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俊說聲“行動吧”,然後拍拍啞巴的肩膀,“阿力,那個射箭技術活,就全靠你的了。”

啞巴依然咧嘴一笑,比着手勢沒問題,臉上卻是極度的興奮,強弩飛鷹有好久沒出手了。

……

週一,又是龔保龍去青峯山視察新藥廠建設項目的日子,龔保龍很奇怪自清早起來,右眼就一直地跳,還時不時地打哈欠,總覺得有點心神不寧。

龔保龍和往常一樣,上午到青雲製藥廠轉了轉,由於大部分生產線已經停產,廠裏要處理的事情也不多,然後到隔開兩廠的破牆處視察,看望抗拆的村民,並勉勵一番投靠其名下的成名和村裏的地痞羅漢龔劍心,一定要堅守住隔開兩廠被人戲稱爲“三八線”的破磚牆,不能再被對方拆動一塊磚,如果對方再次強拆就把事情往死裏鬧,鬧得越大越好。

下午,龔保龍坐着路虎,載着八名保鏢的兩輛豐田越野車一前一後護衛着路虎車神氣地前往青峯山。

迫於青峯山縣**的壓力,青雲製藥廠的新址用地基本上確定,龔保龍已全額付清購地款,但藥廠生產經營運轉的大量建設資金則需要從原廠拆遷賠償款中週轉,所以要長期對抗江浩風的兩廠動遷,對龔保龍來說也是拖不起的事。

藥廠新址確定,龔保龍基本上將主要精力放在廠房建設中,每週前幾天都要在青峯山縣城住,並不僅僅是爲了滿足在青峯縣城嫖-宿山裏妹子的愛好,他需要親自到場激勵建設新廠的員工們加快建設進度,以求新廠儘快落戶投產。

適逢陰天,加上青峯山縣**啓動了進城道路的改造工程,在去往青峯山縣的路上,沿途會有些工程車撒落的大石塊,使得路虎車和一前一後兩輛豐田越野車一路顛簸的厲害。

不過,青峯山縣能夠啓動多年不曾改造的進城公路改造工程,也算是青峯山縣改善投資環境吸引投資商的重大舉措,雖然目前唯一的進出山區的道路不好走,青峯山縣修好路的做法還是值得稱道的。

“要想富,先修路,青峯山縣搞晚了些。”龔保龍儘管在車上顛簸的不爽,但想着進城的山路修好了,有利於今後藥廠生產的藥品順暢運往全國各地,將來能夠賺大錢,龔保龍的心情又漸漸好起來,嘴裏都哼起來不知名的調子。

突然,吱的一聲嘯叫剎車聲,前車來了個緊急剎車,差點路虎就追尾了,就見傍山公路的轉彎處突現一塊大石頭擋住了道路。

“我操,怎麼開車的嘛,前面。”坐後排座的龔保龍搖開車窗伸頭朝前面張望。

忽然又是“嗖——”的一聲,一支嵌着鐵頭的自制竹箭擦着龔保龍的耳際射進車裏,叮噹一聲,鐵箭碰着路虎另側的車門跌落座位上,頓時將龔保龍嚇得臉色蒼白,驚出一身冷汗。

“好險。”龔保龍心怦怦地跳得厲害,心想要是這一箭射中太陽穴,人直接就掛了啊,靠,誰在暗殺我?

三輛車即時剎車停車,前後兩輛車的保鏢發現了情況不對,迅速跳下車來保護龔保龍,龔保龍抹了抹額頭上的汗珠,不敢下車,透過車窗玻璃朝上望了望,見光禿禿的山頭並沒有任何人影,頭皮一陣發麻。

“老闆,老闆。”幾位保鏢用身體擋住路虎開啓的車窗,欠意地問候。

“我沒事,搬掉石頭,繼續上路吧。”龔保龍強作鎮定,手揮了揮,讓路虎司機繼續朝前走。

路虎車開動,龔保龍好不容易鎮靜下來,才發現座位上跌落的竹箭頭上綁了張小紙條,龔保龍拆開紙條一看,頓時心裏涼了半截。

小紙條上的字是打印的,上面赫然一行加黑加粗的仿宋字:“退一步海闊天空,你懂的。”

