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爲晚宴對她來說,完全是個陰影。小時候有一次,白菲菲在晚宴上捉弄過她之後,她就一直對晚宴避之不及,以至於很少有人知道白家其實還有個大女兒。

白小然哭喪着臉,後悔自己剛纔太慫。

…………

夜幕初臨,校園的三三兩兩的情侶甜蜜的手拉着手,幸福的說笑着。

白小然一邊朝校門口走去,一邊看着身邊走過的人,脣角也跟着上揚。


歲月靜好,這樣的生活也挺不錯。

六點鐘整,手機響起,是陌生的號碼。

白小然看了看,接起,“喂,您好。”

“您好,請問是白小姐嗎?少爺讓我來接您,我現在正在您的校門口,車子是一輛黑色的賓利車,車牌是瀘A888……”

“少爺?請問是指顧先生嗎?”她記得上次在醫院的時候,那個醫生稱他爲顧先生。

“是的,您現在在哪?”

“嗯,我就在校門口,我看見了馬上過去。”

白小然望了望,迅速找到目標,剛走到車邊,就看見一個笑容慈善的中年男子從車裏出來,拉開了後座的車門。

“小姑娘,你好,我是少爺的管家,你可以叫我李叔,上車吧。”

“李叔,您好。”白小然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謝謝您,麻煩您了。”

“不客氣,您今晚是少爺的女伴。少爺吩咐了,待會帶您去裝扮一下,希望您不要介意。”

李叔的語氣透着一抹恭敬。

他是看着少爺長大的,對少爺的脾性深諳熟悉,他從來沒有見過少爺對那個女人親近過,特別是上次,少爺不僅親自抱了白小姐,還容忍了她身上的泥濘和水漬。

自從那晚之後,李叔就知道自家少爺對這位小姑娘有些不同。

“不介意。”白小然拘謹的回道。

車子很快啓動,白小然被帶到一家經常出沒在娛樂雜誌上的美容店,還看到了大名鼎鼎的化妝師,Mr king。


“這位小姐,您真的是很漂亮,尤其是肌膚,簡直就是上天的恩賜。我在這個行業工作了幾十年,頭一次見到您這麼好的皮膚,太令我羨慕了。”king絮絮叨叨的誇獎了一大片。

白小然靦腆的笑笑,任由對方在她臉上塗塗抹抹。

時間滴滴答答,很快一眨眼就到了八點鐘。

白小然不怎麼化妝,以爲化妝挺快的,沒想到耗時這麼就,她幾乎快要睡着了。

最後被人給喊醒的。

白小然羞赧的笑笑,“不好意思。”

“沒關係,白小姐。Lily,帶白小姐去換身禮服,就是新出的那款高訂。”

“是,king,白小姐請跟我來。”

白小然起身,跟着對方去了更衣室。

“白小姐,您真的好美,今晚絕對會驚豔衆人的。”Lily誇獎道。

白小然被誇得臉頰都紅了。

出了更衣室,她站在全身鏡前。

看着鏡子裏那個令人驚豔的陌生又熟悉的少女,突然有些不適應。鏡子裏的她穿着白色的抹胸晚禮服,身材凹凸有致,完美的將她的身材襯托起來,白皙滑嫩的大長腿,挺翹的脣部,飽滿的胸脯,性感的鎖骨,無疑不極致展現的恰到好處。可偏偏她的面孔卻是天使般的單純。水汪汪的大眼睛,透着迷離和單純,高挺的鼻樑,緋色的櫻脣,尤其濃密的睫毛更是讓她看起來像是童話裏的公主,等待自己的王子。

這是她嗎?

白小然看着鏡子裏的她,有些恍然,有些高興,但更多的是不自。這抹不自在在那個男人進來的時候達到了頂峯。

“好了?” 突然起來的聲音嚇了白小然一大跳。她一轉身,便看見那個英俊高大的男人朝她走來。

那一刻,她感覺時間好像突然靜止,只有他和她。

熟悉的感覺再次襲來。

白小然不禁認真的看向他,他們以前真的不曾認識過嗎?

