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於雅靈,並沒有這樣的快意。

潔白的婚紗合體地裹在她纖長勻稱的身體上,將她身上的優點完全地展露出來,白皙的皮膚漾着水般,充滿着彈性與美感。臉上上着淡淡的妝,卻已足夠讓她驚爲天人。只是,臉上冰冷的表情與她的妝扮始終不相稱。

是的,此時,她的心情並不好,如果不是不得已,她一定不會同意這場婚禮的。

水嫩的紅脣輕輕一拉,化成一個絕美的惑人心性的笑……

仍那般的冷,且無奈。

“喲,新娘子真是太美了!”在一旁忙着爲她整理婚紗的女工作人員忍不住,由衷地贊了出來。難怪能得到冷氏集團總裁的親睞,光一個笑就能魅惑人心。

雅靈水靈如黑寶石般的大眼似有似無地閃了閃,將目光收回,投射在爲她整理衣服的女工作人員的身上。女工作人員年齡和自己相當,皮膚略微發黃,五官還算精緻。

女工作人員也正用羨慕的眼光打量着她身上的一切,估計正在爲她能成爲上流名媛們都爭着搶着想要接近的冷莫言的妻子而感嘆吧。

如果可以,她真的……

收回目光,垂上眼簾,卷翹的睫毛有節奏地閃動着,劃出美麗的弧線。她陷入了自己的思緒當中。

白色的化妝間的門被輕輕推開,一個年輕的瘦長的男人的身影出現在門口。他不安地朝裏望了望,猶豫着,最終還是跨步走了進去。 鷗爸是轉業軍人,而這個廠子裏同樣的退伍軍人佔了一大半,在還沒有限槍的年代,又是在大山深處的兵工廠,做一把獵槍不是什麼稀奇事,而鷗爸更是因爲籌廠時的教導員身份帶出了一批愛打獵的徒弟,兵工廠啥樣的技術工人都有,車銑鉋礳鑽、鈑金工,非標準件加工車間,還有在廠子深處和最深處的鑄造、鍛造車間,每晚夜深人靜時,在離着很遠的宿舍區都能聽到鍛造車間裏發出的打鐵聲。

正因爲各種行業人材集聚,造就了這樣的工廠,公器私用在那個年代好象沒多大事,偶爾有同事間相互打個招呼幫着加工一個小零件也是沒什麼大不了的事,就這樣,鷗爸自己組裝成了第一杆獵槍。

隨後又有很多人學樣也自己製做獵槍,必竟廠裏很多退伍軍人,大姐同學的爸爸秦伯就是經歷過解放戰爭的老**,他們也同樣喜歡打獵,吃野味,還有一些家庭也是象我家這樣孩子太多,肉票糧票不夠用,只能靠山吃山抽空進山弄點山貨當盤菜,於是廠裏很多人都做了獵槍,而子彈就是散彈裏面灌着鉛子,有獵槍還要敢出去狩獵啊。

鷗爸就是這廠裏膽最大的,一個礦燈,二個冷饅頭,一個軍用水壺和一把自做的獵槍,把工廠周圍大大小小的山都轉遍了,野兔,斑鳩、野雞,錦雞、野豬等等,天上飛的,地上跑的,只要進山讓老爸碰見,幾乎是不會落空回家,而且秋天老爸進山時除了帶回野味,還會帶一些山果回來,比如野柿子,山裏紅(野山楂)、板粟之類給我們幾個小的解饞,經常老爸在倒班回家後也不睡覺直接背上獵槍就進山了,幾個小時候回家總是拎着點東西,剝皮好皮扔在水池裏,老爸這才會去休息。.

這不^又是一個休息日,老爸和別人換了個班,說要跑遠一點去打獵(自從老爸買了這輛二八大槓的永久後,以前只是在周邊打獵的他已越來越不滿足了,騎上車通常都是去了幾十裏外更密集的山裏尋找獵物了)。

這次不同另一個附近鐵路上的工作人員許叔也跟老爸一起結伴出發,他們準備了二天的乾糧和水就向目標地出發了。可是原本訂的是二天後回來,可是在第二天還不到中午時老爸就回來了。

