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把自己剛剛看到的全部告訴了兩人,又有聳了聳肩:“我覺得米姐分析得不錯,真正的犯人肯定也是這麼認爲的,所以纔會讓宏圖集團的負責人給姚大哥打電話。”

佳沫兒皺了皺眉:“可是那個人會是誰呢?”

潘錦繡‘摸’了‘摸’下巴,做出一副深思熟慮的樣子:“我想,應該是剛到公司沒多久的人吧!”

“爲什麼這麼說?”佳沫兒來了興趣。

“姚大哥不是說了,秦阿姨的‘性’格就是眼睛裏‘揉’不得沙子,也只有米姐這種跟了秦阿姨很久的人,纔會知道的吧!”潘錦繡一攤手,“而姚大哥,因爲喜歡秦阿姨,所以纔會很瞭解。”

釋彌夜倒是一臉的冷靜:“你說的沒錯,可是我想要告訴你,在秦阿姨給我這些人的資料裏面,進公司最短的一個,都在三年以上。”

潘錦繡傻眼了。

佳沫兒很不給面子的白了她一眼:“真不知道你的腦子是什麼構造!如果是剛進公司沒多久的人,有可能會成爲這次招標的知情人嗎?”

潘錦繡嘴角‘抽’了‘抽’,因爲只得嘟囔了幾句,才又嘆了口氣:“那小夜,你覺得米姐分析得不錯的……現在怎麼說?”

“我想,那人肯定還是覺得秦阿姨會比較喜歡姚大哥,所以絕對不會讓姚大哥坐牢,肯定只會嚴加懲罰。畢竟這次的事情,沒有讓佳氏企業有什麼太大的損傷,只是秦阿姨的確是眼睛裏‘揉’不得沙子,所以纔會想要徹查這件事情而已——她是絕對不會容忍有人在她背後放冷箭的吧!”

佳沫兒的眉頭皺了起來:“所以,釋彌夜你的意思就是,犯人是一個很瞭解她的人,知道她非常的喜歡姚大哥?”

“所以說,犯人一定是跟秦阿姨關係還不錯的人。”釋彌夜掏出那張紙,拿了一支筆在那幾個人的名字上畫上線,“一般來說,廣告公司的什麼部‘門’會比較容易跟老闆接觸?”

“財務!”潘錦繡一語道破天機。

釋彌夜的目光立刻定格在一個名字上面。

修羅武神 “還有人事部,這個也值得懷疑!”佳沫兒沉‘吟’了一下,“營銷部也有可能!”

釋彌夜點了點頭,在那幾個人的名字上畫上了圈:“只有創意部、設計部和IT部最不容易跟老闆接觸。”

“那姚大哥是怎麼喜歡上秦阿姨的?”潘錦繡立刻睨了她一眼。

“我想,大概也是因爲佳沫兒舉薦了姚大哥,所以秦阿姨才比較在意吧!”釋彌夜輕輕一笑,“而姚大哥,因爲秦阿姨的關注,所以喜歡上秦阿姨很正常啊!畢竟秦阿姨長的漂亮,還那麼年輕,又有能力……”

“先不要說這個了!”對於潘錦繡的八卦,佳沫兒無話可說,可是連釋彌夜也這麼八卦,倒是讓佳沫兒有些無語,“好了,釋彌夜你就重點調查他們三個吧!我們還有三天的時間了!”

“瞭解!”

不過馬上,潘錦繡又開口了:“小夜,你給宋宸雲打個電話唄!問問那個猥褻兒童的案子怎麼樣了?”

“這又是幹嘛?”釋彌夜這些也無語了。

“我真的很好奇!”潘錦繡一臉的費解,“到底是什麼人,竟然那麼喪心病狂的對小孩子下手!最小的一個不是才四歲嗎?”

“說起這個,我也覺得有些過分了!”佳沫兒也有些唏噓,“那個男人,如果真的,真的想要那啥的話,不會找自己的‘女’朋友或者老婆麼?”

“說不定是長得太醜了沒有老婆!”潘錦繡撇撇嘴,“那可是傳說中的怪蜀黍啊!蘿莉正太控的怪蜀黍啊!”