“怎麼?”

“沒,沒什麼。”白小然下意識搖頭,可能是自己多想了。他們以爲怎麼可能會認識的。她的記憶力從來都沒有他的存在,可能是這些天太累了產生的錯覺吧。

“走吧。”顧寒辰淡漠道,收起眸底的驚豔,轉身離開。

白小然看着他寬大的背影,提着白色裙襬,踩着高跟鞋亦步亦趨的跟在他身後。

路上,氣氛沉默,卻意外的融洽,卻又似乎有些什麼不一樣的東西,在她的心底悄悄的生長着……

半小時後,

白小然挽着顧寒辰出現在宴會廳,引來衆人矚目。

陌生的面孔,驚豔到極致的容顏,十分惹眼。

尤其是男人,頎長高大的身材,雕塑般硬朗的面部線條,精緻到毫無瑕疵的五官,穿上意大利定製版燕尾服,猶如上帝的傑出作品,完美到不可思議,讓人震撼。

一時間,大家紛紛竊竊私語。尤其美麗的少女,春心萌動。

白小然看着觥籌交錯,人影攢動的場面,腿腳微微發軟,不自在的捏了捏手指。

她太緊張以至於讓男人無法忽視,顧寒辰低首看她微微發白的小臉,清冷的眸子閃過一絲莫名情緒,搭在女人纖細腰上的手收了收,“不用怕。”

低沉富有磁性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白小然揚起精緻的五官看向男人,俊美的容顏讓她一瞬間恍惚,深深陷入他深邃迷人的眸子中,一時間竟忘記了緊張。

而後,直到旁邊傳來黃鸝般輕快的女音,她纔回過神。

天哪,她剛纔竟然犯花癡了!

白小然白皙的小臉蛋羞的通紅,連忙垂下小腦袋。心,卻噗通噗通的直跳,怎麼也控制不住。

就在這時,嬌音再次響起,“我要你做我男朋友!”這次卻透着一股霸道和勢在必得。

白小然順着聲音擡頭看過去,入眼便是一個穿着黃色低胸晚禮服的女孩,她仰着驕傲的小臉看着男人,高高在上的說着讓人倒吸口氣的宣言。

只是,她的五官似乎有點熟悉,好像曾經在哪見過。

“怎麼?你不答應?”霸道女孩跺着腳,揚高聲音說道。

白小然下意識看向身邊男人,這樣的女孩應該會很受男人喜歡吧,活波可愛。

不知爲何,心裏有點失落,卻很快又消失的無影無蹤。她只是爲還醫藥費參加晚宴,以後,應該不會再有交集。

白小然垂下頭,沒看見男人眸子裏一閃而過的冷意和不耐。

“讓開!”顧寒辰冷聲道。

“你知道我是誰嗎?”霸道女孩氣急敗壞道,這個男人竟然敢拒絕她?從來都只有她看不上的人,這個男人膽敢拒絕?!他不知道她的身份嗎?

就在霸道女孩自得於身份時,男人一道冰冷駭人的視線朝她射過來,她忍不住膽寒的後退了一步。意識到自己剛纔才慫逼的行爲,霸道女孩惱羞成怒,卻不敢在看向男人,只好惱怒的指着白小然鼻子罵道,“看什麼看?給我滾!”

白小然低着頭,還不知道對方是在說她。

“你竟敢無視我?!”霸道女孩尖銳的聲音吵得讓人耳廓發疼。

白小然擡起腦袋,看見對方狠狠的盯着自己,這才終於意識到對方是在說她,不禁有些莫名其妙,“我?”

“就是你!”霸道女孩嫉妒的看着白小然,這個賤人、狐狸精,男人身邊的位置應該是她的纔對,“你乖乖讓給我開,他是我的!不然有你好果子吃。”

對讓一副理所當然的語氣讓白小然有些生氣,顧先生不是誰的所有物,她反問道,“憑什麼?”

“你……”霸道女孩氣的渾身發抖,哆嗦着指尖,從來沒人敢這麼對她說話,“賤人!你竟敢這麼對我說話?你知道我是誰嗎?”

