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只能放肆的哭了起來,哭得痛痛快快,才將心中的苦楚全都壓了下去。

回到醫院,凱瑟琳真的應允,給了最好的醫療團隊設備。

封晏的腿傷反反覆復,之前惡化,因為這段調養好轉了許多。

但傷勢依然不容樂觀。

現在有專業的頂流團隊,她也稍稍放心些。

她讓路遙去處理公司事務,不是特別重大的事情,一律不準上升到封晏的耳邊。

她後背的不是致命傷,也沒傷到重要經脈骨頭,前前後後躺了半個多月,也可以正常下地行走了。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36章黑蛇的召喚

看著懷中狼狽不堪的小人兒,司徒錦皺眉道:「退到邊上,找個安全的地方呆著。」

見到司徒錦,花琉璃欣喜萬分,雙眸閃閃發亮,她終於可以下山了!花琉璃退到巨蛇身邊,看了眼它的傷口,並沒有滲血的跡象,道:「小黑子,你先離開,你這麼大的塊頭,很容易讓人誤傷。」

巨蛇將巨大的蛇頭伸到花琉璃面前,看著覆蓋著光滑鱗片的蛇頭,花琉璃心肝兒抖了抖,真怕這蛇會一口吞了自己。有些瑟縮道:「小黑子,好歹咱倆也是過命之交,是共同經歷過生死的,你可不能吃我。」

巨蛇晃了晃腦袋,將屁股對著花琉璃,本蛇大王不想跟這沒見識的小丫頭說話!

「司徒錦!」聽到面具男咬牙切齒的聲音,花琉璃轉過頭,看著對峙的雙方,面具男好像跟司徒錦有著不共戴天的仇恨,單從他的眼神中就能看出,對方恨不能將司徒錦凌遲。

「上次沒殺了你讓你跑了,這次,可沒這麼容易的。」面具男說完,只是一個手勢,不少黑衣人從樹上跳下,將他們團團包圍,花琉璃瞳孔縮了縮,司徒錦只帶了五個人,而對方則有三十多人,在人數上對方佔了絕對優勢!

「上次你沒能殺的了我,這次,同樣殺不了。」見司徒錦一臉淡定,花琉璃放下心來,很顯然司徒錦有後手,不然也不會這麼淡定!

司徒錦看了花琉璃一眼淡淡道:「躲起來,免得給我們添麻煩。」

花琉璃聞言,笑眯眯道:「放心,我一定不會給你添麻煩!」

「呵,司徒錦,你還是多關心關心你自己吧。」說著如閃電般朝著司徒錦衝去,而司徒錦抽出配劍與面具男打了起來……

其中有兩名黑衣人朝著花琉璃飛來,嚇的她掉頭就跑!巨蛇將花琉璃擋在身後,張著嘴,露出鋒利的毒牙!黑衣人的袖口突然飛出一隻箭,直接飛到巨蛇口中,巨蛇痛苦的倒在地上身體不停的翻滾著,花琉璃看著痛苦不已的巨蛇,在看上黑衣人時,眸子里滿滿的殺氣。

說白了這巨蛇為了保護自己才黑衣人用箭刺傷的,可現在雙方亂戰,花琉璃無法為巨蛇療傷!

看著沖向自己的黑衣人時,她從地上抓起一把泥土,沖他們揚了過去,趁他們揮衣袖的功夫,兩根淬毒的銀針繞到他們身後,朝著他們的脖頸刺去。

感覺脖頸像被蚊子叮咬似得,二人並未在意,花琉璃突然伸出五根手指,道:「五、四、三、二、一,倒!」隨著她話音剛落,兩個黑衣人晃了晃腦袋,倒地不起,已然氣絕身亡了。

這毒是她在不老峰採摘的毒蘑菇提煉出來的,沒有解藥,且見血封喉。

看著莫名倒地的黑衣人,又有兩個朝著花琉璃襲來,花琉璃將身上的飛刀拿出來,朝著一人丟去,飛刀丟偏了,黑衣人哈哈笑道:「小丫頭,你這飛刀丟的不準啊!」知道對方在嘲笑自己,花琉璃怒氣沖沖的又丟了兩把出去,結果依舊沒傷到人。

「誒喲,笑死我了,這小丫頭真蠢的可以。」

說我蠢?姑奶奶這叫策略,你們懂什麼?

