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已經買了,扔了怪可惜的,找個時間送給高猛,這個小小弱弱的高猛,上次賺了一筆,暫時在虛榮心上滿足了冷紅梅,但是也許……可能在某些方面難以滿足她,那就讓高猛送給冷紅梅好了。

嘿嘿,這叫什麼,人盡其才,物盡其用!

楚南現在正站在一個內衣**店的門口,他猶豫了一下,決定豁出去了,爲了對得起總是甜甜叫着自己姑爺的冰雲。

其實……也沒什麼,就是爲女……的朋友買件內衣而已,又不是幹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楚南邊安慰自己邊走進**店。

“歡迎光臨!”站在門口的女導購員熱情地說,可是楚南總是覺得她的眼光怪怪的。

去,看她也差不多二十歲了,難道就沒有男朋友送過內衣給她,如果真是這樣,很遺憾,她的男朋友肯定不夠體貼!

楚南終於找到了堂而皇之的理由,體貼,我這叫體貼,真正的男士風度!

**店裏面有三個女導購員,都穿着半~裸的秋裝,特意露出半胸,不知道是在宣傳內衣品牌,還是在炫耀自己的雪白挺拔的山峯?

生意還挺紅火的,裏面選購內衣的女顧客也不少,穿着都挺高雅的,楚南一進去,她們齊刷刷望他望來,眼神又是怪怪的。

臥~槽,這個世界都怎麼了,我如此一個體貼的男士,在她們眼中竟然成了怪物似的。

哦,也許是自己感覺出問題了,她們放出的都是豔羨的目光。她們心裏應該在想,哇,終於出現一個來爲女朋友買內衣的男人了,好體貼啊,不知道是哪個女人的男朋友,真是羨慕死了,如今這樣的男人絕對是一個極品好男人!

“先生,請問是否想爲你的女朋友選購內衣呢?”女導購員滿臉堆笑地問。

去,真不會說話,這明顯是女士的內衣**店,我不來爲女朋友選購內衣,難道爲自己選購啊!

但是楚南沒有發作,畢竟現場那麼多女士在呢,自己也應該有點紳士風度吧。

他只是微笑地點了點頭:“嗯,麻煩推薦一下。”

“我們公司的內衣都是走高端路線的,穿上去能給人一種擁抱的感覺,不但舒適而且還有一種安全感……”女導購員開始介紹起她們公司品牌胸~罩的各種好處。

去,這導購員怎麼了,又不是我穿,淨說這些幹什麼呢!

“嗯,知道了,是不是都一樣的啊!”

楚南此言一出,女顧客們又齊刷刷望楚南望來,他即使臉皮再厚也有點燙燙的了,怎麼了,難道自己說錯什麼了嗎,胸~罩除了大小不一樣,品牌不一樣,還有什麼區別嗎?

“先生,您一定是第一次爲你的女朋友選購內衣吧?”女導購微微一笑,詢問道。

“嗯”楚南點了點頭,誰都有第一次,有什麼好笑的!

“從功能上分,有矯形文胸,保健文胸,裝飾文胸;從罩杯大小分,有全包式文胸,斜包式文胸,半包式文胸;從罩杯的種類分,有模杯圍文胸,夾棉圍文胸,單層文胸;從材質上分……”

女導購員如數家珍爲楚南介紹起文胸的區別來。楚南越聽越心驚,想不到兩個波的胸~罩竟然那麼有那麼多學問,難怪商們都在絞盡腦汁除了賺小孩的錢以外,都想賺女人的錢!

太複雜了吧,這怎麼買啊!

可是……再難也難不倒我們的楚南,畢竟智商146啊。

只見他機靈一動,她們女導購員穿的應該都是不錯的吧,不然不敢如此半露出來炫耀,於是指了指面前這位略有姿色的女導購員的前胸:“你的文胸是哪一種的?”

“哦,我這個是裝飾型文胸,可以讓女的變得更加豐滿,更加自信!”女導購員邊說,還邊毫不忌諱地掏出兩塊厚厚的棉墊。她剛纔看起來應該是C或者D罩杯的馬上變回了B罩杯。


“這……”楚南尷尬地笑了笑,田盈盈的呢,在停電停水的浴~室裏,自己親自見證過,肯定是D的;秋詩音呢,在酒店裏她主動給自己欣賞過,也肯定是D的。

而文馨呢,自己只是隔着衣服抱過而已;辜箏呢,連抱都沒有抱過;葉細細和林夢夕就不必說了,各種人證證明,她們都是B的。

尤其是文馨,畢竟是自己名義上的未婚妻,不會也穿着裝飾文胸吧?嗯,得創造一個機會檢閱一下,不要看起來是D的,娶到手了,才知道是B的,那……那個時候豈不是後悔莫及!

