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噴鮮血,賽神醫倒飛而出,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本以為禁錮了空間,陳風就要淪為案板上的魚肉。可是他獨自衝擊過來,反倒是被陳風打退了開去。

「嘿嘿,小子有點手段,看來我之前當真是小瞧了你!」一旁的許駝鈴,精目中迸射出了一絲光芒。

「別廢話了,趕緊聯手殺了他,等會把這次搗亂的武者全部殺光,然後還要會族內受罰。」賽神醫面色凝重的說道。

「嘿嘿,看我的。」

許駝鈴身形一動,直接是朝陳風沖了過來。

陳風一把抓住青虹琉璃斬,反手兩劍,直接揮向前者。

許駝鈴面對劍芒,不躲不避,直接任憑劍芒劃破他的雙臂。

嗖嗖嗖~

這一次是兩條臂膀被砍斷,而那兩條臂膀,似乎是有了靈氣一般,直接是分左右朝陳風猛攻了過去。與此同時,斷了兩臂,好似殘疾人一般的許駝鈴,也是利用自己的腿法,朝陳風中路猛攻。

噗……

說時遲那時快,這一系列的變化,幾乎都是在一個呼吸之間完成的。陳風兩劍揮出,劍還沒收回,便是接連受到了對方的攻勢。

那兩隻煩人的手臂,攻擊的力道很猛,而且擁有武元力,好在不能像本體那樣施展武技,否則的話,這一招也著實令人頭疼,這簡直就是一個人突然變成了三個人。

接連收到衝擊,陳風嘴角鮮血更甚,無奈之下,急忙是向後撤退,方才顯現的脫離開了對方的戰圈。

「咻咻,怎麼樣?你那把神器對我毫無作用,我可以任你切割,把我切的越碎越好,我甚至可以用我的耳朵對你進行攻擊!」許駝鈴狂傲的大聲笑道,在他看來,要對付陳風,只用他本身的特性,就能將其完全壓制。


