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得不說魏子霆真的是一個居家型好男人。

隨即她走近了廚房,看著正在切菜的魏子霆,疑惑的問:「你今天不用去餐廳嗎?」

魏子霆在義大利的時候是開華人餐廳的,他是在十三歲的時候和他的父母移民到義大利去的。

而他的祖籍也是在K市,在他十七八歲的時候,他的父母就雙雙去世了。

為了能順利完成學業,為了維持生活,他要在讀書的同時努力賺錢,在義大利的那家餐廳是他靠雙手打拚出來的。

當林陌陌提出要回到K市時,他便將餐廳轉讓了。

他現在回到K市后,又開了一家餐廳,雖說不如在義大利的那家餐廳賺錢,但一天下來營業額也不是很低,足夠日常所有開銷。

切好一樣菜的魏子霆抬頭笑看著林陌陌,「今天歇業一天。」

「歇業?為什麼?」聽他說歇業一天,林陌陌有些驚訝,因為魏子霆一直以來都是很拼的,很勤勞,幾乎是從來沒歇過業。

魏子霆溫潤的眸子中染上了一抹溫情,「我想陪陪你。」

簡短的一句話還是讓林陌陌感受到了溫暖。

「子霆,謝謝你,我幫你吧,有什麼菜要洗?」林陌陌走上前去,拿出了西紅柿來洗,挑眉說道:「今天做西紅柿炒蛋吧,很久沒吃過了。」

魏子霆溫柔一笑,應道:「好。」

飯菜做好后,林陌陌支好了圓桌,將飯菜幫忙端到了圓桌上。


因為套房並不是很大,沒有專屬的飯廳,也沒有多餘的地方來擺放餐桌,所以林陌陌買的是那種可以收起來的圓桌,吃飯的時候就支起來,吃完飯就收起來。

兩人圍著餐桌坐下來吃了一會後,魏子霆突然看著她問:「陌陌,你選擇我後悔過嗎?」

「啊……」林陌陌微驚了下,抬眸對上了他永遠充滿了溫暖的目光,好奇的問:「怎麼突然這樣問?」

魏子霆幾步可查的蹙了下眉,溫潤的眸子中掩飾下了什麼,隨即他神色認真的道:「我是怕你和我在一起並不幸福。」

見他非常的認真,林陌陌挑眉笑了下,瞪著他說道:「你這麼好,這麼體貼溫柔,我怎麼會不幸福呢?」

話落,她拿起筷子,伸過去輕輕敲了下他的頭,「今天到底怎麼了?怎麼問起這些?」

魏子霆淡淡一笑,在她準備縮回手時,他突然伸出手握住了她的手。

見狀,林陌陌怔了下,下意識的想要收回手,但又怕魏子霆多想。

魏子霆緊握著她的手,看著她語氣溫柔,「我就是想問問你。」

話落,他便放開了她的手。

林陌陌應了一聲「嗯」,便說:「吃飯吧,一會菜涼了。」

隨即她低頭吃飯,心裡總覺得今天的魏子霆怪怪的,他不會是看到了吧。

想到凌寒夜吻她的一幕幕,她心裡升起了一絲愧疚感,她現在是魏子霆的未婚妻,和別的男人那樣,她覺得對不起他。