男人嘛,在老婆面前的時候,肯定會色~眯~眯地說“你的,就是我的最愛!”無論他老婆是A還是B,其實內心深處誰不喜歡D的呢!

“請問你女朋友是什麼罩杯的呢?”女導購放回棉墊,挺了挺,問道。 冰雲到底是C的還是D的呢,真是難以把握,如果C和D都買的話,反而顯出自己沒有眼光,正在楚南爲難的時刻。

“楚南,你……怎麼會在這兒?”一聲熟悉的聲音傳來,真是的,去了大人用品店就碰上趙浩同學,來一下女人內衣店,就碰上辜箏同學,這A市也太小了吧!

“你能在這兒,我爲什麼不能在這兒?**店而已。”楚南看着辜箏怪怪的眼光,有點不客氣地回了一句。

這個江南小美女,今天穿得還真迷人,一襲楚南鍾愛的白色連衣裙,單純可愛,白裏透紅的臉蛋偶爾泛起兩個小酒窩,酒不醉人人自醉。

“這可是女人內衣**店哦。”辜箏瞪着大大清澈的眼睛,滿臉驚詫地着重強調了女人兩個字。

“女人的內衣店怎麼了,男人就不能進來嗎,外面有寫着男士止步嗎?”楚南故意翻了一個白眼,然後還客氣地問問了女導購,“請問你們店,男士可以進來買內衣嗎?”

“可以,可以啊!經常有男士來呢,有些爲他們自己買,有些爲他們的女朋友或愛人買。”女導購馬上笑笑地爲楚南圓場,她故意把本該偶爾的地方換成了經常這個詞。

辜箏“哦”了一句,嘀咕了一聲:“我經常來,怎麼沒有碰過男士呢。”

“因爲男士來買的時候逗留的時間都不久……”女導購繼續圓場,似乎擔心楚南一害羞跑了,就不買她們的內衣了,還故意對楚南打趣說,“你女朋友啊?”

“你怎麼知道?”楚南和辜箏異口同聲地反問,似乎第一次有這樣的默契。說完,有各自心知肚明地笑了笑。

“一看……就挺有夫妻相的嘛,這下簡單了,讓你女朋友試試就可以了,看看她喜歡什麼類型的。”女導購鬆了一口氣,早點來嘛,我剛纔就不用那麼辛苦的介紹了。

“你……想買內衣送給我嗎?”辜箏秀臉頓時紅了,羞赧無比,暗暗想,想不到讓他假扮兩次自己的男朋友,就想買內衣送給自己,也太那個了吧。

“不是,哦,是!”楚南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有點尷尬,既然碰見她了,就順便幫她買單吧,能在女人內衣**店碰見她,這輩子應該是第一次,也應該是最後一次。

“到底是還是……不是呢?”辜箏有點懵了,低聲問。

女導購也懵了,難道這小夥子腳踏兩條船?但是即使腳踏兩條船,在這個節骨眼上也應該表現出忠貞的一面吧。反正先搞定這個,然後可以再回來買,搞定另外一個啊。

楚南不急,倒是女導購爲楚南急了。

“準確地說,今晚我的一個女的朋友過生日,她說她最喜歡實用的禮物,我就想到了化妝品和衣服,可是看她平時又從不化妝就想到送衣服給她,可以又不知道她的尺碼,於是就想到了買……內衣。嘿嘿”

雖然辜箏是自己前世的初戀情人,但是今生只是普通同學而已,雖然假扮過她的男朋友,但也不能說明什麼啊。

於是楚南就開始實話實說,說完後感覺舒服多了,聳了聳肩,繼續說,“既然我們那麼有緣碰上了,你也選選,等會我買單。順便幫我參考一下,該買哪一種內衣送給我朋友。”

“哦”辜箏一聽,臉上閃過一縷失望之色,原來如此,我以爲他……真的想送內衣給自己呢。不過也很正常, 最強運動員 ,那個啥,這只是特殊情況下的策略而已,不算什麼的。

女導購暗暗伸出舌頭,這個小夥子也太強悍了吧,竟然敢在自己女朋友面前說,要買文胸給另個一個女朋友過生日,還要……這個女朋友來參考參考,參考什麼啊,如果是我,馬上給他一巴掌!

