——宋黎。

「你有什麼事?」她沒開門,直接問他。

「金總讓我來接您。」

「接我?」她疑惑著,平時應該是陳平做這事。而且金澤玉不是不知道自己生著病,難道是這男的喪心病狂先拿自己開刀了?

「是啊,夫人。」他的尾音有些長,聽得她起雞皮疙瘩。

「那個,我不太舒服,下次吧。」

「金總特意交代過了,讓我接您過去。您不會為難我一個小職員吧?」

「我就會!」姜敏在心裡想,想完又樂呵呵笑起來。「我先給他打電話問一下。」如果他正在通話或者關機,沒準就是被他暗殺了。結婚證打了吧?好像有婚前協議,說好了不要財產的,那就一分錢得不到了。可惜啊,要知道他死這麼早,何苦呢!

更可惜的是,金澤玉接了她的電話,但她的笑聲還未收住。

「笑什麼呢?」

「啊……」胡思亂想些什麼!「那個,是你的司機嗎?他說你要我過去?」

「宋黎嗎?嗯,我有件東西要送給你。」

姜敏一聽,又是送東西,跟他理論了半天,他堅持要做一隻手鐲,堅持要她去。

「不需要你勞累,實在不行,雇個輪椅。」

「不用不用,我去就好了。別有下次了好嗎?」她聽起來很失望。 到了今天,神州終於不再懼怕任何危險,無論是武力還是熱武,都達到世界頂尖水平。

面對敵人,他們不但擁有同歸於盡的決心,更有橫掃無敵的信念。

以前,面對敵人,他們只能用極限熱武去用一副同歸於盡的決心去威脅對手,那個時候的神州,勢力實在是太過薄弱,沒有辦法之下,只能用同歸於盡的手段,去一次次的威懾敵人。

對於這一點,很多人都感到傷心,感到被動,但是又能如何了。

他們沒有這個實力。

真要擁有建國之初的戰鬥力,他們哪裏用什麼熱武,直接強者降臨,大軍雲集,一路碾壓過去不就好了嗎?

但不得不說的是,當初的神州,好在對熱武的發展一直沒有落後,反而後來居上,正是因為這一批熱武的存在,才能夠依靠熱武的存在,對各大門閥,各大國際戰場上的敵人隱隱約約的壓制。

但是現在。

大戰勝利。

得到人王殿的幫助,首先是在國際戰場上,建立自己的勢力,打敗z組織這個巨無霸的存在,接着得到v組織和t組織的結盟,要知道論起軍事力量,在國際上的地位他們絲毫不比他們神州差。

但是現在他們甘願以神州為中心。

這說明什麼?

說明神州終於崛起了。

宗門勢力,四大宗門主動來跟他們簽訂協議,過去了一個星期,四大宗門倒也算是安分守己,就是之前的軍演是,他們想要搞破壞,但是卻被他以雷霆手段,融合國運之力給解決了。

現如今,國運提升,他本人踏入戰尊第五階段。

肖龍,東方勝,寧天生也先後踏入戰尊境界。

戰神也增加了好幾個。

巔峰戰王,半步戰神,更是多了幾十個之多。

軍中好手不同程度的提升,無數高科技人才,優秀人才都紛紛加入軍隊。

最近,他還準備把修鍊一道,加入整個神州,人才提前發現,分為文武二科,全民練武,武者也頂半邊天。

只有真正的讓民眾跟着強大,才是真正的強大,只有真正的強大,才能夠讓國力提升,縱橫無敵。

想一想神州的未來,想一想神州今後的發展,劉霸業充滿了希望。

唯一的遺憾就是沒有能夠讓姜天同意成為新的武相。

想想當初,神州何等艱難。

為了一場大戰,連何道天老人都背負棺材上了戰場,最後沒有能夠順利走下戰場,可惜了,老夥計你還是死的太早了沒有看到這個盛世神州,沒有讓你看到神州的將來和未來。

神州的困難,猶如還在昨日。

而現在呢?僅僅就只是過去一個月的時間,神州國運提升,人王殿主姜天,更是威壓宗門,直接力壓七大派,壓制的七大派,膽戰心驚,一個月過去了,現在的神州,所面對的局面,已經完全不同了。

已經強大到,足可以跟a組織扳手腕。

足可以讓宗門勢力選擇跟神州大地簽訂協議。

而不是一戰定乾坤。

門閥勢力。

五大門閥,滅其一,剩其四,這四大門閥,姬家選擇了退出帝都,回歸祖地,甚至主動交出兵權,一百萬大軍的回歸,讓神州軍方的勢力再一次得到增加。

龍家,姜家,夏家,此時也都在觀望,左右為難。

私兵是交還是不交。

。 「你是在哪進貨的?」

「這我不能說。」小販手剛碰到錢,就又縮了回去。

「行,」劉一守想了一下,「我換個說法–我想和你做筆生意。」

「這……」

小販一時有些摸不清頭腦,這人到底想做什麼?

「簡單來說,我進貨,你賣貨。」

「你要入伙?不對,」小販看着劉一守,摸著下巴,「你要借我的攤子賣東西。」

「不是借,是租。你不需要付成本,只需要幫我賣就成了。」

「這……」小販笑了起來,「這種事情我還是第一次聽說,不過聽起來我倒是沒什麼損失。」

「不錯,如果你答應的話,我們可以談談分成。」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李氏聽了無言,不過她知道趙玉的厲害,趙玉可不會在這方面開玩笑,「那你說說,我琢磨琢磨,這豬仔太多,確實不能瞎喂。」Next post: 「楚少卿!」不多時,就從正門進來一個俊朗高大的中年男子。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