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雙手握拳手肘放在了辦公桌上,裝出一副居高臨下的氣勢,“嗯!說起來,好多人都已經離開這紛紛擾擾的人世了,包括……你那個女人。”

說完,靳澤軒微眯着眼眸,打量着靳澤明。

他心裏很清楚,洛星辰當年可以這位放蕩不羈的靳三少唯一娶過的女人。

“女人?”靳澤明勾起脣角笑了笑,“哪個?”

“洛,星,辰!”

“不對啊!她這會正在海都名城,目前,還是我老婆。”說完,靳澤明低聲笑起來。

他的鎮定和從容,換來了靳澤軒的一聲笑。

那笑意裏面帶着明顯的嘲諷,“呵呵……澤明,你這幾年究竟是經歷了一些什麼?洛星辰已經死了,你不知道嗎?”

靳澤軒並不知道K計劃,所以洛星辰的下落他其實是不知道的。 顧名義半響回過神,苦笑一聲。

慢慢地的消化這個驚人的消息,呼吸慢慢地的平緩下來,商場如戰場,在這之前,顧名義一直想用最微薄的代價換取最大的利益,但是別人不是傻子,何況還是一手創辦出唐玉的厲害人物。只是萬萬沒有想到,那人物竟然是兒子的同學,現在的處境變得有些尷尬了。如果談判成功,就變得他欺負晚輩,欺負小孩子了;如果談判不成功,那麼他一張老臉也已經顏面掃地了。

可是,現在這騎虎難下的情景,又不能臨陣脫逃…

“咳咳。”顧名義沉聲開口,“在我們沒有建立密切合作關係之前,你剛纔問的問題都屬於我方的私密,所以我有權拒絕回答!”

這下子,他正襟危坐,不能在將面前的小女孩看做普通的小孩看待了。

聽見這話,唐淺笑了,毫不留情的笑了,“既然顧總沒有合作的誠意,那麼我覺得我們也沒有談判的理由了!”

顧名義那張臉慢慢地漲紅,進而有些泛白。最後只能想出折中的想法,“能說的,我絕對不隱瞞。譬如公司職員的待遇,普通職員底薪1800元,提成按着百分之五的算的,部門經理底薪3000,加提成。至於…”

唐淺擡了擡手,阻止了顧名義繼續往下說,“好的,您不用說了。”

顧名義這張臉,被唐淺打的好不是滋味,頓時有些莫名其妙的瞪着她…唐淺卻是一笑,解釋道,“我只是看看您誠意而已,臻玉軒的情況我想我瞭解比你告訴我的多多了!”

唐淺翻開手上的資料,指着上面的一條,挑眉問道,“十年前的臻玉真是輝煌一時,最近幾年業績雖大於同行,但日趨漸減是嗎?”

這話毫不留情…

“兩年吧,顧總在翡翠公盤上賭石,那次賭出了靠皮綠,幾乎搭上了臻玉軒,臻玉的資金自此周轉不靈;後來,顧總一直奔波於世界各個地方,爲求一塊好料,來緩解緩解臻玉的難關;半年前,臻玉副總楊誠在雲南拿回了一顆水頭足的老坑玻璃種的石料,解了臻玉的燃眉之急。情況也有好轉,資金也漸漸地鬆動起來…”

顧名義驚訝的望着唐淺,看着她嘴巴一張一合,心裏震驚萬分。這這這,看來自己在人家的面前竟然是一張白紙…

“只是…在臻玉起死回生的時候,唐玉出現了。強勢的出現在衆人面前,成了珠寶界的趨向,也成了瀚城的金字招牌。臻玉軒的生意再次跌入谷底。只是靠着壓低自己的價格,與唐玉來抗爭…只是,翡翠這行,壓價也只是自己吃虧。好貨難求,低價賣出,也難得再次尋到。所以,臻玉覺得此法行不通。找上了唐玉,尋求幫助…”

“對了,這幾個月臻玉的營業額,去掉物業費以及職員工資,出現了虧本的趨勢…”

“我說的對嗎?顧總?”

