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玲瓏笑了笑,還是心不在焉的望着天空。

這個事情很重要,她忍不住的去多次回想。

楚天南笑着道:“今天就不帶妮妮去遊樂場了,咱們回家吧。”

既然蘇玲瓏想搞清楚,那就回家了再想辦法吧。

到時候就算有什麼事情,自己也可以幫忙分析一二。畢竟論情報工作,華夏無人能比得上他們北境。

楚天南淡淡道:“回家吧。”

蘇玲瓏點了點頭,回去慢慢琢磨。這也是她想做的。

一行人趕往蘇家。

……

蘇家客廳。

似乎中年男人每天最大的愛好,就是躺在沙發上看電視。

至少蘇文定幾乎永遠是這個狀態,只要呆在家裏,那就一定是斜躺在沙發上,擺弄着遙控器。望着家裏的液晶大電視。

而寧麗今天也沒有喋喋不休,應該是早上的事情唬到了她。

剛回來茶几上就已經擺好了色香味俱全的飯菜、顯然是寧麗用了不少心思做出來的。

楚天南僅僅是瞥了一眼。

一家人坐在桌上吃飯。

蘇玲瓏波動着飯菜,還是心不在焉的思考着那份文件。

千字的產品彙報表,都快在她腦海裏形成了一個畫面。每一個細節,使用的原材料,都在她腦海裏不斷浮現。


楚天南也沒去打擾,一邊吃飯,邊摟着妮妮問道:“新老師對你們好嗎?”

妮妮點了點頭,奶聲奶氣道:“新老師很年輕呢,也好漂亮哇。”

她想到什麼般,委屈道:“不過我們班裏的那些同學們,都欺負新老師呢,他們中午午休還跑出去了。”

“就是不喜歡新老師……其實她很不錯的。”

楚天南揉了揉妮妮的頭髮道:“排擠新事物,人之常情啊。不過妮妮可不許跟他們一樣,去欺負新老師。”

妮妮哼了一聲,驕傲道:“我纔不呢,他們都是壞孩子。妮妮纔不是壞孩子。”

楚天南笑了起來,眉眼彎成了月牙,有這樣的孩子。也太可愛了。

蘇玲瓏卻是如夢初醒般,瞪圓了眼睛:“新事物?”

“對啊!”她啪一聲雙手拍在一起,喃喃自語道:“我怎麼沒想到!這個新事物。”

“裏面有一個原材料,是這兩年新型材料,把它跟我們本來的原材料一起做成美容藥,這個還沒有別人試過!”

“我怎麼就沒想到呢!”她激動道。

轉過身來,蘇玲瓏抱起了妮妮,親了她額頭一口;“寶貝,媽媽愛你!”


蘇玲瓏眸子裏閃着興奮,一定是這樣!這份材料。

要有這個可能,對方肯定是在這個原材料裏做的手腳! 蘇玲瓏躺在蘇家的沙發上,一下翻身坐了起來。

肯定是這樣,帝都藥業能源公司,要從產品下手的話,只能是憑藉原材料的改動。

“我要回一趟公司。”蘇玲瓏的聲音響起,她淡淡道。

楚天南幾分愕然,“這麼晚了還會去嗎?”

蘇玲瓏點點頭:“對,我得儘快回去,連夜給高層開會。”

“別太辛苦。”楚天南提醒道。

蘇玲瓏點了點頭,她倒不覺得有什麼。

當年公司剛剛創建,爲了上市時候的輝煌。她們這羣高層,熬夜可是家常便飯。只是後來出了那一岔子事情……慢慢的就消極了。

現在重新站到蘇州一流集團的檔次,他們科不在乎這些。

既然對方比你實力強大,爲了跟他們相比,熬夜又怎麼樣。

蘇玲瓏說着起身,楚天南當然不可能讓她一個人趕往公司,捏了捏妮妮的鼻子叮囑道:“今晚爸爸媽媽得去加班,妮妮一個人好好待在家。”

妮妮抱着楚天南手臂道;“爸爸,妮妮也要去。”

楚天南搖了搖頭道:“明天你還要上課呢,妮妮不想在老師面前留下壞孩子的印象吧。”

妮妮搖了搖頭:“妮妮不想當壞孩子,我要當好學生。”

“那好,乖乖在家吧。”

楚天南站了起來,牽着蘇玲瓏小手,語氣暖人道;“我陪你一起過去。”

蘇玲瓏扭頭,星辰般的眸子望着楚天南,她倒也沒有矯情的拒絕,只是平靜的點了點頭。他們是夫妻,楚天南也是玲瓏集團的股東,有什麼事情也應該一起解決。

“回公司吧。”楚天南淡淡道。

他心中有着幾分不滿,是對宇文家族,已經回帝都了,還要讓自己老婆擔憂,甚至還要熬夜處理這些瑣事。

破壞他們家裏快樂和諧的人,都算是觸犯了楚天南的一些底線。

楚天南深吸口氣,心中給宇文家族打了一個感嘆號。

帝都。

夜生活剛剛開始,霓虹瀰漫,燈火廊道,算是繁華的一條街……

一座辦公樓大廈,就在這條街最中心的位置。

宇文鋒坐在大廈最高層,倚着窗戶旁,手中高腳杯搖晃,康帝在如血般猩紅的液體緩緩的流入他嘴中,眼裏帶着笑看向對面的陳默,指了指樓下:“好看嗎?”


