瀟灑哥聽後,便說:“我知道該怎麼做了。剛哥。”

……

這幾天的李小剛真是出奇的乖,見了我直接是躲着走,但是我依然能夠感覺的出來李小剛眼神深處的那一抹怨毒和冰冷,當然,這僅僅是我的直覺。

安庫的yummy還真是牛逼,直接是讓我們班裏那個書呆子一舉超越了何韻,總分竟然達到了近乎滿分的地步!於是,徽章也是在成堆成堆的積累。何韻這丫頭也是非常驚訝,這個書呆子怎麼一下子變得那麼厲害了,我隱晦的告訴她說,這只是安庫利用了他一下而已,不要想太多。

每天晚上,看到那隻胖胖的鳥過來給安庫貢獻徽章的時候安庫那一臉陶醉的表情,真是讓人不爽,不就是一堆硬幣麼,我覺得我還是更喜歡美鈔。

“真是不錯啊!”安庫說道。“再這樣下去,我的實力又能更進一步了。啊哈哈!”

“呵呵,看來那個書呆子和你都是收穫頗豐啊!”我調侃道。

“要相信,我培養出來的yummy,那一定是最強的yummy!”安庫認真的說道。“對了,冰激凌沒有了, 你給我去買。”

我把錢包隨手扔給了他,說道:“自己去吧,我還有別的事情。”

由於學校裏實在是太無聊,所以我下午一般都是請假,班主任也不會說什麼,她知道我的主業並不是學生,所以下午我一般都是和陳澤還有景於卿,盛筱龍幾人混在一起,花天酒地。

……

“這是七色花的名片。”瀟灑哥將一張七彩的名片遞給了李小剛。

李小剛接過後,看了一下,上面並沒有字,只有一朵妖豔的七色花而已。於是,他催動了真氣,往名片上灌輸了一點,隨後,名片上便自動出現了幾個金光閃閃的大字。

“七色花。TEL:xxxxxxx”

只有一個名字和一個電話。

瀟灑哥還說道:“聽說必須要先回答七色花組織的問題,然後才能夠進行交易。剛哥你一會兒要小心一些。”

“我知道了!不用你提醒!”李小剛不耐煩的說道。

於是,李小剛掏出手機,照着那個電話撥了過去。

“您好,我是七色花。”那邊傳來了一個平淡的女聲。

“您好。”李小剛小心的說道。

“請問有什麼能爲您服務的麼?”那個女聲說道。

“我想殺一個人。實力在元嬰期。”李小剛說道。

“嗯。酬金大約是六千億美金。”對面聽後說道。

“嘶……”李小剛聽後倒吸了一口涼氣,尼瑪,六千億!就是把李家買了估計連零頭都不夠!

“我有一顆聚靈丸,行麼?”李小剛說道。

“成交。”對面說道。“請把你要殺的人的資料發到xxxxx這個郵箱裏。首先,你要付五億美金的訂金,等任務成功之後,會有人去你那裏取酬金。”

說罷,對面便掛了電話。

“成功了。”李小剛說道。“聶翔,這一次,你不死也得死!哼哼!”

“哈哈,這次這小子死定了。”瀟灑哥邪笑道。 “五億美金,這可是我全部的存款了。”李小剛咬牙說道。隨即,他便昧着心轉了賬,這次只要是能夠成功的解除心頭之恨,也算是值了!錢反正還可以再賺!

……

翌日,天氣晴轉陰,微雨。


我開着車,像往常一樣去學校,我的旁邊,安庫也是依舊擺弄着手中的平板電腦。

陡然間,安庫擡起頭,直勾勾的望向了前方,眼中閃過了一絲戾氣。

我也是隱隱感覺到了什麼,但還是將車開了過去。

走了大概百米遠的地方, 只見那裏站着一個身穿黑色皮衣的女人,她披着長髮,面部完全用黑布遮掩,看不清面貌,手中拿着一把奇特的彎刀。我在想,把眼睛也蒙起來,她是怎麼看東西的?

我將車停下來,然後和安庫下了車。

忽然,安庫嗅了嗅鼻子,驚聲說道:“核心徽章的味道!”

我聽後奇怪道:“核心徽章?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安庫搖頭道:“我不知道,但我確確實實的感覺到了它的味道。”

我和安庫下車之後,便盯着那黑衣女人,誰料她竟是忽然出手,速度如同疾風一般,揮起手中的彎道便砍向了我的脖子,而且,在那刀刃之上,還隱隱閃爍着一絲紫色的光芒。

“嗖!”

