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珍珠整個船身在晶石落入凹槽的剎那間發出道道直衝雲霄的紅色光芒,巨大光柱在控制室內衝出,陣陣能量波動向四周擴散着……

“轟轟!”

黑珍珠號出轟轟地響聲,緩緩地駛向死海。

“呼~~”

“轟~~”

黑珍珠號墮入死海,激起數米高的水花。

死海的海水的腐蝕力可是很強的,可是黑珍珠號是由紅樹做成的,根本就不畏懼海水的腐蝕。

……

距離黑珍珠號幾十裏外的一處紅樹林中,一個無比俊美的青年眺望着緩緩前進的黑珍珠號。

“格魯吉亞大人,他們竟然做船,難道是打算橫渡死海?”馬修斯疑惑道。

光明神殿可不敢輕易地橫渡死海,畢竟單單九幽嶺就有幾十萬的聖階魔獸,一望無際的死海又有什麼等着他們?

就是格魯吉亞也不敢輕舉妄動。

“他們也準備好了嗎?”格魯吉亞目不斜視地問道。

三天前,格魯吉亞就知道蕭羽在做船,可是高傲的兩翼天使可不會做船,在神界他只是最低等的存在,魔法陣根本就不懂,做船?在格魯吉亞心中根本就沒用,只會減緩度!

“嗯,都準備好了。”馬修斯恭敬道,雖然之前逃命時耗幹了所有的鬥氣,不過休息了五天,早就恢復好了。

“我們慢慢跟上。”格魯吉亞傳令道。

……

黑珍珠船舷上,蕭羽靜靜地站在船邊,感受着那海風中濃濃的黑暗元素。

麗琳緩緩地走近,從身後緊緊地抱住蕭羽。

蕭羽舒服得覓上了眼睛。

誰也沒有說話,兩人都在靜靜地享受着這一刻。

……

黑珍珠號極速前行着,在黑蛖不斷地補充極品晶石下,黑珍珠號的度堪比聖階巔峯強者的度。

這是格魯吉亞等人料想不到的。

“該死的,這是什麼船,速度竟然這麼快!”格魯吉亞狠狠地咒罵道。

今天出時他還在認爲蕭羽坐船的度肯定是比他們慢得多。

可是,黑珍珠號的度讓格魯吉亞等人大大吃驚,度堪比一個擅長度的聖階巔峯強者,不間斷地全前進,一天一夜,黑珍珠號還是全前進。

光明神殿那邊已經有強者吃不消了,雖然能夠走到現在的強者度是毋庸置疑的,可是一天一夜,已經有些強者慢下來了。

“格魯吉亞大人,能不能將速度緩一下,我們已經有人吃不消了。”馬修斯恭敬道。

馬修斯是玄奧強者,暫時還沒有問題,可是其餘五大神殿,四大帝國等聖階強者度已經慢了很多,哪怕他們也有不少的極品晶石補充鬥氣。

“不,不能減緩速度。”格魯吉亞冷聲道。

減緩速度?飛行了一天也沒有遇到魔獸,這已經是很不尋常了,要是度減緩下來被包圍了……

……

黑珍珠號,控制室內,黑蛖笑道:“蕭羽,光明神殿那些老神棍撐不住了。”

“哦?”蕭羽也是笑了笑。

“這樣的度,他們根本不可能跟得上。”佈雷斯也是笑道。

“長時間,就是聖階巔峯強者也吃不消。”賈斯丁笑道。

黑珍珠號這樣的度是衆人也沒有想到的,本來打算黑珍珠號防禦有防禦魔法陣,攻擊有十二門刻有玄奧魔法的魔晶炮,沒想到度也是如此驚人!

“黑蛖,將速度減緩一下。”蕭羽似有深意地笑道。

“他們慢下來,我就等一下他們吧。”蕭羽心中冷笑道。

格魯吉亞在算計蕭羽,蕭羽何嘗又不是在算計他們。

格魯吉亞可是打算既然他們在造船,速度肯定是慢下來的,要是又魔獸圍攻,他們就第一時間提高度,逃離包圍圈。

可惜,此時的主導權緊緊地被蕭羽握着!

“格魯吉亞大人,他們的速度也慢下來了。”馬修斯驚喜道。

格魯吉亞眼中也是露出一絲的驚喜…… 死海的萬米深處,一處巍峨的宮殿悠然聳立在一處海溝的底部。

這裏並不是想象中的黑暗,恰恰相反,這裏有各種着冷光的水母肆意飄蕩。

千萬不小小看這中看似溫順的熒光水母,就是居住在附近的深海戰虎鯊也深深畏懼着它們。

看似溫順的它們,只要輕輕地被他們一紮,一丁點的毒液就可以將一頭成年的深海戰虎鯊瞬間死亡!

“咕咕~~”水流激盪,一頭身長達到百米的渾身漆黑的深海戰虎鯊極前進,小心地避開熒光水母的活動區域,極竄向不遠出的巍峨宮殿。

“赫普茲大人。” 陌上行1 ,一頭藍黑的長及腰,目光凌厲地掃過守門的兩個護衛,兩個護衛心中一寒,恭敬地躬身,不敢再看赫普茲一眼。

“我有重要是稟告給里斯夫大人。”赫普茲冷聲道。

邪魅老公寵妻上癮 小人馬上去通傳。”赫普茲的聲音很陰冷,守門也是一個聖階巔峯魔獸,小步快跑地去通告了。

不一會兒,前去通告的護衛就回來了,對着赫普茲恭敬道:“赫普茲大人,里斯夫大人有請。”

赫普茲也不理會擔驚受怕的護衛,迅走進宮殿。

這裏是死海的其中一大勢力,深海戰虎鯊!

