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師父!”莫凡應到,這個世界確實令他眼界大開,時間造就這一切,這是武者的巔峯時代。

“你離開吧,想想自己的道,這纔是你未來的方向!”老頭子說道。

“血衣,是吧?現在我就爲你塑造肉體了,絕對比你之前的要好!”老頭子說完,不管驚喜的血衣,袖中飛出大量的食材,然後被其震碎,天地能量暴動,迅速的集結,將那食材塑造成了血衣的樣子。

“好了,你叫上其他四位聖子,一起來來到這裏,我爲你們傳道三天!”老頭子看着血衣完好的身體,擺手說道。

血衣聽到更加驚喜,她原本以爲自己算是敗了,沒有聽道的機會,這下子怎能不驚喜?尤其是還得到了這樣了肉體,真可謂是因禍得福,於是高興了離開了。

“莫凡啊,過兩天你就去幽域吧,那裏你會找到你的道!”這是他們事先就計劃好的了,莫凡自然也不意外。

山峯上,莫凡多次在這裏悟道,也正因爲在這裏習得的身法和殺伐之術,莫凡才能夠堅持了四場戰鬥。至於和血衣的戰鬥,莫凡知道他確實是輸了,修羅地獄不是一次層次的能量,自己確實還有不足。

“道,前世老子講道,在其最後一次現世時,著有《道德經》一片。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這短短的篇章卻是大道的闡述,是道的奧義所在!”莫凡想要找到自己的道,這裏好多與前世相似,道祖毫無疑問是老子,莫凡自然而然的想到了他。

“大道無形,生育天地。大道無情,運行日月。大道無名,長養萬物……道滋生萬物,是這個世界的根本,何爲道,老君尚曰:吾不知其名,強名曰道。道這個東西太玄奧,不可闡釋清楚!”莫凡釋然,道祖亦如此,他自然不會苦苦思量。

“我只要找到自己的道就可以了,師父說過,我需要的是殺戮之道,可是殺戮又有不同之處,這世上武者又有何人沒有屠戮一方,我的道自然與他們不同!”殺戮之道說着簡單,但是也僅僅是一個大致大方向,大道萬千,莫凡不想走錯。

“我是修羅傳人,殺戮自然是我的本性,可是又不能沉迷其中,那又該怎樣做到?殺戮就會迷失心智,要保持那一絲明智又能怎麼做?”莫凡不解,修羅地獄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他迷失在殺戮之中。

“不對,我想的真是太多了,反而落了下成。元始天尊曾說道:杳杳冥冥清靜道,昏昏默默太虛空。本性湛然無所往,色心都寂一真宗。從中就可看出,道隨心即可,道就是自己本心意願!”莫凡站起身,終於是走出了誤區。

“幽域嗎?我就在那裏追尋我的道了!”莫凡看着遠方,彷彿看到了血光沖天,看到無情殺戮,那是自己的天堂。

“莫凡!”在莫凡站起身時,他也是突然看到,自己身前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身影,自己頓時也是嚇出了一身冷汗,自己真是大意了,竟然讓人靠近自己都沒有察覺。

“天靈,你有什麼事情嗎?”莫凡壓下心中的情緒,平靜的說道。

“聽說你要去幽域了,帶我去好不好,我也要去!”天靈興奮的說道。

“你從哪裏知道的?”莫凡前往幽域誰都沒有告訴,而自己一直在這裏,可是帶上這丫頭,那還真是不可能,自己可是去殺戮的!

“哼,被以爲我不知道,你和我弟弟、命覺、子天還有神行要去幽域歷練,這麼好玩的事怎麼能不叫上我呢?”天靈皺起鼻子,不滿的說道。

聽了天靈的話,莫凡一頭霧水,怎麼就多了這麼多人呢?我怎麼不知道?