“麻辣隔壁,瘋子居然跟老子玩陰的。”龔保龍恨得咬牙切齒,他真沒想到江浩風會使用這種手段來警告他,什麼叫“你懂的”?明擺着江浩風是在逼迫他放棄拆遷對抗。

龔保龍恨歸恨,紙條上白紙黑字的幾個字,尤其“你懂得”三個字觸目驚心,這是江浩風要他死的節奏啊?江湖上人稱“瘋子”的江浩風做事從不按江湖規矩出牌的。

龔保龍當然懂的,那箭射得那麼精準,故意擦着他的腦袋給他發警告信,是給他留了一命呢,如果剛纔射中他的太陽穴就直接掛了,還談什麼對抗拆遷啊,人都不在了,要錢有什麼用?

“退一步海闊天空。奶奶的……不退,行麼?”龔保龍牙關一咬,俗話說,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退吧,正好有個臺階下索要拆遷賠償款了。

當斷不斷,必受其亂。

龔保龍當機立斷,拿出電話來打給成名:“阿名,撤吧,由着他們拆就是了,你馬上帶人來青峯縣城,新廠缺人,建設進度要加快。”

……

PS:《底線》明日開新卷第七卷“江湖”,希望讀者朋友們多多宣傳,多多支持強子啊。雖然每天一更,但業餘碼字能一直堅持已是不易,真希望本書人氣能再旺些,強子儘量多存稿,元旦一定會加快更新的。喜歡本書的,可以多多發書評,幫宣傳宣傳,非常感謝。 龔保龍在去青峯山的路上,被一支夾帶警告信的神來飛箭警告,以爲是江浩風發瘋了要跟他玩命,爲求保命以免再次出現意外,當機立斷,一個電話打給在青雲藥廠帶隊抵抗劉俊拆遷的成名,讓他當即撤消抵制拆遷,將精力轉到青峯山新藥廠的建設上來。

顯然龔保龍錯怪了江浩風,那支夾帶着“退一步海闊天空,你懂的”的紙條的竹箭是躲在暗處的啞巴肖力射出的,劉俊的一招敲山震虎,確實將龔保龍震住了。

人都有趨利避害的本性,尤其當生命愛到威脅時,如果不想魚死網破,多半會選擇退避。

龔保龍就選擇了“退一步海闊天空”,退出與江浩風的爭鬥,江浩風迅速按拆遷政策足額支付給了龔保龍徵地賠償款,龔保龍也就得以有大量資金啓動青峯山藥廠的後續建設,一門心思辦廠賺錢發展實業。

成名帶着鬧心村對抗拆遷的村民撤離後,拆遷沒有阻力,劉俊連夜開動挖掘機推動隔斷兩廠的破牆,兩廠拆遷順利推進。

劉俊帶着黃毛、婁中華、啞巴肖力和教練孫偉及四十名年輕的保安,整日整夜吃住都在兩廠拆遷工地上,力俊公司的事務很少過問,暫時交給夢婷全權打理。

一月後,江南機械廠與青雲製藥廠在劉俊的全力推動下,拆成了一片廢墟,周邊砌起了隔離牆,施工隊與施工機械陸續進場,江浩風的開發設計方案正按預期快速推進。

……

腰小青援藏中途提早回到江南,接受組織安排,到原單位提升半格任職,在青雲派出所任所長。

回到江南的腰小青,升職是件大好事,但她在青雲派出所當所長的第一天,卻遇到了十分頭疼的事,那就是所裏的三輛執勤警車沒錢加油停在所裏動彈不了,而第一天的午餐就因做飯的阿姨沒有公家錢買菜而罷餐,派出所的民警上午都恭喜腰小青升官,下午就頗多怨言,當然所裏的尷尬局面是由前代所長唐星的人爲製造困難不無關係。