白小然無語,她管她是誰,跟她有什麼關係嗎,而且無緣無故的被罵,心裏微微不爽,回擊道,“賤人罵誰?” “賤人罵你!”

白小然輕笑,嘴角裂開一道明顯的弧度,對方真蠢。

“啊!賤人,你敢捉弄我,你給我等着!我要讓你來求着我。”霸道女孩氣急敗壞的離開,步伐透着一股勢在必得。父親很快就要升市長了,她就不信這個男人到時不乖乖送上門。

周圍看熱鬧的人也漸漸離去,甚至有些人還可惜的搖搖頭,年輕人不懂事,竟然惹到了即將上位市長的女兒,以後的路不好走呦。

“好玩嗎?”男人清冷的眸子閃過一抹淺淺笑意。

耳邊聲音炸響,白小然倏地擡頭,撞上男人含着一縷笑意的眸子,騰地一下唰紅了臉,一直紅到耳朵根子。

男人輕笑出聲,白小然白皙的臉蛋更加通紅了,像是誘人可口的蘋果,等待着品嚐。

顧寒辰的眸色漸漸幽深,深邃的眸底讓人看不清想法。

“您好,請問您是顧先生嗎?”迎面走過來一位侍者恭敬的問道。

“嗯,李老找我?”顧寒辰淡淡道。

侍者聽見‘李老’二字越發恭敬,“是的,請您跟我從這邊走。”

顧寒辰低首看了女人一眼,“我很快回來,餓了先去吃點東西。”

“嗯。”白小然乖巧點點頭。

顧寒辰見她認真聽話的樣子,脣角勾起一抹自己都爲察覺的輕微弧度。

見他離開後,白小然發燙的臉頰才稍微散熱了些,她掃視了一圈身邊,找到最近的侍者,問道,“請問洗手間在哪?”

“您好,請您沿着直走的方向,在左轉就是,您會看到指示牌方向。”

“好的,謝謝你。”白小然提着白色裙襬走開。

另一邊,蘇曉鸞氣呼呼的離開後,就打算找爸爸告狀,可是找了一圈都沒有找到人,反而看到了白菲菲,她正乖巧微笑的挽着蘇星宇胳膊,安靜站着。

如意緣 ,一個怒吼叫道,“白菲菲,你給我過來!”

白菲菲正陪着蘇星宇和官員打交道,突然一道怒吼響起,她回過頭,便看到滿臉怒意的蘇曉鸞,眸底閃過一抹不耐和冰冷,卻又很快消失的無影無蹤,無人察覺。

轉瞬,她揚起精緻的笑臉,看着風一樣跑過來的蘇曉鸞,溫柔道,“曉鸞,怎麼了?”

蘇曉鸞鄙夷的看着白菲菲,轉而對大哥蘇星宇道,“大哥,我找白菲菲有事。”

“胡鬧,對不起,讓您看笑話了。”蘇星宇抱歉的對王警官說道。

王警官連忙擺擺手,一臉惶恐,“蘇少爺說笑了,令妹性子率直。蘇少爺,你們聊,我先去那邊。”說完,人趕緊離開,整個a市誰不知道,蘇家女兒可是令人避之不及的存在。

見王警官走後,蘇星宇這才轉向蘇曉鸞,道,“曉鸞,菲菲是你未來的嫂子,怎麼能直呼名字?”雖是責備,語氣卻透着明顯的寵溺。

一旁的白菲菲狠狠掐着掌心,面上卻帶着同樣寵溺的笑容,善解人意道,“星宇哥,曉鸞她還小,可能是有事找我,這才急了些。” 聽到前半句,蘇曉鸞想要發火,但到後面,便把她的注意力轉移,想到剛纔那個竟敢惹她的賤女人,便道,“大哥,你讓白菲菲跟我走。”

頤指氣使的語氣讓白菲菲強裝的笑容也差點維持不住,擡眸用可憐迷濛的眼睛望着蘇星宇,十分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