我在家老遠就聽到有人在和老爸打招呼:“柯師付,這是打的啥啊,收穫真不錯啊。”鷗爸:“是麂子,嗯,這回真不錯呢,打了二只,一大一小,還有二隻兔子”。

我聽到聲音興沖沖的從房間裏衝出去迎接老爸的迴歸,只見二八槓大自行車後座上壓着一個血糊糊的袋子,這時候大姐也從房裏走出來,想和我一起擡袋子,老爸把自行車立好,手一擺,意思他自己會搬,估計是怕我們弄髒了衣服,老爸打獵有一套專門的衣服,還有一個高筒水鞋(爲了防止踩到蛇之類的)。

當老爸把袋子裏的東西倒出來時,我看到了一大一小二隻麂子,二只兔子和一隻野雞,不過都是死了了,我驚奇的看着老爸,這個場景前世有沒有我可不記得了,不過後來發生的一件事,確讓我想起了這只麂子。

當老爸解下身上的裝備後,大姐已經給老爸在油毛氈搭建的廚房裏備好了熱水,每回打獵歸來,老爸都是先洗個澡吃點東西,然後再收拾野味的,如果只是野雞之類的,大姐就能退毛開膛,可是象這樣大的麂子,剝皮功夫,我們可都沒學過,況且麂子皮處理好了賣的價錢還不低呢。

老爸洗完澡,就先開始處理二隻兔子,那只野雞,大姐已經退了毛,正準備開膛呢。我蹲在一邊看着老爸的動作問他,這次咋這麼快回來了,老爸說他和許叔這次很巧,剛到目的地時,車存在附近的老鄉家裏,進山沒多久就碰上一小羣麂子,許叔剛學打獵沒多久,放了一槍換彈就跟不上了,而老爸自己是快速的放了二槍,結果就中了二只,許叔自己打了一隻,本來是想再追的,可揹着三隻野物動作有點不便,於是想轉回頭去老鄉下放下獵物在打的,回頭的路上就又打了兔子和野雞,想想收穫也不錯了,在老鄉家休息了一晚就回來了,那羣麂子估計也不會跑太遠,過些天再去一次就行了。

百度知識:(麂,俗稱麂子。哺乳綱,偶蹄目,鹿科。成體體重16-25千克,體長75-115釐米。腿細而有力,善於跳躍,皮很軟可以製革。通稱“麂子”。中國分佈有三種,分別是黑麂,赤麂和小麂,其中以黑麂數量最少,分佈區狹窄,已列爲國際瀕危動物。麂肉細嫩味美,爲上等野味,皮爲高級製革原料)(嘿嘿,前世的小鷗小時候可沒少吃過這高級貨,而且那山區裏的獵人經常能捕殺到這種野生動物,最新鮮的方法是把肉剃下,用滾水燙過,再下油鍋,用姜蔥辣椒爆炒,肉質極嫩。而醃製過的麂子臘肉,直接上鍋蒸熟後,用手邊撕邊吃,是一味絕對下酒的超級美食)

是 由】. 衆人面面相覷,沒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結果。楊社長的離去到讓大家鬆了口氣,就算不是同公司的神話也不例外。

突然大家噗嗤一片笑起來,不由對蘇錦洛翹起了大拇指,“洛洛,還是你厲害!”

娛樂圈不管哪個公司,可是對旗下的藝人談戀愛抱着絕對的反對態度,更何況蘇錦洛這樣小小年紀而且前途無量的。

一場可能掀起的風暴就這麼過去,玩鬧到十一點,年紀小未成年的如樸希槿回去了,年紀大一點的有的留下多玩一會兒。

蘇錦洛衝着衆人揮手道別,被靳夜拉出酒吧,頗有些迫不及待的感覺。

“阿夜,你慢點!”蘇錦洛穿着跟有些高的涼鞋,有些跟不上靳夜的腳步。急忙叫道,還未走到停車場一個踉蹌差點跌倒。

錦衣衛的自我修養 靳夜迅速轉身一把環住她的腰,將她攬入懷裏抵在身後的牆上。眸色幽深,炙熱而濃烈的感情噴涌而出。

兩人的臉幾乎貼在一起,他灼熱的呼吸與他交纏,“小乖,我早就想這樣做了!”就在聽着她坦言承認的時候,毫不猶豫毫不掩飾的回答,絲毫不因她現在的身份而委屈他。

話音落,她的脣被他含住,啃噬吮吸,彷彿想要將她拆吞入肚。

他早已情動,此刻情潮狂涌,幾乎難以自制。

情緒激動的兩人沒有察覺暗處似乎隱隱的白光閃過,良久他微微拉開距離,喘氣片刻。一把將她打橫抱起放進車裏。

深夜道路車少。車子一路疾馳回到江南別苑。一腔熱情卻在看到別墅門前佇立在車邊的身影時。驀然熄滅。

蘇錦洛卻迫不及待地從車上跳下去,一下撲進那人懷裏。

“哥哥,你怎麼來了?”