見她還要繼續丟飛刀,那兩個黑衣人,索性放慢腳步站在原地等著,像篤定花琉璃的飛刀傷不了他們似得,見二人輕敵,她用精神力包裹著飛刀,將刀甩了出去,兩把飛刀擦著他們的袖子飛去,兩人看著花琉璃哈哈大笑道:「小丫頭,今天爺爺就教教你什麼叫飛刀……」

說著抬手要將飛刀甩向她。結果……

他的手握著飛刀,做出甩刀的姿勢,而身體卻僵挺在哪兒,不可思議的看著花琉璃:「你……」

不等話說完,黑衣人瞪大雙眼,不甘心的倒在地上,沒了聲息,不到一刻鐘的時間,花琉璃就殺了他們四人。而此時花琉璃身上除了一把砍刀,再無東西可用,不過因為她詭異的殺人手法,讓不少黑衣人忌憚!不敢再上前一步。

花琉璃跑到巨蛇跟前,看著穿在它舌頭上的袖箭,道:「想活命,必須把這箭拔出來!」巨蛇聞言,張著大嘴,花琉璃深吸一口氣,一隻腳踩著巨蛇的下顎,防止它因為疼痛而閉上嘴巴,到時侯倒霉的就是自己了。

幫巨蛇拔了箭,又給它上了止血粉,呼出一口氣道:「你這幾天不能吃東西!忍著吧!」

巨蛇:「……」它好可憐,幾天不能吃東西,會餓死蛇的。

見它眼露可憐,花琉璃無奈道:「沒辦法,你傷的是口腔,吃東西傷口會發到時侯更難好!」

巨蛇憤恨的看著那些黑衣人,都怪他們,害的蛇大王不能吃東西,蛇大王一定要他們付出代價!巨蛇發出短而簇的聲音,一聲高過一聲,花琉璃看到自己腳邊鑽出一條五彩斑斕的蛇,這竟然是五毒蛇!

在看前面不遠處,銀環蛇,金環蛇?眼鏡蛇?眼鏡王蛇,卧槽,剛剛巨蛇的嘶吼是在召喚蛇類?看著密密麻麻的蛇類,花琉璃小腿都在打顫!而那些黑衣人遭到了毒蛇群的攻擊,至於司徒錦他們六個人,被那些蛇直接無視了……

司徒錦走到花琉璃跟前,上上下下將她看了一遍,轉頭對著巨蛇道:「小黑,多謝!」咦?看司徒錦的表情跟這條蛇好像認識。

司徒錦看了花琉璃一眼道:「小黑是我一位故人養的寵物,那位故人離世后,我便將它放生到中指峰來了,沒想到你竟也認識小黑。」

小黑對司徒錦能認出自己,顯得很興奮,巨大的蛇頭不停的在他面前晃,哼,本蛇大王可是有後台的人,小丫頭還不趕緊將本蛇大王的黑靈芝交出來!

見一條蛇沾沾自喜,花琉璃惡寒,指著巨蛇道:「它這麼大個,吃什麼?」司徒錦看了小黑一眼,道:「吃的自然是動物了,難不成你以為它吃人?」花琉璃點頭道:「之前這蛇一直追殺我,我以為它要吃我來著。」

司徒錦看了眼被毒蛇圍攻的黑衣人淡淡道:「那一定是你惹它在先,不然它不會主動攻擊人的。」花琉璃很扎心,像她這種良民,竟有被懷疑的一天,摸了摸鼻子道:「我採藥呢,這東西就出現在我身後,媽呀,老娘差點兒嚇尿!」

