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食仙苑是幹嘛的?

當然是突破!誰會吃多了沒事幹來這裏吃天價的飯菜?每一個人這裏的人都是爲了尋求,那一絲的突破機會。可是凌霄兩人胡吃海喝了那麼多,進去時還是那個境界,出來的時候還是這個境界。況且兩人還這麼土豪,估計在小二的心裏自己兩人的境界就是金幣靠砸出來的吧?

想到這裏,凌霄不由得苦笑一聲。恐怕在小二的心裏,自己兩人不但是廢物,估計還是一個飯桶!那麼多飯菜就算是三五個人都夠吃了,可是自己兩人卻是風捲殘雲般的吃的點滴不剩。這不是飯桶是什麼?

行了,行了,別在這裏丟人現眼了,趕緊走吧!身體裏面吸收了那麼多靈氣,凌霄也想趕緊回去煉化一下。要不然這兩千萬金幣就白白的浪費了,那可划不來!

哎呀,別拉我,咱們兩個再來劃兩拳。

咦?

凌霄,我怎麼感覺這路是彎的,而且還會動?咦?好像不止路會動啊,你看,這天居然會旋轉,真是怪事啊!…………

凌霄可不管他這麼多,拉拉扯扯的兩人總算是回到了淘寶閣。

你們兩個怎麼搞的,怎麼喝得這麼醉?

凌霄和敖厲兩人剛一進門,錦兒姑娘就從裏面出來了!看着爛醉如泥的兩人,不由得皺着眉頭,用她嬌嫩的小手捏着鼻子,並且不停的用她的小手當作風扇扇個不停!

咦?

美女啊,凌霄!

看到是錦兒姑娘,敖厲嘿嘿一笑,沒什麼,就是今天有點高興,所以喝多了點。啊,這頭好重啊!不行了,我要回去睡覺了。我改天再來找你聊啊,美女!說完兩人就搖搖晃晃,東倒西歪的。一邊打着飽嗝,一邊向自己的房間走去!

嗝……

走了幾步,凌霄忽然嘟噥一聲。對了,你知道我的房間在哪嗎?

嘿嘿,這裏不是有個美女嗎?問她就知道了!敖厲嘿嘿一笑,並且對錦兒姑娘吹了一聲口哨。

喂,美女,你知道我們在房間在哪嗎?

來人!

送兩位公子回房休息!

看了兩人醉得不成樣子,錦兒姑娘皺着眉頭喝了一聲。話音剛落,就出來了兩個黑衣蒙面的人

兩人你看我我看你的,忽然其中一個對另一個不知道嘀咕了些什麼。等這個黑衣蒙面的人轉過頭去,先前的那一個頓時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迅速一把抓起敖厲就往他的房間跑!

等這個黑衣人跑了,另一個黑衣人傻眼了。嘀咕一聲道:媽的,又被他給騙了。想到上次的經歷,這個黑衣人看着凌霄糾結無比!上次的經歷還歷歷在目,萬一這傢伙在把自己當成了女人怎麼辦?

錦兒姑娘看着他傻愣在原地,不由得皺眉喝了一聲。不趕快扶凌公子去休息,你還愣着幹嘛?

看到錦兒姑娘的表情,這個黑衣人咬了咬牙,心中咒罵了一聲,頓時不情不願的抓着凌霄飛快的就跑。只不過心中卻是想到,如果你這小子再敢把我當女人,我非揍得你小子你媽都不認識你。到時候我可不管你是誰,媽的,自己一個大男人居然被當成女人?就算自己願意,恐怕家裏的爹孃也不願意!

然而想到先前那個傢伙騙自己,這個黑衣人不由得恨得牙癢癢。敢耍我?你小子就給我等着,看我一會兒不好好的收拾你!

砰!

凌霄的房門頓時被這個黑衣人一腳給踢開,然後凌霄就感覺到了一股力量加註在自己的身上,在然後就砰的一聲掉在了牀上!幸虧有了上次的經歷,凌霄早有準備,要不然說不定真被這個傢伙把心臟都給砸出來!