唐淺合上桌上的資料,擡頭看着臉色一變再變的顧名義,波瀾不驚…

“既然這樣,你認爲唐玉用得着花費大力氣去拯救臻玉嗎?我想,顧總應該考慮考慮變相入股。”

“您帶着臻玉入股,唐玉分您一杯羹,給您相應的股份,想來…這是個好辦法吧,只是以後只有唐玉,沒有臻玉!”

唐淺雙手抱胸說完這些話,不再看向顧名義,便朝着身後的人說道,“寧姐,給我一份抹茶冰淇淋,說的我嘴都幹了…好想吃!”

寧姐微微一笑,帶着寵溺又崇拜的眼神望着自己老闆。“好的,我去去就來。”

姜寧是國色天香的經理,見過唐淺幾次,對這位老闆印象卻是極深,這次便是她招呼着顧名義,待她知道自家會所老闆竟然還是唐玉齋的擁有者後,她再一次驚呆了…

原本她可以一個電話就搞定的事,只是…她想親自伺候伺候她的小老闆。

——

顧名義看着這幅場景,驚訝的說不出話來,他自然是知道這姜寧是會所的經理,平時就算是市上幹部來了,也是公事公辦的模樣,從來不討好誰。只是…她竟然如此明顯的親暱討好面前的小女孩。

只是…入股。

顧名義面色有些糾結,面色躊躇,試探性的問出口,“入股我想我也可以拿出資金來…”

唐淺意外的擡頭,不知顧名義竟然對自己品牌這麼顧忌,“你以爲你那點資金夠嗎?”

顧名義面色一噎,雖然是事實,可是這麼直白的提出來,真是傷了他的臉…

“不過等唐玉上市後,歡迎您來買我們的股票。”

唐淺那天真無邪的笑,深深的打了顧名義的臉啊…

買股票…真是…羞辱啊…他還輪不到自己變成散戶,買人家的股票吧…

“然後,估計還可以填補填補臻玉的虧空。”

顧名義那個氣啊。如坐鍼氈,渾身不舒服,爲什麼明明是個無害的女孩,說出來的話竟然這麼見血,真他媽的見鬼了。他顧名義大半輩子什麼人沒有見過,這次竟然栽在十幾歲的孩子身上。恥辱啊恥辱…

考慮過個個方面後,經過許久衡量利弊後,顧名義竟然發現自己入股後,收益絕對無法想象。做出幾個設想,如果放任不管,臻玉總有一天會坐吃山空!而像這丫頭提出的那樣,買股票!他絕對會嘔死的!如果,入股唐玉,損失的只是臻玉這個名號而已。

“咳咳,萬一你唐玉也僅僅是一時輝煌而已呢?那我入股之後,豈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那我可成了臻玉的千古罪人!”顧名義假裝鎮定又垂死掙扎的蹦躂兩下…

唐淺有些好笑,卻是揚聲道,“你以爲誰都和臻玉一樣?我敢說,就敢做!我想我有生之年,唐玉就一天比一天強!”

咳咳…顧名義原本想要瞪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女孩,誰說他們臻玉僅僅是一時輝煌?他們最少也輝煌了二十年了,好吧!只是接下她的豪言壯語卻是讓他的心微微有些顫動起來。

也是唐洽此時的神情,此時的語言,顧名義真的折服了。

“好吧,那我來談談入股的事吧!”顧名義老臉有些掛不住,只是因爲對象是個小女孩,如果是商場上那些老油條的話,他絕對不會不自在…

彷彿顧名義的決定在唐淺的意料之中,唐淺只是輕輕的嗯了一聲,並沒有什麼多餘的表情。

顧名義有些鬱悶了,好歹給出一個勝利的表情啊…他不由真的懷疑自己臻玉是不是真的沒有存在感。

“你的冰淇淋來了…”只見姜寧手拖着綠色的冰淇淋走了進來,臉上還帶着親切的笑容。

因爲有外人在,姜寧不會叫她老總,當然讓她叫唐淺的名字也絕對是不可能的…所以,她自動忽略了稱呼。而據她的瞭解,小老闆真是個隨和又好相處的人。

唐淺立馬綻放出今天以來最真的笑容,天大地大吃的最大,興奮的拿起勺子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嚐到一口後,唐淺滿足的閉了閉眼,豎起一根大拇指,朝着姜寧道,“寧姐,這是你親手做的吧!真好吃。”

姜寧也笑了出來,打趣道,“這你也猜的出來…”

“啊…剛放學我還沒有吃飯,好餓。對了,寧姐再來些辣翅,魷魚,烤肉。越辣越好啊!”

