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同託孤。

「這二十年裡,朕會全力解決掉雲州和靈州。天九宮如今雖然主力尚存,但沒了御靈宗之後,已是孤掌難鳴。如果能夠再切斷他們和冰原的聯繫,那就徹底再沒有任何疑問了。再多的,朕估計是看不到了。」

「最後……」離平忽然閉上眼睛,露出一抹心痛之色,道:「朕臨死之前,會下一道密旨處死她,不會讓訓兒將來和天九宮再有斬不斷的聯繫。訓兒可以恨朕,但朕相信,等他成為一位合格的大離君主時,會明白朕的苦心。」

離平說完之後,繼續看向那張界圖。

青蒼城一戰,大離看似贏了,但實際上,其實是輸慘了。

……

咸安城內,有個可憐女子。

她出身天九宮,是天九宮宮主鄭當中的孫女。在外人看來,這是一個無比耀眼的身份,讓她從小便成為西北最璀璨的那顆明珠。無需擔心修行,無需擔心一切,永遠是高高在上,難以觸及。

但只有她自己知道,這個身份,除了帶給她那些看似榮耀的東西之外,更帶給了她太多的藩籬。很少有人注意到的是,她爹娘很早的時候,便戰死在宗門任務當中。一路走來,那些辛苦,只有她自己知道。

所以,當年大離向天九宮和親的時候,才會主動提到了她。因為連大離這邊都知道,鄭當中的孫女或者後人,並不止一個。但如果向其他人提親,多半都會受到鄭家內部的阻礙。沒有哪個父母,願意自己的女兒遠遠嫁去咸安城。哪怕是做一國皇后,他們同樣不願意。

唯有她,沒人會反對。

所以,當年她很順利的就嫁到了咸安城,成了看似榮耀的全天下最尊貴的女子。

但實際上,不過是從一個監牢,進入另外一個監牢罷了。甚至在這座皇宮內,她還不如在西北自由。

有時候她會想,自己如果能夠生在一個普通人家,是不是會過的更快樂些?但這種想法,註定只是想想。就如每天天上的流雲,隨風而逝。

再之後,她發現,自己真的喜歡上了他。更可貴的是,她發現他也喜歡自己。

這曾是讓她最為開心的事情。

直到幾個月前,忽然有人告訴她,他去了帶兵去了雲州。而他所表現出來的這一切,不過都是為了讓天九宮放鬆,讓大離有機會以這樣的方式,奇襲雲州的御靈宗罷了。

她不信。

她相信自己的判斷,相信他是真的喜歡自己。

但是事實擺在眼前,似乎就是如此。

在他離宮之後,她被軟禁了起來。雖然在自己的宮內,依然衣食無憂,但他們卻帶走了她的兒子,徹底剝奪了她離開這裡的權力。

她沒有怨恨。

只是覺得,如果自己不是生在天九宮,不是鄭家的女子,或許不用遭遇這些。

當大離在青蒼城受阻的消息傳來后,這名可憐女子,曾獨自以天九宮的傳統,在自己宮中點燃了一盞燈。

燈名換命。

以我命,換你命。

。 咣當一聲,只見一個工人剛剛吃完飯,便倒在了地上。

「哎喲,我的老祖宗誒。」王世清趕緊跑過去。

他心道,你什麼時候倒下來不好,偏偏選擇在這個時候倒下來,這不是讓皇上要我的命嗎?

當然他不敢說出來,只能上前查看工人的情況。

而此時的劉封也是露出了不好的神情。

如果讓劉封查出來,王世清是在自己來的時候弄虛作假,而平時是儘可能壓榨工人的話。

他絕對會讓魔都城的太守將王世清的紡織廠給封了。

於亮身為黑冰衛主事,他自然也懂得一些醫術。

他快速跑上前去查看工人的情況,發現工人是昏厥過去而已,並不是什麼大毛病。

「皇上,這工人好像是感染風寒了,又強行來上班,結果昏厥了過去。」

劉封聽完轉頭看向王世清,結果王世清連連磕頭。

「陛下,我真的沒有強行要求他來上班了,而且我也不能夠每個工人都檢查他的身體情況,再允許他上班吧。」

「若這名工人感染風寒不與我說,我也不可能追著別人問他的身體到底有沒有問題啊。」

王世清連連解釋他的解釋,也讓劉封的怒火平息了一些。

「皇上那工人醒了。」

在於亮用銀針施針過後,隨後服用了一些溫水,那工人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你說他有沒有強迫你來上班?你老闆有沒有知道你感染風寒的事情?」