不但是這個黑衣人恨得牙癢癢,凌霄也同樣是如此。難道淘寶閣的人都是這般待客的嗎?有心現在起來揍這個傢伙一頓,可是突然想到自己現在是……“喝醉了”!無奈,凌霄只能繼續裝醉,不一會兒便發起了呼嚕之聲,似乎已經陷入了沉睡之中!

砰!

拍了拍胸口,這個黑衣人看了一眼沒什麼動靜凌霄,這才關上房門,然後一溜煙地就跑了。彷彿凌霄這裏有什麼兇禽猛獸,讓人退避三舍!

過了一會兒,等到聽不到什麼動靜了,凌霄這才一骨碌的從牀上爬起來。凌霄只覺得身體裏面漲得難受,那些靈氣已經把身體裏的奇經八脈填滿滿的。如果這個黑衣人再不走,凌霄就要想辦法讓他走了!沒辦法,如果再裝下去,凌霄可不保證自己會不會露餡。

迅速閉目盤膝而坐,運轉弒神訣,煉化那一些酒菜裏面蘊含的靈氣。在弒神訣的引領下,那些靈氣乖得跟什麼似的!沒過一會兒,凌霄的頭頂上就冒出來了淡淡的白煙,彷彿神仙中人一般!

不死心的凌霄還是忍不住試着衝擊凡王境界的瓶頸,可是毫無例外的,凌霄又失敗了!到最後,凌霄也只能無奈的放棄!看來真的只有一個辦法啊,不過功法到底要怎麼突破呢?真是傷腦筋啊! 睜開眼,凌霄無奈的搖搖頭!還是沒辦法突破,看不見,摸不着,但是冥冥之中確實有這種感覺!凌霄實在是太想突破了,金牌服飾坊裏,就是自己一個將境巔峯的!這在一堆王境高手裏面,顯得非常異類。這就像是一個百萬富翁,千萬富翁聚會,然後一個窮光蛋屌絲跑進來,想不惹人注意都不行!明明是觸手可及,可愣是怎麼也捅不破那層膜!

收功之後,凌霄嘆了口氣。 帝寵之養鬼成妃 ,即使別人不說,凌霄自己也覺得尷尬!不過好在凌霄並不是有什麼強迫症的人,所以並不擔心自己會得憂鬱症什麼的!

突破功法啊,突破功法,這特麼的要到底怎麼突破? 廢柴九小姐:毒醫邪妃 !以前的時候,凌霄還覺得弒神訣不錯。攻防兼備,聽起來似乎是很不錯。可是現在凌霄只想罵娘,這還算是超越神級的功法嗎?這根本就是那種坑爹的功法,而且還是那種超坑爹的功法!

但這也只是發發牢騷而已,如果現在真的要凌霄棄弒神訣而改煉其他的功法,就算是哭着求着練,他也是不練的。如果要換的話,凌霄空間戒指裏面那麼多功法武技,凌霄早就換了,也不會等到現在!

成功的路上,一個人總要忍受着常人不能忍受的挫折和寂寞。只有經得起打擊的人,才能夠有資格談成功!如果連一點小小的挫折都堅持不了,那想要成功根本就是一種奢望!如果沒有什麼逆天的狗屎運,那麼這種人根本連失敗者都談不上!

弒神訣跟其他功法的區別就是在需要突破的這一環,其他功法明顯沒有這樣的環節。既然有着它的奇特之處,凌霄堅信弒神訣絕對不只是自己表面看到的這樣。

晃了晃腦袋,把這這想法從腦袋之中甩掉。想到白天的那些莫名其妙的“橫財”,凌霄剛纔的那一絲鬱悶頓時煙消雲散,不翼而飛!

嘩啦啦……

凌霄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把空間戒指裏面的東西全部都倒了出來。在以前的時候,凌霄覺得人生目標就是――睡覺睡到自然醒,數錢數到手抽筋! 重生后我有了錦鯉運

整牀都是金幣,直接把凌霄淹沒在其中。這也幸好凌霄自己是修煉者,要不然他可就要成爲歷史上第一個被金幣砸死的人了。

凌霄呰牙咧嘴,臥了個槽,這些金幣真特麼的重。如果自己不是修煉者,可憐還真的就被它給砸死了。我還以爲用金幣來睡覺很舒服呢,這硬的跟石頭一樣怎麼睡?

