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射中了冰火虎豹,姚洪終於鬆了一口氣,倒是對周圍震驚的眼神沒有在意,

這時,冰火虎豹終於彷彿好了許多,停止了滾動,而此時豹頭聾拉着腦袋,也不知道是昏迷了還是廢掉了,至於那另外一個腦袋虎頭,則是用兇狠的眼神瞪着姚洪,彷彿要將他宰殺。

見狀,姚洪心中微微一個咯噔,冰火虎豹是最小心眼的妖獸,如果今天不殺掉冰火虎豹,那麼肯定後患無窮。

姚洪急忙大喊道:“這畜生已經受傷了,大家一擁而上,將這畜生給宰了。”

“誰殺了這畜生,好東西就讓誰先挑。”

說完後,姚洪再次瞬間爆射出三支羽箭,旋即也不停下手,直接將手中所有的羽箭全部射空。他知道冰火虎豹已經恨透他了,所以冰火虎豹必死。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聽了姚洪的話,所有人眼睛都紅了,沒有任何猶豫,吼叫一聲,憤怒的舉起武器殺向冰火虎豹。

冰火虎豹身爲六級妖獸,它的身體不管是任何東西,都是價值連城。

如果能分上一點東西,都夠他們一輩子衣食無憂了。

冰火虎豹身影依然靈活,躲過姚洪的羽箭,見所有人都衝殺了過來,虎眼閃過一絲猶豫,然後轉身就逃跑了。

冰火虎豹的豹頭昏迷後,它的實力大不如從前,所以面對這麼多武者,它也只好暫避鋒芒,等到好了之後,再過來算賬。

“畜生哪裏跑?”就在冰火虎豹逃跑沒有幾步,躲在暗處的林天陽突然出現,渾厚的真元狠狠劈向了冰火虎豹。

而與此同時,另外一邊,海志峯也突然出現,同樣使出最強的一擊。

虎頭嘴一張,妖元的力量直接爆射而出,射向了半空中的林天陽和海志峯。

半空中的他們微微一愣,根本沒反應過來就被妖元的力量給擊中,刷的一聲,他們頓時感覺一冷,他們直接給凍成了冰塊。

當衆人趕過來,林天陽渾身一震,將冰塊給震碎,然後再次擡頭去看的時候,冰火虎豹已經鑽入了叢林當中,消失不見了蹤影。

海志峯也震碎了冰塊,和林天陽對視了一眼,都有一種惋惜的神色。

冰火虎豹可是六級妖獸,若能得到它的妖核,對他們這個層次的武者來說,有着無盡的好處。

林天陽嘆了口氣走回姚洪面前,他說道:“可惜了,讓這畜生給跑了。”

“呵呵,別太貪心了,這次我們沒死在這畜生的嘴下,已經是天大的運氣了。”


沒有殺掉冰火虎豹,姚洪也很失望。不過他倒是看的很開,冰火虎豹畢竟已經受傷,短時間內不會來找他們麻煩。等再過段時間,冰火虎豹的傷勢好了,他們已經離開了妖獸山脈,也就永遠看不到了。

林天陽一愣,也是笑了起來道:“也是。”

這場大戰,林家武者受傷的比較少,大約有二十來人,死亡倒是沒有,只有兩個重傷,但是喝過姚洪給的靈藥,傷勢已經逐漸好轉。

至於海家,比林家武者要差上不少,死亡倒也沒有,重但傷高達十幾人來人,幾乎所有人都受了點輕傷。

可結果同樣比較喜人,妖獸一共來了二百三十多頭妖獸,全部被殲滅。

一頭五級妖獸,五頭四級妖獸,三級妖獸多不勝數。

衆人都參與了大戰,理所當然開始進行了分配。

除了妖獸的肉,幾乎妖獸身上所有值錢的東西都給分了,姚洪只要了一樣東西,那就是五級妖獸的妖核。

別人根本沒有意見,要知道那黑風狼是姚洪斬殺的,理所當然那頭黑風狼是姚洪的,但姚洪只要了一顆五級妖核,其他東西都分給了別人,自然別人也沒有異議。

這場戰鬥衆人都筋疲力盡,姚洪宣佈在這休息一晚,再進入黑天沼澤。

之前不知道黑天沼澤到底有多厲害,可見識到冰火虎豹的厲害後,他不得不需要重新制定一個方案。

不然這樣冒頭前進,到時候能不死,還真是天大的運氣。

夜晚繁星點點,姚洪躺在一個小山坡上,悠閒自在。身旁躺着林雲飛,嘰嘰喳喳,不斷說着今天姚洪的威猛。

林雲飛見自己說的口乾舌燥,而姚洪則在發着呆,說道:“我說了半天,你也沒個反應,你在想什麼啊?”