“四歲那還叫正太嗎?”佳沫兒又是一個白眼,“那是真的幼童!”

釋彌夜嘆了口氣:“這種現象在社會上並不少見。不過沒有一個人有這個傢伙這麼喪心病狂吧了!一般的人,都是盯着一個小孩子或者一羣小孩子中的幾個作案的。但是這個嫌疑犯,他是遍地撒網,那些收到侵害的小孩子,之間幾乎沒有任何的聯繫!”

佳沫兒的眉頭又皺了皺:“那不是跟蔡華奕一樣?見到自己喜歡的,不管哪個人是誰,就先把人‘弄’回家?”

“反正都是變態!”潘錦繡罵了一句。

說起蔡華奕,釋彌夜心裏又不舒服起來:“好了好了,我先給宋宸雲打電話把!” 宋宸雲的電話倒是很快就打通了。

“宋警官,那猥褻兒童案,警察局有什麼新的進展沒有?”

宋宸雲嘆了口氣:“完全沒有頭緒!”

“那個車牌號呢?就是***就是你的那個車牌號?”

宋宸雲的臉頓時就黑了:“是***945……”話一說出口,他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頭,“好了,我們先不說這個,那個司機我們也去問過了,他雖然對這件事情沒設呢麼印象,但是我們查過他的G***記錄,在那個時間段,他的車的確是去過明南路,但是隻是在明南路的路口,那個嫌疑犯就下車了。”

“那不是完全沒什麼進展!”釋彌夜皺了皺眉。

“所以啊!”宋宸雲嘆了口氣,“那你那邊呢?”

“算是有一點進展吧!”釋彌夜聳聳肩,“對了,我叫你幫忙查的東西,查到了嗎?”

說起這個,宋宸雲又有些無奈了:“沒有,完全沒有查到什麼……他們的賬戶一切正常。”

“等等。”釋彌夜報出了三個人的名字,“這三個人,你幫着查一下跟他們關係比較近的人的賬戶……”

“這三個是重點懷疑對象嘛?”

“沒錯。”

“那好,我幫你查一下。”

有種愛我試試看 掛了電話,釋彌夜才又聳聳肩:“那個猥褻兒童案,完全沒有進展。”

“這種變態,怎麼能讓他逍遙法外!”潘錦繡一拍桌子,“小夜,你一定要把他抓到!”

“你只是這麼說。”釋彌夜鬱卒的看了她一眼,“關鍵的是,證據呢?我們要怎麼才能抓到他?”

潘錦繡有些怨念了:“那個宋宸雲的妖力,不是能看出什麼地方的都有什麼人經過嗎?”

“是啊!”釋彌夜翻了個白眼,“可是那個人上了出租車的話,他怎麼看?”

潘錦繡的嘴角‘抽’了‘抽’:“這妖力,可真夠沒用的!”

“沒有妖力是沒用的。”釋彌夜聳了聳肩,“只是他繼承到的妖力,太少了,根本就不能真正的發揮出這妖力的作用。”

“反正你們這些有妖力的人的事情我不清楚。”潘錦繡撇了撇嘴,“看電影看電影!佳沫兒!搜恐怖片!”

釋彌夜無奈的搖了搖頭。

對於一個能看見鬼的人來說,恐怖片對與她來說,也只是看氣氛——還不如看懸疑、冒險、驚悚片。

“有沒有《狂蟒之災》之類的片子?”

“我搜搜。”

潘錦繡倒是撅起了嘴:“那種片子……不會覺得害怕嗎?”

正在搜索的佳沫兒白了她一眼:“你覺得是這種驚悚片比較嚇人,還是鬼片比較嚇人?”

“當然是驚悚片!”潘錦繡嘎嘎一笑,“因爲鬼又不嚇人!”

“不嚇人?”釋彌夜眉一挑,“你忘記甲乙高中下面的那個大傢伙了?”