。「公主殿下…考慮的如何了?」

聽到腦海中悄然響起的聲音,身穿紫色束身見習祭司長裙,坐在休息室沙發上正在沉思的艾薇兒頓時一愣。

看著從門后緩步走來,頭戴黃金面具,全身都被黑色長袍完全包裹的來人,她急忙起身行禮。

「先知大人,您來了!」

再一次直面這位神秘而強大

《我的魔獸不對勁》第250章斯德哥爾摩神馬的我不知道「靠山寨在哪?」

「跟我走。」

苗小翠將弓箭往肩上一挎,雷厲風行的奔向靠山寨,正是王富貴幾人離開的方向,潘閑只不過是禮貌性一問,沒話找話罷了。

打開了話匣子,就能在閑聊中,套出很多有用的信息。

通過苗小翠嘴,潘閑了解到這一帶十里八鄉的布局,苗家寨、靠山寨、劉

《全民獵人時代》第200章流雲幫十三爺「歐巴快看,我們新歌的視頻已經出現在網上了而且還引起了話題!」

晚飯過後,李知恩划拉着手機一直在看自己演唱會的相關消息。

「評論呢,評論都在說什麼?」朱子仁似笑非笑地問了一句。

「評論當然都在說我們的事情跟我們的歌的事情啊,你以為呢?」李知恩反問道。

「我還

《半島之俠》第二百二十一章補習班 顏幽幽那不可一世的表情,在她眼中無限放大,也讓她的厭惡感前所未有的遞增再遞增,激起了她心中的萬丈火焰。

「不可能的,這不可能,顏幽幽怎麼可能是中容國的昭容郡主。

「她明明就是顏府里那個刑克之命的掃把星啊!一個清白盡失,生了孩子的女人,怎麼就成了你們中容國的郡主了。」

「可笑,滑天下之大稽,你們中容皇帝認義女就這麼隨便嗎?連這種下賤的貨色……」

「如寧,你給朕閉嘴。」

皇帝大驚,罵顏幽幽可以,但明裡暗裡的譏諷中容國皇帝,這是嫌兩國邦交太過安穩了嗎?