腰小青對唐星臨走之前動用人事及搞亂所財政的做法恨得咬牙切齒,女人間的妒恨好比男人間的仇恨,懷恨上了終究會演變成一場戰爭。

“唐星,算你恨,別以後有事落在我手上。”腰小青心裏恨恨地想着,儘管唐星已不在青雲派出所,反而到高強原來任職的青江派出所當所長去了,但她與唐星畢竟還同在公安系統,以後擡頭不見低頭見,總有碰頭碰得頭破血流的時候。

所裏發生了財政危機,當所長的腰小青必須解決,否則以後還怎麼管理全所民警?腰小青恨歸恨,但要強的她自是不會讓人看笑話的。

腰小青第一天上任,沒有專門的辦公室,先在離去的原唐星的所長辦公室裏辦公,她叫已當上第一副所長的胡亞男到辦公室裏商量事情,怎麼來個新官上任三把火,徹底掌控青雲派出所。

立警爲公,執法爲民,腰小青強烈的願望要儘快調動所裏幹警爲民服務的主觀能動性,真正地爲轄區百姓辦些實事,保地方一方平安。

“小青姐,瞧你,滿面愁容的,當所長了還不高興嗎?”胡亞男嘻嘻哈哈,腰小青終於轉正了,以後她就可以不受壓抑地和一身正氣的腰所長姐妹花同出警了,想起來都讓人心裏爽歪歪呢。

“當然高興,我有愁字寫在臉上嗎?”腰小青勉強擠出個笑容來,所長任上第一天就被前所長唐星臨走之前耍了下,這口氣還不知道啥時能出呢,她能高興得起來嗎?

胡亞男收起笑臉,一本正經道:“姐,開玩笑呢,說吧,你找我什麼事,是不是錢的事?”

腰小青苦笑:“呵呵,是的,算你聰明,所裏財務帳上居然一分錢都不剩,唐星做人實在太損了。我瞭解過了,所裏的財政經費還得下個月纔有拔付,這總不能我還沒發工資,這一個月好幾萬的公務費用由我私人荷包墊付吧?”

胡亞男半開玩笑道:“姐呀,你都和強哥好上了,不差那點錢吧,反正是墊付一下,晚些時候還是要報回來的。”

提到高強,腰小青心動了下,臉上自然地流露出幸福的表情,與高強重歸於好,她已經感覺到了生命的美好,按理說這點小事應該不能影響自己的美麗心情。

腰小青舒展了下眉毛,輕聲道:“墊付下倒也沒問題,但這涉及到面子問題,傳出去,以後我這個所長還能有什麼威信?不是我墊不起,只是不能這樣做,公家的事公家出錢,這是原則的問題。本來所裏經費都充足的,要不是唐星那樣搞一下,也不會出現這樣的局面。我的意思是,必須要有錢,公家的事但不能我私人出錢,這不是思想境界的問題,是一碼事歸一碼事。”

胡亞男禁不住嘻嘻一笑:“姐,你就別解釋那麼多了。是不是可以以幫江老闆和俊哥維護拆遷治安環境爲由,讓他們提供些贊助,給個十萬八萬的,我想江老闆應該不是問題,而俊哥現在也有錢,肯定很樂意幫姐的,對不?”

“你啊,儘想些好事,不求人不行麼?”腰小青親熱地用蘭花指點了下胡亞男的腦門,“有句話,求人不如求己,你就是不開竅,端着金碗討飯呢。你也不想想我們是幹什麼的,靠山吃山,懂不?”

“嘿嘿,靠山吃山,有點懂了。姐,你就說,需要我做什麼?”胡亞男連連點頭,湊近腰小青,一副洗耳恭聽狀。

“哈哈,古靈精怪。我和你說哈,姐這不當所長了嘛,新官上任三把火,姐今天就先燒第一把火。”

腰小青眼睛轉了轉,望了望認真傾聽的胡亞男,說道,“爲了迅速淨化轄區風氣,還社區居民一個安全的人居環境,今晚全體外勤幹警和協警全部出動,緊急查處黃、賭、毒,對有小偷盜竊及打架鬥毆前科的人員集中梳理一遍,抓到查到的該拘留的拘留,該重罰的重罰。亞男妹子,這樣辦案經費不就來了嗎?”