“反正它現在不是出不來嗎?”潘錦繡一攤手,“但是驚悚片就不同了。像《狂蟒之災》這樣的片子,看多了走在樹叢裏,都覺得會有一條蛇猛地衝出來咬斷你的身體!”

“世界上怎麼可能會有那麼大的蛇的!”佳沫兒又是一個白眼,“那些都是電影特效!太過巨大的生物,在地球上是活不下來的!因爲大氣裏面含氧量太低了!”

“是嗎?不懂。”

佳沫兒倒是很快就搜出了一些驚悚片,三人看了幾部,才又上‘牀’睡覺。

釋彌夜做了一個夢,一個很奇怪的夢。

她在一個叢林裏奔跑着,好像在追逐什麼東西,但是她卻不知道到底在追逐什麼,只是覺得前面一定有這自己必須要找到的東西。

跑了很長的一段距離,釋彌夜覺得有些累了,她停下了腳步,撐着自己的膝蓋,重重的喘氣。

正當她要站直身體繼續追下去的時候,迎面卻猛地來出現了一張血盆大口!

鋒利的毒牙,分叉的信子……

釋彌夜猛地坐了起來,才發現天還沒亮,旁邊兩個人正睡得正想。

“果然是不應該在睡前看驚悚片嗎?”釋彌夜打了個呵欠,一低頭,就看到了放在‘牀’腳的小皮箱。

這些天她一直拎着它跑上跑下的,秦殊顏她們也沒有起疑,只是單純的覺得那可能是一個別致的手提包。

“剛剛我在夢裏好像沒有拎着你。”釋彌夜把皮箱打開,把蛋抱了出來,“難道是那條夢裏的大蛇把你偷走了!蛇好像是吃‘雞’蛋的哦!”

不過想了想,她又自嘲的笑了笑:“我好像太把夢境當回事了。”

佳沫兒似乎被驚醒了,她慢慢的睜開了眼睛,看着坐起來的釋彌夜,‘揉’了‘揉’眼睛:“怎麼了?”

“沒怎麼。”釋彌夜又小心的把蛋放回了皮箱,“做了一個噩夢……你快睡吧。”

見佳沫兒又閉上了眼睛,釋彌夜看了看手機,才凌晨四點。打了個呵欠,她又睡了下去。

只是這醒了之後,她就怎麼都睡不着了。

翻來覆去了好幾趟,釋彌夜還是睡不着,平躺在‘牀’上,她睜着眼睛看着黑漆漆的天‘花’板,半天,才決定去看看那三個重點嫌疑人的情況——都這個點了,應該不會看到什麼太傷眼的畫面吧!而且那個財務部的現在正在跟妻子處於分居狀態。

從距離由近到遠,釋彌夜挨個的看了過去。

財務部的那個傢伙倒是住的最遠,釋彌夜照例先檢查了一遍客廳和衛生間、廚房,才又看向了臥室。

只是這猛地一看,釋彌夜差點驚叫了出來。她猛地伸手推醒了佳沫兒:“佳沫兒!快,叫醒錦繡!趕緊,給警察局打電話!”

“怎麼了?”佳沫兒剛剛纔睡着沒鎖就,現在還有些‘迷’‘迷’糊糊的。

釋彌夜也來不及跟她多解釋:“死人了!打電話報警!報財務部的這個李澤強的地址!”

釋彌夜從夜晝裏拿出了那張紙就丟給了佳沫兒,自己卻利落的跳下‘牀’,拎起皮箱就往外走。

“等等!”一聽說死人了,佳沫兒也清醒了,她捏着那張紙,抓着電話就跟了上去,“等等我!”

急衝衝的打開了‘門’,釋彌夜也沒有時間跟佳沫兒詳說,她只是目不轉睛的盯着李澤強的家裏——如果兇手還沒來得及走掉的話,釋彌夜就能看到她。

兩人倒是急急忙忙的,鞋也沒來得及換,打開大‘門’就衝了出去。

站在路邊等了半天的車都沒有等到,佳沫兒報警電話一打完,立刻就急了:“沒有車,怎麼辦?”

釋彌夜皺了皺眉:“走!我們飛過去!”

