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死吧!”


那青年的一腳已經貼近了夜無悔的臉龐,他以爲自己能夠穩穩的踹中夜無悔,但是他失算了。

夜無悔只是故意在這個時候才動,爲的就是讓他能夠保持這個飛踢的姿勢到自己的面前。

這時,夜無悔的腰一彎,對方直接從夜無悔的頭頂飛過,而夜無悔一拳砸了上去,直接打中了那人的下體,目的便是打爆他的蛋。

“嗷!”

一聲尖叫之聲傳來,這聲音尖銳,刺耳。

王龍王虎兩兄弟見到夜無悔擊中對方的下體,也同時也感覺到自己身體的某一部分一抽,隨後驚愕的四目相望,臉上露出了異樣的神色。

“真是狠!”

王龍王虎兩兄弟心中只有這樣一個想法,若是其他地方被擊中也就罷了,那地方被擊中,絕對要痛上好幾天,甚至內心一輩子留下陰影。


王龍王虎慶幸的是,他們現在報上了夜無悔的大腿,而不是和夜無悔爲敵,不然的話,下場一定也會十分的悽慘。

“林棟,你沒事吧!”

另外兩名倒在地上的林盟之人見到林棟被擊傷當即起身朝林棟這邊跑了過來,詢問林棟的傷勢,和林棟相比,他們的傷勢根本就不算什麼。

“疼,好疼!”

林棟捂着自己的下體,除了嗷嗷直叫之外,就能夠說出這幾個字來。

“怎麼樣?被打爆蛋的滋味怎麼樣?”

夜無悔看着地上的林棟,臉上帶着詭異的微笑。

三人面對夜無悔一人,都被打成這樣,他們哪還有臉說什麼,一個個說不出一字來。

“若是想要報仇,就叫你們的盟主來,你們幾個還不夠資格!我是夜盟盟主武悔,記住了!”

夜無悔看了他們一眼,口中淡淡的說道,報出了自己的名字,隨後便轉身離開,王龍王虎兩個人離開跟了上去。

夜無悔想的很明白,想要發展勢力,吸引新人加入夜盟,必須要將夜盟的名氣打響。今日打了這三人,還不能夠起到打響夜盟名號的效果,所以才讓對方的盟主來報仇。

夜無悔相信,對方的盟主絕對不會忍下這口氣,若是擊敗了對方盟主,必然能夠令夜盟名聲大震,如此也方便夜盟招收新人。 現在纔是新人入內門的第二天,所以前來造勢處的人不多,至於內門老成員,也就只有升級勢力以及一月一次上交火元的時候纔會來到這裏。

所以,今日看到夜無悔以一人之力擊敗林盟林棟三人的人並不多,也就起不到爲夜盟揚名的效果。

“盟主,剛纔真是爽啊!讓這幫林盟的人看不起我們夜盟!”

走在路上,王虎興奮的對夜無悔說道,原本他就一肚子的氣,雖然這最後氣是夜無悔出的,但是看到夜無悔出手,特別是打爆林棟蛋的那一下,王虎真是爽透了。

“王龍,你可知道林盟盟主是何等實力?”

對付林棟幾個小角色,夜無悔絲毫不在意。既然要爲夜盟揚名,那麼必須就要了解對方盟主的實力,夜無悔是不允許有任何的意外發生的。

“這個我不太清楚,但是一般來說實力不會超過武宗七階!”

王龍之前畢竟都呆在外門,外門所處的環境和內門是不一樣的。對於內門之中的情況,除了當初他在外門得到的些許瞭解以外,也就這兩日剛剛打聽到了一點消息。

他們對於內門之中的各個勢力有了一定的瞭解,但是具體實力怎麼樣,王龍也不是很清楚。

王龍只知道,一般內門之中的二級勢力當中最多隻有兩三名武宗五六階強者,林盟剛剛升入三級,比一般的二級勢力要厲害點,但是暫時還不能夠和老牌的三級勢力相比。

“我需要林盟的具體資料,你們兩個去將林盟具體的消息蒐集起來告訴我!”

王龍的回答讓夜無悔並不滿意,夜無悔並不希望有任何的變數發生,一切但求一個穩字。

“好的,盟主!”