她這一刀直接穿過了我的脖子,此刻的她似乎是感覺到了刀的鋒利,竟是直接收了刀,轉頭攻向了安庫。

安庫不慌不忙的用手抓住了那彎刀的刀刃,然後狠狠的出腳踢在了那女人的腹部,由於二人的實力相當,所以那女人也是沒有躲避的過,頓時便吃痛的悶哼了一聲。

待到那女人站定之後,我便問道:“你是什麼人?爲什麼要殺我?”

她看到我還好好的站在那裏的時候,嚇了一跳,頓了頓,她說道:“你怎麼還沒有死?”

我故意摸了摸我完好無損的脖子,說道:“我爲什麼要死?”

她如同見了鬼一般,先是愣了一愣,隨後繼續揮刀向我刺來。

“嗖嗖嗖!”她練出三刀,刀刃都是毫無阻礙的穿過了我的脖子,但是每次我都是完好無損的站在她的面前,這使得這個女殺手心底已經升起了一絲恐懼。

“啊!”她低吼一聲,然後舉起彎刀直接豎着劈向了我的腦袋,但是我還是不閃不避的站在原地,直勾勾的看着她。

“嘣!”

刀刃狠狠的砍在了我的腦袋上,立即被彈開,還冒出了些許火花。

“你……你不是人?”那女殺手的聲音有些顫抖。

“我當然是人了。”我說道。“你怎麼可以這樣想?倒是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女殺手見殺不了我, 心念一轉,便是直接攻向了安庫,因爲安庫和她實力應該差不多,所以她覺得自己還有一拼之力,但是面對我,她只有狠狠的壓抑自己心中的那股恐懼。

安庫見狀,也是凝重的看着這個女殺手,打算認真的一戰。因爲據我估計,這個女殺手是一個修真者,實力應該有着大乘初期的實力,所以,也算是頂尖中的頂尖高手了。

而安庫由於身體沒有完全恢復,但也相當於元嬰後期的高手了,至於我,我也不知道我究竟到達了什麼層次。

那女殺手縱身一躍,狠狠的將身體甩向空中,然後揮起手中的彎刀,用盡全力刺向了安庫,彎刀之上,還閃爍着濃郁的紫光。

“驚燕切!”那女子低吼一聲,刀刃也霎時間到達了安庫的胸口。

安庫陡然向後退了一步,然後伸出了僅有的左翅,狠狠的朝那個女殺手扇去,頓時,一股強大的紅色風暴衝着那個女殺手席捲而去。

“喂!幫我把她抓住!我有核心徽章的事情要問她!”安庫不想拖延時間,於是對我說道。畢竟這殺手的警覺性非常高,現在她已經處於劣勢,所以隨時都有可能借機逃跑。

“呵呵,我以爲你自己能搞定呢!”我揶揄的說了一句。隨後,便是雙手一動,施展了冰之天牢魔法。

無數條冰龍憑空出現,使得這天地間的溫度都是下降了幾分,隨後,密密麻麻的冰龍直接纏住了那女殺手的身體,使其不能動彈,如果她想動用真氣掙脫,那麼這些冰龍就會越纏越緊。

女殺手掉在了地上,不斷的掙扎,我走過去,一把扯下了她臉上的黑布。

“艹,還是個靚妞!”我看着她那絕美的俏臉和水汪汪的大眼睛驚道。

“我說小妞,我哪裏得罪你了,你費盡心思的殺我?”我問道。

“哼。”那女殺手怨毒的看了我一眼,隨即轉過頭去不說話。

“把她搬到車上。”我說道。“咱們找個沒人的地方……”

說到這,那女殺手的身體忽然顫抖了一下,眼神深處也閃過了一絲驚恐。

“審問一下這個殺手!”當我把話說完,那女殺手也是悄悄的鬆了口氣,而且還不留痕跡的瞪了我一眼。

我打了個電話給聶老師,說了一聲後她便同意了我的請假,於是我和安庫又將車開回了家,將那個女殺手提着上了屋頂。

“說吧。”我淡淡的說道。“你是什麼人?”