這時,魏子霆清朗溫柔的聲音又響起。

「陌陌,我們明天就去買房吧,作為我們的婚房。」

聽到「婚房」兩個字,林陌陌的手一抖,筷子就掉地上去了。

見狀,魏子霆的眉頭蹙起了幾分,並起身走到她身旁,彎腰替她撿起了筷子,「等我,我再去給你拿一雙。」

話落,他進入了廚房去。

看著他進去的背影,林陌陌覺得她自己有點魔怔了,她不明白她聽到魏子霆說到「婚房」,她那麼「激動」做什麼。

魏子霆重新拿了一雙筷子出來遞給了她。

林陌陌接過後說了句謝謝。

她這麼客氣,令魏子霆眸底劃過了一抹複雜的神色。

他坐下后,再次看著她說道:「陌陌,如果你還不想和我結婚……」

聽他這樣說,林陌陌立即抬頭看著他,「子霆,你多想了,誰說我不想和你結婚,你這麼好的男人我才捨不得讓給別人。」

隨即她起身,坐到了魏子霆的身邊去,瞪著他問:「你今天到底怎麼了?怎麼會覺得我不想和你結婚啊?」

魏子霆笑看著她,以開玩笑的口吻說道:「你太吸引人了,我怕你被人搶走了,有點缺乏安全感。」

魏子霆是很少用開玩笑的口吻跟林陌陌說話的,此時聽到他的話,林陌陌心裡還是有點小小的驚訝。

她看著他笑了笑,「放心吧,別人是搶不走我的,子霆,真沒想到,你也會缺乏安全感。」

「我當然會缺乏安全感,因為……」魏子霆雙眸緊緊的凝視著她,眸光變得炙熱了幾分,一隻手撫到了她的臉上,傾身靠近了她,「因為我太害怕失去你了。」

林陌陌對上了魏子霆的眸子,心中微微顫了下,魏子霆看她的目光從來都是溫和的,很少用這樣炙熱的目光看著她,她被他看的不自在起來。

她微微動了下,想要不知不覺的將她的臉從他的掌中掙脫出來,但是魏子霆突然另一隻手也撫到了她的臉上。

氣氛有些怪異和曖昧起來。

「子霆……」林陌陌輕喚了一聲,心裡有些忐忑。

「陌陌,我可以吻你嗎?」魏子霆的目光落在林陌陌俏麗動人的臉上,帶著期待的問道。

「吻……吻我?」林陌陌心裡一驚,抬眸看向了魏子霆。

她和魏子霆認識五年,三年前他們才確定了男女朋友關係。 雖然兩個人確立了關係三年,但是他們之間最親密的動作僅限於拉過手,從來沒有接過吻。

魏子霆一直都很尊重她,在她面前,從來不會對她做出什麼越矩的過分舉動。

見她不回答,魏子霆輕聲問:「陌陌,可以嗎?」

「我……」林陌陌看著魏子霆,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因為她心裡下意識是拒絕的,可是她如果拒絕了,一定會傷了魏子霆的心。

