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這一點玉帝確實沒有騙他,五行秘境的確是姜塵的福地,可以助他打下無上道基,獲取大量的資源。

姜塵此刻感慨,只是對自己被玉帝算計,有所不滿罷了。但這抹情緒來得去快,去的也快。很快,姜塵就收斂起所有的情緒,悄無聲息地向前掠去。

那九天息壤所在,到了。

默默上前,現在發現,那九天息壤所在的地方,沒有他想象之中的那麼不凡,充滿異象,反而顯得平平常常,沒有任何出彩的地方。

嗯,神物自晦,正該如此。

也對,若非如此的話,以九天息壤的不凡,早就被此地的凶獸吞噬了,又如何能保留至今天?

神物自晦,有時候,也是一種自保的手段。

至於此地的九天息壤是真是假,在來到這裡的瞬間,姜塵的心中就再無絲毫的懷疑。此地存在的寶物,就是九天息壤,做不得假。

雖然,他還未見到九天息壤,但那股血脈相連的感覺,卻不會錯。在這五行秘境之中,姜塵無親無故的,除了九天息壤,誰會與他產生血脈相連的感覺?

那是本源上的共鳴,來自生命印記的深處,不朽不滅的印記。

也是這時,姜塵終於知道,為何九天息壤隱藏在此地無數年,都沒有被凶獸發現,卻被他一來就發現了。

正是因為,他是人族,身體的源頭來自九天息壤,與其同源。

在感知到姜塵身上,那與它同源的氣息后,九天息壤才會散發出自己的氣息,指引著姜塵來到此地。

可以說,這九天息壤,是屬於人族的機緣,若非人族到來,它根本不會出世。

「好,此物合該與我有緣。」心中一動,姜塵就要施展神通,將九天息壤給收走。

之前,他還在想著,若是來到此地之後,他拿走一塊息壤就走。可在此刻,他卻是完全改了主意,他現在就要將九天息壤收走。

這麼做是基於兩點考慮,一是因為,他擔心自己取走息壤之後,引起此地凶獸的注意,從而暴露出了九天息壤的蹤跡。

怎麼說呢,九天息壤這種聖物,對凶獸來說也是大補之物,吃了將受益無窮,或許能打破他們的桎梏,使得它們更進一步,修成先天道尊的境界。

要是被凶獸發現了九天息壤的存在,那就是姜塵回頭轉化好了三十三天造化寶塔,也是為時已晚。

所以,顧慮到這一點,姜塵決定現在就將九天息壤取走。

至於第二點嘛,則是因為,取走九天息壤並沒有姜塵想象之中的那麼困難。

在姜塵的認知中,息壤乃是土行聖物,每一粒,都沉重無比,堪比上古神山,嗯,比孫悟空的金箍棒還要重。

拳頭大小的一塊息壤,就好比一座大陸,先天道君想要拿起,都有些吃力。此地的息壤有多少,姜塵不知道,但他可以肯定,絕對比拳頭大。

想要取走,絕非易事。

一開始,姜塵的確是這麼想的,但來到這裡之後,他發現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他的本源,已經與九天息壤產生了共鳴,這也就使得了九天息壤在他面前,沒有絲毫的重量,宛如真正的塵土一般,輕易的就能取走。

正是因為有了這個發現,姜塵才會改變主意。取走九天息壤以及此地的息壤,並沒有他想象中的那麼難,輕輕一動就能拿走。

既然如此,他為何不一勞永逸,直接將東西取走?

