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着,不停的走着。

腦海裏只有楚顏希紅脣吻住江湛北雙脣的畫面……

當拐角處的紅綠燈變得模糊。

她走下上街沿,跨上人行道,有人在身後喊“小心。”但已經來不及了——

一輛急速前行而來的黑色私家車發出一道尖銳的喇叭聲,緊跟着一個剎車,輪胎和地面摩擦發出刺耳的巨響,卻還是猛烈地撞上了那不躲不閃的女孩兒……

感謝sene15的花花,感謝229113652的花花。

送上第二更,6000字!今天共11000字更新! 君裕和夏斌也不耽擱,小心翼翼的將夏宜冰扶上了馬車,馬車的裏面極爲寬敞。將夏宜冰安置好後,夏斌隨即替夏宜冰把了把脈,這才真的長舒了一口氣。

“還好沒事。”夏宜冰知道夏斌是擔心自己肚子裏的孩子,勾脣一笑,頗有幾分恬靜的意味,“爹爹放心便是,您的外孫女兒可是保護得好好的,沒有受半點的傷的。”

夏斌瞪了夏宜冰一眼,目光中有着幾分責備。

“看你這得意的樣子,還是要小心爲好,這女子懷孕的前三個月可是要異常小心的。”

君裕早就聽君墨宇提起夏宜冰懷孕了,這時也順着夏斌的話說了起來,“夏四爺說得極是,冰兒你如今身子還虛,可是萬萬大意不得的!”

看着君裕和夏斌擔心的樣子,夏宜冰覺得心中一暖,連忙點了點頭,一張小臉上帶了幾分無奈。

“是是是,冰兒知道了,您們就放心吧!”

夏斌看着夏宜冰的樣子無奈的搖了搖頭,“等會兒我回去了配幾幅安胎藥給你送來吧。”

君裕雖是笑得十分開心的樣子,夏宜冰還是看見了君裕眼神中的那一絲暗淡,那分明是有什麼心事的樣子,而這的起因,定是方纔君墨荷讓彩蝶交給君裕的那一封信。只是君裕不說,她也不好多問,更何況,此時夏斌還在這裏,若是等夏斌知道了景妃想要對恆王府下手,怕是不知道要急成什麼樣子了。

一時之間,三人心中的心思各異。馬車卻是靜靜地停了下來。

“王爺,世子妃王府到了。”

君裕恩了一聲,看了夏斌一眼,“夏四爺可要進去坐坐?”

夏斌這是着急回去給夏宜冰配安胎藥,就擺了擺手道:“不必了,以後有空定會來的。”

君裕恩了一聲,同夏宜冰一起下了馬車,那車伕會意的調轉了車頭往國公府而去。

看見馬車離開之後,君裕看了一旁的管家一眼,聲音也有幾分冷硬。

“管家,你去將世子請到書房來,就說本王和世子妃在哪裏等他。”隨即將目光轉過來看着夏宜冰,態度也緩和了幾分,但是還是看得出來他眼中的

嚴肅,“冰兒,你先同我去書房,我有事要告訴你們二人。”

夏宜冰知道君裕這次說的事定是跟方纔君墨荷的那封信脫不了關係,點了點頭跟在君裕的身後快步向書房而去。他們剛到書房不久,君墨宇便是跟着管家趕了過來。君墨宇看見夏宜冰,心中自是十分激動的,幾步上前就緊緊將夏宜冰抱在了懷中。

“冰兒,你回來了,要不是怕真的把景妃逼得太緊,會對你不利,我早就進宮去見你了。”

夏宜冰一笑,輕輕地回抱住君墨宇,聲音軟軟細細的。

“沒事了,我這不是安全的回來了嗎?你放心好了景妃並沒有對我做什麼,不過我倒是知道了他們的陰謀。他們想藉助我的血拉攏朝中的大臣。所以我在景妃哪裏的時候,他們兩人都是對我極好。估計景妃現在氣得不行呢。”

君墨宇聞言一笑,鬆開了幾分,讓夏宜冰有了點空隙呼吸,看向夏宜冰的目光也是越發寵溺。

“你呀,想必還讓那景妃虧了不少吧。”

夏宜冰衝君墨宇一笑,眸子裏閃過一絲狡黠,手上也稍微使了點力氣推了推君墨宇,“好了,等會兒再說這個吧,父王這次應該是有什麼事要告訴我們。”