姜寧,顧名義汗顏,這還是剛剛氣宇軒昂的唐玉老總嗎?

姜寧小心的出聲,“那個…還是別吃太多刺激性的東西,又是冰的,又是辣的,小心吃出毛病來。”

唐淺笑着招手,“我的胃早就免疫了…”

姜寧無語。認命的又去準備,當然…姜寧也不是吃素的,給唐淺準備了一大桌飯菜,再加上唐淺點的那幾樣,相信…唐淺總不會掉在一顆樹上吧。

自然,顧名義也與唐淺共享了這些食物,坐在精美的飯桌上,吃着山珍海味。心漸漸地變得平和起來…

盯着吃的暢快的唐淺,突發奇想,要是顧揚將這丫頭追到手…嘿嘿!

不知道顧名義心中的想法,唐淺非常享受着美食…心中不停的讚歎,國色天香之所以成功…與這些美食分不開啊。

唐淺只負責談判,接下來臻玉入駐唐玉的事情,就甩手交給了王慶福。王慶福的能力她是看在眼裏,她還不用擔心王慶福辦不好這件事。

王慶福其實也問過她,爲何特意幫助臻玉?

唐淺微笑不答。

一是,臻玉在瀚城立足這麼多年毅然不倒,自然有他的獨特之處,她唐淺並不自大的認爲,除了自己之外,沒有人比她厲害?相反,她認爲各個領域都有比她強千倍百倍的人!所以她惜才,遇見有能力的人就像拉攏。只是。方法不同而已。況且,顧名義在業界名聲也是極好,有了臻玉入駐唐玉,想必唐玉會更上一層樓,再者,顧名義的能力絕對不下王慶福,甚至在某些方面手段絕對高於他!唐玉有了臻玉,有了他,好處大大的有!

二是,臻玉是顧揚家的,這些日子以來,臻玉只虧不贏,她可不想因爲自己,阻了朋友的財路。還有就像顧名義說的,顧揚個沒出息的…沒有他老爸他該怎麼揮霍青春啊!一天不愛學習,上課不是玩着手機,就是寫着奇怪的數字,不上課的時候,除了和他們這些朋友一起玩之後,便是上網吧玩遊戲去了。在家也是玩電腦打遊戲一個通宵…早晨便頂着一雙熊貓眼來學校了。就這樣,還忙裏抽空的泡泡妞。就連簡成和薛梓鑫都不得不佩服精力充沛的他!

而顧揚卻是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那當然!精力充沛的好啊!精力不充沛那還得了啊?兄弟啊,你們是不是——

一人一拳揍過去,這下真變成熊貓眼了…

唐淺無意瞄上一眼,一點也不同情的火上添油,“嗯~靴子下手有些輕了。”

悲催的顧揚,“…”

最近的顧揚意外的發現,自家老爸比他還早出晚歸,甚至還夜不歸宿,他偷偷地問了表哥楊誠,後者閉口不答,詭異的態度令顧揚起疑。

如果不是最近,手頭有些緊缺,他才不會關心老頭的去向呢!既然老爹靠不住,那麼先從老媽那拿點…

於是他又意外的發現,老媽竟然在房間內悄悄的抹淚!什麼?!聯想到最近老爸的行爲,顧揚頓時明了!

那糟老頭絕壁是有了外遇!

“揚揚,怎麼呢?”呆在門口的顧揚被老媽發現了。

顧揚只好硬着頭皮走進房間,“媽。”

這時的程麗已經沒有哭泣的痕跡,顧揚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程麗摸了摸顧揚的頭,輕聲說道,“揚揚,有什麼事嗎?”

