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前天在芝公園的酒店花園那晚是自己酒喝多了,酒壯人膽,再加又是在東京,她放得有些開,那晚差不多是自己主動挽著李曉凡胳膊的……

但是現在,在這

《重歸新加坡1995》第154章擁抱、溫暖與美使館面試 獵人,就像韋恩之前所認知的,是一個下限很低的職業——普通的獵戶,也可以自認獵人。

同時,獵人又是上限很高的職業。

野獸的嗅覺,通常比人更敏銳,尋找水源、躲避危險這些,自不必說,野獸的夜視、聽力等功能,同樣不容小覷。

訓練好野獸,只是獵人的基礎。

想在冒險公會中闖出名堂,只靠這些根本不夠,想要在與其他冒險者的競爭中,不處於劣勢,獵人在武藝上至少不能相差太多。

因為需要打獵,獵人的弓箭必須要出色;因為可能與魔獸近搏,短武器同樣要會一些。在這種情況下,一名獵人想要在冒險公會中站穩,需要有優秀的射擊,需要對匕首、短劍、長劍,有所涉及,有時候,甚至為了不拖後腿,五星獵人要有四星冒險者的武力。

獵人的門檻很低,但優秀獵人的門檻很高,如果天賦有限,獵人很可能成為四不像。

一旦被團隊認可,獵人就是整個團隊的核心,因為一個出色的獵人,就是一個團隊,幾乎不需要其他人幫忙。

當韋恩聽到火煉的隊長是一名獵人,尤其又是公國最強核心時,視線便落在岡瑟的身上。

岡瑟的年紀在二十齣頭,火紅的頭髮,打著耳釘,長相俊朗,中等身材,比韋恩稍微高了一點。腰后掛著兩把交叉的短劍,並佩戴著一把長劍。

沒有帶弓箭,並不意味著他不會弓箭。最強獵人不會弓箭,那真的太可笑了。

從岡瑟進門開始,他的臉上就從來沒有丟失過笑容,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也沒有給旁人造成額外的壓力。

不同於其他人看到女僕時的目光躲閃,岡瑟從進門伊始,目光便落在女僕身上,並不時和女僕搭訕,兩三次交鋒后,女僕便有些難以招架。

韋恩比較喜歡岡瑟這種人,看起來大大咧咧,其實心卻很細,在進來之後,便將整個公會打量了一番,而與女僕的接觸,更像是搜集情報。

岡瑟背後的五個人則高低不同,既有正常的人類,也有矮人——一個背著體積比他還大的行李,步伐卻極其穩重的人。

之後,便是一名身材輕盈的女人,蒙著面紗,腰間斜插著一把短刃,目測她應該不是硬剛正面的角色,比如刺客。

「岡瑟先生,您好。」

韋恩離開前台,叫住了岡瑟。

正被岡瑟詢問地不知所措的女僕,在聽到韋恩插話后,臉上緊張的神色瞬間減輕大半,向著韋恩深鞠一躬后,迅速消失。

在培訓一個多月的時間裡,韋恩給她的印象就是無所不能。

岡瑟並沒有因為對話被打斷,而感到不滿,見韋恩走過來,輕微一笑,「請問您是……」

「韋恩·拜倫,這家冒險公會的負責人。『討伐大惡魔』的任務,也是我委託三大公會的。」

「原來如此。」

岡瑟臉上的笑容隨即消失,看了一眼公會的四周。

裝飾不如三大公會奢華,但是當明媚的陽光透過落地窗,進入屋內后,他的內心深處突然感到了一種心曠神怡。

這種體驗,是擁擠在大城市的三大公會,所不能相比的。

「您這麼年輕,創建這麼大的公會,應該很難吧?」

「上輩積攢下的積蓄,我只是負責花而已。」韋恩笑道。

「那……這些也是上輩告訴你的?」岡瑟沖韋恩擠了下眼,眼角的餘光瞄向白絲。

「咳咳……個人喜好而已。」韋恩輕咳一聲,「六位,可以先登記一下,我請我們的女僕小姐,帶著大家去休息。」

「我們什麼時候出發,對付大惡魔?」岡瑟身後的一名戰士問道。

「等一下其他冒險者吧?我畢竟給三家冒險公會發了任務,總要等一下他們的回應。」

「額,韋恩先生,請不要怪我多嘴。據我所知,三家公會並沒有將這個任務發布出來,而是指派冒險者來完成任務。所以,來的冒險者不會太多。這條消息算是……感謝你讓我感受到冒險公會也能這麼美妙,我真是愛死這個地方了。」

岡瑟張開胳膊,朝著前台走去,其他5人緊跟在岡瑟的身後。

一名戰士,一名獵人,一名槍兵,一名刺客,一名矮人族以及一名……

當那人從韋恩身邊經過時,一股濃郁的草藥味,進入韋恩的鼻孔。

韋恩轉過身看向那人,身材不高,體型也比較單薄,帶著淺灰色的帽子,背後一個布包,顯然,其中裝的是草藥。

——藥師。

沒有以防禦力著稱的大盾,也就是遊戲中的tank。

法庫公國中,攻擊力最強的團體,就真的不需要肉盾嗎?