一種極爲兇殘的海類魔獸,除了熒光水母什麼都吃,而且最喜歡的就是人類!

這宮殿並不大,大概就是方圓千米左右,宮殿的深處,也是里斯夫的寢室。

寢室裝修得很少豪華,要是蕭羽在這裏就肯定很是驚訝,這裏大多數的裝飾品都是神聖大陸上流行的裝飾品!


可以看出這裏的主人很喜歡收集大陸上的裝飾品。

“大人!”赫普茲臉色雖然還是那麼冷冷的,可是臉色中也多了一絲的恭敬。

“什麼事?”里斯夫半躺在牀上,牀邊還有幾個臉容較好的女子在侍奉着。

里斯夫的身材也是很高大,過三米,臉容如刀削一般,額頭上還有幾片黑藍色的鱗片。目光也是很模糊,顯然很是享受這一切。

“根據情報,人類已經到了我們的領地範圍。”赫普茲開口說道。

“人類?”里斯夫猛然立起來,眼光也不再那般的模糊,變成了無比的銳利。

“哈哈,想不到,百年時間如此之快!”里斯夫哈哈大笑,“人類要來了嗎?多少年沒有嘗試過人類的肉了。”

里斯夫是一個聖階巔峯魔獸,領悟了三種玄奧,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經歷過無數年前的衆神大戰,當時還很幸運的得到一枚大地屬性的神格!

只是一場大爆炸讓他陷入了深度的暈迷,一絕醒來亦不知道什麼年代了。

里斯夫也不在意,因爲他醒過來了,幾十年前他已經醒過來了,而且體內還擁有神格。雖然神格的屬性與他修煉的屬性不同,幸運的到的神格是大地屬性的,他可以改修煉,時間?他並不缺少,十年不行,就花百年,百年不行就萬年,反正他有的是時間。

因爲體內擁有神格,雖然要花很長的時間去煉化,可是體內擁有的可是一絲的神力,這樣就讓他輕易地統一了死海中的所有深海戰虎鯊!

“聚集所有的深海戰虎軍團,我要活捉所有的人類!”里斯夫可是很是高興,人類,他是最喜歡的。

“是!”赫普茲應聲道,隨即走出了大殿。

……

海風‘呼呼~~’聲。

“嗯,今天已經是第二天了,這裏安靜的有點不正常。”蕭羽看着周圍平靜的海面,這裏這裏附近可是一頭魔獸都沒有出現過,之前剛出海時也有零星的海獸襲擊黑珍珠號,可惜都被船上的強者一擊秒殺!

“他們還跟着嗎?”蕭羽向黑蛖問道。

“嗯,不過速度好像越來越慢了。”黑蛖說道。

聖階強者也是人,畢竟不是機器,是要休息的, 嫁給黑心王爺做藥引

Www ●ttkan ●¢ Ο

“我們就再慢一點吧。這裏有點不正常。隨時都有可能有海獸出現。”蕭羽正色道。

蕭羽的話聲剛落,無數股聖階巔峯的氣息猛地出現!

“在海底!”蕭羽一驚。

蕭羽的精神力也是瞬間覆蓋方圓百里,“那是什麼?”蕭羽心中大驚。

“那是深海戰虎鯊!”賈斯丁等人也是從房間竄出,臉色也是一片凝重。

“深海戰虎鯊?”蕭羽雖然沒有聽說過,可是看到賈斯丁等人的臉色也能猜到大概。

“這麼多的深海戰虎鯊?”賈斯丁一臉苦澀,“深海戰虎鯊是獨居海獸,什麼時候匯聚了這麼多?”

深海戰虎鯊是一種海中巨獸,單憑攻擊就可以輕易地咬碎一個領悟了玄奧的人類強者。

“我看足足有上萬頭吧?”蕭羽也是心驚。

“深海戰虎鯊攻擊防禦都極強,我們還是加吧。”佈雷斯雖然是在煉化神格,實力每一瞬間都在提高,可是這裏還有一些人就連玄奧也沒有領悟,要是等到所有的深海戰虎鯊都包圍了他們,就一輪攻擊,這裏的強者就有可能隕落一半!

“他們修煉的是水系法則吧?”蕭羽說道,蕭羽也感受到不斷變得粘稠起來的水元素。

“嗯。”奧尼爾洪聲道。

聞言,蕭羽目光掠過一絲的喜色,道:“既然是修煉水系法則,在水中的速度可能很快,那到天空了……”

……

光明神殿這一方,已經是亂成一片了,“格魯吉亞大人,上萬頭深海戰虎鯊啊,我們趕緊逃吧!”馬修斯已經是無心戀戰了,三萬頭深海戰虎鯊,那可是比一般的聖階巔峯魔獸也是要強的多的,而且這裏又是茫茫無邊的死海。

格魯吉亞臉色也是很是陰沉,沉聲道:“想不到啊,傳令下去,全前進,只要度比他們快,我們就有可能活命!”

格魯吉亞當然是不甘心這樣就討回紅樹林,神格,這樣無比珍貴的東西他是勢在必得的。

雖然面臨着上萬頭深海戰虎鯊的包圍,可是格魯吉亞也不擔心,他擅長的也是速度,只要度比黑珍珠號快,就有人給他們斷後,只需要挺過這一關,衆神戰場就快到了。

……

黑珍珠號控制室內,衆人都是緊張地看着正在航行的船體,黑蛖也是激動得額頭全是汗水,在場的其餘強者當然不包括蕭羽,均是凝重的。

“五十里、四十里、三十里、十里、五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