蘇楠一把將她攬住,冷酷的臉上也不禁露出淡淡的笑容:“當然是來看你的,還帶着外公外婆爸爸媽媽的任務,看你在這邊過得好不好。”

“哥哥,放心吧!我很好!”蘇錦洛笑容明媚而燦爛,帶着濃濃的思念。雖然上學後兩人依然少又見面。但身處異國他鄉,感覺是不一樣的。

蘇楠緊緊攬住她,寵溺地揉着她的頭髮,笑着,“你沒在身邊,哥哥總是擔心的。”

兩人抱了好一會兒才鬆開,蘇楠這才注意到靳夜,有些疑惑爲何他看起來有些不高興,還是叫道:“靳叔叔!”

頓時,靳夜臉更黑了。看了蘇錦洛一眼。忍住將她從蘇楠懷裏硬拉出來的衝動,沉聲道:“阿楠。我也大不了你幾歲,叫我哥就行了。你和你小舅各交各的。”

蘇楠一想靳夜還是蘇錦洛師兄,也沒多想,點頭,“靳夜哥。”

靳夜終於滿意了,在向蘇錦洛挑明他的感情後一直沒有碰到過蘇楠,也沒機會改這個稱呼,“走吧,外面熱,先進去再說!”

蘇楠疑惑地看着靳夜熟練地錄指紋輸密碼,打開別墅的大門。靳夜回頭看見才反應過來,趕緊說道:“我前段時間受了傷,比較嚴重,需要經常鍼灸和熬藥,她嫌去我那麻煩讓我自己來。”

好像是有這麼回事!

蘇楠記得外公有不經意提到過,還是特意請他和白朮出手,甚至瞞着蘇錦洛讓她幫忙配了藥才從昏迷中醒來。

他知道靳夜對蘇錦洛的愛護照顧不下於他,也清楚蘇錦洛的情況。既然來這邊讓洛洛出手調理,就對洛洛的身體神筆不會有大的影響。

蘇錦洛這時也反應了過來,心裏一顫。還好蘇楠沒有多想,但還是忍不住趁着蘇楠沒注意瞪了靳夜一眼。就怕蘇楠想到什麼,趕緊轉移話題:“哥,你吃飯了沒有!”

“還真沒有!廚房有什麼吃的,我去做點!”蘇楠點點頭,知道蘇錦洛在這邊有朋友要給她慶祝生日,就把公事忙完後晚點才過來,趕在蘇錦洛生日結束之前。

看着蘇楠眼底的青黑,蘇錦洛也猜得到一點,趕緊把他按下在沙發上坐下,“行了。你好好休息一下,我去把!”

“還是我去吧。錦錦你今天是壽星,不要進廚房!”靳夜拉住蘇錦洛,向廚房走去。

蘇楠驚訝地看着廚房中忙碌的身影,蘇錦洛有些擔心,趕緊說道:“哥哥,你這次能在這邊玩幾天?”

“一天,最多後天傍晚就要回去!大後天有一個重要合約要去m國出差。”蘇楠說道,見蘇錦洛臉上露出的失望之色,趕緊揉揉她的頭髮安慰道:“下次哥哥一定多陪你幾天!”

這還是他這幾天加班處理工作才省出來的時間,不過蘇錦洛一個人在過來,肯定想要他多陪陪她。

“恩!”蘇錦洛吸吸氣,收斂起小情緒,笑着說道:“哥哥,小師兄那裏還有一會兒,我先帶你去房間把行李放下吧!”

