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黑影如是鬼魅,似毫無目的一般飄蕩在虛空之上,那自相殘殺的殺手劍客,也再度出現在慕雲霆眼前。

「還真夠慘烈的,那一道傷口都是深可見骨。」慕雲霆多少都有些兔死狐悲之感,原本那刺殺自己的劍客,最後居然落得一個莫名的下場。

慕雲霆已經做好應對黑影準備,只是那鬼魅黑影卻停留在虛空,並未對自己發起攻擊,一切都顯得太過平靜,一切都讓人有不寒而慄之感。

「小哥,你看。」

平靜從來不會永恆,慕雲霆目光再度落在慘死的劍客身上,在月光下黑影拋出了觸角,將一具具屍骸聯繫起來,如同在交織著死亡羅網。

「先下手為強!」

不由分說

慕雲霆箭步化影一拳生猛,直接對著一具劍客屍骸轟下,神力十分足可斷金裂石,只是這一拳卻石沉大海,那一具屍骸毫髮無損。

「這怎麼可能?」慕雲霆再出一拳只是情況還是同之前一樣,縱然武力威武,可還是撕破不了這一場噩夢陷阱。

慕雲霆退回防禦地帶雙目炯炯看著事情變化,那一具具自相殘殺而亡的劍客,再度站立起來,只不過成了黑影的傀儡,黑影布下了道道影之線條。

「小哥,我們又被包圍了。」

「我看得出來,只不過這一次成了被死人。」慕雲霆的目光始終沒有離開那虛空上的黑影,那是一切的源頭,「就讓我來看看,你到底有何玄機。」

凶禽搖翅九萬里,一朝鯤鵬上青冥,慕雲霆飛步破空,手指合併電流竄動的的其中,下一刻就要靠近秘密的中心。

只是此時眼前再生突變,一傀儡劍客雙手持凶劍而來。

怒劈華山當頭一棒,大開大合之勢一時,讓慕雲霆難以躲避。

「好劍法!就讓我來感受感受,死後的你還有幾分本事。」長劍划空而來,月華泛光流轉,慕雲霆強撼絕殺劍芒,硬生生接下的這一招怒劈華山,「現在該輪到我了。」

一拳如是惡龍出海翻動三江四海,直接攻殺至傀儡劍客心口。

料想不到的事情再度發生在自己眼前,滔天拳意再度石沉大海,未掀動起半點風雲。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思索片刻殺機再來,又一名傀儡劍客自背後無聲無息而至,一劍出手自見伏屍。

虞無期眼疾手快身化幻影,擋在的的利劍之前,一掌翻動反攻來者,可對方依舊是紋絲不動。

「小哥,我們這是中邪了吧!」

慕雲霆苦笑道「我想差不多?」


誰能夠想到自己居然會面對一群難以攻殺的傀儡劍客,如今兩兩對峙,慕雲霆自然將目光留在那古怪黑影上,只是四周都有纏人的傀儡劍客。

「小哥,我為你殿後。」

「好!」慕雲霆拿起永眠黒木,將其削成一把木劍,「都說桃木劍能夠除邪,不知道這把黑木劍有沒有這效果。」

黒木劍掄起慕雲霆自風沙中而來,恰似萬古殺神重臨人世,劍指沉沉夜幕,步行如龍虎。

炯炯雙目再度對上詭異黑影,四周傀儡劍客都有虞無期暫時壓制。

一劍西來天下臣服

「轟!」

巨鳴一聲

慕雲霆持劍倒飛開來,在黑木劍芒點到黑影那一刻。

一股神秘力量直接將自己無情的擋出,而後所有傀儡劍客都圍殺而來,戰局瞬間陷入僵局當中。

「該死!這是要我老命嗎?」

每一道劍氣都是毫無生機卻有兇險萬分,缺少靈魂的劍招,總是讓人意想不到。

混亂當中慕雲霆已經吃了不少劍,有時候自己都懷疑,自己到底是不是有意撞上去。

一手劍來回不斷慕雲霆總是在防禦當中,想要尋找一線突破的可能。

在傀儡劍客瘋狂攻擊當中,虞無期也是遭受不小的傷害,若非根基不差想必已經倒地不起。

「老子,就不信滅不了你這鬼黑影。」慕雲霆欲再啟神功,破除眼前這古怪局面,卻又見另一道黑影攀月而來「這次有是什麼情況?」

與其說是一道黑影,待其靠近更像是一道,曼妙人影虛浮半空當中。

蓮步輕盈更是越發靠近黑影,儼然讓慕雲霆心生錯覺,那一道曼妙身影已經同詭異黑影形成對峙狀態。


眼前所發生的事情總是讓人不明所以,慕雲霆也是一副無解的模樣,靜待眼前事情的發生。

隱約中對那虛空之上的人影,有著似曾相識的感覺。

「這人?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

虞無期笑道「小哥,看來你不但是仇人多,朋友也是不少嘛。」

下一刻

讓慕雲霆虞無期兩人直接傻眼的事情,就這樣毫無徵兆的發生在眼前,那曼妙人影有所行動,直接張口將黑影吞食入腹。

隨著黑影被吞食好似夜幕也清明了不少,來者的模樣也逐漸清晰。

慕雲霆再度驚訝起來「百里末郁!居然是她!」

在烈國狩獵大會有過一面之緣,對方可是黑暗生物的人形王者,當初還想要招攬慕雲霆加入其種族。

只是沒想到時過多日,居然在龍首山再度相會。

百里末郁再現慕雲霆心情自然不輕鬆,就這樣看著對方在一點一滴吞食黑影,那傀儡劍客終於歸了黃泉,等待下一世的等待。

而黑影在這一刻也終於,被百里末郁吞食得一乾二淨。

自虛空漫步而下似魔似仙,別有一番令人迷離的氣氛,輕笑一聲對著慕雲霆說道「沒想到我們有見面了,看來還真是有緣分你覺得了?」 「是啊!我們還真是有緣分,不過是孽緣而已。」

