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慘叫的跑出了營帳。

“混蛋小子,敢吃姐姐豆腐,看我不打你!”李玉娘也羞惱的追了出來,手中還提着一根木棍。

“姐啊,我以爲我很高,想拍你肩膀啊,沒有想到估計錯誤了……”

“我真不是故意的啊……”

李易哭喪着小臉,兩小腿跑的飛快。

臉紅紅的李玉娘,卻是咬牙道,“我不聽!”

圍繞營帳跑了一圈的李易,看自己的姐姐太執着了,他實在是沒有辦法了。

只能高聲大呼,“典韋,許諸聽令,隨我入安西都護府一趟。”

話落。

李易便跑到了戰馬身邊,翻身而上,策馬疾馳。

這時。

他還瞄了一眼,還在後面追自己的李玉娘,小臉壞壞一笑,“姐,你應該多吃點木瓜,聽可以補補前面,哈哈……”

“混小子,你別回來,不然姐讓你知道得罪女人的下場!”

聽到李易調侃的笑聲,李玉娘頓時原地炸了!

自己還要補嗎?

不知道我纏了布匹的嗎?

混小子,人不大,心倒是花了。

話說,木瓜是啥?

李玉娘迷惑了……

“將軍,等等我們啊……”

許諸與典韋閃身出現,臉色尷尬的看了看李玉娘,便翻身上馬,跟在了李易身後。

等李易三人,背影消失,李玉娘現在原地,喃喃道,“小弟,要平安回來……”

……

近三個時辰。

李易與典韋許諸二人,來到了安西都護府西城門附近土坡爬着。

而南城門大食騎兵太多了,他們找不到機會靠近。

只有選擇大食騎兵少的西城門。

“將軍,現在已是黃昏了,我們要進入安西都護府,只能晚上行動。”

眺望西城門四處遊走的大食騎兵,許諸聲音壓低。

“天黑也快了,等吧。”

李易點了點頭,看了看太陽即將落山,心裏在想法怎麼進入安西都護府。

他知道安西都護肯定有密道。

不然,高仙芝怎麼傳消息出去求援?

但他不知道在哪裏啊!

“將軍可是在想如何進城?”

典韋見李易小臉糾結,提出了自己的問題。


“知我者典韋也。”

李易眼眸一亮,誇獎了一句典韋,然後問道,“典韋,你有什麼辦法嗎?”

典韋搖頭,“末將沒有。”

“額……”

李易小臉一抖。

這典韋有點皮啊?

沒有你丫的問個啥,搞得我還以爲你有辦法呢。

白白誇獎了。

不過……

還好許諸這時開口道:

“將軍,想要進城其實也不難。”

“等天黑,我與典韋帶着你爬上去。”

對於許諸來說,進城其實也簡單,用他的雙鐗,勾勒城牆石壁,就能借助雙臂之力,爬上城牆。

“爬上去……許諸你很有想法啊?”

“不過就算躲的過大食騎兵,怎麼能躲過守城的將士?”

李易也很意動。

但實際上,細細想想,並沒有許諸說的那麼簡單。

“將軍,你可能不知道。”

“天黑巡防,城樓角是沒有將士去的,因爲哪裏就是二流武將都爬不上去。”

“再說,夜晚攻城,都是火光沖天,就算有人爬上了城樓角,也沒有多大用處。”

“只要被發現,兩邊的將士就能合圍,上去的人,只有死路一條。”

許諸爬在土坡上,用手指指向一處高嵩的城樓角,細細的給李易講解了一番。

他知道李易帶兵打仗沒問題,但對於城牆與其他方面的知識,還是很薄弱的。


畢竟李易只有八歲啊。

不懂也正常。

“好!”