“哎呀,還是姐高明,此所長非彼所長,唐星跟姐比起來連根蔥都不算,小妹我佩服得五體投地呢。”胡亞男真心的給腰小青戴了頂高帽。

……

PS:開新捲了,《底線》急需支持爬榜增加露面機會。現時更新慢了些,人氣上不去啊,有種負重爬山的感覺,誰能大尺度的支持下強子麼?要不然,這麼豪無人氣與底氣的寫下去,會讓一個熱愛文學的人夢想消磨殆盡的…… 爲了解決唐星的遺留問題,籌措辦案經費,腰小青迫於無奈新官上任急急地燒起了第一把火,所謂靠山吃山,將轄區內的涉黃、涉賭、涉毒違法行爲過一遍,罰重點或者讓開賭場的人上點供也就行了,反正錢用於正常辦案經費,自己不貪就行,只要肯動腦筋,大凡做事辦法總比困難多的。

腰小青決心已下,朝胡亞男道:“亞男,就這麼定,你馬上讓辦公室通知所有幹警和協勤晚上十點開會,就說所長第一天上任要訓話,誰也不準缺席,晚上行動要注意保密,開會之前不可以告訴任何人。”

胡亞男挺起胸脯,朗聲道:“是。”忽而又低下聲來,“所長姐姐,轄區內是有些涉黃、賭、毒的場所,不是很多,都是黑白兩道有身份的人開的,一般情況下所裏都是半養半壓的,這下我們大動干戈會不會給自己惹麻煩?”


腰小青似是胸有成竹,說道:“這個我有考慮過,水至清則無魚嘛。在轄區內掃清黃、賭、毒是必須的,也是早晚的事。但在上級沒有通知進行大型掃除活動時,我們就得循序漸進,講究方式方法,掌握個度。凡那些違法場所,我們以例行檢查的名言搞個突然襲擊,給那些人敲個警鐘,逮些外圍場所的小蝦米,自有他們的後臺老闆交錢保人,這樣事情不會鬧大,也能讓那些場所的活動有所收斂,關鍵是能解決時下經費困難。”

“這樣還差不多,保證完成任務。”胡亞男呵呵笑着,她對腰小青的做法很是佩服,真的是在其位謀其政,原來腰小青當副所長的時候就沒見她這麼有見地哦。

“嗯,去吧,抓緊時間佈置。”腰小青待胡亞男離開後,翻看了下桌上最新的青雲派出所通訊錄,望着首頁的唐星警服照,用手狠狠地摁了下,哼了聲,“就憑你這點手段,還想難倒我?沒門。”

果然,一切都在腰小青掌握之中,新上任的青雲派出所所長腰小青燒了第一把火,上任第一天,便在本所轄區內祕密組織了一次大規模的查處涉黃賭毒的場所,抓了幾十名不起眼的小蝦米,也不觸動違法經營者的根本利益,既警告了違法場所的後臺老闆,也及時地充足了所裏的辦案經費,轄區的經濟秩序沒有大的影響,但治安大有好轉。

一時間,腰小青的威信在所裏迅速提升。

才過一週,腰小青燒第二把火,就是調整人事安排,推行法治警務建設,將唐星原來在所裏的一些看似不合理的施政方案推翻,在轄區內推行實施更加人性的法治警務建設。將胖警副所長林風分管的外勤治安工作給調整爲內勤,不讓林風參與治安與相關警務事件處理,第一副所長鬍亞男調整分管治安及財務工作,其他幹警維持原有職務,所里人人加壓,但工資福利待遇有所提高,基本上腰小青做到了在所裏一人說了算。

又過一週,腰小青再燒第三把火,將低素質的協勤人員一律辭退,重新到市保安公司聘請有政治素質能夠嚴格執行警務紀律的退伍軍人保安員充實到協勤一線,加強轄區巡邏,加強便民服務,加強法制宣傳,加大爲弱勢羣體的法律援助力度,嚴厲打擊轄區內慣犯及流竄作案犯,一時間青雲派出所管轄的地段夜不閉戶,路不拾遺,再也沒有人擔心助人爲樂扶起倒地的老太太老爺爺受訛詐了,小朋友再也不擔心天氣晚了找不到回家的門了,社會風氣大爲改觀。