“呵呵,沒什麼。”姚洪回神過來,他不由笑道。

“姚洪,咱們是兄弟嗎?”

“是。”姚洪沒有任何猶豫的說道。

“是兄弟你有什麼煩惱就告訴我,我雖然實力弱,不能幫助你,但是給你出個主意還是行的。”

姚洪平靜的看了林雲飛一眼,看的林雲飛憤怒大叫道:“解悶行了吧?”

姚洪笑了起來,拿起一個小草放入嘴中,他嘆了口氣說道:“你說我這次帶着這麼多人,來這個地方是對還是錯啊?”

“怎麼說?”林雲飛不解道。

“這還沒到黑天沼澤,就已經遇到了這麼強大的妖獸,如果進了黑天沼澤裏,肯定還有更強大的妖獸。到時候肯定不會有現在這樣好運氣了。”姚洪道。

林雲飛這次腦筋轉的很快,聽明白了,他道:“你在擔心那些武者。”

“沒錯。”姚洪點點頭,說道:“不管是林家還是海家這些武者,都是有兒有女有家室的人,如果他們死在這,那……”

“也許我之前,就不應該拿出地圖,這樣大家就不會來這危險的地方冒險了。”

“要不然你跟他們講清楚。”林雲飛撓撓頭,他想也沒想的直接道。

“講清楚?”姚洪愕然道。

林雲飛理所當然的說道:是啊,既然你在擔心他們的安全,那就告訴他們,他們願意留下的就跟着一起去,如果不願意,我們也不勉強。

姚洪眼前一亮,這倒是好辦法。

的確,如果有人願意跟着,當然是最好,但是沒人跟着,姚洪也沒了束縛,他就可以大展拳腳。

到時候就算死了,他也無怨無悔。

想通了之後,姚洪臉上露出笑容,他拍了拍林雲飛的肩膀,他道:“哈,多謝了,下次心情不好,還找你。”

林雲飛被一陣誇獎,有些飄飄然。

一夜無話,打算出發的衆人,剛收拾好東西,就聽到姚洪朗聲喊道:“大家來我這裏一下,我有一件事要問問大家。” 聽到姚洪的喊聲,衆人皆是一愣,就轉頭見到姚洪立在比較高的土堆上面,招呼大家過來。

在林家武者心裏,姚洪已經有着很高的影響力,所以雖然不明所以,但還是放下手中的東西,一個個滿臉疑問的走了過去。

海家人閒着也是閒着,倒也是跟着圍了過去。

林家和海家加起來有接近了一百人,將姚洪左三圈右三圈的包圍了起來。

海志峯也是不明白姚洪搞什麼鬼,倒是沒有過去,不過也是像個鴨子一樣,伸直了脖子,側耳細聽。

見到面前交頭接耳,聲音雜亂的武者們,姚洪雙手伸到胸前,在虛空壓了壓,示意大家安靜下來。

果然,場面安靜了下來,一個個的武者們也不再說話,個個擡起頭看向了姚洪。

見姚洪始終沒有開口,站在前面,一個等的有些不耐煩的武者問道:“姚少,你叫來我們,有什麼事啊?”

因爲在這些人的心中,影響力在日漸增強,姚洪雖然不是大家族的少爺,但這些人還是給予他的尊重,稱呼他:姚少!

姚洪沉吟了一下,然後緩緩說道:“我們即將就要進入黑天沼澤了,不用我說,大家應該知道黑天沼澤的危險性吧?”