顧揚尷尬的笑了笑,他已經是個大人了,可是老媽總是這樣對待小孩一般的對待自己,着實有些尷尬啊…

“媽,最近家裏發生了什麼事嗎?還是公司裏的事?怎麼一直見不到老爸的身影?”顧揚試探性的問話。

如果是老媽會若無其事,如果不是老媽就會是剛纔那反應。

只見程麗面色一僵,臉上的笑容散去,頓時,顧揚心頭一沉。絕壁是那老頭出軌了!

程麗嘆口氣道,“是啊!公司這次的事可不是件小事…”

顧揚心疼看着老媽強顏歡笑,試圖轉移自己的注意力,還扯出公司的事情,公司這些日子以來,一直不溫不火,被唐玉壓制了這麼長時間。還能有什麼事情比這更糟呢?

“老爸,真是太過分了!”顧揚氣憤的大吼。

“…”程麗有些奇怪的瞅了顧揚兩眼,這孩子怎麼呢?平時也不見得他關心公司裏的事,這次怎麼會這麼激動?想到顧名義心中嘆口氣,這次他的做法確實有些冒險,也不知道這樣會不會起死回生。她能理解顧名義的做法,只是心中還是有些不捨罷了。畢竟這麼年的臻玉,說沒有就沒有了。心裏頭總是有些難過。但是想想,顧名義對臻玉的情感不比她少,慢慢地也有些釋然了。

“其實,你爸爸也是逼不得已的。”

聽見這話,顧揚氣的哇哇直叫,不可思議的反駁道,“媽!你不能這麼懦弱啊!老爸都做出這樣的事情,你怎麼能忍氣吞聲呢!在家裏,你才是老大,你說了才算!老爸敢這麼做,你就要修理他啊!”

程麗更加的莫名其妙了,奇怪的道,“你這孩子不體諒你爸爸就算了,怎麼還埋怨他?”

老媽詭異的態度更加刺激了顧揚躁動的心情,眼睛都瞪紅了,破聲吼道,“你賢良淑德!你忍氣吞聲!你是個好妻子!你…不可理喻!瘋了瘋了,你和那老頭子都瘋了!”

顧揚活這麼大,沒受過什麼委屈,小時候調皮搗蛋,幹出許多壞事,都有老爸拿錢幫自己解圍,生病時,被人打了哇哇直叫時,老媽和老爸心疼地抱着自己,到現在想到,都忍不住眼眶發熱。卻沒有想到,這樣的日子,竟然馬上都要消失了!老爸竟然搞出外遇,而老媽除了偷偷抹淚外,竟然還大方的體諒那老頭子!真是…

程麗也有些生氣了,這孩子究竟什麼呢?怎麼能胡亂的說出這樣的話呢?沉下聲喝道,“顧揚,不要以爲我不會修理你!”

“呵!呵!來啊!我不怕!真不知道你腦子裏想的什麼?老公跟着別人跑了,竟然還大方的體諒老公,還說他逼不得已!怎麼個逼不得已法啊?難道那小三拿刀架在老頭脖子上啊?還是說…老頭子是被人強了啊!我呸!出軌的老爸,我顧揚不稀罕!也不知道老媽你是被他洗腦了嗎?這麼死心塌地的對他?他是你的男人!他是你的,你不僅不看管好他,竟然還放任他去找小三,你能容忍,我不能!我今天就要去看看那個老頭究竟如何的逼不得已!今天不去打醒那老頭,我就不叫顧揚!”

吼完這些話,顧揚不待程麗有何反應,甩手便衝了出去,帶走了一陣疾風。

砰——

房門被重重的甩上,感覺房間都有些顫動。

程麗微微張大嘴巴,怔怔地盯着關上的房門,腦子裏一片空白,顧揚的話在她腦海裏不斷回放…

良久,呆呆的說道。

“我只是想說,你要體諒你爸入駐唐玉的苦心啊…你想到哪裏去了?”