……

進駐青雲製藥廠拆遷工地的兩個月後,劉俊帶隊離開了江浩風的兩廠動遷項目建設工地,他圓滿完成了江浩風指派的拆遷任務,浩風實業百億元兩廠動遷投資項目正式啓動,工地上百十臺打樁機整日整夜轟隆隆響個不停,要不了多久,頂多兩年時間,在原青雲製藥廠及江南機械廠的拆遷土地上將建起江南市最爲超前和最有現代商業氣息的地標性建築羣——浩風地產。

劉俊終於完成了江浩風的拆遷任務,也終於如願以償地還了江浩風的人情,他回到力俊集團,開始了他的實業興邦之路。

回到駐在青江美食城的力俊集團公司,劉俊意氣風發,來不及休息,便立即召集辦公樓裏總公司行政人員及集團管理層核心人物開會,他要在會上表達自己的發展構想。

“首先感謝各位兄弟姐妹的幫襯,力俊集團不到一年的時間,從無到有,創造了商業神話,資產成幾何級增長,全依賴於現在良好的法治環境,和良好的經營環境。下一步,力俊集團將走規模發展道路,將依託現有商貿物流的雄厚基礎,開闢農業產業化系列項目,未來還將深入能源領域、地產開發領域甚至不久將來還要上市……”

劉俊大氣而又高屋建瓴的一番話,將公司職員鼓動得羣情激昂,人人都有今後要在力俊集團大獻身手的衝動與決心。

開完鼓勁會後,劉俊回到總經理辦公室,他需要思考一些問題,經歷過一些事件過後,他並沒有被眼前取得成績衝昏頭腦,也並沒有覺得飄飄然,反而覺得公司發展的太快了,不到一年時間,資產過億,這很不正常嘛,又不是和馬雲那樣做網絡,他都有種做夢的感覺,總預感哪裏有問題,列車高速都有翻車的風險,公司發展太快也難免存在遇到風險剎不車的危險。

“阿俊,你瘦了。”就在劉俊陷入迷茫的思考中,一向沉穩的夢婷端了杯牛奶進來,就在許多人都在關注劉俊取得輝煌成功的時候,只有夢婷纔會關心劉俊累不累。

“哦,是嘛。”兩個月拆遷去了,隔了許久沒喝過夢婷泡的牛奶,聞着濃濃的奶香,劉俊真有種想擁抱夢婷的衝動。但是,他不能,因爲白梅已經是大家知道的他的女朋友,他不能做個三心二意的男人,不能因爲自己有錢有勢了就對感情不真誠。 “婷婷,公司的發展是不是太快了,感覺好象在坐過山車啊。”劉俊握着手中的牛奶杯,心有所想,言不由衷。

夢婷奇怪地望了下劉俊,說道:“阿俊,你不是很享受坐快車的感覺嗎?難道你還嫌發展快嗎?”

“我有種擔心,過猶不及。我從沒想到過我會擁有這麼龐大的資產,而且居然這麼短的時間內就發達了,這不是在做夢吧?”劉俊回想起從壟上村同父親背井離鄉的日子,心裏總有種不現實的感覺。

夢婷搖搖頭:“你不是在做夢,確實力俊公司的擴張規模過大,弄不好哪個環節出問題就會一觸就潰,但到底是哪個環節會出問題,我也沒法預測。總之,一個大公司的運營肯定不是象我們這樣在管理上很隨意的。”

劉俊若有所思,問道:“那別人家大公司是怎麼樣管理的?”