念及至此,姜塵再無猶豫,直接施展神通,暴喝一聲:「起!」

瞬間,強大的法力從姜塵體內爆發,化成一個巨手,對著下方的大地狠狠一抓,直接將方圓萬里的土地一把抓起,留下了一個深達萬丈的巨坑。

姜塵這一抓之下,將九天息壤以及伴它而生的息壤,全都一把抓了起來,收入體內。

「走!」

然後,姜塵毫不猶豫的,就往五行秘境的外圍遁去。鬧出這麼大的動靜,此地的凶獸不可能感覺不到,若是走的晚了,怕是就走不掉了。

轟……

那傳自時之祖巫的盤古宙光大道經,與傳自空之祖巫的無量虛空大道經,同時被姜塵運轉起來。

剎那間,還好是化成了一縷光,與時光同行,在虛空之中飛快的穿梭起來,那速度,何止一息萬萬里,簡直快到了超乎想象。

就是傳說中的金翅大鵬,速度也遠遠沒有此刻的姜塵快。

但姜塵的速度快,可五行秘境的深處,有凶獸的速度比他更快。

「唳!」

就聽一道尖銳的鳥鳴聲傳來,隨後,姜塵的身後,漫天的五色霞光,以一種超乎想象的速度朝他襲來。

刷的一下,那五色霞光,鋪天蓋地一般,將沿途所過的一切,全部破滅,刷成一片虛無。

「先天五色神光!」

回頭看了一眼,姜塵認出了這神通的來歷,正是威震上古的無上神通先天五行神光,號稱五行之內,無物不刷,無物不破。

當年,孔宣仰仗此神通,更是敢向准提聖人動手,雖然被一擊制服,但也說明了這神通的強大。

通過那先天五行神光,姜塵隱約看到,一隻孔雀模樣的巨大凶獸,正在緩緩的收攏翅膀。

那先天五色神光,正是從它身後的五色尾翎上發出的。

這是一頭孔雀凶獸,秉承五行魔神的本源之氣而生,實力強大無比,早已到了半步道尊的極致,若是能離開五行秘境,直接就能成就先天道尊的境界。

它的積累,真的太深厚了,是道祖的規則壓制住了它,這才使得它無法突破。

可以說,這頭孔雀,算是五行秘境當中最強的凶獸了。被它盯上,也是姜塵倒霉。

顯然,是姜塵剛才鬧出的動靜太大,這才驚動了它。

不過,現在與這頭孔雀接觸也不是什麼壞事,姜塵早晚也要和它對上的,現在與它碰面,也算是提前了解對手了。

轟……

眼看著先天五色神光刷來,姜塵不敢猶豫,連忙將三十三天造化寶塔,以及身上其餘的法寶,全都收了起來。

姜塵可沒忘,這先天五色神光在收人攝物方面堪稱一絕,任何法寶,只要被它一刷,就會被收了去。

他身上的法寶,每一件都無比的重要,斷然不能有失,被這頭孔雀刷了去。

「五帝華蓋,功德金輪,給我起!」

說話的同時,姜塵的頭頂,五帝華蓋浮現,垂下絲絲縷縷的先天五行之氣,將他籠罩。同一時間,他的腦後,八道璀璨的功德金輪顯化,使得他好像沐浴在金色的海洋中。

姜塵雖然不是半步道尊的對手,但他也不怕半步道尊。五帝華蓋這門無上神通,足以讓他抗衡一切五行神通。

也就是姜塵現在修為低,不然的話,他何懼這先天五色神光,五帝華蓋一撐,直接就能將先天五色神光吞噬。

除此之外,姜塵還有八大功德金輪,可以為他抵禦一切道尊之下的攻擊。就是先天道尊的攻擊,八道功德金輪轉動間,也能消磨其大半威力。

那頭孔雀雖然強大,但終究沒有到達先天道尊的層次,無法打破姜塵的防禦,真正的傷到他。

就看到,那先天五色神光刷來,先是被五帝華蓋磨去了幾分威能,繼而打在功德金輪放出的金光上,連半點漣漪都沒泛起,就被擋了下來。

「唳!」

見自己的神通被擋,那頭孔雀凶獸好似被激怒了,尖叫一聲,突然振起雙翅,朝姜塵撲去。

刷……

在那孔雀凶獸飛起的同時,一道更為璀璨的先天五色神光,從它背後升起,轉瞬之間就跨越了無窮虛空,來到了姜塵的面前,將他籠罩。

這時,功德金輪只有防禦,而無攻擊的缺點就暴露了出來。

ps:日萬的第14天。

7017k 小隊幾人當中,衛易的酒量最差。

這個最差的地位,哪怕包括韓秋生和姜寧兩名女修在內,也不會發生任何改變。

邵師食閣的這頓飯,幾人一直喝酒喝到了後半夜。衛易肯定沒堅持到最後,在喝下第二罈子酒後,就開始醉的不省人事了。

恍恍惚惚,衛易覺得自己好像是被人扛回家的。

第二天,當衛易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日頭偏西了。醒來之後的衛易,第一感覺是喉嚨發燙,整個人彷彿要燒著了一樣。出門找水的衛易,在小院里恰巧遇到了剛剛從小店換班回來的周良。

「師傅您醒啦?」

周良幫衛易找來一些清水,下肚之後,衛易感覺整個人重新活了起來。

「師傅,紅姐今天早上臨走之前,囑咐我們讓我們告訴您,說她給您留了一塊通信玉簡,就在您床邊的桌子上。」

紅姐?

