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譚曉天想了想說道,“我聽說在幻池裏出現了許多寶貝,不知此事是真是假?”

“是真的!”楓眠說道,“不過這些寶貝都是從湖底裏漂浮上來的,我一直想着是不是要去湖底看一下。”

“既然這樣的話,”譚曉天請求道,“那我就請求女王陛下解除幻池的封印。”

“關於封印的事情,”楓眠說道,“我之前也不想設封印,但是自從幻池的事情被那些人類知道以後,他們就天天來騷擾我們,我們也對此警告了多次,可是他們不聽,無奈,我只好對幻池設下封印。如果是你想進去的話,我也是不可以解除封印,但是其他人不行。”

“可不可以通融一下,”譚曉天說道,“如果湖底真有寶貝的話,我願意讓你們選完以後,我們再選。”


“這個嘛,”楓眠說道,“曉天,我對湖底的寶貝並沒有興趣,可是那個幻池是我們星魂族祭祀的地方。我帶你進去就已經是最大的退步,至於別人,唉!想都別想!”

就在這時,靈雲青突然說道:“等等,女王陛下,你可以不帶其他人。但是,我也幫了你們星魂族的忙,你是不是應該讓我和曉天一起前往啊!”

“你!”。楓眠用厭惡的眼神看了看靈雲青後對譚曉天笑着說道:“曉天,如果你能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就可以把你們四個人都帶進去。如何?”

“什麼條件?”

“你把靈雲青交出來,讓我好好招待她,而且你還要保證,靈雲青在任何時候都要自願聽從我的命令不許有任何怨言!”

“這個,”譚曉天聽到後猶疑不決。這時靈雲青聽到楓眠的話後故意說道:“曉天,你答應她吧!畢竟當初的事情我們的女王陛下還在耿耿於懷吶!我們也要讓女王陛下出出氣。曉天,你放心,我不會有事的!”

“這個臭女人!”此時,楓眠的心中大罵道,“好你個靈雲青,故意在那麼多人面前說出那件事情,擺明了不是要我難堪嗎?”楓眠越想越氣。最後,楓眠實在是受不了了。她對着靈雲青大吼道:“靈雲青,你個混蛋,譚曉天,你今天無論如何都要把靈雲青交出來。不然的話,我和你沒完。”

“等等,”譚曉天趕緊勸道,“請女王陛下息怒,雲青不是故意冒犯你的,她只是有點愛捉弄人吧了!還請女王陛下寬恕她!”

譚曉天的話還沒說完,靈雲青卻繼續說道:“好了,曉天,你不用爲我求情了。楓眠,你要動手就動手,不用拐彎抹角的!”

“好!本王現在就成全你!”楓眠下令道,“來人!給靈雲青戴上手銬腳鐐,然後大刑伺候,最後打入死牢!”

楓眠此話一出,除了靈雲青聽到後笑了笑以外,其他人聽到後卻非常地茫然。這時,靈雲青伸出雙手說道:“好了,快點動手吧!”那些侍衛們聽到後趕緊給靈雲青戴上刑具後便要帶她離開了。這時,靈雲青突然將頭轉到譚曉天的面前故意含情脈脈地說道:“老公,保重!”

譚曉天看到靈雲青的表情和聽到靈雲青的話雖然感到奇怪,但是他還是隨口迴應道:“老婆保重!”

“什麼!”這時,楓眠的腦海中不斷迴響着靈雲青對譚曉天的稱呼以及譚曉天對靈雲青的稱呼。每當她的腦海中迴響一次,她的心中便充滿怒火。最後,靈雲青將左手攥緊後便不斷用擊打王座的扶手,而權杖也被靈雲青從剛纔的拿着變成了緊緊地握着。還好權杖結實,不然的話,權杖真有可能被楓眠給毀了。

等到靈雲青被帶下去後,楓眠的心情漸漸放鬆了許多,只見她用左手捂着自己的胸口語氣緩慢地說道:“三日後,我會解除幻池的封印,到時我會帶你們進入湖底的!來人!爲譚曉天他們設宴。”說完,楓眠便離開了。而譚曉天三人則在大殿裏等候。許久後,在幾位宮女的帶領下,他們三人便來到了筵席。只不過,除了一些侍女外,就只有他們三人了。譚曉天看到此景雖然疑惑不已。但還是落座了。

在吃飯的時候,張曉亮注意到譚曉天有點心不在焉。於是他問道:“曉天,你是不是擔心靈姑娘的安全。”

“一部分是擔心她的安全,”譚曉天說道,“而更多的則是擔心楓眠的安全。”

“這是爲何?”

