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她們過年過節,偶爾有人提起穎姐姐時,她們眼底閃過的那一抹澀然。

麗麗心頭猛的狂跳了起來,她深吸口氣,眼神也慢慢的平靜,甚至帶着幾分的小心冀冀,“我信您,紹二少。我這位妹妹也只是聽說了一些事情,而且她常年在國外,所以,嗯,您就當她腦子出了點問題,說了些胡話,您看可以嗎?”

胡話?腦子出了點問題?

如果換做尋常的時侯,紹子墨自是不會和兩個女孩子計較。

他一個大男人,和兩女孩子有啥好說的?

在紹子墨的眼中,這個世界上所有的女人加在一塊,都不及自家老婆的半根的手指!

可現在,當聽到敏敏對他的指責,甫一開始時。

紹子墨便曉得,他猜測多時的心思,該是有突破點了。

而這個突破點,就在這兩丫頭身上!

他揚揚手裏的資料,對着兩女挑了下眉,“如果你們不說實話,我可以現在打電話讓你們父母親人回國領人哦。”紹子墨臉上明晃晃寫着威脅兩字,至於敏敏兩女不善的臉色?他需要看別人臉色麼?

他淡淡的笑,“如果你們不把你們自己知道的都說出來,我這就給你們陳家打電話。”

“你,你敢……”

紹子墨看着敏敏的怒喝,不禁低笑了起來,“我爲什麼不敢?”

敏敏看着他瞪大了眼,“紹子墨,你真不是男人。”竟然威脅兩個小姑娘,丟人!

麗麗站在一側看到這裏,心裏輕輕的嘆了口氣。

怪得了人家嗎?

這是她們自己送上門的!

她想了想,直接拽着敏敏坐到了一側的沙發上,絲毫不客氣的要了兩杯咖啡,對着紹子墨平靜的擡下眼,“二少想知道什麼?對了,我可是先聲明,我和敏敏能知道的也有限,就怕到時侯我們兩個說了,您會覺得我們說的是假話,是在敷衍您。”

“無妨,把你們知道的都說出來就好。”

紹子墨眼皮沒動,只是笑了笑。

其實,他倒是想全部都知道。

這段時間看似平靜,沒什麼異動,哪怕是回到家呢,也是和小寶笑鬧,打遊

戲。

可紹子墨自己心裏卻是有分寸。

不一樣了啊。

他心裏裝了一件事,這件事情不同以前的每一樁事。

這是和他以前的事情有關。

是他的記憶。

敏敏狠瞪了眼紹子墨,扭頭,拽拽麗麗的衣袖,“麗麗,你什麼都不許和他說啊。”說着話,斜斜的睇了眼紹子墨,精緻的瑤鼻一俏,擰起來,“我偏要看看他能把咱們怎樣。”不就是想要嚇唬她們嘛,她又不是被嚇大的!

麗麗有些無奈的看了她一眼,搖搖頭。

真的是一個被寵壞的孩子。

紹子墨是不會對自己動手,可讓一個人難過,不好受。

難道只有動手一個方式嗎?

她敢肯定,只要紹子墨動動嘴脣,下面爲了討好他。

和他辦事的一大把!

這麼想着,麗麗的心就提了起來,她現在更害怕的是紹子墨不滿意一會她們要說出來的話。

“說吧,我聽着呢。”

紹子墨往椅子上靠了靠,神色淡淡的看向兩女。

麗麗臉色難看,“那是六年前的事情……”

……

南雲在家裏等着紹子墨的電話。

明明是他說好中午一塊用餐的呀,這眼看着時間一點點過去。

馬上就一點了。

怎的人還沒個消息?

哪怕就是忙,不去,也要給自己一個電話不是?

特別是讓南雲生氣的是,紹子墨的電話竟然打不通!

她打了兩回,先前是沒人接。

等到之前再打時,竟然直接就關了機。

這事讓南雲很是有幾分不安,這是怎麼了,公司裏的事情?