劉封看的那工人,他溫聲說道。

對待廣大的貧苦老百姓,劉封向來是最為溫柔的。

因為整個國家走向強大,並不依靠一個人或者是一個組織。

而是需要廣大的老百姓團結在一塊。

勁往一處使,力往一處用。

這個世界上不存在真正意義上的偉人,因為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人是人民。

「你不要擔心他會報復你,你就放心大膽的與朕說。」劉封拍了拍工人的肩膀,示意他一切有皇帝陛下為你做主,無需害怕。

「沒有,我老闆並不知道我感染了風寒。」

「我這個月四天的休假已經用完了,再休假就得扣一天的工資,家裡還有好幾個孩子需要我賺錢回家買吃的,我不能夠休息。」

工人說到這裡,他已經淚眼闌珊。

「唉,朕明白了。」

劉封看向跪著的王世清,他伸出手向王世清扶了起來。

「王先生請起!是朕錯怪你了。」

「不不不,是草民的錯,草民不該設立這規矩,草民立刻就把這規矩給撤銷了。」

王世清戰戰巍巍,生怕劉封一個不滿意,將他的紡織廠給封了,將他的腦袋也給砍了。

「不用!」劉封擺擺手。

「朕很清楚,你已經給了他們四天的休假時間,符合漢律的規定。」

「而說到底工廠是為了賺錢的,而不是來搞慈善的,你為了效益設定這個規矩,朕非常能夠明白。」

「說到底工人沒有錯,你也沒有錯,只是還需要在廠裡面再增加一個機構。」

「今後所有的工廠必須在廠裡面安排醫生,醫生必須全天候待命,這樣一來一旦發生什麼緊急情況工人們也可以到醫生這裡請求救治。」

劉封突然想到此時的大漢國醫療還很薄弱。

因為大漢國採用的還是傳統的醫療,而沒有實現現代化。

當然現在獲得醫療手段,大漢國並不是沒有,而是學習之人少之又少。

傳統的醫療手段並非不好,而是療效太慢了。

這也促使劉封打算在大漢國全境內同時推廣兩種醫療模式。

這樣才能夠培育出更多的醫生,以滿足大漢國的醫療需求。

「喏,草民下去之後,立馬聘請三個醫生,全天候待命。」

「請了醫生之後,藥材也要跟得上,要不然空有醫生診斷,沒有藥草醫治也是白費一場。」

劉封的再三叮囑讓王世清連連點頭。

「皇上,草民一定照辦。」

就這樣大漢國第一個工廠內的醫療室是被搭建了起來。

這種簡易的醫療室對於最底層的工人來說可謂非常重要。

工人們賺取的工資只想拿回家補貼家用,而一旦生病了,有的選擇忍一忍,有的隨便找點赤腳大夫吃點葯就夠了。

而工廠內設立的簡易醫療室,給他們提供了第三種選擇。

他們可以免費地獲得一定程度的治療。

當然這種簡易醫療是治不了大病,但是像頭暈腦熱,風寒等小病還是手到擒來的。

說話之間,已經來到了,下午五六點時分。

劉封的肚子發出咕咕的叫聲。

劉封在蒸汽火車上故意不吃任何東西,為的就是留著肚子來嘗一嘗,紡織廠的飯菜。

如果他不去吃一下,焉知這飯菜可不可口。

民以食為天,尤其是在大漢國這樣的美食大國裡面,老百姓對於吃那就更為講究了。

如果王世清給工人們喂的都是豬食,那工人們哪怕餓不死,也是非常痛苦的幹活。

因此劉封決定親自試一下,這紡織廠的伙食到底如何?

「來給朕把所有的飯菜都打一份過來,朕要全部嘗一下。」

突然聽到劉封要吃紡織廠的飯菜,這可把於亮和王世清給嚇壞了。

這一點誰都沒有知道,是劉封預先準備的。

「陛下。這粗茶淡飯的,難免吃著不合適您的胃口。」於亮第一個勸說道。

「是呀,陛下,這粗茶淡飯不適合您的胃口,恐怕還會傷了您的胃。」

而劉封卻搖搖頭。

「粗茶淡飯怎麼了?當初真氣式的時候,在山寨當中吃的也便是粗茶淡飯,當時能有一碗粗茶淡飯吃,已經相當的不錯了。」

於亮此時記起來了,眼前的這位大漢皇帝,那可是什麼事情都經歷過的。

吃這點粗茶淡飯對於劉封來說壓根不算什麼。

「快點的,朕的肚子都餓了。」

劉封命令於亮去打飯。

於是於亮無奈之下,只好將所有的飯菜都各打了一份,然後端到了劉封的面前。

試過毒之後,劉封可以開吃了。

劉封掃了一眼,足足有四個菜。

當然如他所料的,其中三個菜都是素菜,那三碗素菜中竟然還有一碗野菜。

「陛下恕罪!」王世清見劉封望著這三盤素菜半響不說話,他連忙跪了下來。 任務描述:去萬象秘境,收服瑞獸黃金聖麒麟。

黃金聖麒麟,太古遺種,武聖境界修為,具體未知。

若能收服黃金聖麒麟,帶到化聖門之中,可增強宗門的氣運,還有天地靈氣,讓宗門長盛不衰!

葉青看到了任務的描述,心中一動。

萬象秘境,收服黃金聖麒麟,倒是有點意思。

葉青在化聖門之中,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對中土聖域的各大險地,還是有一些了解的。

萬象秘境,在中土聖域之中的名氣就很大。

屬於極為危險之地。

去萬象秘境,就連武聖境界的強者,都不能說有絕對的把握活着回來的。

萬象秘境之中,各種兇猛的太古遺種,據說遍地都是。

而且還是成年期的太古遺種,大部分都是武聖境界的絕世存在。

跟那些幼年期的太古遺種,完全不同。

成熟的太古遺種,血脈之力完全覺醒了,所能爆發出的戰力,只能用恐怖來形容。

中土聖域之中,那些天驕人物,最害怕去的歷練之地,萬象秘境算一個了。

其實,萬象秘境也是很多天驕想去的秘境之一。

危險和機遇,往往就是並存的。

萬象秘境之中,固然有着很大的風險。

但是,其中的寶物,不可勝數。

誰若是在萬象秘境之中,得到了一些機緣,而且還能活着回來的話,必定能夠強勢崛起。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他低着眉眼,七月站在他身旁,能感受到他的難過。Next post: 「柒柒……」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