“今天這個事情就是靈雲青故意氣楓眠的,她們兩個之間發生了我和你在路上說的事情。所以,楓眠想找回面子。而靈雲青心裏清楚,但是她還是故意氣楓眠,真不知道她到底想幹什麼,唉!”

“好了,”張曉亮安慰道,“曉天,你也不用擔心,靈姑娘聰慧過人,她既然說沒事的那肯定是沒事的,而且楓眠作爲星魂族的女王也不會因爲區區小事而和她過不去的,曉天,你還是放寬心好好吃飯吧!”

“那好吧!就按曉亮你說的做吧!”。這時,譚曉天舉起酒杯對張曉亮說道:“來,曉亮我敬你一杯!”


張曉亮看到後也舉起酒杯說道:“好!曉天,請!”

“請!”。等到二人碰完杯後,神樂兒突然拉住張曉亮的手說道:“曉亮,可不可以和我說說關於你們萬書院或是你的事情?”

“當然可以。樂兒姑娘想問什麼就問吧!我一定會說的!”於是,神樂兒便把張曉亮拉走,飯桌上便剩下譚曉天孤零零地吃飯了。 另一邊,楓眠穿上之前的皮衣後便帶着一個宮女去死牢看望靈雲青,她本想去死牢看看靈雲青的慘樣,但是當她來到關押靈雲青的牢房後卻令她大失所望。只見靈雲青雖然帶着手銬腳鐐但卻悠然地睡大覺。楓眠仔細的看了看靈雲青,她發現靈雲青的身上竟無半點受過酷刑的痕跡。

楓眠看到後此景勃然大怒,她趕緊叫來獄卒們大聲訓斥道:“本王的旨意你們難道不知道嗎?”

“知道,可是,”

“夠了,”楓眠也不聽他們的解釋,她繼續訓斥道,“既然你們知道我的旨意,那爲什麼不執行?難道你們想要抗旨嗎?”

獄卒們聽到後神情無比驚恐,於世他們趕緊跪在地上說道:“女王陛下饒命!小子們確實按照女王陛下的旨意去做了,可是無論我們如何動刑,她卻好像好像一點事也沒有,甚至還在我們面前睡大覺,無奈,我們只好放棄,將她關在牢房裏了。”

楓眠聽到後大驚道:“什麼!竟然會有這麼奇怪的事情!這可如何是好啊!”就在這時,靈雲青睜開了雙眼,她看了看楓眠後說道:“楓眠,沒有的!你還是放棄吧!就連你也不是我的對手,你竟然還想着他們能夠對付的了我。真是可笑,好了,快說你來找我有什麼事吧,如果沒事就走吧!”

“大膽!”楓眠說道,“靈雲青你這是在蔑視我嗎?你信不信我現在殺了你!”

“那你就動手吧!如果你沒事的話,那我就休息了。”說完,靈雲青繼續悶頭大睡。楓眠看到此景後其也消了大半。她命人打開牢門後,她走近了牢房裏,然後她說道:“好了,你既然知道我有事找你,那你也別裝睡了!起來吧!”

靈雲青聽到後嘴角揚起了笑容,隨後,她立即起身並說道:“想讓我說也行,但是我餓了,我要吃飯!但是我的飯必須是保質保量的,你不要想隨便糊弄我。”

“這你放心,”楓眠說道,“本王還是能管的起你吃飯的!”。楓眠說完立馬就讓人去準備了。片刻後,靈雲青的面前出現了一桌又一桌的大餐。靈雲青看到後歡喜不已。

就在她要動手時,楓眠卻阻止了她。楓眠說道:“讓你吃飯可以,但是你必須先回答我一些問題!”

“問吧!我一定會說真話的!”

“第一個問題,你和曉天之間不會那個了吧!”

“那個啊!說明白點!”

“這個,”此時楓眠說話時臉頰處開始變紅。當她被靈雲青詢問時,臉已經變得和蘋果一樣紅了。沉默了片刻後,楓眠害羞地說道:“就是你們倆之間的夫妻之稱不是真的吧!”

“是真的啊!”靈雲青回答道。隨後,靈雲青將他們遇到修寄到最後二人在翅膀裏一吻定情的事情詳細地告訴了楓眠。楓眠聽完後面色鐵青地回答道:“是嘛!沒想到你們之間的故事這麼豐富多彩!我真是羨慕你們啊!真好!”說完,楓眠的眼裏流露出了無窮無盡的憂傷。

這時,靈雲青問道:“怎麼,你看起來有點不高興!”

楓眠聽到後趕緊辯解道:“不!並沒有,我非常高興!”


“真的嗎?”