南雲看着半天一點動靜沒有的手機,等到一點鐘的時侯,再也忍不住跳了起來。

她得去看看纔是。

連對自己的事情都給拋到了腦後。

可見紹子墨是真的很忙。

失約給她倒不要緊,她現在怕的就是他又不好好吃午飯。

自己爲什麼答應陪他一塊用午飯?

哪裏是覺得寂寞,沒人陪啊。

還不是怕他自己一人在公司吃不好,休息不好?

助理可是說過幾次,他這人工作起來那簡直就是不要命。

以前也就罷了。

自己現在可是紹太太。

她還想着紹子墨多活幾年,和自己白頭到老呢。

這麼想着時,她再也坐不下去,和劉阿姨說了兩聲,到了樓下開車跑了出去。

……

辦公室,聽着麗麗說完之後,臉上沒有半點顏色的紹子墨陰沉着臉看向她們姐妹兩人。

“你們說的,可是事實?”

敏敏吃的一聲笑,“如果不是事實,怎麼着,這個津市還能有第二個紹家,第二個紹子墨不成?”提到自己的姐姐,敏敏巴掌大的小臉上全是怒意,是她根本就不想去掩飾,隱藏的,她就那麼瞪着紹子墨,眼底寫滿兩個字,鄙夷!

有本事你敢作敢當啊。

傷害了人家姑娘,就躲起來,一句說什麼不認識,不記得了,就全完了?

這天底下哪有那麼好的事情!

“紹子墨,你怎麼能把我姐姐給忘記?她對你那麼

好……”好到那個時侯她經常對着姐姐吃醋,姐姐就會溫柔的笑,對着她招招手,讓她坐在自己的身側,輕輕撫着她的髮絲,眼底盡是溫情,“敏敏你還小,不懂這些呢,等到你再大些,等到你有了屬於自己的心上人,你自然就明白這種心情了。”

敏敏對天翻了個白眼。

她纔不要這種心情呢。

看看姐姐現在什麼下場,結局多慘?

如今,唯一愛過的男人另結新歡,爲了怕她的存在影響到新歡。

所以,直接把她曾經的存在都給否認,抹去麼?

“敏敏,不得胡來。”麗麗帶着幾分警告性的瞥了眼敏敏,臉上多了抹凝重,對着她輕輕的搖搖頭,示意她不能再多說什麼,不管怎樣她們現在是孤身兩人,又是在紹子墨的地盤上,還是謹慎些的好,敏敏也不好,之前只是一時氣的衝暈了頭,不顧不管的跑上來。

這會被人幾次三番的提醒,她反倒是清醒了過來。

只是那小眼神還是刀子似的對着紹子墨,“我和麗姐姐說的都是真的,你要是不信,你自己大可以去查嘛。你們那個時侯在國外好幾年,怎麼可能一點印象,痕跡都沒有?”她皺了下眉,深深的看了眼紹子墨,“其實,你們男人都是一個樣的,我姐姐如今……你另娶她人也是應該的,可我最恨的是你竟然不敢承認我姐姐的存在。”

“要不是我姐姐,現在哪裏還有你的存在?”

早知道是這樣,當初姐姐就不該救他!

紹子墨看着她義憤填膺的樣子,眉頭緊緊的擰在了一起。

他深深的看着眼前的兩個小丫頭,眼神看似平靜。

實則心裏卻是真正的洶涌澎湃,波濤起伏。

這兩個女孩子說的有鼻子有眼的啊。

如果說紹子墨之前只是懷疑,只是覺得這兩丫頭說的事情有可能對他有用。

現在,他幾乎可以肯定……

她們兩個說的事情,是存在的。

也就是說,他之前曾經和那個穎穎相識,相戀?

可爲什麼他卻是一點記憶都沒有?

