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站起來眺望了一眼:「沒有啊!都是一樣啊,每個人都是臉黑黑的,拿着一把大刀!」胖子和溫婉弓箭手也是搖了搖頭,表示他們也沒看出來。

牧師奈小汐明顯細心一點,美目看着林軒,嬌聲說道:「你說的是最中間那個坐在地上的黑山軍嗎?」

林軒有點意外的看着這個大眼睛牧師,看來這個妹子除了長相也並不是一無是處嗎,難怪是這幾人中的隊長!

「沒錯,所有黑山軍只有那人是坐在地上,而且他周圍2米內沒有其他的黑山軍,明顯是其他黑山軍對他生有敬畏之心!」

頓了一下,林軒沉聲道:「如果我沒猜錯,這個人應該是這些黑山軍的頭領,應該是個boss級的人物!」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他已經親自下廚,替女兒準備好了豐盛的菜肴。

糖醋排骨,栗子紅燒肉,蒜蓉花蛤、西紅柿炒蛋……蔬菜沙拉。

他會每天變着花樣,給女兒烹飪菜肴。

幾乎每一頓的菜肴都不重複。

很難想像,西境第一帥。

武力值第一人。

竟還是一個,如此精湛技藝的廚師。

替女兒準備好菜肴后。

秦蒼穹卻並未陪着女兒一起用餐。

而是脫下了廚袍。

帶上手錶。

套上了那件黑色西裝外套。

「花警衛,你留下替我照顧小鯉,陪她吃飯吧。」

秦蒼穹眸光平靜,對一旁的花木蘭叮囑道。

花木蘭美眸恭敬,點頭,「是!」

可就在此時,一旁的女兒秦小鯉,卻輕跑到了父親身旁。

「爹爹,你要去哪裏啊?」

秦蒼穹輕輕撫摸了一下女兒的腦袋,柔聲道,「小鯉乖,留在家裏,和木蘭姐姐一起吃飯。」

「爹爹要去見一個老朋友。」

秦蒼穹語氣平靜,緩緩說道。

聽到父親的話,秦小鯉有些依依不捨。

但還是在父親的眼神示意下,乖巧的回到了餐桌前。

秦蒼穹緩緩點燃了一根捲煙。

而後,轉身……出門。

門外,那輛迷彩色悍馬H6越野車,正停候在門口。

他摁下鑰匙。

拉開車門,上車。

「轟~!」悍馬H6越野車啟動,引擎咆哮,而後……消失在了夜色中……

……

夜色,星辰點綴。

錢江城,數十公裏外。

山間,繞過蜿蜒的盤上公路。

一座古典的莊園大別墅,正坐落在此。

此時,山林間,已是漆黑一片。

夜色落幕。

而別墅客廳內,卻依舊是燈火通明,點綴一片。

錢家二公子,錢澤虹……面色鬱悶不已。

坐在別墅的豪華西式餐桌,嘴裏叼著一根名貴雪茄,很是鬱悶。,

他被關在這一方別墅內,就彷彿是被軟禁一般。

根本不能出門。

在這深山野林里,他要如何度過這憋屈的幾天??

此時,雖然面前的餐桌上,擺滿了無數奢侈的菜肴,還有昂貴的82年拉菲紅酒。

可,他卻全然毫無食慾。

這是被軟禁啊。

他生性桀驁,在這小小莊園內,根本待不住。

錢澤虹鬱悶的端起一杯紅酒,大口抿盡。

而後,扭頭掃了一眼別墅的落地窗外。

此時,透過別墅窗外……能看到,一排排的武裝安保力量,正時刻警惕著,守候在別墅外。

一層又一層的安保力量,層層保護。

錢澤虹越看越氣,對一旁的手下不滿的喝道,「能不能讓門外的保安滾蛋?」

看着這幾百號人,駐守在莊園門外。

錢澤虹總感覺渾身不自在。

就彷彿……被人一直盯着監視一般。

可,一旁的手下卻面色複雜,鞠身行禮,道,「稟二公子……這些保安,都是董事長吩咐的,為了保護您安全。沒有董事長的命令,他們,不能撤去……」

聽到這句話,錢澤虹更是氣得!