“恩?難道你也不知道,不管了,反正老祖就是這樣安排的,可是他不讓我去!”天靈不依不饒道。

“別玩了,都幾萬歲的人了,我們又不是去遊玩的,有什麼意思,你自己在家玩吧!”莫凡真是不能招惹這丫頭,那些人還行,剛好能夠學習一番,對歷練很有益處。

“哼!”天靈轉身離開,不過莫凡心裏產生了不好的預感,看着天靈這麼幹脆,他知道這丫頭不會善罷甘休的,自己這麼應該不是他的第一站,也不是最後一站。

“不管了,這麼多天才人物,看來老祖們都計劃好了啊,這確實是修爲增進的好機會!”莫凡隱隱的有些期待幽域之行,這就是修羅,一個對殺戮天生執着的殺神。 黑色的山峯連綿不絕,放眼望去都是見不到一塊平地,這就是這個世界的特點,多是山峯丘陵,很有一股遠古的味道。

在那無邊的沒有生氣的山峯上,五道身影卻是以告訴穿過,也給這一成不變的地帶增加了幾分生氣。

“命覺啊,算算我們這次誰會有大機緣?”天上,子天對命覺說道,命天殿的預知不僅僅在戰鬥中,他們也都是神算子。


“都有,師父在出發前就已經算過了,不過莫凡的算不出來!”命覺說話很冷,彷彿不食人間煙火的神仙,對一切都是相當的淡然。

莫凡聽了命覺的話,詫異的回頭,問道:“連你師父都算不出我嗎?還是我不會得到什麼機緣?”

“不是,我不說謊話,你很特殊,誰都算不出來!”命覺說道。

“命天殿的人確實不說謊,遇到不能說的東西,他們一個字都不會說!”神行說道。

“嗯,這我們都知道!”天亂也是說道。

這五個人就是前往幽域的莫凡他們了,五個人都是傲氣十足,可是他們還是很願意和莫凡交流,那是一個比他們更天才的人物,不管什麼原因,天才就是天才!

也正因爲如此,這幾個桀驁不馴的人才能夠這樣和睦的相處。

子天很率真,巨斧一直抗在肩頭,與其稚嫩的臉毫不相符。命覺,繼承了命天殿的神算之術,寡言少語,一副淡然出塵的樣子。神行,絕對的天才人物,一個只知道修煉的傢伙,只要有時間,他一直都在修煉。天亂,一個鄰家小弟弟的模樣,性子也是有些靦腆,很難相信,這就是那個逼的莫凡使用底牌的強大對手,和人戰鬥的時候,他就像是劍神,現在的差距太大了。

唰……

在莫凡他們急速飛行之時,一道破空聲從後面傳來,那破空聲極其的特殊,就好像什麼東西在和空氣相磨查,那是速度達到極致的效果。

“這是什麼人?遠在天際竟然就有這般氣勢!”子天驚詫的說道,要知道他們都是強大的武者,那眼力何等的驚人,可是在她們看不清楚的地方就傳來了這樣的氣勢。

命覺看着那身影還是一片淡然,神行亦是如此,他的眼裏只有修煉,莫凡疑惑,可是天亂的臉色就有些難看了。

“我那個魔鬼姐姐跟來了!”天亂哭喪着臉說道。

“什麼,天靈嗎?”莫凡驚訝,這天靈實力不強,可是速度竟然這般快。

“嗯,這是御劍術,老爹專門傳給她的,速度很驚人的!”天亂臉色不好看,看來這個姐姐在他眼裏真的是魔鬼。

“果然啊!”莫凡早就預料到這天靈不會善罷甘休,沒想到還真追來了,不過莫凡不相信她逃過聖主的眼睛,既然她能出來,看來天闕聖主也是默許的,這樣就沒有了,莫凡能夠保證她的安全。

唰,唰……

彷彿看到了莫凡他們一般,那破空聲變得急促起來,顯然來人再次加快了速度,接着莫凡他們就聽到了一陣笑聲,那聲音確實是屬於天靈的。

“呼呼,終於追上來了,真不容易啊!”天靈腳踏飛劍嬌笑道。

“姐,你怎麼來了?老爹不是不讓你來的?”天亂有些不滿的說道。

“喂,我說老弟啊,你又是欠揍吧?”說着天靈朝着天亂的腦袋就是一下,看天亂的樣子,顯然沒少捱揍,衆人都是有些好笑,難怪這小子聽到天靈臉色就難看,要自己也是這樣啊!

“天靈,你到底來幹什麼?我們可不是去玩的?”莫凡說道,他雖然不害怕出問題,可是跟着這麼一個玩鬧的丫頭,自己也不好修煉啊!

