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白蝙蝠王,也是很有智慧的存在,見打不過姜小白,雙翼一展,就想要離開,從洞口飛出去。

顯然,那洞口的邊緣,之所以那般光滑,就是被這白蝙蝠王給磨出來的。

“想跑?”

姜小白伸手抓起一把白酒泡過的米,揚天一撒。

那大米打在白蝙蝠王的肉翼之上,頓時發出“嗤嗤”的聲音,讓其雙翼失去平衡,搖搖晃晃,落到了地面上。

“砰砰!”

兩拳打在白蝙蝠王的腦門上,只打得這傢伙眼冒金星,用雙翼爪子抱着腦袋,不敢動彈之後,姜小白這纔開口:

“你昨晚抓走的那縷靈魂,放哪兒了?”

白蝙蝠王被姜小白一頓爆錘之後,對他很是畏懼,聽到他的話,立即“嗚嗚”了兩聲,用爪子,指了指後方。

後方,是一片迷霧所在。

“你最好別耍什麼花樣,不然,我打爆你的頭。”姜小白掄了掄拳頭,放狠話。

白蝙蝠王果然成精的感覺,完全聽得懂姜小白的意思,連忙搖頭表示不敢。

姜小白這才招呼着燕影,和她一起,往前方走去。

走了幾步後,那迷霧中的情形,印入眼中:只見那一片空地上,居然放着,一口白森森的棺材!

棺材,因爲屬陰,所以大多數的棺材,基本都是黑色的,黑爲夜,好讓其中的人長眠。

而此刻,在他們面前的棺材,通體白色不說,棺材的周圍,還長滿一朵朵的紅色蘑菇,一眼望去,紅白對應,奇異至極! 對於蘑菇來說,大部分的蘑菇,都是可以食用的。

小部分的蘑菇有毒,顏色越是鮮豔,則毒性越強。

眼前這白棺周圍的蘑菇,顏色不但是鮮豔,甚至可以用“鮮紅似血”來形容。

每一朵蘑菇的表面,都凝聚着一層霧水,當凝聚到一定的體積後,便會化作血液一般的雨滴,順着表面滴落。

姜小白揪着白蝙蝠王的頭皮,將它趕過來,在距離這白棺約莫七八米距離的時候,白蝙蝠王就跟見到了什麼極其可怕的存在般,打死也不敢再往前一步。

算算時間,屍者意志,應該只剩下幾分鐘的時間。

姜小白不敢再墨跡,當即鬆開白蝙蝠王,往前走去。

目光落到那血蘑菇之上,他這才發現,每個蘑菇的表面頂上,都長着一個人臉的圖案!

而每一張人臉,都是容貌各異,表情不同,有驚恐者,有喜悅者,有恐懼者,等等不一。

那些蘑菇,都似乎是活着的生物,一見到姜小白靠近,竟然隱隱發出靈魂波動,讓姜小白的心底,莫名其妙,響起無數的聲音!

救我!

救我!

救我!……

所有的聲音,無一例外,全是求救的聲音!

靈魂?

姜小白頓時想到一個可能:這些蘑菇的裏面,都存在着一個靈魂!

或是完全的靈魂,或是殘缺的靈魂!

怪不得,那白蝙蝠王,會指引他往這裏來呢,看來那傢伙沒有撒謊,只怕燕黎的那一縷靈魂,真在這裏。

就在這堆蘑菇裏面。

又往前兩步,姜小白正打算仔細觀察這些血蘑菇的表面。

卻只聽得“砰、砰”的聲音傳來。

他的靠近,似乎引起了白棺之中,某個存在的警覺。

白棺的裏面,有什麼東西,正準備破棺而出!

姜小白立即停止不動。

白棺之中的存在,能夠令那白蝙蝠王,那般的懼怕,別的不說,絕對是個實力十分強大的可怕存在,姜小白並無把握能夠戰勝它。

聽到白棺傳來的聲音,在後方的白蝙蝠王,再也壓抑不住本能的恐懼,猛地低嘯一聲,雙翼展動,撲騰撲騰,飛走了。

這時候,姜小白距離它甚遠,燕影又不是它的對手,只能任由那白蝙蝠王離開。

在姜小白停止後,那砰砰的聲音,漸漸平息。

姜小白目光掃動,在這數百朵血蘑菇之上,一一觀察過去。

這一掃,別說,還真讓他發現了燕黎那縷靈魂的所在位置。

那朵蘑菇,正長在白棺的棺首部位,看起來只有大拇指大小,和普遍有巴掌大小的蘑菇相比,實在是小得可憐。

在燕黎靈魂的旁邊,還有另一朵更小的、只有小拇指大小的蘑菇,和它並排長着。

而那蘑菇上由花紋展現出來的容貌,赫然正是姜小白那個叫作錢銳的同學!