君裕卻是一笑,面上也沒了方纔那般冷峻,方纔他本來想提醒他們二人一下的,但是轉念一想,他們二人已是多日沒見,也只能默默的等了片刻。

“難得你們小兩口還能記起來,不錯這次的這件事確實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之前我也只是有些猜測而已,現在看來應該是**不離十了。”

聽君裕這麼一說,君墨宇也是聞到了一股陰謀的氣味,也將夏宜冰放了開來,兩人一起坐在了君裕面前的椅子上。

“父王這次的事情莫不是關於宮裏的那位嗎?”君裕點了點頭,將方纔彩蝶交給他的那封信放在了桌子上,面色也陰暗了幾分。

“之前本王就懷疑有人在給皇上下毒,本王也派人查過,但是都沒有機會下手,所以上。一次我就將這件事同墨荷說了,墨荷這才去調查,她說她懷疑是景妃和慕容宸下的手,因爲是猜測所以不能信,本王只能等墨荷的

調查結果。但是之前那個一直爲皇上看病的御醫昨日忽然被人從水池裏撈出了屍體,墨荷說那名太醫之前去過景妃的寢宮。再加上剛纔冰兒說景妃他們想用她的血拉攏朝中大臣,本王也就知道皇上被人下毒一事定是景妃搞得鬼。”

對皇帝下毒這是滿門抄斬的大事,若是查了出來定是不會輕饒的,然而他們心中也十分清楚,他們這些所謂的證據到了皇上的面前都是空口白牙,根本不能引起半點的重視,更何況如今皇上的身子只是稍微有些虛弱,但是還沒有到病入膏肓的樣子。指不定他們去告了景妃這一狀,還要弄得自己一身腥回來。

“父王,你如今打算怎麼辦?現下景妃已經知道了我不會被他們拉攏過去,他們定是會想辦法對付恆王府而將我奪過去。而我們現在又沒有辦法將他們二人的陰謀拆穿,難道要等他們對我們下手嗎?處於這樣被動的狀態,我擔心景妃會利用皇上將我們瓦解。”

夏宜冰的擔心,君裕也是明白的,畢竟伴君如伴虎,如果景妃真的藉助一件事情在皇上的耳邊吹吹風,那麼恆王府自然就被捲進了這場皇室的爭鬥之中。

“你說的,本王知道。只是景妃怕是從一開始就沒打算要輕易放過我們了。就算沒有你這麼一鬧她想必也是會對我們恆王府下手的,我們恆王府手握兵權,如果將我們手上的兵權奪過去了,那麼他們自然就有能力坐上皇位了。”

這其中的利害關係,君墨宇跟隨君裕打拼了這麼久自然是再清楚不過的,手上也將夏宜冰的手更握緊了幾分,生怕夏宜冰會消失不見一般。夏宜冰感覺到君墨宇的緊張,只是任由君墨宇這般握着,心中卻是在思索着如何對付景妃等人。

忽然像想到什麼一般,夏宜冰眼中的神色一亮。

“父王,你方纔說皇上被景妃命人祕密下毒對吧?想來景妃是想以這樣的計劃讓皇上慢慢的中毒,最後毒發,她就可以將這件事怪罪在皇后娘娘的身上,到時候慕容宸就成了登基唯一的人選,而那時候她應該已經將恆王府吞併得差不多了。自然是沒有人敢跟他們反着鬥的了。 我的史前帝國 那我們何不將計就計,讓他們的狐狸尾巴露出來呢?”

(本章完) “找不到,就不要來見我!”

“是,我知道了!雷先生!”

聽到這裏,格雷科夫人下意識地向旁邊站了站。

果然,下一秒,漠南匆匆地從病房裏面走了出來。

“夫人!”他飛快地跟站在門口的格雷科夫人打了個招呼,快步走開了。

格雷科夫人看着漠南的背影,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摸出電話撥了個號碼,低聲說:“你上來吧!”

說完,她收好了手機跟站在走廊上的保鏢說:“一會,秦小姐要上來,你去電梯口接她過來!”

“知道了,格雷科夫人!”一個保鏢說完,轉身去了電梯間的方向。

格雷科夫人這才慢慢的走進了病房,看了看地板上的玻璃杯殘渣,走到牀前輕聲問:“御風,身體好點了嗎?”

“嗯!”