咦?

凌霄從金幣堆裏爬了出來,一把抓起那件衣服在面前仔細地端詳着。拍了拍腦袋,凌霄這才記起了來這是今天離心給的。反正現在睡也睡不着,也沒什麼事,凌霄就乾脆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脫下來,整理好了再裝進空間腰帶裏面。

對於這套衣服,凌霄可是看得很重的。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材料做成的,但絕對是天價!就算是給一把神器,凌霄也未必會換!不但不會沾染塵埃,而且還有防禦的功能,這簡直就是兼好看和實用於一身啊。

凌霄赤果着身體坐在金幣上,看着自己面前的這件衣服。觸手滑滑的,而且材質也不簡單,乃是採用金蠶絲,完全是純手工製作的。外套之上,秀着一面不知名的圖案。

穿上之後,凌霄仔細的打量着自己。如果說先前的那套衣服令凌霄看起來高不可攀,不似凡塵中人,倒像是天上嫡仙!那麼這套衣服就完全是另外一個風格,外套之上有着呈金色的線條,而一條紫金腰帶,讓凌霄看起來充滿了貴族氣質!


先前的那套衣服遮蓋了凌霄的氣質,一套衣服,一張讓小女生臉紅心跳的臉,完全看不出有什麼出塵的氣質。如果說先前那套衣服把凌霄襯托的跟神仙中人一般,那麼這套衣服就是讓他迴歸凡塵!

現在一張比較帥的臉,雖然比不上原來,但是也比其他人帥多了。整套衣服穿在凌霄的身上,看起來就像是王公貴族一般。即使是在人羣之中,憑藉這套衣服也能讓人迅速鎖定他!

凌霄越看越覺得自己帥,不,是已經帥得無可救藥了。這不是凌霄自戀,而是凌霄確確實實的有這種感覺。這套衣服之少還殘留着女人的餘香,凌霄可以想得出來,這是一個女人做的!難道會是她?

待覺得滿意了之後,凌霄這才放心下來。不過看着牀上的這堆金幣,凌霄不由得嘀咕一聲,這讓人看見了多不好啊?不知道的人還以爲自己是暴發戶呢,這可不行啊!如果被別人看到了,那自己的形象就毀了!嘀咕完了之後,凌霄這才一揮手把這些金幣收到空間戒指裏面去!

躺在牀上,凌霄卻是怎麼也睡不着。輾轉反側,仍然是沒有一點睡意!一骨碌從牀上爬起來,凌霄忽然發現自己現在竟然無事可幹!這夜深人靜,大半晚上的,如果說要玩也沒什麼玩的!凌霄突然有點懷戀天朝了,只可惜這裏可不是天朝!


忽然之間,凌霄突然想起早上錦兒姑娘一眼道破自己的易容術,令凌霄心中一緊!想了下,既然現在閒來無事,倒不如研究一下這易容術!想到就做,凌霄立即盤膝而坐,研究起易容術來了。

修煉中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凌霄這纔剛剛僥倖突破易容術的“易形境界”,一縷陽光就從窗戶照射進來了。易容術分爲易容――易形――易氣三個境界。而現在凌霄已經進入了易形的境界,可以簡單的改變自身的身體結構。而易氣境界則是可以改變自身的氣質!

三大境界每突破一層都是一種質變,易容只能簡單的改變容貌。而易形則是可以改變自身的身體構造。要大要小都可以自己隨意的改變,這已經脫離了只可以改變容貌的限制。而易氣則是更高一個層次的境界,可以改變自身的“氣質”!

如果達到了易氣境界,就算是帝境強者也不一定能看出來。現在危機四伏,凌霄恨不得自己馬上就達到了易氣的境界。之所以說是僥倖,這還是凌霄憑藉着慕容雲天的記憶裏面的經驗,才勉強完成的!

咚咚咚……凌公子,您起牀了嗎?錦兒姑娘叫你去吃早飯了……

嗯,你告訴錦兒姑娘,我馬上就來!