對眼前這位美艷如花的黑暗王者,慕雲霆自然沒有多少好臉色。

誰又知道此次百里末郁的出現,是否又會掀動起一場無邊風暴。

自黑風山起慕雲霆就對黑暗生物一族,敬而遠之奈何對方,卻是同自己不期而遇。

好似宿命的牽引,總是在某一時刻,讓自己與其相會一處。

百里末郁笑面如嫣,明眸皓齒依舊動人,梨渦淺笑再道「看來你對於我的出現,可是沒有多少心理準備啊!很意外嗎?怎麼說我還是你的救命恩人。」

「救命恩人?」慕雲霆冷笑道,一雙利眼看著倒地不起的殺手劍客「誰又知道那黑影,是否是你這位黑暗王者布下的局。」

「處處謹慎是好事,可是太多小心可是會錯過一些東西。」

「是嗎?有些東西我可不會錯過!」

雙方你來我往言語交鋒不斷,虞無期處在兩者當中多少有些尷尬,思緒半刻還是鼓起勇氣,想要打破現場局面。

只是這小小的舉動自然全在百里末郁的眼中,那眼眸中流露出的笑意,總是讓人毛孔悚然不已。

「難道在這個紛亂的世界,還能夠看見一名純然少年。」

虞無期道「呵呵,大姐姐你在說我嗎?」

「不要別人隨便一誇你,就一副豬哥樣,小心找不到北。」

「誰說的,北在這邊你說對不對大姐姐?」

百里末郁見現場氣氛也差不多,自是臉色一正目光垂落在慕雲霆身上。

頓時讓現場氣氛肅穆不少,慕雲霆也清楚對方前來,絕非是敘舊閑聊這麼簡單。

「你很出人意料,居然能夠在獸王獠牙下活命。」

慕雲霆並未開口卻心如電轉,百里末郁如此說來,心中也是清楚對方已經觀察自己一段時間「僥倖而已,百里末郁你還是有話直說吧!」

「好!」百里末郁一語落地眼眸放光,神采更為耀人,王者氣勢卷土而來「你我聯手,一同打入真龍大墓!共享大墓至寶。」

「我拒絕。」

百里末郁說得直接,卻不想慕雲霆拒絕的更為直接。

這一局面顯然是這位黑暗王者始料不及,但對方並未有所動容惱怒。

反而是一副饒有興趣的模樣「拒絕?我想要知道理由,我相信你不會拒絕你的理由。」

慕雲霆眉山凜然直接對上黑暗王者,虞無期一旁警戒只要,慕雲霆言語當中出現任何問題。

恐怕這位黑暗王者,就是裹挾天地怒火而來。

「龍不存人世間,更何況是真龍大墓,驚擾這等存在沉眠恐怕少不少不詳,而且你剛才說是打入真龍大墓。」四目相對慕雲霆一句一詞仔細道來,目光直視百里末郁,「而且我不相信你,能夠同我共享大墓至寶。」

話已經說得明白,現場並未有過多的尷尬,只是隱約感覺潛伏著一場殺意。

百里末郁笑面依舊,對於慕雲霆自己有著很大的興趣,但這並不代表自己不會展露殺手「當初我就說過,我們是屬於同一世界的存在。」

殺意,凶戾氣息,危機。

慕雲霆能夠清楚的感受到,或許下一刻就是火力對決。

生平之間

能夠遇見這樣的對手可謂難得,儘管自己並沒有必勝的把握。

「劍將我帶來,下一站是否又是劍鋒指引?」


熟悉的聲音帶來了不熟悉人,金劍少年傲然如斯,通體劍氣渾然天成,金光閃爍如昊日。

一位註定光芒萬丈的存在,邁步而動劍魂相隨,舉手投足間劍音絲絲扣動。

百里末郁道「看來北辰星球有時候,也會讓人不禁心生期待。」

「秦焱,對真龍大墓很有興趣。」

「哦?是嗎?」

慕雲霆也是沒有想到這位金劍少年秦焱,一現身就是開門見山,將目標鎖定在真龍大墓上。而在慕雲霆心生疑惑的時刻,秦焱炙熱目光更是依舊投來。

「不想踏入前來從未到過的土地?」秦焱的話總是很直白,卻總是能夠一針見血「還是你害怕沾染不詳?」

被這樣一說慕雲霆直接火冒三丈「哎呀我的暴脾氣,本大爺就是不詳的源頭,還會害怕沾染不詳?」

「看來事情是定下來了,一行四人探險真龍大墓。」

虞無期嘀咕道「怎麼也把我算進來,你們不怕沾染不詳,小弟我可是害怕的很。」


秦焱的加入確實讓慕雲霆對真龍大墓開始有了興趣,只是不知道大墓當中,到底有怎樣的至寶,能夠讓其如此傾心「這百里末郁在真龍大墓,到底又有何追求?」

「傳聞真龍大墓內,可是有真龍紫王血?」不得不說百里末郁很是擅於揣摩人心,唯有極品血液才會勾起慕雲霆的興趣「真龍紫王血入體,可是有奪天地造化之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