“我當然也是修煉來的,這這臭小子都能來,我爲什麼不能來?”天靈揪着天亂的耳朵說道。

“老姐啊,人多,你別這樣!”天亂害羞的說道。

“哼,誰讓你不帶我來的?我就這樣了!”天靈聽到天亂的話,絲毫沒有放手的意思,反而加大了力度。

“好了,天靈啊,既然來了那就一塊吧,放手把,我們這就繼續趕路!”莫凡說道,事情已經沒法改變了,他也只能接受。

“我來可真是幫助你們的,你們瞭解幽域嗎?我可是知道一些的!”天靈聽了莫凡的話,鬆開了手,然後對衆人說道。

聽天靈這麼一說,衆人還真是有些好奇,這些人平日都一心修煉,哪有功夫管這些,不過天靈對這些那可是很好奇,她不是太喜歡修煉!

看到大家將目光集中,天靈格外的得意,說道:“幽域是個特殊的地方,那裏是個相當自由的地方,在那裏即使是聖地子弟被毀滅了肉體,只要不囚禁,不竊取聖地的祕密,聖地一概不管這些恩怨,這也是爲了聖地子弟的修煉,所以在那裏是沒有什麼身份可言的!”

這些莫凡他們還真不知道,沒有身份的束縛,顯然這是聖地所爲,是大家默認或者說促成的特殊存在,僅僅是肉體毀壞的話,即使是聖體,聖地也是能夠承受的,再說,聖體都是有一定的自保能力纔會出去,這危險性自然更小。

“不過幽域也是有勢力存在的,也不是絕對的自由,那些不願意依附聖地的高手,就在那裏建立了自己的勢力,那裏是聖地的默認地帶,他們在那裏能夠自由,不受什麼束縛!”天靈接着說道。

莫凡點頭,只要有糾紛的地方必然會有勢力的存在,在這個聖地主導的地帶,有這麼一個相對自由的地方,有些人還是相當願意前往的。

“提醒一下,那裏的瘋子也是相當多的,都是被殺戮逼瘋的,那裏的氣氛可不好!”天靈神祕的說道。

莫凡聽到這有些發寒,他剛來到這個世界可是就遇到了幾個瘋子,那些人就是心理變態,雖說現在自己不畏,可是遇到了也是相當的難纏。

“對了,你們沒有這個吧,一人拿一些吧!”天靈憑空拿出了一把的石頭,遞給了衆人。

“姐,這是什麼東西?”這些石頭漆黑無比,莫凡能夠從中感受到濃郁的能量氣息。

“就知道你們什麼都不知道,這叫做幽石,是強者孕育多年形成的東西,能夠修煉,也是這個世界的流通貨幣!”天靈教導道。


衆人惡寒,他們還真不知道有這玩意的存在,畢竟這些對它們都太遙遠了,現在莫凡都是覺得,有了天靈的存在,自己最起碼能夠少出醜了。 幽域內羣山連綿,烏黑的山脈連成一片,山峯光禿禿的,遠遠的望去,什麼都隱藏不住,一覽無餘。

然而在這山峯之上,一些毫不起眼的地方卻是別有洞天,比不一個山石,一個幽暗的壕溝,這也正是幽域的一大特色,也因此滋生了許多特殊的東西。

“這就是幽域嗎?感覺沒什麼特殊的啊?”經過幾個月不斷的飛行,莫凡他們一行人終於來到幽域,這個傳說充滿了殺戮的地方。

“纔剛來能有什麼感受,你小子就是大神經,說不定哪裏出來個強盜將你搶劫了!”天靈指着天亂的腦袋說道。

“什麼?這裏還有強盜?”這可不是天亂說的,而是莫凡,他對強盜可是相當的有感情的,剛來到異界,他乾的就是這個行當,雖然是被逼的,雖然半路溜走了,可是他就是三當家的。

“是啊,這裏就是有這種存在,幽域不同於其他的地方,強者衆多,而那些一些見不得光的東西就多了,強盜的事業就這樣興盛起來,說不定我們現在就已經被盯住了!”天靈一雙靈動的眼睛看着四周,彷彿真的在尋找什麼強盜一般。

“我說老姐啊,哪有這麼巧的事,我們纔剛剛到達這裏啊!”天亂說道,兩姐弟老是對着幹。

“你……”天靈剛想要說什麼,命覺打斷了她。


“有情況,我們好像真的遇到一些不友好的人了!”命覺嚴肅的說道。

衆人感覺補課思議,要知道他們走的可是偏僻的道路,這樣一條路很少有人走的,可是竟然有人在這樣的地方打劫?還是在幽域的邊沿地帶!