韋恩腦海里充滿了疑問。

不過,這也不是什麼難事,最好的防守就是進攻,直接把對方打穿就行了。然而,沒過多久,韋恩便猜到了其中的緣由。

也就相隔了一天,公會再次迎來一名重量型的冒險者。身高將近兩米,身上穿著重甲,從進門伊始,便成為了整個公會的焦點。

韋恩看不清他的樣貌,因為頭盔將眼部互的很嚴,他的後背背著兩面幾乎和他等高的大盾。

這又是誰?

韋恩見到他的第一眼,滿頭霧水,女僕們見到這樣的冒險者,也不知道該怎麼與之打招呼。

倒是岡瑟,在見到這人的第一時間,便撲了上去,拉著重甲來到韋恩身邊。

「韋恩先生,這是『大地的詠嘆』薩茲,我個人認為,這是大陸最好的重甲。薩茲,這是雪暴的老闆,也是本次任務的委託人。」岡瑟簡單地做了介紹。

韋恩則是有些意外,最好的矛和最強的盾,就這樣出現了?

薩茲扭頭看了一眼韋恩,沒有出聲,又扭過頭獨自走向櫃檯,將委託書交給了工作人員。

「他就這樣……我從來沒聽他說過話,對他的了解都是道聽途說,當然,彼此也合作過幾次,但也沒說過話。盾來了……韋恩先生,如果能出發,隨時通知我們。」岡瑟露出了笑容。

韋恩揉著下巴,看來法庫公國里,有故事的人也不少。「徙木立信的故事洪社長聽說過嗎?」

一人一杯茶,朱子仁慢悠悠地給洪勝成講了一遍華夏先秦時期商鞅徙木立信的故事,搞得這位社長大人有些懵逼。

「就算我沒聽過但是你剛剛又講了一遍我總該聽過了。」洪勝成慢悠悠地喝了口茶,「理事大人是想表達什麼意思呢?」

「社長大人覺得我想表

《半島之俠》第二百四十七章從徙木立信學習知識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璇風瓑浼氬啀璇.. 「你沒事就好,我們不辛苦。」烈焰看到完好無損的奚淺,下意識的鬆了口氣。

幾人說了一會兒話,奚淺就讓他們回空間里了,幽熒出來和她一起。

兩人慢慢的往前,奚淺也聽幽熒說了海底世界的情況,心裡警惕拉滿。

不過,她眉頭蹙了一下,「這三個月,饕餮和九御一點蹤跡都沒有?」

按理來說不應該啊,他們兩個都不是一般人,就算一個找不到她,另外的一個也能過來。

她心裡有些擔憂,莫不是兩人出了什麼事情。

可是仙界能讓他們出事的可能性,也是分小。

幽熒也知道奚淺心裡的擔憂,她蹙眉思索了一會兒,說道,「有可能是被耽擱了吧,他們說過來找你,就一定不會食言,再等等。」

「嗯,我就是怕他們出事,不過應該不會的,我現在還是好好保護我自己吧。」奚淺深吸口氣說道。

目前來看,她出事的可能性,比饕餮和九御出事的可能性大多了。

「嗯,你現在要注意自己的安全,我總覺得這個海底世界有些詭異,不知道會不會出現一些什麼事情。」幽熒眉頭皺著。

她既然有這個預感,那就證明肯定會出事,奚淺心裡的警惕又上升了。

不過她不後悔來這裡,危險和機遇並存,這裡的危險,也代表著巨大的機遇。

其他人來也肯定是抱著這個想法。

「前面又有深海怪物!」幽熒說道。

「感覺這些深海里的東西,遍地都是,一點也不值錢,這是怎麼回事?」奚淺疑惑的說道。

她昏迷的時候,幽熒他們都不知道遇到多少深海里的怪物了。

「是很多,但等級很高的,應該也沒多少,比如那深海巨龍,也在三個月前出現了一次,之後就再也沒有了。」

「不過也不能大意,不出現不代表沒有。」

「嗯,我明白的,我目前的處境很危險,也不知道其他人的處境如何?」她還是有些想知道一起進來的人情況如何。

海底世界太過詭異,想了解都找不到方向。

「反正你昏迷的這三個月,根本就沒有一個人類出現,我們看到的,全部都是深海里的怪物。」烈焰在空間里說道。

「算了,邊走邊看吧,這海底世界要兩千年後才會關閉,還有很多是家裡呢。」

該了解的奚淺也了解了,她也沒有方向,只能隨心選擇一個往前。

結果……

點子特別背,直接就遇到了一群來勢洶洶的深海怪物,而且都是等級不低的。

她根本就來不及多想,神罰之劍盤旋在她的頭頂,九天神雷在她的四周圍攏,她手裡握著斬神刀。

全副武裝!