“當,當然是真的!”。這時,楓眠大聲反駁道:“夠了,靈雲青,你敢質疑本王,我就算奈何不了你,我可以對譚曉天下手。”

“哦!那你就對譚曉天動手吧!前提是你捨得。”

“你!”。此時,楓眠被靈雲青的幾句話說得啞口無言。片刻後,楓眠說道:“靈雲青敢不敢喝酒啊!”

“有何不敢!”靈雲青大放豪言道,“告訴你,本姑娘千杯不醉萬杯不倒!”

“好,有膽量!”說完,楓眠便對宮女說道:“你,把我皇宮中最名貴的酒拿來。快去!”

“什麼,”宮女聽到後提醒道,“陛下那個酒太烈,你會受不了的,”

“讓你去就去,你難道想要抗旨嗎?”

“是,奴婢現在就去。”片刻後,只見宮女和其他侍衛擡着一缸子酒來了。楓眠看到後趕緊將酒蓋打開。瞬間整個死牢被酒濃郁的香氣覆蓋了。

靈雲青聞到香氣後誇讚道:“好酒,真不愧是佳釀啊!”

“那是,”楓眠炫耀道,“這種酒叫星光醉,只有在祭祀的時候纔會用,今天算是便宜你了。好了快喝吧!”說完二人便大口喝起了酒。

半個小時後,二人都已經有了醉意。這時,楓眠看着靈雲青笑着問道:“靈雲青這些手銬腳鐐戴着身上是不是很累啊!”

“不累!”靈雲青說道,“這算得了什麼,比這厲害的我都見過。不如這樣,楓眠要不你也試試!”

此時的楓眠因爲酒精的作用無法意識清楚地用腦子思考。他聽到靈雲青的話後便對着獄卒們說道:“你們把牢裏最重的手銬腳鐐給本王戴上!”

“什麼!”獄卒們聽到後大驚道,“女王身份尊貴,我等萬萬不敢啊!”

“讓你們做就去做,別那麼多廢話!再廢話,我就把你們全殺了!”


“是是是!我們現在就去!”。片刻後,獄卒們將最重的手銬腳鐐拿到楓眠的面前,楓眠看到後用手掂了掂後說道:“不錯,不錯!確實夠重,快夠本王戴上!”

“是是是!”

等到楓眠將手銬腳鐐戴上後,她便在靈雲青面前轉了幾圈後便倒在了地上,這時,靈雲青說道:“楓眠,感覺如何啊!”

“累,累死了!”楓眠說道,“靈雲青你爲什麼會感覺輕鬆呢?”

“這個啊!”靈雲青笑着回答道,“祕密!要是你感覺累的話,你就解下來吧!”

“笑話!”楓眠大喝道,“連你都不接下來,我堂堂星魂族的女王爲什麼要解啊!難道我不如你,我就要戴着它。”

隨後,楓眠接着問道:“靈雲青你告訴我,怎麼樣纔可以追到一個人啊!”

靈雲青聽到後也是醉笑道:“楓眠,你好歹也是星魂族的女王,你難道會愁嫁不出去嗎?”

“哎!”楓眠說道,“這叫早做準備,萬一以後遇到自己喜歡的人,有了準備以的話後,那麼就不怕被人搶了!”

“這樣啊!”靈雲青說道,“那好吧!我現在就教你幾招,第一招,欲擒故縱,你先冷落之、然後再關愛之。反覆多次。我保證絕對手到擒來。”

“好是好!可是,”楓眠說道,“這也太麻煩、太慢了吧!有沒有快一點的、簡單一點的?”

“有!當然有!”靈雲青接着說道,“接下來的我就要說比較簡單的了!第二招,霸王硬上弓,就是我把譚曉天拿下來的做法,至於第三招嘛!我叫它生米煮成熟飯。但是具體的做法有點……有點……”

“快說啊!”楓眠急不可耐地說道,“雲青,不要賣關子,快點說,我都已經等不及了!”

靈雲青聽到後思慮再三,最後她問道:“你確定你非常想要知道?”

“是的!”

“那好吧!”靈雲青難爲情地說道,“楓眠,你附耳上來!”。楓眠聽到後趕緊湊到靈雲青的面前。靈雲青在楓眠的耳朵嘀咕幾句後,楓眠非常害羞地問道:“這,這有點不好吧!萬一,”

“嗨!”靈雲青說道,“這招你可以選擇不用!不!是絕對不能用!你就當我說了句笑話吧!好了再乾一杯!”