“不知道的我就說明一下,昨天我們斬殺的那些妖獸就是從黑天沼澤裏跑出來的,而那六級妖獸雙頭虎豹雖然看着厲害,可在黑天沼澤它並不是最強大的妖獸,裏面還有更強的妖獸。而我們過去,肯定兇險萬分,九死一生,甚至是十死無生。”

隨着姚洪的聲音緩緩響起,大家都不說話了,靜靜聽着,但是他們只要腦筋微微一轉,就知道姚洪話裏的意思。

最後姚洪深吸一口氣,說道:“所以在此,我在這裏問大家一句話,誰若不願意跟着我們冒險,那馬上就可以回靈水城,我們也不會勉強。而且,我保證,林老爺子絕對不會怪罪大家,你們回去依然是林家的武者。”

說完,姚洪微微擡頭,透過衆人,看向了身後的林天陽,眼神中帶着歉意。

昨晚做出這個決定,他已經和林天陽談過了,林天陽沒有任何猶豫同意了他的話。但是姚洪還是有些愧疚之心,畢竟這個隊伍是林家的,他不應該多管閒事。

但有些事情,他必須要做,因爲這些大部分人不應該去冒這個險。

姚洪話一落,人羣當中一下子安靜下來,所有人都不說話了,顯然在靜靜的思考。

“我……我想退出。”不知不過了多久,人羣一個弱弱的聲音,在安靜的現在,頗有些矚目。

衆人順着聲音看過去,那是個二十七八歲的青年男子,看上去十分老實本分,見所有人都注視着他,目光有些鄙夷,他微微低下了頭。

“我也想退出。”

“還有我……”

有人帶頭,下面就又再次響起了幾道聲音,加起來一共有八個人。

“你們這些吃裏扒外的東西們,這幾天若非姚少幫助我們,而且救過我們的命,我們早就死了,你們就這些報答姚少的恩惠嗎?”

這幾人一出口,立刻就有一個滿臉鬍鬚的大漢,跳了出來,憤怒的舉起自己手掌,就扇了過去。

啪……

一瞬間,第一個開口的青年臉上扇了一巴掌,臉上是紅彤彤的手掌印,可這青年不敢還手,微微低着頭,看着腳下。

不僅是他,其他的幾個開口的武者,也是愧疚的低着頭。

見鬍鬚大漢還舉起手來要打,一隻手來伸出,抓住了大漢的胳膊,大漢一愣,見見到姚洪在身後一臉嚴肅搖搖頭。

“好了,不要打了。”姚洪沉喝道。

鬍鬚大漢依言收回了手,退後了幾步,但是看那幾人眼神還是不善,充滿了憤怒的神色。

“能說說你的理由嗎?”姚洪走到那被扇臉的青年面前,和聲細語的說道。

“走的時候,我的孩子生着病,很嚴重,我想回家看看我孩子。”那名青年哆嗦了一下,咬着牙低聲說道。

姚洪點了點頭,再次指着另外一個要離開的武者問道:“你呢?”

“我家裏只有老孃一人,她已經無法照顧自己了,我要回家照顧娘。”那名武者說道。

“你呢?”

“我媳婦快生了,我要回去陪她。”

姚洪一個也沒放過,挨個的問過,每個人都有各式各樣的理由,但每個理由都是那麼身不由己。

聽到這些人的話,旁邊所有人都露出同情的表情,甚至那鬍鬚大漢眼神中也沒了憤怒了。

轉了一圈,姚洪再次走到第一個武者面前,他拍拍那武者的肩膀,他說道:“回去之後,好好給孩子治病,如果銀子不夠,去林家去拿,到時候可以先記我的名字。”

那武者倏然擡頭,望向姚洪的眼神中充滿了羞愧。

“還有你,將你娘照顧好,如果沒照顧好,我也絕對不饒你。”姚洪指着第二個武者說道。

“是。”武者大聲喊道。

“你呢,媳婦大着肚子,快要生了,要好好照顧她。到時候我們回去之後,我們要喝你孩子的滿月酒。”姚洪開着玩笑說道。

“一定,只要姚少前來,是我孩子的福分。”那武者眼中含着淚狠狠點頭。

姚洪再次挨個的囑咐了,這些人眼中無一例外都充滿了愧疚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