「用耳朵打我?你是在搞笑嗎?」

聽完對方的話,陳風忽然心頭一動,一道妙計湧現出來,當即他便是不做痕迹的笑了一下,急忙是對對方施展了一個激將法。

「當然,要不你來試試?」許駝鈴自信說道。

「好啊,那我到時要試一試。」

陳風說罷,接連又是幾劍揮出,這幾劍極為刁鑽,都是對著對方的身體而去,呈一個切割狀,好似要將對方給分屍一般。

面對如此多的劍芒,許駝鈴依舊自持自傲,根本沒有躲避,任憑那劍芒將其切割的四分五裂。

「老許……」在後面的賽神醫,在自行恢復了一下剛剛所受的創傷以後,愕然看到徐駝鈴被陳風切割開來,當即似乎想到了什麼,急忙是提醒了一句。

之前賽神醫就因為大意,所以吃了虧,他知道陳風這小子,手段很多。而現在許駝鈴依舊想要玩弄對方,這樣做,顯然也是要吃虧的。

提醒的話,剛剛開口,變故就瞬間發生。

「青雲動,瞬閃!」

陳風驟然消失,然後很快便是出現在了徐駝鈴的身旁。

「紫宙劫殺!」

陳風手臂交叉胸前,一股如星隕般的紫電光球瞬間將僅剩下一個腦袋的許駝鈴包裹在其中。

巨大的能量,在光球裡面凝聚,那許駝鈴,愕然發出了驚恐的叫聲。

轟隆~

緊接著,紫電光球驟然膨脹,陳風也是因為受到能量反噬,而再度噴了口鮮血。

「想要殺我,看你還早呢。」只剩下一個頭顱的徐駝鈴,嘶吼怪叫道。

「我覺得現在就可以。」

陳風冷笑一聲,旋即意念一動,他瞬間進入無意劍法的意境當中,周圍的空間,都是由他掌控。

撕拉,撕拉……

一道道空間裂縫油然而生,直接是將許駝鈴的那些身體的零部件都吞噬了進去。

正在全力掙脫紫宙劫殺的光團的許駝鈴,眼見陳風如此做,嚇得他魂飛魄散。

他也是忽然明白,這方法,真的能剋制他,而且能令他直接廢掉。在光團之中的許駝鈴,拚命的想要控制自己的身體碎塊脫離那些空間裂縫,但他卻是失去了對身體碎塊的聯繫。

「我的紫宙劫殺,乃是另成空間,你的靈魂處在這片空間當中,是無法和外界的肉體產生聯繫的。」陳風冷笑一聲,旋即將最後一個許駝鈴的大腿,也踢進了空間裂縫當中。

轟隆~

紫宙劫殺的光團,終於是被許駝鈴轟破,但是當他出來的時候,他的所有身體,都已經消失在了這片天際。

空間裂縫,世間最可怕的東西,一旦進入其中,要想活著出來,是不可能的。更何況是那些身體碎塊,現在徐駝鈴就是衝進空間裂縫之中,也再難將其尋倪出來。

「哇啊呀呀,混賬小子,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你了!」

這一下許駝鈴可真的傻了,他終於是為自己剛剛的囂張大意而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此刻他只剩下一個腦袋了,現在他的能力,可是大大降低。

「白痴……」

后趕來的賽神醫,看到徐駝鈴的樣子,也是忍不住心中怒罵了一句,本來很大的優勢局面,此刻倒是真正出現了懸念。

要他一對一的對抗陳風,他竟然沒有了把握,這個小子,著實有點厲害。

「小子,你叫什麼名字?」賽神醫冷靜了下來,立在天際,正色問道。

「陳風。」陳風直言不諱。

「今日你這般作為,不怕我回稟姚廣大人嗎?既然你認識他,自然知道他的手段。要是把他引過來,這個小王朝就將泯滅。」賽神醫出言威脅道。

「哦?」陳風聞言一笑,冷哼道:「我想你是弄錯了,我既然認識他,難道會怕他嗎?這個問題你們之前就沒有想明白,所以今天無論落的什麼下場,也沒有人會為你們報仇。就算有人來了,甚至是那人皇姚廣親自來了,他的下場,也不會好到哪裡。」

