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道威力不俗的武字聖印砸下,林隕再度擊殺了一名逆命境強者!不僅如此,他身邊的那人同樣是受到了波及,被打成重傷。

正當林隕要一劍斬掉那人之時,那人卻是直接當場下跪,哀求道:“放我一條生路,我願意將我身上所有的東西都送給你!”

“哦?”

林隕雙眼微眯,此人生得身形矮小,嘴角還有一撇八字鬍,看上去頗爲猥瑣。而他此時這般雙手獻上儲物袋,下跪求饒的卑微姿態,卻是跟在場這些傲氣凌人的天才們顯得格格不入。

“賈浩,虧你還是天魔門的人,一點骨氣都沒有!”

那羅剎谷的妖女羅蘭怒斥道:“簡直是丟盡了魔道的臉!”

“羅蘭身上有一件極品地器!”

賈浩神色討好,連忙道:“還有慕容堅他們每個人的身上至少都有一件地器!反正我只是仙府境修爲,對你的威脅不大,你若是有殺我的時間,不如趕緊去搶奪他們的法寶。”

接過賈浩手上的儲物袋,林隕不禁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不得不說,這個傢伙還真是爲了活命什麼都肯做,是個不折不扣的小人。

如果換做是那些驕傲自負的人,碰到這種猥瑣求饒的傢伙,或許會嫌髒了自己的手而放棄殺他。可林隕不同,因爲他很清楚,越是這種有勇氣夾着尾巴做人的傢伙,就越是危險!

更何況,賈浩還是天魔門的人!林隕在荒域殺過天魔門的魏賢,他和天魔門也有難以解開的仇怨,所以這個賈浩一樣不能留!

想到這裏,林隕眼中便是閃過一抹殺機,手中的璇璣劍要當場斬下!

感受到林隕那**裸的殺意,賈浩臉色劇變。

“路陵羽的屍體怎麼不見了!”

“什麼?!該死的,這傢伙剛纔居然在裝死,真是狡猾!”

驀然間,竟是有人驚呼道。

林隕一怔,下意識地便是看向了那雷動域的入口,果不其然,之前路陵羽的屍體所在位置居然只剩下了一灘血跡!

路陵羽沒死!


他用假死成功地騙過了林隕,並且在林隕跟衆人激戰的時候,他趁機逃走了!

百足之蟲死而不僵!

“路陵羽……”

林隕臉色微沉,這個路陵羽果然不簡單,他開始有些後悔剛纔沒有將路陵羽的首級給斬下來了。沒想到路陵羽連心臟都被洞穿了還能活下來,這絕對是他的疏忽大意。他甚至有一種不祥的預感,此次路陵羽的成功逃脫,日後很可能會給他帶來不小的麻煩。

咻。

就在林隕略微走神之時,那個叫做賈浩的猥瑣傢伙居然也趁機逃竄了出去。他甚至十分卑鄙地將之前死去同伴的屍體扔向了林隕,用來幫助自己逃生。

林隕一劍斬斷了那具屍體,他卻是發現賈浩已然快要逃出雷動域了!

他有心想追,卻是顧及到其他人也有想要逃出雷動域的念頭,無奈之下只能放棄掉這個小角色,轉而奔襲其他的那些大魚!

“林隕!這次讓我逃出去,你會後悔莫及的!”

成功逃出雷動域的賈浩眼中閃爍着怨毒的光芒,暗道:“魏賢,這個害死你的傢伙,表哥一定會讓他血債血償!”

誰都想不到,這個天魔門的賈浩居然跟林隕當日所殺的魏賢有着如此親近的關係! “極曜爆神術!”

爲了避免剩下的人再像賈浩和路陵羽二人一樣逃出雷動域,林隕竟是再度動用了極曜爆神術這一招。恐怖的精神風暴再度席捲而來,所有人都是驚駭無比。

他們做夢都想不到,林隕居然能夠接連施展出精神力自爆這種可怕的招數!

至於林隕之前爲何不選擇連番施展極曜爆神術轟殺這些人,無非是因爲極曜爆神術所產生的精神風暴威力太過可怕,雖然能夠有效地殺人,但也會不可避免地毀掉這些人身上的儲物袋。

爲了得到更多的積分,林隕並不想浪費掉那些人的儲物袋。

可現在,林隕已經顧不上那麼多了!

如果讓這些人逃出去的話,他們會給林隕帶來更大的麻煩!縱使是心疼那些積分,林隕也不得不選擇這個下策,將這些人連同儲物袋一起毀滅!

“啊!林隕,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

“今日我們的下場,就是你以後的下場!你不可能活着離開帝都……”

一時間,屍橫遍野,血流成河。

原本只有天雷動盪的雷動域,居然在這短短半個時辰的時間裏,變成了一片屍山血海!死在這裏的人,放在外界無一不是各大頂尖勢力得意的天才子弟,可他們全都死在了林隕一人的手上!

這一幕可謂是熟悉無比。

當初在荒域之時,林隕也是以一人之力殺盡所有跟自己作對的人!這些人做夢都想不到,曾經被他們嘲笑因爲太過弱小死在荒域之人的悽慘下場,居然也會成爲他們今日的下場!

“你還不逃嗎?”