別墅很大,想到父母哥哥或許會過來探望她,預先在這邊都有留下他們的房間,甚至連生活用品和一些衣服都一應俱全,只需要帶一些必要的東西就行。

蘇楠的房間很大,風格與他國內的房間類似,卻多了一些溫馨的擺件。他一看,心裏就暖暖的,揉了揉蘇錦洛的頭髮,打開衣櫃準備收拾一下行李,就看見衣櫃裏已經裝了不少衣服了。

蘇錦洛上前討獎,抱着他的胳膊輕搖兩下,笑道:“這是我逛街的時候買的,覺得哥哥穿一定很好看。怎麼樣?”

“妹妹選的當然是最好的。”蘇楠眼中滿是驕傲,身爲半個服裝設計師的蘇錦洛眼光怎麼會差。

收拾完東西也沒用多長時間,想着靳夜下面還要一會兒,準備看看蘇錦洛生活的環境,以免回去父母一問三不知就該被收拾了。

拉着蘇錦洛的手。說道:“去你房間看看吧。怎麼樣?”

蘇錦洛有些心虛。輕搖嘴脣。卻又無法說出反對的話。自靳夜來後,就強勢地介入了她的生活。首先就是將他的生活用品,衣服護膚品等放入了她的房間,佔據了一半。

也因此,未免讓樸蘊寒發現,連他最先安排的保姆都找藉口換了一個,這次是靳夜的人。

好在,靳夜適時的上樓。叫道:“做好了,快下來吃飯!”

蘇錦洛鬆了口氣,趕緊說道:“哥哥,明天再看吧。你看你眼底的黑眼圈都好重了。吃了飯好好休息一晚,明天我帶你出去逛逛。”待會兒回房間就把靳夜的東西收起來,她完全沒想到蘇楠會突然來這邊看她。

“好!”蘇楠沒有多想,吃過飯洗了碗被蘇錦洛催着去休息,靳夜卻沒有離開的意思,眼中剛露出疑惑之色,靳夜就說道:“錦錦。明天你要陪阿楠,晚上也該累了。鍼灸就放在早上吧。今晚我就睡客房。”

“行!”蘇錦洛點頭,兩人的話打消了蘇楠的懷疑。雖然還是有些不悅蘇錦洛獨自在家靳夜留宿,但想到兩人的關係還是沒說什麼。

各自回到房間,蘇錦洛就開始收拾浴室和外面的靳夜的東西。衣帽間還好一點,靳夜的衣服和她的各佔一般,並沒有混合在一起。這邊有一天深色的簾子,拉起來遮住蘇楠也不會拉開看。

最後收拾浴室,屬於靳夜的東西不多,就只有剃鬚刀,漱口杯和一支潔面乳和毛巾浴巾。就連沐浴露這些都是用的蘇錦洛的。

她正收拾着,擡頭突然從鏡子上發現多了一人。嚇了一跳,才發現是靳夜,趕緊轉身嗔道:“你怎麼進來了!”

“我從陽臺翻進來的!”這對他根本沒有難度。看着她一手漱口杯,一手潔面乳,似乎都是他的,上前一步攬住她的腰將她抵在身後,痞氣地一笑,抵住她的額頭邪氣道:“小乖,在幹嘛呢?”

“我把這些東西收拾一下,萬一哥哥來我房間看到……”她還沒說完,餘下的話就被靳夜堵住了。

有些悶悶的,他難道就這麼不能見人嗎?

想到這裏,他溫柔的吻便有些粗暴起來,似乎是在懲罰,也似乎是在發現心中的不滿。

良久,才放開,蘇錦洛已是媚眼如絲,雙眼朦朧。

他接過她手上的杯子,不理她,徑自當着她的面在浴室洗漱。

待她回神,靳夜已經刷過牙洗過臉,手扣住了皮帶清脆的一聲,她恍然驚呼道:“你要幹嘛呀!”

“洗澡呀!”靳夜邪氣地笑着,魅惑的眉眼絲絲扣人心弦,吐着熱氣,幾分戲謔,幾分誘惑:“小乖,要不要一起!”