雷御風沒有看她,滿臉的疲憊。

他不喜歡安靜,因爲一旦安靜下來,他滿腦子都是慕一一的樣子。

本來,雷霆跟他的賭約是,如果北堂武死後,慕一一仍然選擇留在他身邊,那以後他們的事情,就聽之任之了,只是不能要孩子。

如果,慕一一沒有選他,那麼他就必須跟慕一一分手。

那天,他安排好的計劃是在墓園裏支開爺爺,然後讓北堂武自殺,那把準備好的裝有空彈頭的槍在漠南的手裏。

放過北堂武這個念頭,他自己在心裏掙扎了很久,也想了很多。

最終,爲了慕一一,他選擇了退讓。

他很清楚,他們之間已經不能再填上任何的仇恨了!

北堂武假死後,他就可以對外宣佈跟慕一一的婚事,反正真正知道慕一一身份的人並沒有幾個。

生米煮成了熟飯,一切就都成了定局。

可是,世事難料。

他沒想到的是北堂武會去搶奪爺爺的槍,那一瞬間,他根本就來不及思考,開槍就是他最直接的反應。

那一槍,註定他會遭受有生以來最大的失敗。

他以爲自己把一切都安排得非常好了,沒想到事情居然朝着無可挽回的結局去了。

想着,他皺着眉頭,心如翻江倒海。

見他不說話,格雷科夫人吩咐值守的男-僕托馬斯進來把地板收拾乾淨了,剛好,秦林茵也到了。

“御風,秦小姐來看你了!”格雷科夫人衝着秦林茵使了個眼色。

“雷先生!好點了嗎?”秦林茵小心翼翼的問。

雷御風扭頭看着窗外,冷冷的問:“你們什麼時候認識了?”

格雷科夫人笑着解釋:“是這樣的,秦小姐的貼身女-僕回中國鄉下老家了,她走之前拿着暗夜之星來找過我,說起了你們的事……”

“我們沒事!”雷御風依舊是冷冰冰的。

秦林茵站在牀前,緊張的低垂眼簾,雙手交叉,攪在了一起,腿微微顫抖着。

“雷先生……上次《城市週刊》的插畫大賽,謝謝你!”她鼓起勇氣開了口。

冷冰冰的雷御風,她不少見,每一次都會讓她又是害怕,又是心有不甘。

“插畫大賽?什麼插畫大賽?”格雷科夫人故意問道。 “媽,這件事……可能沒你想的那麼簡單。”林雨霏籌措,她真的很怕秦母接受不了。

同爲女人,她理解這種痛苦,就像當初她跟秦慕抉誤會離婚之時,明明無一絲傷痕卻痛徹心扉不能呼吸。


“說吧,幾十年都過來了,還有什麼過不去的。”秦母這話似對林雨霏說又似安慰自己。

“爸他準備讓陸南臻認祖歸宗。”

“他不是已經這樣做了麼,陸南臻都回來了。”秦母還沒反應這話的意思。

“不一樣,他準備像世人宣告。”

“我……知道了。”

沒有林雨霏想象中那麼失控,也沒有悲哀,她平靜的宛若一早就知道般。

這恰恰是悲哀最大的時刻,已經難以用情緒來表達了。

“媽……”

“你出去吧,我有些累了。”

林雨霏沒在說話,默默的退了出去把空間留給秦母一個人,這種時候,也就只能自我消化了。

林雨霏心下擔憂打電話給秦慕抉說了秦母的反應。

“你注意下她別做傻事。”良久,低沉的聲音才透過冰冷的電話傳達過來。

林雨霏想,這分鐘秦慕抉可能是恨秦父的。

“陸南臻知道嗎?”林雨霏問了個關鍵的問題。

人若有情,天荒地老 “晚些時候我會派人通知他,你這幾天好好休息,醫院我安排人了,你也別總是跑了。”

“好,那你忙,早些回來。”

“嗯,拜拜。”

秦慕抉並未派人去告知陸南臻,而是親自前去。

秦父讓陸南臻住在秦家,可陸南臻反對,秦慕抉也不想隨時看到他,便隨他去了。

“秦總這個點不改是在公司麼,什麼風把你吹過來了?”陸南臻看到他並不意外,只是沒想到秦慕抉那麼能憋。

“後天有個宴會,爲你辦的。”秦慕抉沒有明說,陸南臻懂。

“歡迎我的到來還是認祖歸宗?”陸南臻專挑秦慕抉痛處踩。

“都有,陸南臻,父親寵愛你不代表我會接納你,希望你沒有什麼其他想法。”秦慕抉沒有生氣,很鄭重的對陸南臻說。

他能夠答應父親的種種要求是因爲陸南臻還沒有踩到他底線,他也希望永遠不要有這麼一天。

“我能有什麼想法?”陸南臻無辜的攤手,“這裏可是你的地盤,我還希望你強龍不壓地頭蛇。”

“你安安分分我自不會管你。”秦慕抉此來目的一是通知他二是警告他,現都做到了也不多做停留。

“安安分分?”