「小子,你真的很狂妄。」賽神醫表面冷靜,內心卻波濤洶湧,他知道這小子絕不簡單,看來似乎是認識什麼大人物,背後有勢力作為依仗,方才敢這般說話。

「狂妄是需要資本的。」陳風正色說道。

「混蛋,我要殺了你!」

在旁邊一直憋悶氣的許駝鈴,這時終於是安奈不住了,他的肉身基本已經被毀,雖然靈魂尚且無奈,雖然能重塑肉身,但重塑肉身,他的實力必然會大打折扣。

化神境小成,在鬼域,在鬼醫一族,尚且能有說話的權利。而一旦降低到生死境,那他的下場,也未必就會好到哪去,畢竟這個世界,武者是以實力為尊的。

對重塑肉體很是接受不了的許駝鈴,當真如瘋了一般,他發出全力,呲牙咧嘴的就沖陳風飛了過去。

一個頭顱,張著大嘴,竟然想用牙齒將陳風咬碎,這傢伙也著實是有些可笑。

「這麼相似,那我便送你一程。」

陳風目光冷然,收起青虹琉璃斬,手中黑氣一凝,瞬間便是凝出了一把傘狀兵器。

這把傘,傘片上面閃爍著八中不同的顏色,其暗藏的能量極為強大,甚至比青虹琉璃斬更加的具有威懾力。

轟隆~

八重玲瓏傘,狠狠的和許駝鈴的腦袋撞在一起,整片天際,忽然迸發出了強大的能量光芒。

八中不同顏色的能量,化為各自本體,在天際席捲呼嘯,許駝鈴的頭顱,驟然崩碎,連同他的靈魂,直接是煙消雲散。

砰~

之前賽神醫凝出的空間禁錮結界,也是被轟然衝破開來,那能量之中,隱隱有六種不同的妖獸嘶鳴,甚至還有一種可怕的毒系能量,竟然和人皇姚廣有所聯繫。

「這……這是……」

本想趁這個機會全力出手的賽神醫,當他看到天空中涌動的異象之後,整個人都愕然呆徹在了原地。他再傻,也認得那能量中隱約傳來的強大力量。

那每種力量的本體,都是異常強大的存在,都是他斷然招惹不起的存在。

「這陳風究竟是誰,為何會有上古七凶獸的能量,而且還有姚廣大人的屍毒之氣,這傢伙,究竟是什麼人……」賽神醫狠狠的咽了口吐沫,他此刻竟然連戰鬥的意志都沒有了。

一傘解決掉一名化神境強者,陳風消耗也是巨大的,他收起八重玲瓏傘,然後給自己打了兩掌三生印,以用來恢複流失的武元力。

當陳風再度看向賽神醫的時候,賽神醫表情相當精彩,面頰上陰晴不定,既是疑惑,又是驚恐。

「剛才那好機會,你為何不動手,就這麼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夥伴送命嗎?」陳風戲虐的問道,現在面對一名化神境小成強者,他有八成把握能贏。

「你真的叫陳風嗎?」賽神醫開口問道。

「當然。」陳風點頭道。

「我想姚廣大人一定是認識你的,至於你今天的所作所為,我會如實向他彙報。希望真如你所言,他不會對這個王朝動手。」賽神醫已經放棄了戰鬥的打算,既然鼎爐已經完全被毀,許駝鈴也是自傲身死,此番任務失敗,他就算在這裡硬挺,也是毫無意義。

陳風正色對其說道:「我可以放你離開,但是你回去告訴姚廣,上古七凶獸已經齊聚,這紫晶王朝,是我陳風庇護的,他若是咽不下這口氣,斷然可以殺來。不過,所有的後果,他都是要承擔的。」

嘶……


聽到陳風霸氣的話語,賽神醫深吸了口氣,他此刻終於明白,陳風所仰仗的究竟是什麼。

上古七凶獸,獸域動蕩,人皇姚廣從獸域覺醒,這些事情,似乎都不是什麼巧合。

「好吧,我會將此事回去表明。」

賽神醫翻身回城,帝都之人,大戰依舊在繼續,十幾名天地境大成的武者,死傷過半,而反觀紫晶王朝一邊,強弱摻雜的武者,也是死了有百名之多。

「都給我住手,鬼醫一族,跟我走。」

怒喝一聲,賽神醫從袖袍之內,掏出一個捲軸,然後釋放天際,很快便是形成了一個散發著綠色光芒的傳送大陣。

那些鬼醫一族的武者,倒是聽話的很,當即便是虛晃一招,直接衝上了天際,與賽神醫一起,眨眼間便是消失了開去。

原本城內的戰鬥還十分慘烈,眾人都將希望寄托在陳風身上,眾人也都做好了必死的準備,而這突然出現的變故,令眾人都是有些愕然。

嘩……

在原地呆徹了半晌,眾人終於是爆發出了驚天動地的呼喊聲,他們成功了,他們竟然真的趕走了天神界所來的強者。

恆古以來,面對天神界,那都是諸如神靈般的存在。而今天,紫晶王朝的眾人,團結協力,竟然將那些天神界的混蛋都趕走了,他們竟然贏下了這場戰爭。

「陳風好樣的。」

「太強了,竟然擊殺了一名化神境小成的強者。」

「你是我們紫晶王朝的驕傲,我們將以你為榮。」

眾人很快便是把目光射向半空中的陳風,這個僅僅二十多歲的小子,這一次,將閃耀在整個紫晶王朝。

「哈哈,陳風,你真的做到了。」

面對飛身落地的陳風,三皇子蕭策一身傷痕的上去就是一個熊抱,這一次戰鬥的勝利,對他來說意義非凡,不僅僅是他個人,這還是他蕭家的皇室家業,都一柄保存了下來。

「先將那些平民都放出來吧,他們都太害怕了。」陳風指揮道。

話音剛落,便是有諸多各門各派的武者,紛紛前去破解那些禁錮的囚牢。

他們竟然乖乖的聽陳風的話了,這是勇者的榮耀,陳風已經無形的被整個西域的武者認可了。

「陳風,這一次真的要謝謝你,是你拯救了紫晶王朝。」蕭十三上前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