李易大喜。

許諸果然是全能將才啊。

不是典韋這種純猛將可比擬的。

不久。

一品女官

彷彿知道李易三人要進城,所以隱藏了起來。

李易三人將戰馬藏好,慢慢的避開大食騎兵,摸索到了城樓角之下。

只見許諸點頭示意李易上他背。

而後便揹着李易,拿出了雙鐗,勾勒在城牆縫隙之處,藉助雙臂之力,像壁虎一樣往城樓角之爬去。

其後,典韋跟隨。

不到一刻鐘。

許諸便到達了城樓角之上,站在了片瓦之上。

“不要驚動守城將士,我們直接下城,先去安西城看看,再做決斷。”

爬在許諸身上的李易,悄聲在許諸耳旁低語。

許諸點頭,毫無聲息的下了城樓,來到了城牆上,順着內城牆躲避巡視的將士,悄然的離開了這裏。 萬一轉過頭正要和白羽解釋,卻聽白羽一聲驚呼,與此同時,他只感覺腦後傳來一道犀利的冷風,直向自己後腦勺刺來。

萬一心頭一驚,卻也不慌,頭微微一偏,那道冷風自耳邊飛刺而過,萬一順手一把抓在手中,是一根髮簪,而且看髮簪尖部還閃爍着淡藍色的光芒,不用說,這髮簪上滲有劇毒。

好歹毒的心,好狠的女人!

萬一心頭駭然,真是色字頭上一把刀啊!

此時,那美女已經卷曲着涼被,跳下了牀並快速向門口跑去,但她的速度再快也快不過萬一,只覺眼前人影一閃,一陣風掃過,萬一已經站在了她身前,而白羽也上前堵截在了後方。

萬一仰了仰手中的那髮簪,冷笑道:“你就是用這東西來招呼你的白馬王子的?”

那美女左手抓住裹在身上的涼被,右手撩着耳畔的頭髮,嫵媚的笑道:“我還有更多的招呼你!”

話還沒落,右手猛然一揮,幾點藍光快速向萬一飛射而去,萬一當看見那髮簪之時,已經對這女人的防備提到了一個很高的層度。

剛纔她拉扯什麼白馬王子啥的,無非就是拖延時間,想要衝開穴道,而後偷襲萬一。

萬一也想不到,自己點穴的手法雖然只是稀疏平常,但也不至於這麼快被人衝開,這女人有古怪。

面對這女人發出的暗器,萬一右手一擡,一圈一劃,已經將這幾道暗器給收入了手中,攤開手掌一看,是五根細細的針,而且同樣呈現出藍色,顯然都是浸過毒的。

那美女一見萬一沒收了她的暗器,面色微微一變,一轉身就向白羽攻去,她發暗器的速度和手法相當的快和隱蔽,讓人防不勝防。

好在是白羽的身法已經補全了,這才躲過了那女人的暗器,萬一也不再給她機會,閃身上前,再次制住了她。

不想,她身上裹着的涼被卻因爲沒了她手的支撐,全部滑落而下,萬一站在側面,正好可以看見那兩座傲人的峯巒,當即就忍不住嚥了咽口水。

“好看嗎?”女人膩聲膩氣的問道。

萬一下意識的點頭:“好看。”

“那你想不想摸摸?”女人的聲音更加的噬骨了。


萬一微微一怔,就在此時,白羽走了上來,冷冷的對萬一說道:“這女人狡猾得很,你如果再這副色樣,我保證,你到時候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萬一趕忙深吸了一口氣,將體內的躁動給強壓了下去,白羽說得沒錯,這女人的確很狡猾,而且心腸歹毒,手法狠辣,不能掉以輕心。

當即對白羽說道:“這女人能衝開我點的穴道,我得先禁錮她的力量才行。”

萬一說罷,右手虛空在女人背上連連點了幾下,利用自己的內氣再次在女人經脈中設下幾道禁錮,相信她這次是沒轍了。

“把被子給她披上,扔到牀上去。”萬一對白羽說道。

白羽也只道是萬一不想再被這個女人勾引,當即將被子從地上撿了起來,披在這女人身上,那女人卻對着白羽吹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