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高要的女人。

金沙似乎有心理感應一般,回頭看了董憶一眼,用眼神催促他趕緊熟悉劇本,然後又轉回頭看着鏡子。

今天不僅是高要成爲趙高的一天,也是呂素變的更加憂鬱的日子。

自己可不能讓她從戲中出不來,看來晚上得找個時間開導一下她。

不然她一直有心結,會影響之後的生活。

不一會,副導演便通知董憶和胡戈做好準備。

“action!”

隨着打板聲響起,董憶兩人迅速進入狀態。

高要此時已經接了聖旨,徹底更名爲趙高,他沒有注意到一旁自己兄弟的表情,只是喜笑顏開。

“兄弟,別人我可以不照顧,但你是我在這個世界上的親人,我怎麼能不照顧你呢!”

易小川只是呆呆的望着面前欣喜若狂的高要,心中滿是難以置信。

爲什麼,爲什麼他是趙高?

難道歷史真的要重演?秦朝也快要滅亡了?

之後,趙高拉着易小川去飲酒,此時他的眼中滿是對未來的憧憬。

他不斷謀劃着關於美好家園的藍圖,而這些話聽在易小川的耳中,卻心如刀絞。

哪怕他一個歷史渣,他也知道趙高對於秦朝的危害。

自己的兄長兼摯友就這麼誤入歧途,自己要阻止他!

當他下定決心,推開趙高倒給自己的酒後,便大聲怒喝着趙高,想要將他罵醒。

而原本心情的大好的趙高,此時的笑容也逐漸凝固。

只見他目光陰沉的盯着易小川,緩緩給他豎起個大拇指。

“你了不起!你清高!你現在可以罵我了!”

既然決定撕破臉皮,易小川的氣勢也不斷升高。


“我罵你怎麼了!”

趙高的心中怒氣不斷翻騰,整個人的雙眼彷彿要冒出熊熊怒火。

聲音彷彿是從地獄九幽之中傳來,中車府令的氣場瞬間席捲整個片場。

“你讓我不要做趙高?那我之前受過的屈辱,誰來替我還?你嗎!”

一字一句擊碎了易小川的決心,看到面色瘋狂的趙高。

易小川甚至有一種心悸的感覺,整個人都被一種莫名的寒意所包圍。

“噗通。”

胡戈竟然直接摔倒在地,蔣導的聲音及時傳來。

“咔!停!小胡你怎麼回事!” 片場的所有人都看向胡戈,有些不明所以。

爲什麼演的好好的,他突然就跌倒了?

胡戈從地上站起身來,有些尷尬的撓撓頭。

“剛剛我被小憶的氣勢鎮住了,只想逃離,我的錯,蔣導,對不起。”

衆人聞言心中大爲驚訝,能讓胡戈這個主角氣勢壓住的,這可不常見啊。

而且這還是董憶是反派的前提下,如果讓他當主角,其他人乾脆都別玩了。

蔣家俊聽完也有些哭笑不得,其實剛剛董憶的表現他也是看在眼裏。

說實話,他在董憶的身上看到了那些只屬於老戲骨的演技,那眼神、動作、語氣一氣呵成。

好像他就是專門爲趙高而生的,而反觀易小川。

本來身爲主角,就應該爲大義來斥責趙高,怎麼反過來被他給教育了?

蔣家俊皺着眉頭,問胡戈。

“小胡,那你需不需要調整一下心態?我覺得再拍下去還是不行,你得拿出百分百的實力,不然這場對手戲可不好看。”

胡戈心中苦笑一聲,其實剛剛的他已經是超常發揮,是最近幾天最用心的一場戲。

可就算是這樣,他還是被董憶秒的連渣都不剩,他此時已經不敢去看百冰的眼神。

畢竟剛剛她可是提醒過自己的,其他一衆主演眼中也滿是濃濃的忌憚之色。

他們有些慶幸,自己不是和董憶演對手戲。

連胡戈都折戟沉沙了,自己恐怕根本連看董憶的眼神都不敢看。

金沙的眼中也閃過一絲異樣的色彩,原來之前的高要並不是他全部的實力!

小憶身上,究竟還有多少自己不知道的祕密?

休息片刻後,胡戈調整好心態,向蔣家俊點點頭。

“蔣導,我可以了,再試試!”