說完這句話,程麗立馬反應過來,瞬間站起身子來,急急地在屋子裏打轉,像要找什麼東西。

終於看見電話的方向,跑了過去,急急地按下電話,接通。

“喂,楊誠,你聽我說,顧揚…”

打完電話後,程麗終於吐出一口濁氣,好久好久,突然撲哧笑了出來,自言自語道,“這孩子…”

——

臻玉軒

顧揚火急火燎的衝進去,店裏的職員都認識他們臻玉的少東,原本想着上前招呼招呼,只是意外的發現一隻笑眯眯的少東,臉上竟然帶着前所未有的凶神惡煞…這,是出什麼事呢?

顧揚一路不管不顧,只管朝着總裁辦公室裏,直直的衝進去。

總裁辦公室外,

張祕書看着老總的兒子來了,立馬站起身來,笑意盈盈的問好,“少東好,你怎麼突然來了?不提前打個招呼呢?老總現在——”

顧揚冷眼過去,上上下下的打量了這個年輕漂亮精幹的祕書,辦公室戀情嗎?口氣不甚好,

“怎麼?不方便嗎?還是說他正在幹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呃?”祕書微微一愣,不知道怎麼回答,她還從來沒有見過這個模樣的顧揚,以前見到她不是姐姐長姐姐短,還偶爾裝作風流公子調戲自己一番,現在怎麼…這麼…讓人害怕啊…

“瞧您說的,總裁現在不在辦公室…”

顧揚微微一愣,難道不是眼前的張祕書,想到什麼,臉色變得更黑了,“呵!爲了那個人竟然連班都不上了?”

“啊?”張祕書再次卡機了,那個人?誰啊?疑惑的盯着氣急敗壞的顧揚,想要試探…“哪個人啊?”

顧揚擡眼,看着張祕書好奇的眼神,並沒有半分作假,那麼張祕書排除了,“老頭現在在哪?”

“什麼?老頭?”張祕書還從未在顧揚的嘴裏聽見這個稱呼,這老頭是何方神聖?

顧揚非常相信這個張祕書是故意的!頓時咬牙切齒,“你的上司!”

“啊、噢噢!”張祕書頓時笑成一團,這個稱呼簡直是逗爆了好嗎?這顧揚還真是…他也不想想自己父親,那麼年輕,可是被臻玉不少女孩心中惦記着呢…

“他剛纔去了國色天香會所開會,估計現在應該快回來了吧!”

國色天香…

顧揚氣憤!

“老頭真是不檢點!爲了那個女人,竟然這麼捨得花本錢!幽會就幽會,別說的那麼好聽!開會!呵呵…呵呵…我呸!”

張祕書呆呆的望着顧揚氣憤的臉,漂亮的臉頓時有些扭曲了…

“小子!別在這裏胡說八道!趕快出去!”楊誠接到小姨的電話,立即就往門口跑,誰知道剛下去,就聽見職員說看見顧揚已經上來了,結果…看了看周圍圍了一大羣好奇的眼神。楊誠頓時有些無力。

這小子,真是越來越坑爹了。

“呵呵。你們一個個被豬油蒙了心了,一個個都幫那個老頭說話,你們的腦子是被驢踢了嗎?他敢做,就別怪我在這裏鬧!”

終於,張祕書懂了。

這顧揚是以爲總裁包了小三了吧!哈哈…他還真敢想啊,顧總在臻玉這麼多年,一直都是被稱爲模範丈夫的人,女孩們雖然有些覬覦,但是也知道顧總根本就是她們碰不到的人物啊…

沒想到顧總,竟然被自己的兒子認爲出軌了,哈哈,哈哈哈哈…

張祕書此時也不再說話,任由着顧揚胡鬧,她倒是想看看,真相大白時,顧揚的臉色呢…哦!對了,趕緊給顧總打個電話,哈哈。

“告訴你們,不要以爲那老頭躲着我…就可以相安無事!他若是說不出什麼一二三來,我顧揚就不認他!”

楊誠氣也來了,一巴掌拍在那蹦躂老高的顧揚頭上,“你這話說的可太過了啊!凡事適可而止,小心沒有後路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