不過他們還是很相信命覺的,這一路上他們正是憑藉着命覺的先知先覺,這才躲掉了不少的麻煩,這條是近路,可是卻相當的危險,常人自然是不敢走。

“那個劫道傢伙,快點出來吧!我們都發現你們了!”天亂吼道,衆人立刻感覺腦門發黑。

“臭小子,哪有你這樣說話的,這樣他們會出現嗎?真是的,有你這樣的弟弟還真是丟人!”天靈再次揪住天亂的耳朵,說道。

可是天靈剛說完,遠處幾十道黑影便是從天際飛來,這讓衆人都是驚愕!

“老姐,你看,他們出來了,怎麼樣?我姨說他們就暴露了自己的行跡!”天亂得意的說道。

“那個小毛孩子啊,隔着那麼遠的距離,你是怎麼發現我的,要是別人都像你這樣,那我以後還埋伏什麼啊?”一道粗獷的聲音傳來,有些大大咧咧的,莫凡當機產生了好感,不是那種陰沉的強盜,多好!

“哈哈,大叔啊,我們這有能人,你放心,別人是發現不了的!”天亂笑着說道,倒是像和對方已經相熟一般。

“那就好,那就好,嚇住我了,這樣吧,看在你的份上,今天我拿你們一半的財物就好了!”漢子豪爽的說道。

“哎呦喂,大叔啊,那真是謝謝你了!”天亂高興的說道,衆人再次惡寒。

“臭小子,別丟人了,快點滾回來!”天靈揪住天亂的耳朵,硬是將興致勃勃的天亂給拽了回來。

莫凡老早就想說話了,這可是自己的同行,那是親家,一家人格外的親,可惜被別人再次搶先。

“我說強盜頭子啊,想打劫我們,先吃我一斧頭吧!”子天是個好戰分子,當先站了出來,那斧頭確實驚人,給人極度的震撼力。

“你這小傢伙真會開玩笑,毛都沒長齊呢,就整天喊打喊殺的,快點交出財物,看在那爲小哥的份上,我留你們一半!”那大漢看不起子天,即使子天的斧頭確實驚人。

“哼,你老了,哪有我們年輕人有力氣,先吃有一斧頭吧!”子天舉起斧頭就砸了下去。

“好小子,來的好!”那漢子看着子天的斧頭,雙肩微微一沉,整個胳膊上肌肉繃緊,然後收掌成拳,竟然要以自己的肉體硬抗子天的斧頭。

要知道子天可是天生神力啊,不然也不會使用那樣大的斧頭,而子戰宗的修煉也正有氣力這一向,天生神力在加上後天的培養,那氣力可是相當的恐怖。

轟……

巨響響徹天地,令莫凡他們吃驚的是,那漢子的拳頭竟然猶如鋼鐵一般,十分的堅硬,不僅如此,在那碰撞中,衆人聽到的明顯是鋼鐵的撞擊聲,這人的拳頭好硬!

“他是三幽的強者,經歷了三幽金域的磨練,因此得到了這樣的能力,將拳頭金質化!”命覺雙目放出精光,有些驚駭的說道。

“竟然是三幽的強者,沒想到剛到來幽域就遇到了這樣的強者,那幽域的核心又會對莫的恐怖!”神行也是驚訝萬分。

經過這麼長時間,莫凡已經不是什麼都不知道的菜鳥了,幽是這個世界特殊的試練地。一幽地獄,二幽風域,三幽金域,四幽火域,五幽冰域,六幽雷域,七幽明域,八幽暗獄,以及九幽煉獄。

經過這些試練多少就會有些感悟,能力上會有大的精進,所以幽也是強者的界線,一個天一個地,不可同日而語。

這漢子明顯經過了三幽金域的試練,所以能夠運用金的能力,這對於狂戰士一樣的人來說是最大的利器。

“子天,小心了,他是三幽強者!”莫凡提醒道。

“什麼?三幽強者?”子天也是有些吃驚,可是接着戰意卻是更加的高昂,自己是聖地子弟,聖地子弟就應該能夠越級挑戰。

“在來!”子天熱血沸騰了,強者不是什麼時候都能遇上了,在聖地,那些師兄雖然強大,可是那樣的戰鬥卻是打的不盡興,不知道自己真正的能力,這次可是好機會。

“我怕你不成!”那漢子甩過胳膊,竟然衝着迎上了子天的攻擊,子天這一次可是動用了祕法,能夠斬碎山嶽的祕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