“流氓,才不要跟你一起!”蘇錦洛像是踩了尾巴的貓一樣,低低驚呼一聲,趕緊跑出浴室嘭地將門給關上。很快,只聽身後一陣嘩嘩的水聲響起,腦海中有什麼畫面一閃,臉上倏地一下紅了。

“哎呀!我這是在想什麼。”她低呼,拍拍發燙的臉頰,趕緊跑回臥室。

沒一會兒靳夜出來了,腰間纏着一條白色浴巾,溼漉漉的頭髮還有水滴落下,順着鎖骨一路滑落。滑過精壯的胸膛,沿着堅實的六塊腹肌直到消失在腰間的浴巾下。腰間,是兩條清晰的人魚線。

蘇錦洛不是第一次看這副精壯健美的身體,可是每看一次都不禁被誘惑一下。不自覺地喉頭吞嚥了一下,直到那身軀越來越近,頭頂傳來輕笑,才回神。

“又來誘惑我!”懊惱地瞪了他一眼,一掌將他要蹭上她的臉推開,氣呼呼道。

“那你有沒有被我誘惑!”他明媚地笑着,鳳眸如星辰璀璨,眉間含着淺淺春意。

他抓住她柔若無骨的小手貼上自己的胸膛,黑眸不禁變得幽深,嗓音沙啞。

“才沒有!”蘇錦洛眼神飄忽,不敢對上他的眼。直到他握着她的手往下,抓住了他的浴巾。她像是受驚的貓一樣,趕緊鬆手將他推開,向浴室逃去。

身後,是靳夜低沉性感的笑聲,含着濃濃的愉悅夾着難以察覺的慾念。

今天是小乖的十六歲生日。雖然還是太小。但可以收取一些利息了。

躲在浴室的蘇錦洛心跳加快。覺得今日的靳夜顯得特別的妖嬈魅惑,直覺地讓她覺得今天會發生些什麼,有些害怕,有些期待。

良久,才想起還沒沐浴。磨蹭了半天,穿衣服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忘了帶睡衣了。

懊惱地哀嚎一聲,不得已她把浴室打開一條縫,怯怯地說道:“阿夜。能不能幫我拿一下睡衣!”

靳夜一陣,隨即嘴角漫開一抹邪肆,愉悅毫不掩飾,“好!”

眸中流轉着魅惑,他記得蘇錦洛的不少睡衣都是他挑選的,可是這丫頭一次都沒穿過。

從衣櫃把那幾條壓櫃底的睡裙拿出來,拿出一條v領吊帶的紫色睡裙,看着一隻白皙泛着淡淡粉紅的手伸出來,他輕笑着走到門邊把睡裙遞給她。

咔嚓一聲,門只關上了不到三十秒。再次打開,“換一條!”軟軟糯糯的聲音咬牙切齒的說道。依然像是撒嬌一般。

靳夜惡劣的笑着,就守在門邊,低聲道:“不換!要麼穿這一條,要麼不穿。你選吧!”

“混蛋!”蘇錦洛惱怒道,回頭看了一眼架子上的浴巾,猶豫了一下還是選着將睡裙穿上。

看着鏡子中嬌媚柔美的人影,熱氣蒸騰絕美的臉蛋染上誘人的紅暈,白皙細膩的肌膚泛着淡淡粉紅,一身高貴的紫色絲質睡裙,大大的v領胸前雪白的飽滿若隱若現。

蘇錦洛雖才十六,但早已發育得玲瓏有致誘人不已。看到她自己都不禁有些心動,不禁有些猶豫要不要出去。

或是耽擱了太久,敲門聲響起。她深吸一口氣,打開門走出去,惱怒瞪了靳夜一眼。卻不知這含羞帶怯的一眼,沒有絲毫威力,反而更像是媚眼一般,看得靳夜心神一滯,呆呆地看着熱氣氤氳中的她,眼中竄上一陣火熱。

“小乖!”他不禁呢喃,猛然將她打橫抱起,輕柔地扔在牀上就覆了上去,目光灼灼地盯着她。

彷彿要吃了她一般的眼神,灼熱的嚇人。隔着薄薄的睡裙,感受着他身上傳來的火熱,她不禁輕顫,“阿夜!”

他輕笑,**而堅定地呢喃,“小乖,半成年日,你說我送你什麼好?”