她是他的未婚妻,他提出吻她的要求並不過分,她應該應允的,可是她的心底的感受告訴她,她不願意。

如果換作是之前,魏子霆這樣問她,她或許,或許會答應,但是現在她真不知道她是怎麼了,竟然想要拒絕。

魏子霆深看著她,見她似乎很不願意,他溫和的眸子中一抹失落一閃而過,隨即他收回了手,笑著說道:「好了,先吃飯。」

聽他這樣說,林陌陌心裡鬆了一口氣,但卻也更加愧疚了。

「子霆,對不起,我……」

見她滿眼的愧疚,魏子霆雙眸緊緊看著她,語帶一絲心疼和愧疚,「陌陌,不用說對不起,剛剛是我太唐突了,我有沒有嚇到你?」

林陌陌輕搖頭,「沒有,我是不是讓你很失望啊?你是我的未婚夫,你的要求並不過分,而我卻沒答應你。」

魏子霆回她溫柔一笑,「我知道你還沒做好準備,先吃飯。」

魏子霆沒再問什麼說什麼,林陌陌也沒再說什麼。

飯後,魏子霆要去洗碗,林陌陌因為心裡覺得愧疚,堅持要去,魏子霆沒拗過她,讓她去了。

洗完碗,林陌陌說了一句昨晚沒睡好要回房去補一下眠便回了她自己的房間。

魏子霆原本是想跟她說他們換一套大一點的房子的,但見林陌陌說要回房去補眠,他便沒說。

林陌陌回到房裡躺在床上后,腦海里想著魏子霆剛剛的一些反常,想著想著凌寒夜那張俊美邪魅的臉就蹦了出來,隨即她整個腦子都被凌寒夜塞滿了,她怎麼趕都趕不出去。

她不管是睜開眼還是閉上眼,眼前浮現的都是凌寒夜的影子。

……

翌日

因為凌寒夜總是亂入,林陌陌昨晚一整晚沒睡好,早上起來就變成了熊貓眼。

魏子霆還沒走,已經做好了早餐。

她梳洗好后,稍稍的化了下妝,和魏子霆一起吃完早餐就一起下樓了。

在臨出樓道時,林陌陌腳下滑了一下,魏子霆下意識的扶住了她。

他左手攬住了她的細腰,右手握住了她的右手,關切的問:「沒事吧?」

林陌陌笑看著他,「沒事。」

兩人這樣說笑著走了出來,魏子霆仍舊扶著她,兩人看起來似乎十分親密。

然而,一從樓道里出來,林陌陌就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像是有一道冷冽的視線射向了她。

她下意識的抬眸看向前方,正好對上了那道冷冽夾雜著怒氣的目光。

凌寒夜站在他炫酷的法拉利前,手裡捧著一大束的玫瑰花,那雙棕色的眸子死死的瞪著和魏子霆一起下樓的林陌陌,目光冷冽的似要將她的皮肉穿透。

他手裡的玫瑰花並不是去買的,而是他用一種和紅玫瑰非常相似幾乎可以以假亂真的玫瑰摺紙一支玫瑰花一支玫瑰花的疊出來的。

因為是第一次疊玫瑰花,並不熟練,他從昨天回去就開始疊,花了一天一夜的時間,沒吃飯,沒睡覺,沒喝水才疊出來的。

具體疊了多少朵玫瑰他不知道,他手裡捧著的九十九朵紅艷艷的玫瑰花是他從中挑的最滿意的。

天一亮,他就帶著親手疊的玫瑰花,開車過來了,他想給她一個驚喜,想讓她體會到他的用心。

此刻見到她和魏子霆有說有笑摟的那麼親密的出來,他突然覺得不管他有多真心都沒有用。

他知道她和魏子霆雖然住在一個屋檐下,但是他們是分房睡的,所以他一直抱著僥倖的心理,她並不愛魏子霆,也不會和魏子霆發生什麼。

潛意識裡,他是相信她的。

但是此刻,他突然覺得他的想法真的太天真了,她在面對魏子霆的時候笑的那麼開心幸福,他們之間怎麼可能什麼都不會發生。

即使他們不是睡在一間房裡,同在一個屋檐下,怎麼可能做到相敬如賓?

心痛在凌寒夜的心間蔓延,而他的大手一點一點的捏緊了手裡的玫瑰。

一下樓就見到凌寒夜,林陌陌在看向他時,心跳就漏了半拍,因為他的眼神太過犀利冷冽,她突然覺得像是做錯了什麼,有些不敢直視他的垂下了眼帘。

她的目光下意識的就落在了他手上捧著的那一大束紅艷艷美的妖嬈的紅玫瑰上。

「哇!好帥……」

「好漂亮的玫瑰花……」

這時,林陌陌的身後傳來了尖叫聲,是三個年輕女人從她背後的樓里走出來了。

凌寒夜顏值爆表,身高,氣質,手上的玫瑰花,身上一看就是頂級名牌的衣著,以及他身後那輛價值幾千萬美元的法拉利都給他大大的加了分。

而這個小區一般很少會有有錢人來,那三個女人突然看到這麼一個顏值爆表的高高富帥,自然是驚叫連連。

凌寒夜將目光從林陌陌身上收回,捧著手裡的玫瑰花氣質優雅的走向了其中一個長頭髮斜劉海的女人,他微微勾起一側唇角,笑的邪魅而魅惑,性感的低沉聲音刻意放柔了幾分,「喜歡這束花嗎?」

凌寒夜全身上下除了那張臉,那狂野桀驁的氣質迷惑人,便是那雙能勾魂攝魄的迷人眼眸,那裡的邪氣能迷醉人的心扉。

長頭髮斜劉海的女人見凌寒夜竟然看著她笑的那麼溫柔迷人,還問她喜不喜歡他手裡的花,她覺得就好像是中了六合彩天上掉了餡餅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