女殺手緊緊的咬着嘴脣,並沒有打算說話的意思。

我手指輕點在她的身上,然後揮了揮手,她身上的冰龍便直接化爲水霧散去,此時的她已經被我抑制了實力,根本無法動彈絲毫。

見她的嘴如此嚴實,我只得考慮一下能否在她的身上找到些線索。

於是,我便將手伸向了那女殺手胸前的口袋裏,那女殺手驚怒道:“你敢!”

“靠!我有什麼不敢的?”我聽後直接將手伸進了口袋之中,摸索了一下,發現真的有東西。拿出來一看,竟然是我的照片,只不過照片上的我正在和何韻親密,我靠,這張照片肯定是李小剛那個雜種拍的!我心裏已經大致猜出了事情的經過。

將手伸出來之後,我還不忘在這個女殺手的胸部狠狠的揉搓了一番,她臉色一變,頓時便滿臉的怒火,她衝我吼道:“你個禽獸!你不得好死!” 我沒有心思聽這個小妞的怒罵,於是說道:“不要廢話了,快說,是誰讓你來殺我,我給你三分鐘的時間,如果你不說,那我就把你先奸後殺!”

那女殺手聽後臉色一變,隨即咬着牙說道:“有種你就直接殺了我,你這個禽獸。”

“臥槽!”我聽後直接怒了,一口一個禽獸,老子還沒對你做什麼呢好嗎?

於是我不再廢話,直接在那女殺手的身上摸索了起來,在摸索的過程中,我完全無視了她想要吃了我一般的目光,在她的屁屁上狠狠捏了一把。

我在她的褲子口袋之中找到了一張名片,上面畫着一朵擁有七種顏色的花,另一個口袋中有一部小巧的手機,我拿出來之後,發現這手機只有撥號和接電話,短信這簡單的幾個功能。

通訊錄裏只有一個號碼,沒有任何備註姓名,我看後冷笑了一聲,直接撥了過去。

“嘀嘀……”響了兩聲之後,電話接通,裏面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大小姐,這麼早打電話來有什麼事嗎?”

我聽後暗暗猜測,這個小妞的身份估計不簡單,這個人應該是他家裏的管傢什麼的。

“呵呵,你的大小姐現在在我旁邊。”我淡淡的說道。

電話那頭頓了頓,忽然厲聲說道:“你是什麼人!你把小姐怎麼了?”

“我就是你的大小姐要殺得人,不過很可惜,現在獵人和獵物已經交換了角色。”我笑着說完,便將電話放在了那個女殺手的耳邊。

女殺手恨恨的看了我一眼,隨後便說道:“劉伯,我現在暫時沒事。”

“小姐!你沒事的話就太好了,到底是怎麼回事?任務失敗了嗎?”那邊的劉伯問道。

“嗯。算是吧。”女殺手有些沮喪的說道。“誰知道這次的對手竟然如此強大,我在他的手裏,連一招都抵不住。”

“什麼!”劉伯聽後立刻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頓了頓,他說道:“你放心吧大小姐,我會和那個人交涉,把你救出來的。”

於是,我又將電話拿到了自己的耳邊。

“敢問閣下究竟是什麼人?這次是大小姐眼拙,她還小,不懂事,你能不能大人有大量,就當跟我合作一次怎麼樣?”劉伯忽然放軟了態度。我想也是因爲那個女殺手將我的實力透漏了出去。對方纔有所忌憚。

“哦?我要是不同意呢?”我聽後反問道。

“閣下如果不聽我的勸告,那麼您將面對是我們整個組織中最強高手的追殺!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閣下也是一名修真者吧?相信您也應該明白事情的嚴重性。”劉伯有些不滿的說道。

“不好意思,我並不是修真者,而且就算你的組織裏所有的人都來追殺我我也不怕!”我淡淡的說道。“但我也不是蠻不講理的人,如果想讓我放了她,你必須爲我做兩件事,而且還要把僱主的身份告訴我。”

“哦?您已經知道我們是受僱於人?”劉伯驚道。

“呵呵,猜測而已。那兩件事我還沒有想好,但是我相信你們是講信用的人,如果你們違約的話,即使我把你們的大小姐放回去,我想讓她死,她還是會死。”我聲音非常輕鬆的說。

“好。”劉伯聽後立即答應了我的條件。“我們的組織叫做七色花,相信你已經從小姐那裏獲得了我們組織的名片,只要往名片中輸入一絲真氣,上面就會顯示我們組織的聯繫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