王龍和王虎兩人齊聲應道,跟着便離開了這裏。

等王龍王虎兩個人離開之後,夜無悔獨自一人朝焚天湖方向走了過去。焚天炎就在焚天湖的底下,夜無悔此次進入炎宗的目的就是爲了焚天炎。

時間有空,夜無悔自然想來看看這焚天湖究竟是什麼樣子的,可以的話,夜無悔甚至想要見見焚天炎。

焚天湖在炎宗之後的山谷之中,此谷名爲焚天谷。

夜無悔進入到焚天谷之後,三排環形建築出現在了夜無悔的面前。這三排環形建築圍繞在焚天湖的周圍。

在這三排環形建築之中,擁有一個個的修煉室。環形建築都有兩層組成,第一層是那種共用的修煉室,而第二層則是單獨的修煉室。

夜無悔沒有進入到修煉室之中,而是直接從過道,走到了焚天湖的邊上。

焚天湖表面很平靜,伸手去觸摸湖水,會發現湖水是熱的。不僅如此,站在湖邊上,夜無悔也能夠感覺到一種溫熱之感。

“將焚天炎鎮壓在焚天湖之下,炎宗的先輩們還真是聰明!”夜無悔口中喃喃道。

利用水溫將焚天炎散發出來的能量削弱一部分,另外一部分提供附近的內門弟子修煉,將焚天炎完美的利用,如此辦法,一般人豈能夠想的到?

但是夜無悔能夠感受到,被鎮壓在焚天湖之下的焚天炎似乎並不怎麼安分,他想要衝破牢籠,但是卻還差最後一口氣。

被封印了不知多少的歲月,焚天炎想要逃離。但是若是真當讓他逃離,對炎宗定然會產生巨大的影響,或許這就是炎宗希望有人能夠馴化焚天炎的原因吧。

“嘿,武悔!”

夜無悔正的目光正落在焚天湖之上,感受着焚天湖底之下焚天炎的氣息,這個時候,在夜無悔的身後響起了一道喊聲。

夜無悔轉頭看去,一名身穿着布衣的青年正站在那裏,看其年齡不大,似乎比夜無悔還要小上兩歲,眉宇之間還露着一絲稚氣。

看到此人,夜無悔的不由疑惑了起來,他確定,他並不認識面前之人,可是對方是怎麼知道自己名字?

“夜盟盟主武悔是吧,我想要加入你們夜盟!”

這人嘿嘿一笑,臉上帶着笑意,見到夜無悔這個盟主之後,也不廢話,直接進入主題,對夜無悔說道。

“加入我夜盟?爲何要加入我夜盟?還有,你又是何人?”

夜無悔感覺道莫名其妙,這人剛剛見到自己就說要加入夜盟。夜盟到現在建立還不足一個時辰,根本就沒有宣傳過,而且夜無悔還暫時沒有要招人的打算。

這人倒好,直接毛遂自薦要加入到夜盟之中。夜無悔自然是很納悶。

“嘿嘿,因爲我看的出你這個盟主很有實力,跟着你前途無量,說不定夜盟會發展成能夠和炎盟抗衡的勢力!”

“至於我是誰?嘿嘿,我可是炎宗包打聽,號稱萬事通的千曉聲!”

這名自稱是千曉聲的青年微笑着,臉上帶着驕傲和自豪之色,對夜無悔說道。

千曉聲也算是炎宗之內的一大異類,十三歲的時候進入到內門之中,當時也算是轟動一時的天才。

但是五年時間過去,他的天才之名逐漸被人遺忘,因爲進入炎宗之後,他的修爲進步實在是太慢了。

十三歲的時候已經是武師一階,現在十八歲,也不過武宗一階而已。

當然,十八歲能夠達到武宗一階也已經堪稱天才,只不過他的進步速度實在是太慢了。

不過千曉聲的名氣還是一如既往的大,只是現在他之所以名氣大不是因爲他的修爲強,天賦高,而是因爲這個萬事通的名號。

幾乎炎宗內門之事沒有千曉聲不知道的,甚至於對於一些核心弟子的事情他也瞭如指掌。

很多勢力都想要邀請千曉聲加入到他們的勢力當中,有了一個千曉聲就相當於能夠完全瞭解其他的勢力,況且千曉聲本身的天賦也不差。

除了炎盟之外,幾乎每一個勢力都邀請過千曉聲,但是千曉聲卻一一拒絕,至於炎盟。千曉聲過去一直想要加入其中,只可惜屢屢遭拒。

炎盟和其他勢力不同,他們招收成員,只看天賦。換做是五年之前,千曉聲的天賦達到了進入炎盟的要求,但是五年之後,他已經離這個要求越來越遠。

至於千曉聲所謂消息靈通萬事通的稱號,炎盟根本就不放在眼裏,這些對於炎盟來說沒有什麼用。

被炎盟拒絕,千曉聲一直都在尋找一個未來有潛力能夠和炎盟抗衡的勢力,希望有朝一日,這個勢力能夠和炎盟分庭抗禮,讓炎盟後悔當初拒絕了千曉聲。

夜盟就是這麼一個勢力,千曉聲萬事通之名可不是浪得虛名。

夜無悔第一次參加內門考覈,拿到第一,擊殺數十兇獸。建立夜盟,以一人之力對抗林盟三名武宗強者,這些事情千曉聲都知道。

在千曉聲的眼裏,夜盟很有發展的前途,所以他纔在第一時間就來找夜無悔,請求加入到夜盟之中。

“千曉聲?想加入我夜盟自然不是什麼問題,只是我想知道爲什麼?夜盟有何吸引你的地方?”