見狀,姜小白果斷對伸手的燕影,打了個手勢,然後拿出之前裝米的玻璃瓶。

這玻璃瓶裏的米,都已經被撒光,只剩下個空瓶子。

將瓶子拿在手中,姜小白當機立斷,迅速往前一躍,正好就跳到了棺材的上方!

然後一抄手,迅如閃電,便將那兩朵血蘑菇給摘了下來,裝入瓶中,合上蓋子。

他這個動作才落下,便聽到一聲巨吼,猶如雷霆一般!

巨吼之下,整個陰窟,都動搖了起來,一時間,落石如雨!

此時,姜小白動作迅捷,伸手一拋,喝道:“接着!”

手中的玻璃瓶,被他迎手拋出,丟給了燕影。

燕影雙手一展,便將那玻璃瓶接住。

“砰!”

在他剛剛拋出玻璃瓶的時候,腳下的棺蓋,就被生生撞飛,裏面,探出一隻乾枯如柴、長滿紅毛的手臂!

那手臂一伸,向着姜小白直直抓來!

此時此刻,距離如此近,姜小白看得清清楚楚,那手臂的手腕處,鎖着一條青銅鎖鏈,顯然,這白棺之中的東西,是被鎖住的。

驚鴻一瞥裏,他已經看清了白棺之中那存在的長相。

姜小白雙腳一點,接着棺蓋撞飛的姿勢,也是跳起,揮手一拳,打在那隻長滿紅毛的手臂上。

兩拳一交,姜小白便感覺,自己的手臂,傳來“咔嚓”的一聲,他的胳膊,竟然斷了!

但受到反震力的影響,他的身軀,也被震得飛出,落到了後面。

屍者意志還沒有消失,雖然手臂斷了,姜小白卻沒有察覺到疼痛,他抖了抖軟綿綿的胳膊,招呼燕影:“走!”

其實,不用他招呼,這時候,燕影就已經抓着之前姜小白留下的繩子,往上方爬去。

“嘩啦!”

青銅鎖鏈發出拉扯的聲音,那東西似乎想要衝過來,卻被鎖鏈給捆住,無法脫身。

姜小白松了口氣,伸手抓着繩子,腳尖連點,已經出了洞口。

“快走!”

他拖着燕影,迅速跑起來,只用了幾十秒的時間,就回到井口處,一咕嚕紮了下去。

等出了陰窟,回到溶洞,浮出水面,兩人這才鬆了口氣。

“好危險,那東西,到底是什麼?”燕影並沒有看清白棺之中的存在,問。

姜小白回想起之前的驚鴻一瞥,搖了搖頭,正準備說話,忽然“哎喲”的一聲,捂住了手臂。

屍者意志的時間到了,他的斷臂,瞬間傳來錐心的疼痛。

“別動,這是斷了。”

燕影說着,關掉手電筒,二話不說,伸手脫下身上的襯衣,抓着姜小白的胳膊,給他小心翼翼的包紮起來,然後掛在脖子上。

而姜小白雖然屍者意志消失,但他黑夜視物的天性還在,此時此刻,燕影脫下襯衣後,就這麼和他“坦誠相見”,讓姜小白禁不住鼻血狂噴。

“好了。”燕影拍拍手,笑道:“還好這裏黑燈瞎火的,要不然,得被你佔個大便宜。”

姜小白:額……

他只能假裝自己什麼也看不見。

燕影在旁邊摸索着,找到之前丟在井邊的揹包,拿出外套罩上,這才重新打開手電。

“吼!”

在她和姜小白兩人,剛好穿好鞋子的時候,就聽到那水井之中,又是傳來了一聲吼叫!

這聲音,甚至影響到溶洞的裏面,只聽得“砰”的一聲,一截石鐘乳,從溶洞頂上砸了下來,掉在地面,摔成幾截。

兩人對望一眼:“走!” 隨着那吼聲的響起,陰窟之中的怪物,似乎隨時有從裏面衝出來的趨勢。

好在此時此刻,天邊的第一際陽光,已經投過雲層,落到溶洞的外面。

隨着陽光出現,吼聲漸漸弱下去,最終,整個溶洞,重新歸於平靜。

姜小白和燕影,都是鬆了口氣。

趁着遊人還沒來,兩人迅速離開,回到和高佳蘭約定的地方。

此時此刻,高佳蘭早就將座位放開,躺在上面呼呼大睡。

姜小白拍了拍車門,高佳蘭立即驚醒,跳了起來。

揉了揉眼睛,打了個哈欠:“你們的事情,忙完了?”