衛易當然知道,這個稱呼是周良周濟他們,特意用來稱呼謝弦歌的。聽到這句話的時候,衛易下意識的便覺得是不是自己還沒醒酒,或者聽錯了。可當周良跟他解釋后,告訴他謝弦歌是昨夜突然回來,然後等了他半個晚上,才等到了已經醉的不省人事的他回來。然後,少女便照顧了衛易一夜,直到今天早上,沒等到衛易醒來,又獨自離開了。

聽到周良的解釋,衛易眼睛逐漸睜大,然後迅速跑回屋裡。果然,在床邊的那張桌子上,有一枚通信玉簡。衛易直接抓過玉簡,開始閱讀玉簡當中的信息。

良久之後,衛易重新放下玉簡。

「前輩……昨天晚上,那丫頭回來了?」

衛易自然是明知故問。不過他也知道,昨天晚上自己雖然醉的夠嗆,但是素肯定還在。有什麼問題的話,當然是問素最合適不過。

「昨天你是被那個傻呵呵的鬍子男扛回來的,不是老娘說你,你小子這酒量實在夠差勁的。」

素所說的鬍子男,指的當然就是老池了。

「你回來的時候,那丫頭已經在這兒了。不過當時你醉的夠嗆,躺在床上老娘也叫不醒你。至於那丫頭,在那邊枯坐了一晚上。今天早上的時候,給你留下這塊玉簡之後,就走了,別的倒也沒什麼了。」

「哦,還有一點,這丫頭昨天過來的時候,暗地裡有好幾個修為還不錯的傢伙跟著,看樣子很想是在暗中保護她的扈從。其中一個,修為已經達到了化靈期八重天。」

聽完素的話之後,衛易輕輕嘆了口氣,覺得有些遺憾。

少女這次回來,自己竟然會因為喝多了,直接錯過去了。

那枚玉簡當中,少女留下了很多話。大致說明了少女如今在宋家的境況,還有她之前認主了那座秘境的事情。除此之外,還有一些無關緊要的瑣碎事,以及為什麼今天早上必須離開的原因。

按照少女在玉簡當中留下的話,她如今身份特殊,而且修為又尚未達到化靈期,安全存在問題。哪怕有家族高手暗中保護,她也不方便在主峰外停留太久。如今雖然家族原則上已經不限制她的自由,可是在進階化靈期之前,她每次出來,還是需要先和家族高手約定好時間,才能保證安全。

最後,少女還說,有時間衛易可以自己去一趟雲槐嶺。如今她在宋家的地位,比那些家族長老只高不低。所以如今衛易再去雲槐嶺的話,倒是不用擔心那些宋家人找麻煩了。

一切都明白了。

放下玉簡后,衛易呆坐了很久,沒有說話。他想到了很多,比如之前在丹會上,那個宋先晴對自己的態度;又比如少女如今在宋家的處境。

「前輩,秘境是什麼?」

衛易忽然問起。在玉簡當中,少女只是說了自己認主了一座秘境,卻沒有解釋秘境到底是什麼。而對於衛易來說,對於秘境這東西,之前也沒有半點了解。

「這個……怎麼跟你解釋呢?」

素想了想之後,終於繼續道:「你修為太低,對於這方世界的本質,很難給你解釋。別說是你,其實就算老娘我,也只是初窺門徑罷了。不過,你可以把這方天地理解成一座池塘,我輩修士,便是生活在這池塘當中的一尾尾池魚。」

「而在這池水當中,偶爾還會有一些氣泡。這些氣泡,便是所謂的秘境了。這些氣泡有大有小,小的不過方圓幾百丈直至數里。像這小丫頭所說的秘境,應該就屬此類。大的就不好說了,十幾里到幾百里甚至千里萬里,都有可能。但若是超過百里方圓,就可以稱之為一座洞天。千里以上,那就可以稱之為一座小世界了。」