白寒擎有些疑惑地看向面前的萬崆,道:“你殺不了我,林隕卻會殺你。”

“他會殺我,難道就不會殺你?”

萬控冷笑道:“你我都是血神宮的人,你認爲他會放過你?”

比起林隕,他更想殺的人無疑是白寒擎。

“他是我的朋友,不會傷害我。”

白寒擎搖了搖頭。

“你也會有朋友?”

萬控嘴角泛起一抹譏諷的笑意,不過這絲笑意很快就僵住了。因爲他看見了林隕正朝這裏趕來,之前他和白寒擎一直都在另一處地方戰鬥着,根本就沒有閒暇去在意林隕那邊的戰鬥。

擁有精神戰法的林隕在雷動域很強,這一點他當然知道。但他也知道靈藥師的精神力是有限的,所以他一開始便想借助其他人之手,先耗盡林隕的精神力。

而他在這個過程中,就可以趁機把白寒擎給解決掉。等白寒擎一死後,他就能順手去將喪失戰力的林隕給殺了,成爲最後的大贏家。

只可惜,事與願違。無論是白寒擎還是林隕都遠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厲害。

他殺不了白寒擎,而路陵羽那幫人也不是林隕一人的對手。

“一幫廢物!”

萬崆的臉色極其陰沉,忍不住低罵道。

真是一羣豬隊友!

“萬崆,你逃不掉了。”

林隕淡淡道。

無論是路陵羽還是萬崆,都是他必殺的對象。如果是在外界的話,他絕不可能是萬崆的對手,可在這裏不同,他就是絕對的強者!

即便是強如萬崆這等人物,也得避其鋒芒!

“就憑你也想殺我?”

萬崆冷笑道。

也不知爲何,即便是在同時面臨着林隕和白寒擎二人的情況下,他依舊是淡定自若,彷彿有着絕對的把握。

“如果再加上我呢?”

這時,一道高大的人影飛了過來,冷哼道。

正是林冬。

“林冬!”

萬崆眼中閃過一抹寒意:“你也要與我爲敵?難道路陵羽猜的沒錯,這個小雜種真是你們林閥的人不成?否則你爲何要處處幫他?”

“這一點,就不勞你費心了。”

林冬冷笑一聲,道:“從很久以前開始,我就看不慣你。如果不是有太多的顧忌,我早就出手滅了你這個多行不義的禍害!”

血神宮的萬崆本就是名聲狼藉,他爲了修煉《萬象血魔典》,多次派人強擄良家少女,不知道有多少名可憐的少女被他所殘害。也正是因此,他當初纔會看上秦雨瞳,並且跟林隕扯上了解不開的仇怨。

如果不是血神宮和他自身的實力太過強大,早就有人替天行道出手斬殺他了。

冷冷地掃了一眼林隕三人後,萬崆卻是陡然大笑道:“想殺我?你們當我是那些廢物不成?別忘了,我可是血神宮的萬崆啊!”

“你們是殺不死我的!”

伴隨着這一聲狂笑響起,萬崆竟是陡然轉身離開,他的速度極快,目標正是雷動域的出口!

他要逃跑!

可林隕三人又怎會任由這個心腹大患逃脫呢?他們立刻追上去,無法動用真元之力的萬崆,速度當然比不上御劍而行的林隕。

天武聖光咒!

一道碩大無比的金色聖武印從天而降,朝着萬崆鎮殺而去!

譁!

誰知萬崆不慌不忙,居然不知從何處取出了一柄長約一米五左右的銅鑼法杖,那法杖通體墨黑之色,不,那並非是黑色,而是紅色!

仔細一看,那竟像是濃郁的鮮血凝聚而成的暗紅之色!

當這柄法杖被取出之時,空氣中更是瀰漫起了令人作嘔的血腥味!林隕臉色微變,他甚至覺得自己整個人置身於沸騰的血海之中,周身有着無數的血色觸手纏住了自己的身形,讓他動彈不得!

幻境!

他居然陷入了幻境之中!

“小心!那是下品天器——奪魄血魔杖!”

當看清萬崆手中那柄法杖的真面目之時,林冬臉色劇變,大喝道。

天器!

這是林隕第一次見到的天器法寶!

不得不說,這件奪魄血魔杖詭異地很,就算萬崆無法動用真元,都能令他陷入如真似幻的幻境之中!如果萬崆沒有受到任何的限制,而是能夠動用全部的真元,奪魄血魔杖究竟又能發揮出何等可怕的威力呢?

林隕被奪魄血魔杖暫時困住了,白寒擎和林冬二人根本就無法跟上萬崆的速度,更何況還有奪魄血魔杖的威脅,他們就算再怎麼不甘心,也只能眼睜睜地看着萬崆就這麼逃出雷動域!

“四靈封魔劍!”

誰知這時,林隕卻是直接衝破了幻境,手中的璇璣劍直接刺向了不遠處的萬崆!

本以爲已經逃出生天的萬控根本就沒想到林隕能夠如此之快地突破奪魄血魔杖設下的幻境,他大意之下,後心竟是當場中了一劍!

鮮血橫流!

強烈的劇痛感讓萬崆英俊的臉龐徹底扭曲了起來,他低吼道:“林隕!”

這個曾經被他視爲螻蟻一般的存在,居然能夠傷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