“什麼!”蘇錦洛猶豫着,知道這禮物不是一般意義的禮物,不想回答,他的手卻緊緊禁錮着她的腰肢,在不斷用力。最終妥協問道。

靳夜呼吸在加粗,只一會兒,沙啞低沉得讓人難以相信。

“我!小乖,我把我自己送給你,好不好!”終是忍不住,他心心念念的人如綻放的花一般盛開在他身下,他忍不住吻上了她微顫的眼睛,一下一下,順着她的臉頰,鼻尖,落在柔軟與櫻花瓣的脣瓣上。

他帶着十足的耐心,舌尖掃過,輕**吸,滿滿的深入,帶動着她一起的沉淪。手下從腰間開始遊曳,第一次攀上了他從未觸及過的柔軟,揉捏着,溼熱的吻順着光潔的脖子往下,不停地呢喃着安撫她的不安,“乖,相信我不會傷你。我愛你!”

蘇錦洛眼神漸漸迷茫,醉人的輕吟從嘴裏逸出。不一會兒,一種陌生的感覺從身體中升起,漸漸的傳遍全身的燥熱。

舒服的感覺漸漸變得難受,想要渴望什麼,她卻不懂。忍不住,她扭動起來,難受的呻吟:“阿夜,熱,難受,好難受!”

紫色的睡裙不知何時已經被高高撩起,他的腦袋深埋她胸前。聽到她的呢喃,他擡起頭來,深吸一口氣,抱着她轉了一圈,讓她趴在他身上。

平息着幾乎無法控制的慾望,他的手緊緊禁錮着她的腰,卻不敢絲毫亂動。有些痛苦在她耳邊輕輕呢喃,不知是對她說的還是對自己說的。

“小乖,你還小!我會等你長大,會讓你慢慢適應……”

她的身體,無法突然承受這麼強烈的刺激。他只能一點點,一點點的。

蘇錦洛趴在他頸邊,意識茫然,完全不明白他說的什麼,只是一遍遍地叫他:“阿夜,阿夜……”

良久,兩人平靜下來。蘇錦洛意識回籠。才不好意思地埋在他胸前。不敢擡頭。

“乖。快出來,別悶壞了!”靳夜輕笑,拍着她的背安撫道。知道也有些嚇着她了,今日的尺度突破太大。

“不要!”蘇錦洛搖頭,低聲道。

不知何時睡過去,等蘇錦洛醒來,靳夜已經不再。身邊有着淺淺的溫度,證明昨晚的一切都不是夢。

想到昨晚。她的臉色倏然爆紅。看着天色已經不早,今天的晨練是錯過了,趕緊起身換過衣服。

下樓,看着是蘇楠在廚房忙碌着,一看到她就招呼着:“快來吃早飯。”

“來了!小師兄呢!”蘇錦洛應道,看着沒有靳夜的身影,問。

“靳夜哥有急事先走了,託我給你說一聲今天的鍼灸推遲一天!”蘇楠隨意的說道。

蘇錦洛沒說話了,知道靳夜知道自己面對他會不自然,怕被蘇楠察覺什麼。乾脆避開給她時間。

吃過飯,蘇錦洛僞裝一番。帶着蘇楠去了一些著名的景點,吃過她覺得不錯的小吃。

傍晚,靳夜打來電話,定好了位子輕蘇楠吃飯,算是給他接風。

將消息告訴蘇楠,蘇楠毫不猶豫地點頭,“好呀!什麼時候?”

蘇楠跟靳夜的關係也算是熟悉,而且在知道了靳夜的事蹟後,更是有些崇拜。

“六點,就在不遠!”蘇錦洛說道,兩人站在街邊,察覺到似乎有人看向他,趕緊拉着蘇楠離開。

這一天,蘇楠也算是切身感受到了蘇錦洛的人氣,在國內根本沒法估計。

看時間也差不多了,乾脆說道:“我們先去吧。這邊城市和國內也沒多大的差別,就不逛了!”

“好吧!”蘇錦洛知道蘇楠是爲她着想,她現在是公衆人物,比較麻煩。這也算是有得必有失吧。

吃飯訂的是一家保密性挺高的私人會所,主要是照顧蘇錦洛的身份。在包房中,三人了得盡興,蘇錦洛也開心不少。

今晚,靳夜就沒有跟着蘇錦洛去江南別苑了,否則蘇楠就該懷疑了。

回到家裏,蘇錦洛和蘇楠在客廳看了一會兒電視,剛回到房間準備睡覺,蘇楠一臉歉意地拿着手機過來,“洛洛,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