她一把抱住佳沫兒,直接就飄到了天上。

現在已經五點多了,正是天亮前最黑暗的一段時間。釋彌夜定定的看着李澤強的家裏,在夜幕裏急速的往他的家裏飛去。

單純以飛行來說,肯定是比在地面上繞來繞去要快很多,所以兩人倒是很快就到了李澤強的住所。

李澤強住在五樓,釋彌夜直接就抱着佳沫兒飄到了李澤強的臥室的窗口。

房間裏面有着微光,是那個昏黃的‘牀’頭燈發出來的亮光。

正是藉由這點微弱的光芒,釋彌夜才發現不對。

從夜晝裏掏出了一個手電遞給佳沫兒,釋彌夜示意她打開。

由於窗戶上拉着窗簾,所以佳沫兒什麼都看不到,她只能聽從釋彌夜的話,打開了手電筒。

手電筒的光在黑漆漆的玻璃上照出了一個光圈。

釋彌夜重重的吐了口氣,然後一把,拉開了玻璃窗。

‘春’天裏還有些刺骨的寒風立刻灌進了窗戶,把那綢布窗簾吹得飄飛了起來。

佳沫兒的瞳孔一縮,眼睛一瞪,手裏的手電筒就掉在了肚子上。不過她反應很迅速,立刻又把手電筒撿了起來。

釋彌夜輕巧的跳進了窗戶裏,才把佳沫兒放在了地上。

佳沫兒用手電筒晃了幾圈,很快就找到了電燈開關的位置,她貼着牆,小心的把燈打開了。

這個臥室的裝修有些奇怪,明明只是一個臥室,可是天‘花’板上卻裝着一個漂亮的吊燈,如果是那種超級豪華的臥室就算了,可是在釋彌夜看來,這個臥室也只不過是二十個平方左右,裝着吊燈,讓整個臥室都顯得狹小無比。

釋彌夜又看了看房間的傢俱的位置,讓她疑‘惑’的是,整個臥室裏面,除了這個不合常理的吊燈,別的傢俱都跟一般的臥室沒什麼區別。

釋彌夜伸手按了按被子‘亂’成一團的大‘牀’,大‘牀’鋪的相當的高,也非常的軟,顯然是在席夢思上面又墊了幾層別的東西。她俯下身撩起‘牀’單一看,果然,‘牀’的四隻腳下面也都墊着兩塊磚。

“難怪這麼高呢!”釋彌夜站起來,又看了一眼那個吊燈,“可是吊燈壓得這麼低,‘牀’又墊得這麼高,看起來室內不是更狹窄了嗎?”

佳沫兒用手比劃了一下吊燈和‘牀’之間的距離,也不免有些咋舌:“的確啊,看起來,差不多就一米七一米八的樣子,如果個子高一點的人,站在‘牀’上都能碰到頭!”

“這個李澤強不會有什麼怪癖吧!”釋彌夜皺了皺眉。

“他會不會把什麼貴重的東西就藏在吊燈裏了?”

“誰會那麼傻啊!如果真的要在吊燈裏藏東西,那把吊燈掛在客廳不是就不那麼容易惹人懷疑嗎?”釋彌夜無奈的搖了搖頭,“我先給宋宸雲打個電話吧!免得一會警察來了,我們又說不清了……”

只是她話音剛落,電話就響起來了。

道長你家魚又掉了 “宋宸雲?”釋彌夜一怔,按了接聽,“喂?”

“剛剛有警察打電話給我說發現了屍體……是你發現的?”

釋彌夜嘴角一翹:“宋警官,你猜的真準啊!” “不然我實在是想不到,還有什麼人會在這個時間段發現屍體!”宋宸雲有些無奈了,“屍體是什麼樣子的?”