「聽起來……好像挺厲害的。」

素這麼一解釋,衛易對於所謂的秘境,便有了最基礎的概念。只是他仍然不知道,一座秘境,乃至所謂的洞天甚至小世界,到底意味著什麼。

「不止是厲害。」

素再次說道:「所謂秘境,一旦認主之後,秘境主人對於整個秘境空間的控制,完全可以做到真正的如臂驅使。而且想不想對外人開放秘境的入口,也只在主人的一念之間。若是沒有秘境主人的許可,想要靠蠻力進入,便是老娘全盛之時,也不容易。所以對於很多大門派來說,擁有一座自己的秘境,就等於擁有了萬世不拔的傳承根基。宗門所有的珍貴傳承,或是什麼珍惜之物,都可以放到秘境當中,安全問題再也不用考慮。這宋家興起不過兩百年,竟然也能擁有一處秘境,只能說他們運氣確實不錯。不過……」

「不過?」

衛易頓時眉頭一皺,他可是很怕,素說出什麼不好的消息。

「秘境有大有小,越大的秘境就越珍貴,但同時認主也越困難。像千里以上的小世界級別的秘境,除了咸安城的大離皇族,就只剩下八大聖地才有資格擁有了。而且這種級別的小世界,認主的條件更是無比苛刻,修為至少要達到返虛期,才有資格被認主。不過就算是最小的秘境,至少也要化靈中期以上的修為,才有機會認主。這個小丫頭,如今也不過鍊氣期八重天,如何能被一座秘境認主?老娘思來想去,覺得好像也就只有一種可能,這座秘境,應該是經過某位大神通者特殊煉製過的。」

「會不會是那位宋家老祖宗?」

對於衛易這個問題,素只是嗤笑了一聲,便回答道:「看來你對於大神通者的理解,還是有些低啊?按照修真界的正常規矩,只有到了老娘當初全盛之時,達到封號真人的水平,才勉強能被稱呼一聲大神通者。那個宋家老祖宗?遠遠不夠!」

「那是不是說,她如今成了秘境的主人,在宋家就變得非常重要?」

「那是自然。正常情況下,秘境的主人,應該都是門派的掌門或者實力最強之人。像這個宋家,照理來說,應該是由那位宋家老祖宗來認主才對。為何選了這個小丫頭,老娘也想不通。但毫無疑問,一旦成了秘境的主人,此人的身份,瞬間就會變得尊貴無比。在那個宋家,估計這小丫頭的地位,已經絲毫不遜色於家主了。」

既然這樣,那就很好了。

確認了如今少女無恙,而且在宋家的地位一躍千丈,衛易這才終於放下心來。他本來打算進入百靈房后,抽出時間,好好查一下此事。但是謝弦歌這次突然回來,倒是讓他之前選擇的心,徹底放了下來。

少女在宋家一下子成了如此重要的人物,所有的壓力,徹底煙消雲散。之前在衛易的潛意識當中,宋家一直是他最大的敵人。可是如今少女在宋家地位特殊,他自己又成了百靈房的三級執事,如何界定和宋家的關係,可就要重新考量了。

……

按照百靈房的規矩,只要不是有任務外出,呆在蒼靈城裡的執事們,每日需要前來房內點卯報道。

衛易醒來的時候,就已經是下午了。稍稍洗漱一番,趕到百靈房的時候,別人都已經快要準備下班了。好在他身為三品執事,在百靈房地位還算夠高,也沒有誰願以此事太過為難他。

「咋?自己想明白了?」

孫胖子滿臉壞笑。當衛易問起昨天他關於那套宅子的猜測,孫胖子給出了肯定的答案。

「那套宅子之所以這麼長時間,房裡一直都沒分出去,可不就是因為那位小姑奶奶?單我知道的,房裡那幾位二品執事,就都有意想要追求這位。不過婆婆這次直接分給你,說不定也是一種表態。」

孫胖子臉上壞笑之色更甚:「婆婆說不定就是想撮合你們,讓小衛你做她的孫女婿。」

對於胖子的話,衛易只當做玩笑,訕笑了兩聲。不過他卻是在心裡暗自決定,回頭一定要找機會做點什麼,證明自己對這個羊角辮並沒有什麼別的心思。要不然的話,那幾位二級執事,看在他是被府主大人看中的份上,或許不會直接找他麻煩,可是日常工作當中,難免就要給他小鞋穿了。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聽見這句話,吳克勇頓時便憤怒無比,臉色陰沉,盯著門口的那個男人,怒聲說道,「你他奶奶的算個什麼玩意兒?本少爺要做的事情,你竟然也想阻攔?我看你是活膩了是吧?」Next post: 「諾。」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