都市超級醫圣 :“我也說不清楚。我想,阿俊你要是能抽空最好到沿海一些大公司考察考察,借鑑人家大公司的經營管理經驗,防患未然吧。”

“這個建議好,事不宜遲,你就聯繫幾家類似經營業務的大型企業,我們把公司骨幹全帶去,明天就動身。還有,回來後還需要聯繫省裏幾個知名企業管理專家給大家講幾課,開闊下思維,咱們再不充電的話,肯定管理水平不夠,還真不知道這力俊公司該怎麼帶下去了。”

劉俊說着,又輕輕吧息一聲:“唉,要是我上了大學,有了專業系統的企業管理知識就好了,可能在管理上,我也就不會象現在這樣力不從心吧。”

“呵,大學裏是能學到一些系統知識,但那不是主要的。大學裏學分高低及學習能力大小都不重要,回到社會上都要重新洗牌的,象咱們公司,你是文化不高的董事長,可是許多大學生還不照樣爲你劉總打工嘛。”夢婷寬慰劉俊,暗自慶幸劉俊還是挺謙遜的,有自知之明,不是那種有錢有勢了就狂妄自大不知天高地厚的暴發戶類型的人物。

劉俊嘿嘿一笑:“你就不要誇我了,有多少管理知識,我自己有幾斤幾兩還不清楚嗎?”

夢婷微微一笑:“阿俊,你知道就好啊,所以,學無止境啦。雖然你沒有上大學,但並不表示你不可以自學大學課程啊,當然不是爲了你自學拿大學文憑,而是有選擇性的先修幾門企業管理的課程,這樣有利於提高自己的管理水平的。江南大學就開設有成人夜校特色班,要是有空倒是可以選修幾門課聽聽。”

“這個選修到是可以有,就怕沒時間啊?”劉俊再次心動了,是啊,成人夜校要是能擠出時間學習,對今後自己管理資產過億的力俊公司肯定是有益處的。

“怎麼會沒時間啊?魯迅早就說過了,時間就象海綿裏的水,只要願擠,總還是有的。”夢婷見劉俊被其說得動心了,極力勸說。

劉俊呵呵一笑,眼睛邪邪地瞟了下夢婷鼓鼓的前胸,顧左而言他,說道:“也是啊,時間就象女人的那個,胸溝,只要願擠總還是有的。”


“說什麼呀,流氓。”夢婷臉一紅,嘴上罵了句劉俊,心裏還是挺舒暢的,劉俊能與她開這種半縈半素的玩笑,說明她在劉俊心裏的關係還是挺親近的。

“哦,我是流氓嗎?”劉俊嘿嘿笑着,雙手一攤,“那就是吧,我是流氓我怕誰?”

“切,沒文化的流氓,你還得瑟了不是?”夢婷見劉俊不正經起來,再呆下去指不定劉俊還會跟她開更過火的玩笑,那樣就不好了。

劉俊自嘲道:“我沒文化嗎?好歹也全省重點高中畢業生嘛。”

“切,現在滿大街都是大學生,你一個高中生居然還好意思拿出來顯擺,你羞不羞啊?”夢婷趕緊的逃離,走到門口,卻停住腳步,很是關心地道,“阿俊,明兒個我就幫你到江大報個名,沿海考察回來,你就可以到江大參加夜校聽課的。好嗎?”

乃木阪物語 好好,隨你好了。”劉俊望着夢婷婀娜身姿,一時有點失神,他不僅又想到了白梅。唉,難怪有錢的男人總喜歡包二-奶養小蜜什麼的,原來成功的男人身邊多不缺漂亮優秀的女人吶。

就象是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第二天,夢婷就聯繫好了沿海幾家大型物流和商貿公司,還有農業經營公司,其中好幾家還是世界五百強企業。

劉俊根本沒有多想,公司事務簡單作了安排,便帶着夢婷、啞巴、陳爾林、教練孫偉、黃毛航氏三兄弟、嶽晟、虞美人、林海等力俊集團骨幹一行十餘人緊急飛赴沿海取經,計劃爲期十天的企業考察。

……

夕陽西下,落日餘暉照在青江,點點精光,流水潺潺。

青江路堤農林段的採沙場,到處都是高高的沙堆。其中一座最高的沙堆上鋪了竹毯,竹毯上擺了一張搖椅、一張小竹椅和一張小方桌,桌上擺有花生米、滷雞爪等幾碟小菜,還有紅酒和幾個玻璃高腳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