紹子墨看着她們兩個,一動不動的盯着兩人的臉。

到最後,敏敏有些心神不安,小心的挪了挪身子,靠在麗麗身側,伸手拽拽她的衣袖,“姐姐,咱們該怎麼辦?”他這樣子,好嚇人吶。看着她小心冀冀的樣子,麗麗是又好氣又好笑,多少年了,這丫頭就沒有服過輸,和她服個軟,叫她一聲姐姐過……

可現在,爲了個紹子墨,當着紹子墨的面前。

小丫頭就害怕了。

麗麗搖搖頭,對着她示意了下,笑笑,“紹二少,我們知道的都和您說了,您是不是該兌現承諾,放我們走了?”外頭可是有好幾個保安呢,不然的話她和敏敏就跑了,還會留在這裏等着紹子墨回來,審賊一樣的審她們?不過,看着這樣的紹子墨,麗麗心裏卻是多少起了幾分的疑惑。

難道寂,紹子墨的記憶真的出了問題?

一個人的眼神不會騙人。

她看的清楚,紹子墨是真的不記得那些往事。

可,到底爲什麼?

怎麼會是這樣?

她纔想着,就看到眼前的紹子墨面色一變,額上冷汗滲出來。身子一晃,朝着地下栽下去,她一驚,“紹二少……”

(本章完) 六中的寢室內,姜千雪坐立不安,她慌得緊,踱着步子來回走動,有室友見狀,不禁擡頭看來一眼。

“千雪,你怎麼了?”

聞言,姜千雪看對方一眼,然後搖搖頭。

她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已經晚上8、9點了,姜千雪眉頭皺得厲害,乾脆走回自己牀位,一個坐下。

然而,就在她剛坐下不久後,忽然,全身一顫。

體會到這種感受,姜千雪心頭一沉,她知道,是發作了,就知道,一旦停止那種東西的供給,就會是這種模樣。

心頭越發地難受,姜千雪忍得額生冷汗。

她實在忍不住的時候,連忙抓着手機就往外頭跑去,室友見狀,不禁朝她的背影大喊。

“千雪,你怎麼了?這麼晚了還要出去嗎?”

姜千雪答不上話,只拼命朝外頭跑去,一邊跑着,她一邊給何思打電話,因爲,她需要何思的供給。

那頭,何思很快就接了電話。

“喂?”

帶着磁性的男音,好聽得要命,可,姜千雪現在管不上對方聲音好不好聽,她一路往外頭跑去,聲音急促間透着痛苦。

“給我,我快忍受不住了。”

剛好,她這時跑到校門口,保安看着她跑出去,也沒有阻止,因爲,這個時候還是有學生進出的。

電話那頭的何思嘴角冷冷一勾,帶着攝人心魄。

“好。”

接下來,姜千雪跑到一條陰暗小巷後,她緊緊抱住自己縮下來,背部靠着牆頭,全身都在顫抖,明顯壓制得厲害。

小巷無一絲聲音,只聽得遠頭有野狗在吠叫而已。

這時,有腳步聲走進,何思嘴頭叼着煙,兩手插袋裏,頭上還戴着鴨舌帽,他看見姜千雪後,嘴角冷冷一勾,手指縫夾住菸頭,吐出一口霧來。

“何必呢?我都跟你說了,你不會忍受得了的,乖乖聽我話,按照我們的要求辦事不就好了?”

略髒污的牆壁旁,姜千雪痛苦地縮在那。

她見着何思走過來了,試圖想過去的,可,她發作得實在太難受了,直不起身子,只得狼狽地爬過去。

何思走進後,她低着身段,擡頭看向何思,更伸手去拉何思的褲腿,已是哭求。

“求求你,放過我,我真的不想再過這樣的生活了,你放過我好不好?”

聞言,何思嘴角冷冷一勾,他一歪頭。

“你確定還跟我們作對?”

姜千雪哭着應不出話來,見此,何思毫無同情,只冷笑地提醒。

“姜千雪,你可要想明白了,現在,你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如果你不配合我們的行動,到時,我們這邊稍稍透露點風聲,沈君斯如果知道你接近他的目的,以他那般殘忍的人,你認爲,他會放過你嗎?”

說着,何思彎低了身段,近距離地看着她,嘴角擒着一抹邪魅的笑意,卻是那般殘忍。

“到時你連累的,可就不只是你自己一個人,而是包括你的父母!”

聽得這話,姜千雪心頭一顫。

見狀,何思知道,她已算是屈服,便直起身子,手從兜內掏出,一包白色的粉末狀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