有好戲看嘍!不知不覺女導購開始有點幸災樂禍了。

“好啊,讓我來幫你參考一下吧,我的呢,倒是可以免了。”辜箏微微一笑說,反而大方起來。

“跟我客氣什麼呢,一起選吧!”楚南用肩膀輕輕碰了砰辜箏的肩膀,親暱地說。

“怎麼會跟你客氣呢,只是……我更喜歡驚喜而已。”

“那好吧,等你生日的時候,我再……”

“先別說出來嘛,說出來就不是驚喜了,反正,我生日的時候,你不許送我內衣。”


“那你喜歡什麼,能不能先透露一下?”

“我也最喜歡實用的禮物!”

“……”

楚南沉默了,她該不會吃醋了吧,怎麼說的有點酸酸的味道。

“過來吧,我幫你參考一下。”辜箏說完走向**店的另一角,楚南馬上跟了上去。

只留下呆呆的女導購,她微微張着嘴巴,難以置信地看着他們的背影,他們這算什麼關係呢?難道這個社會漸漸又開始流行三妻四妾了?

“她是什麼罩杯的?”

“我……不是很清楚,應該跟你的差不多吧!”

去!辜箏翻了一個白眼,臉燙燙的,難道他一有閒暇的時候,就喜歡比較這個!

別約陌生人 ?”

“這跟買內衣也……有關係?”

“怎麼沒有關係啊,女人穿衣服也是講究內外搭配的……”

“那你現在穿着白色連衣裙,裏面搭配的是什麼?”楚南一開口就感到了辜箏的尷尬,畢竟辜箏不是秋詩音,於是憨憨地笑笑,忙回答說,“她平時都是西裝革履的?”

“啊,到底是男的,還是女的?”

“女的,女的,絕對是女的,你也看過的,那次在醫院來……”

在楚南的提醒下,辜箏終於想起來了,噗嗤一聲笑出來:“她不是你師傅家裏的丫鬟嗎?你怎麼想起送內衣給她了?”

“你以爲我要送給誰啊?”

“誰知道,你身邊的女朋友那麼多!”

“送件內衣而已嘛,幹嘛搞得那麼複雜呢,一定要女朋友才能送嗎?”

“是,是我多想了,人家境界都沒有你高!”

辜箏沒好氣地說,卻暗自輕鬆地笑了笑,她自己也覺得自己怪怪的,他只是爲他女的朋友買件內衣而已,自己緊張什麼呢,再說他只是假扮過自己的男朋友而已。 最後,辜箏綜合了冰雲是武林中人的特點,爲冰雲選購了保健型的E罩杯。

“啊,E罩杯啊,她沒有那麼大吧?”關於保健、矯正還是裝飾的,楚南不懂,辜箏定了就定了,他就是搞不懂,她爲什麼認定冰雲是E的,她們只是見一次面而已。

“你不是說,她喜歡穿西裝嗎?”

“嗯。”

“你不是說她跟……我差不多大嗎?”

“嗯。”

“這就對了,西裝下往往暗藏殺機呢!”

“什麼情況,暗藏殺機?”

“也就是說,穿西裝的和穿裙子的,如果看起來差不多大的話,其實穿西裝的起碼要大上一碼!”

“這……是什麼道理啊!”

楚南憨憨一笑,真心求教。

“其實……我也是聽說的,咯咯。”

辜箏說完,莞爾一笑,買了那麼多內衣,終於當了一回專家。

這時女導購員走了過來,笑意盈盈地說:“先生,買兩件的話,可以送禮物哦。”

“什麼禮物?”楚南問。

“愛你牌衛生巾,女人每月的必需品!”女導購熟練地說,其實很多店鋪都搞這些推銷伎倆,人們也都知道這些都是推銷伎倆,但是恰恰就是這些伎倆,屢試不爽!

挺實用的嘛,自己本來有打算想買的,楚南一聽,馬上點了點頭:“那就買兩件吧,一件黑色,一件紅色吧!”

“怎麼選這兩種顏色呢?”辜箏不禁問。

“武林中人嘛,喜歡打打殺殺的,總是偏向於鮮豔的色彩,再說……我個人覺得這兩種顏色挺好看的!嘿嘿。”

去,辜箏翻了一個白眼,她穿上後,你喜歡也輪不到你看!

楚南告別了辜箏,看時間差不多了,就直接往文馨的別墅趕去,這次的禮物總算辦齊,也夠豐富的,又是按照最實用的標準買的,又是請了美女做參謀買的,肯定不會讓冰雲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