陸南臻低聲重複這個詞語。

“你既興師動衆請我回來,我若沒有一番作爲,豈不是會被你小看了嗎,秦慕抉。”

天色漸黑,林雨霏不知第幾次來到秦母房前,都未敲門。

她已經把自己關在房間一天了,不吃不喝的。

房間內,秦母癱坐在地上,沒有絲毫名門貴族的氣質,臉上淚痕已經乾澀。

手中她跟秦父的婚紗照那麼明豔動人,光是嘴角的笑容就足夠看出當時她們有多幸福。

秦母恨,恨秦父的背叛,恨陸南臻的出現。

她不是不明白這種事情在上流社會已是家常便飯,可她內心做不到視而不見。 “怎麼?你以爲我願意來啊,不是來找你的,找蘇齊聯的。”林白晶推開蘇遇暖,徑直走進了客廳。

外面看上去就已經很大了,進來一看,簡單低調的佈置,但是每一樣傢俱都可以看出來價格不菲。

摸着博物架,又摸着沙發,林白晶發出嘖嘖的聲音,然後一屁股坐在柔軟的沙發上。

“找爸爸有什麼事情嗎?”蘇遇暖故作鎮定地坐下來,讓傭人倒了一杯果汁過來遞給林白晶。

林白晶睨了她一眼,“有點資料需要他填,你趕緊讓他出來。”說着從自己的包裏拿出一份資料來。

原來是有正經事情做,可是怎麼辦,現在誰都不知道蘇齊聯在哪裏,蘇遇暖只好笑着說:“那個,林姨,這個資料你先留下吧,爸爸他出去散步了,還沒回來。”

“喲,看來你把他照顧得不錯啊,還散步?誰陪他?”林白晶卻依舊沒有離開的意思。

蘇遇暖悄悄看了一下手錶,已經十二點了,可是蘇齊聯還沒有出現,再不回來的話,林白晶肯定會懷疑。

“護工陪着呢,林姨你就放心吧,我不會虧待爸爸的。” 極品美女愛上我 蘇遇暖避重就輕,想讓林白晶主動離開這裏。

見蘇遇暖看時間,林白晶也看了看自己手機,於是說道:“你們應該還沒有用午餐吧?我也沒有,讓我留下來吃個午餐沒問題吧?”

蘇遇暖當即愣住,“這……當然可以了,只是……”

“只是什麼?話說,都已經中午了,你爸爸怎麼還不回來?那些護工不知道中午要吃飯嗎?”

“林姨,其實……爸爸他……不見了。”蘇遇暖低着頭,不敢去看林白晶的表情。

林白晶擡起蘇遇暖的下巴,一雙眼睛惡狠狠地盯着她,“你剛剛說什麼?不見了?那麼大個人,你說不見就不見了?”

聽着林白晶的咒罵,蘇遇暖不予反駁,“林姨,現在我必須出去找爸爸的下落,你要是想罵我的話,等我爸爸找回來了再罵好不好?”

這該死的臭丫頭還敢這麼囂張,林白晶一個耳光就扇了過去,“人不見了,你還囉嗦什麼!耽誤老孃拿錢,你就給我倒貼!快滾出去找啊!”

她本來就是打算出去找的,如果不是林白晶突然出現,她又怎麼會耽擱。

蘇遇暖捂着臉,沒有說話,立即跑了出去,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蘇齊聯。

可是衆人找了一大圈,誰都沒有找到任何線索,只好無奈地回來了。

遲玄跟蘇遇暖碰面之後,便發現了她高高腫起的臉頰,“這是怎麼回事?”

“啊?我……我不小心撞到的,沒事,不疼。”蘇遇暖掩飾性地笑笑,希望遲玄不要深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