釋彌夜瞟了屍體一眼,才慢慢開口:“他用絲襪,把自己吊死在了吊燈上。”

是的,李澤強把自己吊死在了吊燈上。

吊燈就在房間的正中間,他的頭跟吊燈只有不到十公分的距離,而他的腳,在窗外吹進來的寒風的影響下,一下一下的敲打着‘牀’的一角。

大概是在死亡之前,李澤強曾經經過了一番掙扎,所以連帶着吊燈都有些傾斜,上面的珠串有不少都在他的掙扎下掉到了地上,灑落了一地。

他穿着一件絳紫‘色’的水泡,看起來非常的暖和,只是因爲他的掙扎,所以本來應該系得很緊的睡袍也被掙鬆了,隱約能看到他的一隻手藏在睡袍裏。

他右手死死的抓着自己脖子上勒得緊緊的絲襪,左手的袖子卻是空的沒在夜風的吹動下,跟隨着窗簾的頻率而飄動。

釋彌夜已經掛了電話,然後在房間裏仔細觀察着。

“這個房間怎麼這麼怪!”釋彌夜環視了一遍,沒有緊皺了起來。

“當然怪了,臥室裏掛一個吊燈,‘牀’還鋪得那麼高……”佳沫兒聳了聳肩,“最主要的是,這屋裏有一個死人,能不怪嗎?”

“死人我見多了,有什麼怪的。”釋彌夜的眉頭還是沒有舒展開,“我說的是房間裏面傢俱的擺放……實在是太奇怪了!”

她又轉了幾圈,才又打開了臥室的‘門’:“我去客廳看看,你先守着。”

佳沫兒有些驚悚的指了指自己:“我?”

重生之婦來歸 “當然啊!警察還沒來,這裏只有我們兩個啊!”釋彌夜聳了聳肩,“你要害怕的話,就把窗戶關上。”

“窗戶關上了,這裏不是就只有我和這具屍體在?”佳沫兒的嘴角‘抽’了‘抽’,直接退到了臥室和客廳的‘門’口,有些警惕的盯着屍體。

釋彌夜走到客廳裏,轉了一圈,更疑‘惑’了。

客廳裏所有的傢俱都跟尋常人家的建築佈局一樣,並沒有什麼奇怪的感覺,釋彌夜到廚房去看了看,同樣的,跟廚房和客廳一樣,衛生間裏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只是看了一眼那個潔白的馬桶,又看了一眼臥室,釋彌夜就更疑‘惑’了。

爲什麼她以前沒有發現這個問題?

不對!釋彌夜蹲在馬桶邊,抱着腦袋就開始冥思苦想。

掠愛:總裁的私寵情人 也不知道想了多久,直到她聽到了一個有些無奈的聲音:“釋彌夜同學,那屍體也不恐怖啊?你在這裏,是吐了?”

隨後佳沫兒的聲音也想了起來:“宋警官,你還真是不瞭解釋彌夜啊,她是會蹲在馬桶邊吐的人嗎?”

釋彌夜站起來一看,果然,站在衛生間‘門’口的,就是宋宸雲和佳沫兒。

“剛剛想到了一點頭緒呢!你們一來,就把我所有思路都打散了!”釋彌夜翻了個白眼,拎起腳邊的皮箱,“走吧!”

“釋彌夜同學,你有線索了?”宋宸雲倒是眼睛一亮。

“沒什麼線索,但是這個我是的格局,總是讓我覺得很怪異……誒!誒!你們別動臥室裏的東西!”見一個警察想要抖開被子,釋彌夜趕緊拒絕。

宋宸雲點頭示意了一下那個警察聽從釋彌夜的意思,才又看向了她:“怎麼怪異了?”

釋彌夜又擡頭看向了李澤強的屍體,眉頭又是一皺:“這個……我一直很疑‘惑’,屍體的左手爲什麼會‘插’在浴袍裏面,手裏是不是會藏着屍體的證據……不過警察沒來,所以我也就沒有動。”她又瞄向了宋宸雲,“現在,可以看看了吧!”

宋宸雲點了點頭,一臉嚴肅的走到了屍體身邊,把手放到了屍體繫着的浴袍帶子上。

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了過來。

隨着宋宸雲的動作,那根跟浴袍同‘色’的帶子就鬆開了來。

李澤強的上半身並沒有穿衣服,浴袍帶子一解開,李澤強那帶着些贅‘肉’的小肚子就出現在了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