“乾一杯!”就這樣,二人又開始喝了起來。這時,夜也漸漸深了。楓眠看着已經喝得精光的罈子說道:“今天這酒喝得真痛快!下回,還……還來!嗝嗝!”說完,楓眠便不知不覺地醉倒在地上睡着了。

等到楓眠睡着後,靈雲青突然恢復了神志,她看着已經醉倒在地的楓眠後,她一邊撫摸着楓眠的頭一邊說道:“楓眠,和我鬥,你還是太嫩了!正好,喝了這麼多酒,你也可以好好的冷靜一下了。”說完,靈雲青也睡着了。此時,楓眠的嘴巴一直在說着夢話:“曉天,抱抱,抱抱……” 第二天,等到楓眠醒來後,她看了看自己發現自己被戴上了手銬腳鐐隨後,她又看了看周圍發現自己竟然在關押靈雲青的死牢,隨後她便發現了還在睡覺的靈雲青、自己帶的宮女和牢房的獄卒們。

正當她要揭開身上的桎梏想要偷偷帶着宮女離開時,靈雲青突然睜開了眼睛。這時,靈雲青看着楓眠笑着說道:“怎麼?女王大人,你醒了!”

這時,楓眠看了看靈雲青心裏好像明白了什麼。她指着靈雲青指責道:“靈雲青,這一切都是你的陷阱!”

“有的是,有的不是。”靈雲青說道,“好了,女王陛下,我們現在可不可以先冷靜下來,還好我們喝多的時候,我事先對他們施加了嗜睡咒,不然的話,他們一會兒醒來看到現在你這個樣子,我想你的形象可就全毀了。到時你也不好收場。我說得對不對?”

楓眠聽到靈雲青的話沉思了片刻後說道:“我明白了,靈雲青我可以把你解開,但是你必須聽我的命令,不能違抗我,你同意嗎?”

靈雲青聽到後點了點頭:“當然,沒問題!”話音剛落,楓眠身上的手銬腳鐐都自動解開了。隨後宮女和獄卒們也都紛紛醒了過來。他們看到楓眠後都趕緊跪下了。

楓眠看到此景後心想:“看來,靈雲青沒有說謊!”。隨後,楓眠說道:“你們把靈雲青的手銬腳鐐都去掉。從現在起,靈雲青就是我的侍女!”

“謹遵女王旨意。”說完,那些人趕緊解開了靈雲青。靈雲青被解開後活動活動了手腳,然後便和楓眠一起離開死牢了。

出了死牢後,楓眠假意警告道:“靈雲青,本王今日便帶你好好遊玩一下星魂族的皇宮,但是本王今天心情不好,我只會帶你遊玩兩個地方。等你遊玩後,你便自己去找譚曉天他們。兩日後我們再見。”

“是!”。說完,楓眠便帶着靈雲青在皇宮裏遊玩了。二人走了沒多久便來到一個水池前。這時,楓眠介紹道:“靈雲青,你看這個池子怎麼樣啊!”

靈雲青看了看池子,只見這個池子清澈如明鏡,靈雲青的倒影立馬呈現在靈雲青的面前。非常地清楚。靈雲青將手放到水裏,瞬間感到一股清涼在身體裏流淌。當她用手在水裏揮動時,平靜的湖面上瞬間出現了道道水波。水波間反射着太陽的光芒。

等到靈雲青將手從池子裏拿出來時誇獎道:“不錯,這個池子清澈如明鏡,而且溫度也很適中,不知道這個池子叫什麼名字?”

“星池!”楓眠說道,“傳聞這個池子是用天上的星星幻化而成的,到了夜晚,不管天氣好還是不好,池子裏都能看到月亮和星星的倒影!後來因爲這個傳說,這個池子就變成了星魂族的女王專門沐浴的地方”

“是嗎?聽起來好神奇啊!”靈雲青說道。

“好了,”楓眠說道,“雲青,你要不要在裏面泡澡啊!”

“真的嗎?”靈雲青聽到後冷笑道,“我不是你們星魂族的人,這合適嗎?”

“有什麼不合適的!”楓眠奸笑道,“我可是星魂族的女王,我想幹什麼就幹什麼,誰敢說一個不字!好了,我們快點準備一下吧!”說完,楓眠便開始準備了。

而靈雲青則是一步一步潛入了池子裏。楓眠看到後驚訝道:“雲青,你難道不換身衣服再下去嗎?”

“不用!”。這時,靈雲青已經進入了星池裏,只見靈雲青拿下頭飾,散開自己的長髮說道:“我以前在家裏都是這麼洗的!而且這裏就我們兩個人沒有什麼好怕的!”

“可是,”楓眠擔心道,“萬一你起來的時候,衣服沒幹可怎麼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