夜無悔臉上一笑,一個號稱是萬事通的人,對於一個勢力來說幫助還是挺大的。對於夜無悔來說,他可以讓千曉聲加入夜盟,也可以不讓他加入到夜盟之中。

“因爲我知道你很強,而且你很有野心。建立夜盟絕對不和那些垃圾勢力一樣僅僅爲了火元,你想要的是一個強大的屬於自己的勢力,而我也想要加入一個強大的勢力,不知道這個理由怎麼樣?”

千曉聲微笑着對夜無悔說道,他的理由很簡單,只是他看到了夜盟的潛力而已。

“勉強可以,不過加入我夜盟,必須要忠心於夜盟,若是叛離,其結果只有一個,你明白的!”

作爲一個勢力的領導者,自然希望自己勢力之中的人忠心,若是不忠心,留在自己的勢力之中絕對是有害無益。

那些弱小的勢力或許沒有管的那麼嚴格,但是凡是實力強大的勢力,比如三級以上的勢力都有規矩,加入者若是叛離,必然會遭到報復。

內門之中雖不允許門內弟子殘殺,但是卻可以打鬥,只要不傷人性命,修爲根基,其餘的事情炎宗高層都不會管。

試想,誰希望每日都被追着打?一個人的力量畢竟是有限的,叛離三級以上的勢力之後,唯一的生路就是加入到更強的勢力當中。

可是對於一個會叛離勢力不忠心的人,哪個勢力願意接受他?所以叛離這種事情在三級以上的勢力當中基本上不會發生。但是在一級兩級勢力當中確實屢見不鮮。

“那是自然,除非是夜盟解散,否者我不會離開夜盟。當然,我想夜盟是不會解散的,只會越爬越高!”

對於夜無悔的話,千曉聲嘿嘿一笑。他對這個夜盟十分的有信心,甚至比夜無悔這個當盟主的對自己的夜盟還要有信心。

“很好,今日起,你就是我夜盟的第四位成員了!現在我有些問題想要問你,相信對於號稱萬事通的你來說,應該不成什麼問題吧?”

千曉聲承諾不會叛離夜盟,夜無悔自然樂意接受千曉聲,將其納入到夜盟之中。

“等一下,這裏是焚天谷,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還回去再說吧!”

夜無悔正要發問,千曉聲卻突然說道。擅長收集門內各種消息的千曉聲,對於如何防止消息的走漏也是很有一手。

焚天谷進出的人太多,有人聽到了他們的交談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 夜無悔覺得千曉聲說的話道理,點了點頭,兩人便離開了焚天谷。

即使夜無悔再怎麼對焚天炎好奇,現在也不是馴服焚天炎的時候,至少要等夜無悔達到武王的實力,成爲核心弟子。

等到那個時候,夜無悔的實力比現在更強,要馴服焚天炎也就多了一分可能,此外成爲了核心弟子纔有了資格馴服焚天炎。

“你這是打算帶我去哪?”

千曉聲的步伐一路向前,絲毫沒有停留的打算,並不像是漫無目的的走着,而是很有目的性的前行。

“當然是去我們夜盟的總部!”千曉聲笑着回答道。

“夜盟的總部?”

夜無悔疑惑了,夜盟現在只是剛剛建立,所謂的總部都還沒有定下來,又何來總部之說?

“恐怕你還不知道吧,每一個剛剛建立的一級勢力都可以前往玄院免費領取一處足夠容納一百人的府邸。”

看到夜無悔迷茫之色,千曉聲倒是很隨意的說道。夜無悔畢竟來到內門才一天的時間,對於內門之中的事情不瞭解也是很正常的。

玄院之中皆是一些一級勢力的府邸。一級勢力數量最多,玄院之中這樣的府邸足足有五百,一座府邸可以容納一百人,五百座就是五萬人。

每一個勢力剛剛建立都可以免費擁有一座府邸,但是即使是一級勢力也有強弱,人數也有區別,當人數超過一百的時候,就需要購買第二座府邸,消費的自然是火元,在玄院購買一座府邸需要一千火元,這可是一筆不小的數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