蔣家俊也知道,這種對戲的過程,其實是非常艱難的,任何一方有演技派,都會很難拍。

所以一般都是找個旗鼓相當的對手去演,只有這樣纔不會落入下風。

原本他擔心的是董憶,能不能扛住胡戈直指靈魂的發問。

而此時,他只想讓胡戈別在鏡頭中顯得那麼呆,就好。

再一次開拍,胡戈確實要比上次好那麼一點。

但他被董憶氣勢逼迫的,連一句完整的臺詞都無法說出來。

這下,不僅是主演們感到詫異,就連那些羣演都感覺有些稀奇。

他們此前只知道董憶的演技不錯,可以和胡戈這種老演員搭戲,但能將老演員逼迫到牆角的,他們還是第一次見。

成隆來到董憶身邊,說出了自己內心的想法。

“小憶,我知道你對趙高這個角色有不一樣的代入情感,而且你也無法自由的收放自如。”

“那你能不能稍微的收一下,別將自己的感情投入的太多怎麼樣?”

成隆說出這些話的時候,第一次感覺什麼是一個實力派的演員。

可能大家平時都是演員這個行列,但真正在對戲的時候,那種差距,高下立判。

董憶也沒想到,系統的被動技能竟然這麼厲害,讓胡戈這樣的演員都有些扛不住壓力。

可是這被動技能是想收就能收的麼?

但成隆的面子,他也不好不給。

“成隆大哥,我只能試試,但能不能奏效,我也不敢保證,畢竟演戲的時候,我的眼中只有對手,沒有其他。”

成隆點點頭,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鼓勵後,又來到胡戈的面前,開始講戲。

能讓成隆講戲的待遇,幾乎整個娛樂圈都非常的少見。

《神話》這部電視劇其實是改編自成隆主演的電影《神話》,而且男主角也是成隆親自選的。

那時候的胡戈剛剛發生車禍,浴火重生,非常契合《神話》的主題。

而且他還將自己的全身盔甲贈送給胡戈,希望他能帶着自己的意志,將易小川這個角色演活。

原本一切都在計劃中進行,但換董憶來演趙高,這實在是給了他太多意料之外的事。

當然,帶給成隆的驚喜也非常多。

這也是董憶在劇組的地位,不斷水漲船高的原因之一。

成隆耐心在旁邊給胡戈開導了足足半個小時,然後才宣佈繼續開拍。

這次,在所有人期待的目光中,胡戈終於堪堪抵住了董憶的壓力。

雖然在鏡頭中他依舊顯的是個傀儡人一樣,但總體感覺上來說,比之前還是好了太多。

哪怕並沒有達到蔣家俊心中的預期,但他明白,這已經是胡戈盡全力的效果。

董憶在鏡頭中所散發的氣勢,他也反覆研究過。

除了一些老戲骨之外,根本沒有人能夠在他的高壓之下釋放自身的氣場。

Www•тt kan•C〇

歸根結底,還是趙高的氣勢太盛,將原本屬於主角的戲壓的擡不起頭。

拍完那段激盪人心的戲,董憶和胡戈又都休息了一會,纔開始拍下一場戲。

有時候入戲太深,沒有時間的緩衝,根本走不出那個情緒。

而下場戲,是趙高發現呂素上吊尋死,被他救下,但她整個人卻變的死氣沉沉,不再靈動。

將這筆新仇連帶着之前的舊恨,他一併算在了易小川的身上。

在導演宣佈開拍之後,枯坐至半夜趙高才趔趄的返回自己的屋內。

易小川則呆呆的望着趙高的身影,久久不願離去。

在趙高剛剛進屋,他便發現呂素踢掉了腳下的凳子,整個人掛在房樑上的一條綢緞上。

“素素!”


趙高驚呼一聲,然後趕緊上前將呂素救下。


顫抖着手試探了一下呂素的鼻息,發現她還有氣,心中放下了一塊大石。

呂素悠悠轉醒,發現自己沒有死成,小臉煞白的看着趙高。

“爲什麼要救我?我不想看到你嗜殺成性的一幕,更不想看到秦朝毀在你的手中。”

“我的記憶中,只想保留那個一心爲民的高要。”

趙高聞言臉色一變,這些她是怎麼知道的?

一定是易小川告訴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