“呼”。

吐了一刻濁氣,凌霄這才緩緩的睜開雙眼,一股無形的氣質從他身上散發出來!隨便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凌霄這纔來到了客廳。在場的只有錦兒姑娘,而敖厲則還沒有來。這一點凌霄早就猜到了,那小子喝得那麼醉,如果早上起的來那纔是見鬼了。

看到凌霄換了一身裝扮,錦兒姑娘眼前一亮。濁世佳公子,翩翩美少年,凌霄真的當之無愧!只要是抵抗力稍微差一點的女人,看到凌霄絕對會淪陷。可是下一刻,錦兒姑娘卻是錯愕無比。錦兒可是清楚的記得自己昨天還能夠一眼看破凌霄的僞裝,可是今天居然看不出來了?

錦兒有些驚訝的說道:你突破了?

沒有!凌霄淡淡的搖了搖頭。聽到錦兒姑娘這麼說,凌霄知道是易容術起作用了。不由得暗道一聲,看來這易容術還挺管用的!

錦兒本來還想問問的,但是張口之後,卻是打消這個念頭。這明顯是人家的隱私,而且看凌霄的樣子他肯定不會說。如果問了得不得人家的答覆,那自己豈不是很尷尬?

兩人等了又等,就差沒有等得花兒都謝了,敖厲這才睡眼惺忪的姍姍而來。

看到敖厲來了,凌霄呵呵一笑,你小子的派頭挺大的嘛,居然要我們等你!不過隨即驚咦一聲,咦?你小子居然突破了?

敖厲打了一個哈欠,像是沒睡醒的樣子。淡淡的說了一句,是嗎?不過馬上卻是像發現了新大陸似的,你……你是說我突破了?隨即檢查了一下自己的修爲境界,果然是天王境界。摸了摸了腦袋,敖厲有些迷糊的說道:怎麼就突破了呢,我可是記得我昨晚沒修煉啊!

錦兒和凌霄當即無語望天,這算不算是神經大條?突破的時候如果不小心,修爲全廢都是小事,如果再不小心,有可能還會爆體而亡。可是這傢伙居然在睡覺的時候就突破了,兩人也不得不感嘆這傢伙的狗屎運的逆天!

既然敖厲來了,三人也就開始吃早餐了。說實話,等敖厲等得凌霄肚子早就咕咕叫了。

吃着吃着,錦兒突然冒出了一句,對了,今天淘寶閣有場拍賣會,你們要不要去?

拍賣會?

凌霄和敖厲對視了一眼,異口同聲的道:當然要去!來到這個世界這麼久,凌霄雖然聽說過,但卻是還沒有見識過!恰巧剛好有些東西要買,凌霄也打算去碰碰運氣。先前是沒錢,現在有錢了凌霄怎麼可能會放過這個機會?

敖厲顯然也是同樣的想法,砰的一聲把碗筷放在桌上,兩眼盯着錦兒道:那還等什麼,咱們趕緊去吧!

錦兒慢條斯理,優雅的吃了一口飯,白了一眼敖厲道:你急什麼,拍賣會還要下午纔開始呢!

那不知道這次拍賣的都是些什麼,不知道錦兒姑娘方不方便透露?凌霄沉吟了一下道。這纔是凌霄最關心的問題,如果沒有自己想要的東西,凌霄都懶得跑這一趟。

錦兒歪着腦袋想了想道:這個倒是沒什麼,無非就是一些丹藥啊,藥材啊,還有一些煉丹煉器的材料……反正就是還有一些雜七雜八的東西,拍賣的東西太多,我也記不清楚。如果你們有什麼東西想要的,到時候你們可以自己過去看看!

凌霄和敖厲兩人無奈的點了點頭,這不是跟沒問的一樣嗎?不過仔細想想也不覺得奇怪,畢竟淘寶閣家大業大,如果事事都要操心的話,那乾脆不用開了!這種小事,應該就是下面的人負責的!