姜小白點點頭:“恩,走吧,先離開這裏再說。”

……

三人來到山腳,找了一個早餐店,各自吃了碗麪,補充點體力後,姜小白和燕影兩人一晚上的疲憊,這才沖淡不少。

因爲忙着將靈魂歸還給燕黎,他們並沒有久留,吃完早餐後,就直接趕回冥寓。

來到冥寓門口,姜小白和燕影下車,他並沒有打算邀請高佳蘭進入其中的打算:“多謝你昨晚的幫助,我欠你一個人情。”

“嘿嘿。”高佳蘭眨眨眼睛,用一種“我懂”的表情,看着他倆:“你們兩個孤男寡女的,住在一起,有些……不好吧。”

姜小白臉色一紅:“這是我的班主任,你可不要亂說。”

“哦,是麼?”高佳蘭明顯表示不信,笑了笑:“好啦,不管你們什麼關係,你可要記住,欠我一個人情。”

“恩,有需要幫忙,儘管開口。”

……

wWW ●тт kán ●¢ ○

等到高佳蘭驅車離開,姜小白這才帶着燕影進去。

燕影跟在後面,“噗嗤”一笑,問:“同學,你有十六七歲了吧,有沒有女朋友?”

姜小白給了她一個大大的白眼:“姐姐,我纔讀高中呢,學校不準早戀。”

“切!”燕影明顯不信他:“就你這種,會是好學生?不過,用現在的話說,你可算是小鮮肉,在學校裏,肯定禍害了不少的小姑娘吧?”

姜小白懶得跟她扯這個話題:“把瓶子拿來。”

“害什麼羞,真是的。”燕影一邊說着,一邊將那個玻璃瓶子拿出來,交給他。

拿出瓶子,將瓶蓋打開,小心翼翼拿出裏面屬於燕黎的那朵血蘑菇,姜小白直接來到大花的面前:“大花,這東西里面,蘊含着燕老師的一縷靈魂,有什麼辦法,把它歸還到燕老師的身軀裏?”

血蘑菇雖然找到,但之前在車上的時候,姜小白和燕影就合計過,都不知道該如何將其中蘊含的那一縷靈魂提煉出來。

所以姜小白這纔想到大花。

在他的心中,大花幾乎無所不知無所不曉,反正遇事不決,問大花就對了。

果然,大花看了看那朵血蘑菇,很不屑的用目光掃了掃姜小白和燕影,這才用爪子拍了拍桌子,將冥簿翻開。

冥簿,被它翻到丹藥的那一頁之上,其爪子,落到了其中的一個物品上。

還魂丹。

冥簿之中,分靈藥,冥丹,靈藥醫人,冥丹醫鬼。

這還魂丹,正是冥丹。

下面同樣寫着一行小字,解釋了一下還魂丹的效果:還魂丹,配合靈魂使用,可令靈魂迴歸本體,與原本魂魄融合。

獲得還魂丹,需要以一樣祕術交換。

而目前,姜小白的冥簿之中,只剩下“李代桃僵術”,這一樣祕術。

在燕黎的安危面前,姜小白毫不猶豫,選擇以李代桃僵術,交易還魂丹。

隨着他手指按上去,一行小字清晰可見,顯示出來:

“冥寓之主,你是否願意,以李代桃僵術術,來交換一枚還魂丹?”

“願意。”

“冥寓之主,你是否確認,以李代桃僵術,交易還魂丹?

“確認。”

“交易完成,請前往書房左邊第二列、第四行的抽屜中,拿取交易物品。”

按照冥簿之上的指示,姜小白來到書房,打開那個格子,從裏面取出了一個小盒子。

打開盒子,裏面是一枚透明的、猶如鵪鶉蛋大小的藥丸。

將蘊含着燕黎那一縷元神的血蘑菇,放入這個盒子裏,只見那透明的藥丸,立即發出黑氣,捲住了那朵血蘑菇。

不一會兒,便見到血蘑菇的血色盡數消失,蘑菇的本體,化作爛泥一樣的一團,惡臭難聞。

同時,透明的藥丸,也變成了黑色,和上次的愈體藥一樣,發出香噴噴的氣味來。

姜小白拿出這枚還魂丹,隱隱能夠察覺到,這丹藥,因爲其中寄存着一縷靈魂的關係,好似“活”了過來。

拿着還魂丹,回到客廳,將其遞給燕影:“你可以服下去了。”

燕影接過還魂丹,並沒有直接吞服,而是有些留戀的看了看四周:“時間還早,不如……你陪我,說說話吧。正好,我把關於赤蠱的事情,都告訴你。”

說實話,燕影也是挺孤獨的。

姜小白雖然一個人住在冥寓,但冥寓裏面還有大花,他還在讀書,有同學老師等可以交流。

但燕影,因爲靈魂寄身的關係,只要燕黎醒着,她就只能沉睡,而且不具備身體的掌控權,只能以“鏡花水月”的方式出現。

從這點來說,她遠比姜小白孤獨。

“好吧。”

姜小白之前,只想到救醒燕黎,卻忘記,他和燕影之間,還有一個“交易”,燕影答應過他,把關於赤蠱的事情,說與他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