「呵?我爹那人……就是膽小!秦蒼穹那廝……不過是口嗨的威脅而已!我爹還當真了??」

「秦蒼穹那廝,除非腦子進屎了,吃了熊心豹子膽,才敢來找我麻煩!」

錢澤虹不屑一顧的嘲諷道。

秦蒼穹殺了他大哥。

那只是一個意外。

因為大哥沒有準備而已。

而今。

他錢澤虹一切準備齊全。

那秦蒼穹,還敢真上門不成??

錢澤虹滿臉不屑。 眾人散了回家,舟寶的眼睛卻黏在磨刀石上,一動也不想動。

周絲萍只好留下來,蹲在地上看着人家磨刀。

甘甜帶着孩子們回房,安排小祐帶好怡寶。她則帶着小葡萄和小麥穗出發去體檢,買學慣用品。還要去拉丁舞學校給小麥穗報個周末班。

「甜媽,我是不是很厲害,葉邵勛直接被我鎮住了呢,乖乖打錢給我。哈哈。」小麥穗美滋滋道!

「那是,我們麥穗兒是女王陛下,誰敢不執行你的命令呀!哈哈!」

說着,一大兩小樂呵呵出了門去。

身後,站在葛津南家門口的顧偉,看着甘甜的背影。鄙夷地冷笑一聲:「哼,離開我這麼多年,你居然越過越差,已經淪為全職保姆了嗎?」

「如果,你是要是來求我回到你身邊的話,也許我可以考慮讓你過的好一點,賞你幾個錢花花。」

劉英英準備好茶水和瓜子花生,卻見顧總站在自家門口嘟嘟噥噥,不知說些什麼。於是用胳膊肘捅了一下老公,讓他請顧總進來喝茶。

葛津南來到門口,看到顧總看着大門口發獃。

「老闆,請進來喝杯茶吧。」

顧偉回過神來,來到葛津南的逼仄的小客廳里,問道:「住的還習慣嗎?」

劉英英馬上說:「習慣,這裏很好,謝謝顧總。我現在每天能多睡一個多小時呢。沒有那麼累了。」

顧偉點點頭。不經意問道:

「鄰居人口雜不雜?相處得怎麼樣?」

「還好吧。就是隔壁女孩太不容易了,五個孩子,一個保姆,還要吃飯房租,真夠她受的。」

顧偉端著茶杯的手僵在空中。

「五個?親生的?」

劉英英性格實在,不明就裏,趕忙解釋道:「不是,只有兩個最小的是親生吧,其他的都是收養的。」

葛津南卻發現了顧偉的反常。在送他出門的時候,葛津南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家總裁,調侃道:「顧總好像對我的新鄰居很感興趣。我倒好奇了,向來眼高於頂的顧總怎麼會對一個離婚帶着一窩孩子的女人感興趣呢?」

顧偉轉過身,回復他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葛總監,你在你媳婦面前的時候,對我可是真恭敬啊,轉眼就又對我嗤之以鼻了?」

「不敢,顧總的體恤之恩,絕不敢忘。即使是,這中間夾雜着一些算計,和私心?」

「呵呵!葛總!過慧早夭啊,太聰明了遭人厭煩!哈哈哈!」

顧偉湊到葛津南耳邊,悄悄對他說:「方便的時候,對你們鄰居女孩照顧一二。我會感激你的。」

「就這麼簡單?」

「對,就這麼簡單。」顧偉聳肩攤手,輕輕一笑。上車離去。

葛津南莫名其妙地回到家裏,妻子看他若有所思的樣子,問他是否老闆對他說了什麼。

葛津南忽然想起,顧偉曾提起的他的初戀。

「鄰居甘甜是哪裏人?」葛津南問妻子。

「好像是……山東聊城一帶吧!」

葛津南瞬間就明白了。

他沉思良久,對妻子說:「想不到他也是個專情之人,倒是我小看他了!媳婦,兩個孩子上學的事,你爭取給辦成吧,即使建不成學籍,你也爭取辦成借讀。」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三名幻字人未及躲閃,身體被刀氣一劈兩半。Next post: 小師姐捋了捋髮絲,突然想起了什麼,又問道,「咱們聊了那麼久,咱們還不知道對方叫什麼名字呢!」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