吃完了早餐,凌霄和敖厲兩人顯得無所事事。人是一種奇怪的動物,有事做的時候,盼不得早點休息。等休息的時候,卻又發現還不如不休息的好。凌霄和敖厲兩人現在就是這樣,這一刻真不知道自己要幹什麼了。

在淘寶閣兩人人生地不熟的,就算想要乾點什麼,也感覺無從下手。再這樣下去,兩人真的覺得自己跟農村百姓養的豬沒什麼區別了。整天吃了睡睡了吃,這跟豬有什麼區別?白吃白喝也就算了,還沒有什麼價值!

到最後,兩人無奈的決定,還是出去走走。整天蝸居在淘寶閣也不是什麼事,出去轉轉也好。其實說到底,不過是兩人還想出去碰碰“狗屎運”,看看還有沒有冤大頭送上門來! 兩人還是如同上一次一樣,漫無目的的走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只不過不同的是,這一次兩人沒有在遇到上一次的那種事了。那種事一次已經是極限了,再來一次兩人可不保證還有活命了機會!上次是不知情的情況下敖厲纔會有那種舉動,或許應該說是忘記了。但是這次卻是說什麼也不敢忘了,再忘可能就直接沒命了!

咦?

逛了半天,敖厲這才發現凌霄換了一身衣服。你衣服……?

凌霄翻了翻白眼,這不是廢話嗎?難道不是我的還會是你的嗎?

嘖嘖嘖,真是看不出來啊!這身衣服真不錯,如果你恢復本來面目,可能還不知道要迷死多少懷春小姑娘呢!敖厲上下打量着凌霄,不由得嘖嘖有聲的說道。

嗯,這身衣服的確是很不錯,有冬暖夏涼的作用!凌霄也不得不佩服離心的手藝,可以稱作是心靈手巧!一個修煉者,有這樣的手藝確實是很難得!

你還真別說,看到你這身衣服,弄得我都想去弄一套來穿穿了。不過這身衣服的造價應該不菲吧?說到這裏,敖厲忽然嘿嘿一笑,眼睛冒着莫名的光芒!我看該不會是那離心掌櫃的對你有意思,用來給你當定情信物的吧?

對我有意思?

凌霄瞟了一眼敖厲,不由得笑罵道:去你丫的,這只是賭注而已。這是賭注,什麼是賭注明白嗎?做人思想不能太複雜,你以爲人人都像你一樣嗎?

哈哈,明白了,我什麼都明白!你不用解釋啊,解釋就是掩飾,掩飾就是確有其事。你不用說,我都明白的!我知道,這只是賭注而已!敖厲對凌霄擠眉弄眼的,說是明白了,其實鬼知道他明白什麼!

咦?

凌霄懶得跟這傢伙貧嘴,挑了挑眉不在搭理他。忽然看到遠處鬧哄哄的,不由得驚咦了一聲!

敖厲也是隨着凌霄的視線看去,頓時只見前邊不遠處一大羣人圍在一起,不知道在幹什麼!兩人對視了一眼,本來現在閒來無事,也打算過去看看!可是來到了“目的地”,居然發現周圍被圍得水泄不通。一大羣人你擠我,我擠你的,場面十分的擁擠。

擠了半天,兩人愣是沒有擠進去。現在正值早上,可是這裏居然圍了這麼多人。兩人本來打算硬擠進去的,可是下一刻卻是傻眼了。在兩人看來,以自己的實力,擠開這幫吃瓜羣衆那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

可是敖厲這纔剛有所動作,面前的一個男子忽然狠狠的瞪了一眼敖厲。這一刻,兩人的心裏哇涼哇涼的!凌霄和敖厲兩人簡直想要哭了,不帶這麼欺負人的啊!不爲別的,只是這個男子居然是一個天王境界的修煉者!

沃德天!

難道現在王境修煉者都這麼不值錢,滿大街的跑了嗎?只要是人都有好奇心,兩人也不例外。越是進不去,兩人就越想進去。

敖厲滿臉無奈的看着凌霄道:怎麼辦?

凌霄忽然皺眉了一下,隨即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個莫名的笑容。看我的!對了,你有沒有多餘的空間戒指?如果有的話,就全部給我拿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