該死,這個該死的沒有任何腦子的女兒。

「來人,把如寧公主拉出去,跪在哀家的佛堂里,對著佛祖禁足百日,以贖她口無遮攔之罪。」

皇太后也嚇了一跳,手裡的帕子緊緊一攥,瞪著眼睛惡狠狠的看了眼皇后。

言外之意,看看你調教出來的好女兒,竟敢無法無天的敢譏諷他國皇帝,這是嫌日子太好,命太長了。

皇后已經被嚇傻了,她雖然平日里也盛氣凌人,飛揚跋扈,甚至在這後宮中,為了兒子的前途,為了自保,也做過很多事情。

但非議他國皇帝這種事,還是當著人家皇子的面,就是給她一百個膽子,她也不敢妄議啊。

她想都沒想到,如寧會犯下這種錯誤。

有侍衛快步走了進來,毫不客氣的押著如寧公主出了大殿。

從皇上怒罵如寧公主到皇太後下令把如寧公主押走,前後,連喝一口茶的功夫都沒到,甚至都沒給顏幽幽和雲爍反應的機會。

兩個老東西,一唱一和便想著把這件事翻篇,雲爍不同意,顏幽幽自然也不同意。

顏幽幽冷笑著看了眼皇帝和皇后。

「呵!如寧公主真是好教養,咒罵我,我尚且能忍,但明裡暗裡譏諷我父皇,不但失了中皇朝皇室的顏面,竟絲毫不顧及兩國邦交。」

顏幽幽說的毫不客氣。

「想不到,堂堂一國嫡出公主,家教竟還比不得民間小兒,到底是本皇子高看了,皇上和太後娘娘,重重拿起輕輕放下的姿態,吃相是不是也太難看了些。」

雲爍接過話,聲音冷冷,眼底的冰逐漸凍結,絲毫不在意上首座的乃是中皇朝的一國帝王。

那輕蔑的語氣,那氣勢竟然十分的逼人,震懾了在場所有的人。

上座,皇帝抓著椅背的手,緊了又緊,雖然眉眼陰沉,但到底是長年侵淫權利和高位之人。

面對咄咄逼人的顏幽幽,氣勢洶洶的雲二皇子。

雖也暗暗心驚,這位二皇子,並不像是表面上看到的那般好拿捏,可皇子就是皇子,永遠也不可能凌駕於帝王之上。

「二皇子,這件事朕自會親自給你父皇修書一封,說明前因後果。」

「至於如寧公主,發了失心瘋,從今日起,禁足壽康宮的佛堂,再不許踏出宮門半步。」

皇帝說完這番話,無縫連接般的看向顏幽幽和什方逸臨。

「既然昭容郡主已經與逸王成婚,朕便下旨,封了昭容郡主品級封號,發放金冊印綬,入皇室玉牒。」

皇帝說完,面無表情的看向皇后。

「至於皇后,教導子女無方,禁足興德宮,罰俸一年,六宮事務由梅妃和寧貴妃執掌。」

嘭!

皇後娘娘腦子裡的那根弦兒斷了個徹底,皇帝的話,就像是又響又脆的巴掌惡狠狠的打在了她的臉上。

罰俸一年,她不怕,也不在乎。

可是六宮事務由梅妃和寧貴妃執掌,這可是赤裸裸的架空了她手中的權利。

這整個皇宮,誰人不知,她的死對頭就是寧貴妃啊。

而梅妃,表面上看著溫柔嫻靜,不爭不搶,可如若當真不爭不搶,又怎麼可能讓自己的兒子迎娶了中容國的公主。

不甘心,捨不得,不服氣。

皇后慘白著臉,剛要為自己辯解,便見皇帝和皇太后先後站起身。

皇帝和皇太後起身了,其他妃嬪也不約而同的起身。

顏幽幽和雲爍對這個結果,並不滿意,兩人還要張口,便見四王上前站在了雲爍身側。

「大舅哥,這件事到此為止吧。」

四王壓低聲音,聲音里有無奈也有乞求。

說白了,這件事涉及到的。

一個是腦子不清醒的如寧,一個是根本不在現場的岳父大人。

可如寧是公主,岳父大人是中容國帝王。

一個是失心瘋的小輩,一個是英明的長輩。

即便這件事讓岳父大人知道了,長輩又怎麼可能和一個失心瘋的小輩一般見識。

雲爍扭頭看了眼四王。

四王沒在說話,但眼神卻充滿了慎重再慎重。

「逸王,四王。」

上首,皇帝把目光看向什方逸臨和什方嘉辰兄弟二人。

「父皇。」

二人上前。

「你二人好生款待二皇子,至於兩國貿易通商之事,由老四帶頭,戶部協助。」

說完,抬腳出了大殿。

皇帝都走了,一眾妃嬪也呼啦啦走了個乾淨。

什方逸臨也不廢話,拉著顏幽幽,後面跟著四王和雲爍,也一同出了壽康宮。

皇太後有心想讓四王留下,但想起那個恨鐵不成鋼的如寧還被關在佛堂里,便心裡來了氣。

今日,本想把顏幽幽和那兩個孽種宣進宮裡,壓一壓她的氣焰,讓她知道,雖然逸王在外迎娶了她,但到底她的身份低微,根本配不得逸王妃的頭銜。

如果有可能,把她打壓成側妃,侍妾豈不更好。

但令她都沒有想到的是,逸王會當著他們這些長輩的面,打傷了她宮裡的老嬤嬤。

然後又跟個長舌婦一樣,懟的皇后啞口無言,還連帶著讓太子失了名聲,折了靜嬪和如寧,讓皇帝大發雷霆。

「太後娘娘。」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大前天在芝公園的酒店花園那晚是自己酒喝多了,酒壯人膽,再加又是在東京,她放得有些開,那晚差不多是自己主動挽著李曉凡胳膊的……Next post: 顧知鳶醫術高明的消息很快就傳的人盡皆知了,皇上賞賜了一大堆東西,連隨意進出皇宮的腰牌都賞賜了,這是何等的榮寵啊。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