一時之間,深海里的怪物還真的不敢靠近。

雙方對峙,虎視眈眈,奚淺眼裡閃過幽暗,心裡詭異的浮現起一個想法,這些深海怪物……真丑!

幽熒等人感應到她心裡的想法,頓時都沉默了下來,這個時候還在意美醜,簡直了好嗎。

「他們的氣息太詭異了,千萬不能粘上!」幽熒開口提醒。

奚淺點了點頭,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紅蓮業火放了出來,赤紅色的火焰哪怕在海底世界,也閃耀著最明亮的光芒!

她發現,那些深海怪物在看到紅蓮業火的瞬間,紛紛往後退,看紅蓮業火的眼神帶著驚恐,他們不甘心的看了奚淺一眼,然後一鬨而散。

奚淺:???

幽熒,「……看來他們忌憚紅蓮業火!」

九吟,「這已經不是忌憚了,這是恐懼,紅蓮業火竟然是她們的剋星!可是,這是怎麼回事?」

「淺淺,你心裡有什麼感覺沒有?」老雷對奚淺說道。

其他人也在等待奚淺的回答,奚淺肯定的搖頭,「我什麼感覺都沒有,紅蓮業火沒有火靈,我感應不到,不過,紅蓮業火是深海怪物的剋星是肯定的,我的安全終於有了一點保障!」

在剛才,她心裡是鬆了一大口氣的。

海底世界太過危險,她自己的修為又低,十分危險。

「算了,知道紅蓮業火是她們的剋星就可以了,其他的再說吧。」不止是奚淺,烈焰他們也都鬆了一口氣,他們親自領教過深海怪物的厲害,知道這裡的危險程度。

「不過,紅蓮業火也應該鎮不住高等的深海怪物,比如深海巨龍,他可是對紅蓮業火沒有多少忌憚和驚恐。」幽熒怕奚淺放鬆心神,突然說道。

「你說的不錯,高等的深海怪物可能都不怕紅蓮業火,不過能鎮住大部分已經很好了,而且紅蓮業火對深海巨龍造成的傷口也有很大的作用,這就可以了。」奚淺點頭,心裡有了數。

轟隆——

他們正在說話,突然感應到一陣季巨大的轟鳴聲,下一瞬,海底世界突然劇烈的搖晃起來,奚淺眼神一凜,努力穩住自己。

還沒來得及做什麼,就突然間陷入了黑暗裡。

海底世界的黑暗,是真的伸手不見五指,哪怕她能夜視,也什麼都看不見。

奚淺心裡的警惕拉到了滿,她耳聽八方,不敢有一絲一毫的動作。

神罰之劍和斬神刀都不敢收回去,她時刻準備出手。

紅蓮業火對深海怪物有克製作用,所以它應該能在這裡照明,剛才震動的瞬間,紅蓮業火已經被她收起來,果然,紅蓮業火一出現,她的身邊就亮了起來。

以她為中心,紅蓮業火照亮的範圍大概有五百米。

這已經很好了,奚淺警惕的往前走。

海底世界處處都危險,她也不敢停留,不止是她,幽熒幾人也一直都盯著。

只要有一絲絲危險,他們就都會出現。

不過,奚淺這樣警惕的走了很久,海底世界始終都是平靜的,一點危險也沒有。

而且,原來頻繁出現的深海怪物,也都沒有了蹤影,奚淺心裡疑惑,眉頭皺著,百思不得其解。

幽熒他們也是一頭霧水。

總之,大家都很懵!

這樣的黑暗,一直持續了很久,如果用外面計算時間的方法,那應該是十五天!

奚淺是時空之主,掌握了時間的法則力量,所以對時間一直都是敏銳的。

。 房間內,太子和趙萱萱對坐,他嘆息道:「招攬人才,這事用不著你,你就老老實實的幫我看著老二。」

「還有那蘇大強!不管是不是他乾的,我會想辦法處理掉!」太子沉聲說道。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他要是不被斷腿,恐怕棒子球員連黃牌都不會有一張!」Next post: 她只能放肆的哭了起來,哭得痛痛快快,才將心中的苦楚全都壓了下去。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