陳默望了一眼樓下,人潮洶涌,出租車、法拉利,各種車輛將一條街覆蓋,他搖了搖頭輕嘆道:“世人匆匆忙忙,不過是爲了碎銀幾兩。我們也只是高級了一些而已。“

宇文鋒呵呵一笑,放下酒杯站了起來,他指着樓下,矗立着望向遠方開口道:“我很納悶,家裏的那羣紈絝,爲什麼總是喜歡帶女人來這種地方消遣墮落。”

“他們能得到的,只不過是**的滿足,和心靈的刺激,最終會在這種感覺下面沉淪。”

陳默笑了笑:“你不喜歡這樣?”

他似乎想到什麼,苦笑道:“倒也是,你一般直接去酒店。”

宇文鋒:“女人,尤其是消遣用的女人,就應該只待在酒店的牀頭尾,而不是這種漂亮的高樓,我只喜歡和聰明人來這種地方,看這城市的霓虹燈和下面擁擠的人羣,多美啊……”

他舔了舔嘴脣,重新拿起了高腳杯。

陳默卻是喝了一大口,苦笑道:“等有一天,你找到一個聰明的女人,就不會這麼說了。”

宇文鋒卻是笑道:“聰明的女人,可不適合消遣。”

陳默愕然,片刻點了點頭。

宇文鋒伸了個懶腰問道:“說說吧,事情準備的怎麼樣了。”

陳默淡淡道:“差不多,明天謠言就可以起來了,咱們利用這個謠言進入蘇州市場,沒什麼大問題,進入蘇州市場之後,憑藉宇文家族的影響力,就可以讓帝都藥業能源公司,真正的掌控蘇州整個市場。”

宇文鋒問道:“這麼自信?能超過宇文家族的規模嗎?”

他的目光,從來不在什麼宇文家族,和這個蘇州市一流集團上。他的目光,在於怎麼樣把他控制的帝都藥業能源集團,打造成新的宇文家族。

陳默搖了搖頭道:“不夠。”

“想讓帝都藥業能源集團,超過宇文家族,差太多了,就算我們掌握蘇州整個市場也不行。你知道的,這麼多年來的積累,宇文家族規模有多大。”

陳默食指點着玻璃桌,他輕聲道:“他們能夠給我們進入蘇州市場,就能把我們從蘇州市場剝離開來。”

“這些年來,他們沒有去控制周邊城市,只是因爲本身已經太大了,控制了其他城市的骨幹,再去控制,會引起一些怒火。”

宇文鋒問道:“那咱們?”

陳默搖了搖頭:“我們的規模還是太小,別說上面,其他幾個家族都不怎麼在意。他們積累太深厚了,說實話,就是規模太大了,少一些微不足道的,他們自己都沒有感覺。”

他點着桌子道:“你要了解,現在蘇州市。天南集團佔了三分之一的市場。周家佔了三分之一的市場,另外一部分,纔是那些散商,而且……”

“玲瓏集團馬上要在佔有那另外三分之一的一半。他們有一個共同點,本來背後站着的,都是司馬家族,你明白嗎?”

宇文鋒拍了拍手:“盛名之下,無虛輩,能被外界這麼忌憚,是有原因的。”

陳默點了點頭:“所以宇文家族的名頭,我們必須揹着,這條線,不能斷。”

這纔是他的原則,他陳默何等人也。

蘇玲瓏已經算是個天才了。

畢業創建玲瓏集團。

陳默的畢業作,卻是帝都一流集團,藥業能源公司。

衆人皆是以爲他背靠宇文家族才能起來,可誰又知道,他陳默若單單隻想做一個一流集團,根本用不到宇文家族。

“這是自然,我家那羣只知道飆車美女的廢物,要這些資源,本就沒什麼用。”

陳默點了點頭。 帝都某個醫院。

宇文聽風坐着輪椅被人護送着從醫院裏推了出來。

有錢什麼不能辦?

就算傷的這麼重,也沒在蘇州急診,而是連夜送回了帝都協和。

現在已經差不多能夠出院了。

宇文聽風倚靠在輪椅上,打着繃帶,他臉上橫肉跳動,猙獰着道:“我要那小子死!”

宇文括:“他不死,我寢食難安!”

徹夜難眠!

那天,楚天南給他們的壓力實在太大了!即便已經過去了一夜,回想起那日白天,還是如噩夢一般。

宇文聽風猙獰着問道:“聽說大哥已經在給我們報仇了?”

宇文括冷哼一聲:“宇文鋒?他不是隻知道賺錢,也會給我們報仇。”

“總歸是一家人,他已經派人去覆滅玲瓏集團了,估計過不了多久,這小子就會先失業,到時候,咱再打斷他的雙腿雙腳,我要讓他在絕望之後,再死去!”

宇文括點了點頭,倒是挺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