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哎!我都沒臉說。”

宣哥嘆了一口氣,才繼續說道:

“其實那些獎品雖然是值一些錢,但實際上對我來說,也就那個樣子,之所以說心態崩了,還是因爲感到不公平的對待。”

如此一說,徐夏一下子就明白了過來,但他並沒有去解釋,最簡單的來說,錢是他的,他愛怎麼花都行,他又不是什麼聖人,怎麼可能將所有的方方面面都考慮的那麼周全。

“後來我也想明白了,我是做生意的,寫出了遊戲規則,不管結果如何,我都得認!

而不應該像昨晚那樣,沒完沒了的給小哥造成了那麼大的麻煩,實在不應該。”

宣哥嘆了一口氣,那是真正的後悔,不是裝出來的,

“而且,當時鑽了牛角尖,把自己給限進去了。


成年人的世界,哪有什麼公平不公平,小哥的錢是你自己的,和我沒有半點關係,你願意給誰,那都是你的事,和我沒有絲毫的關係。

小哥,我以茶代酒,希望你大人不記小人過,不要和我計較這些。”

說完話,宣哥一口乾掉了茶杯中的茶水。

徐夏自然不會小氣,本來也沒什麼事,倒是宣哥誠懇的道歉態度,讓他還高看了一分。

不管宣哥真實的是出於何種目的,這麼一個大老爺們,光桿的道歉,僅憑這一點,也是值得稱讚的。

徐夏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笑着說道:

“我接受你的道歉。”

宣哥面露喜色,而後又面露了爲難之色。

徐夏笑道:

“有什麼話不妨直說。”

“小哥,我有個請求,就是,你能不能在你的直播間,說一下這事。”

“沒問題,我知道你擔心什麼。

這樣,以後我有了空閒,就去你們三人的套圈攤逛逛,不過放心,我套圈,但凡套中的,都以成本價買走,到時候再給我的粉絲髮福利,你們覺得如何?”

“那太好了!”

宣哥腦子很機靈,一下子就懂起了徐夏的好意,這相當於變相給他們做廣告啊。

小張、小胡有些後知後覺,還有點搞不懂宣哥爲啥那麼高興,成本價啊,雖然也不虧,但是,好像也沒啥意義的樣子。

不過,以徐夏闊綽的出手,幫忙發快遞好像也能小賺一筆,也挺不錯的啊。

“那成,就這麼說定了,我還有點事,就不陪三位了,就此告辭。”

徐夏起身笑了笑,便離開了茶樓。

徐夏走遠後,小張、小胡問道:

“宣哥,雖然是能賺到一些錢,對我們兩個人來說,賺點快遞錢還算不錯,但是,你那裏的東西那麼大個的,就算髮快遞也賺不了幾個錢啊?

怎麼還那麼激動?”

宣哥一臉的恨鐵不成鋼啊,眼界決定發展的高度,自己帶出來的兩個小兄弟,眼光還是差了些。

他笑了笑,沒有去解釋,只是說道:

“以後你們就知道了,等着吧,絕對是一個很大的驚喜。

對了,貨源備的充足一些,到時候別生意好到爆,卻沒了貨,看你們不着急。” 兩日後。

海棠村,徐夏的家裏面。

許進、劉濤兩人站在了徐夏的跟前。

“夏哥,因爲採用的事全機械化的農業活動,開墾地皮的成本雖然高了一些,但是效率得到了極大的提升,目前海棠村凡是被承包了的土地,已經將培植出來的菜苗種植在了地裏面。

按照週期來算,最多一個月,地裏面的新品蔬菜就能成熟。

現在有個問題,一旦有了這麼大的量,以洪城大飯店的規模肯定吃不下來。

我有個想法,就是不值當講不當講……”

許進簡單的概述了一下目前的進度,說到最後一句,有些遲疑。

徐夏最聽不得的就是當講不當講這種逼話,沒好氣道:

“老許,有話就說,有屁就放,什麼當講不當講的,以後別在我面前說着這種話。”

許進撓了撓頭,嘿嘿笑道:

“情緒醞釀所需,咳咳,下次注意。

那個什麼,目前濤子兄弟對土地的承包事情已經完全上手了,而且,我覺得濤子兄弟的性格,非常適合和鄉政斧那些當官的溝通。

說話也是一套一套的,還很好聽,那些官員被他忽悠的都快分不清東南西北了。

當然,不可否認的說,我們也是實力雄厚,有真本事,不是騙子。

所以,我打算將土地生產這些事情,暫時全權交給濤子兄弟來管理,而我自己,出去走走,開發一下洪城縣之外的市場。

這第一波對外的銷售,必須要打的響亮,一炮而紅!

只有這樣,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讓我們的新品蔬菜,暢銷全國!”

徐夏的手指頭在桌子上來回敲擊,許進的話不無道理,就是一個問題,劉濤這傢伙真的有許進說的那樣有本事?

前些日子的傳銷事件,讓他對劉濤的智商充滿了擔憂。

這時,許進見着徐夏眉宇微凝,沒有說話,便碰了碰劉濤的胳膊,遞了個眼色過去。

劉濤旋即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夏哥,我知道你擔心我的能力足不足,其實你不用擔心。

那幾年跟龐欣欣一起耍朋友,雖然過的很窩囊,但也學到了一些東西,成天在工地上當甲方爸爸,經常和好多公家部門打交道。

其實那些公家部門的人,跟鄉政斧的那些官老爺並沒有太大的區別,都那樣。”

“濤子,要是按照老許的計劃,你有沒有信心做好?”

徐夏擡眼問道。


“夏哥,我有信心能做好,自從上次的那個事情後,我也想明白了,什麼一夜暴富的事情,根本就不現實。

還是老老實實的,腳踏實地的,做好自己本分的事情,早晚有一天,能夠精誠所至,金石爲開。

而且,夏哥你搭建的這個平臺,表面上看起來就是一個種地賣菜的,但老許和我講了很多未來的規劃和憧憬,我堅信,只要努力了,做到那一步,並不是沒有那個可能!”

劉濤回答的鏗鏘有力。

許進接過話,幫襯着說道:

“夏哥,濤子兄弟真的是個人才,之前他是走了一些彎路,主要還是沒有把他的能力放在對的地方。

現在他乾的這些事情,就非常適合他,我相信他一定能夠做好!”

徐夏掃過二人,臉上露出了笑意,很團結啊,這是好事情,目前核心人員就他們三人,既然劉濤有信心,許進似乎還有打包票的意思,他自然不會出言否決。

並且,徐夏還留在洪城縣,還留在海棠村,真要發現了什麼問題,也能在第一時間接過手來。

徐夏點頭打了個響指,笑道:

“那行,就按照你們說的去辦,老許、濤子,別讓我失望!”

兩人得到了徐夏的同意,面露激動之色,連連點頭道:

“夏哥,你放心,我們一定會努力,將種地賣菜,當成我們畢生的事業!”

“好了,別說那些沒用的保證,都去忙自己的吧。”

徐夏揉了揉太陽穴,自從上次井雯給他來了那個電話之後,已經過了去了快一個半月,半年之期,留給徐夏的時間不多了。

千億級別的天南集團,徐夏不知道自己能否真的做到與之分庭抗禮的程度,但是,還是那句話,不到最後一刻,他不會放棄!

更多的土地,更多的新品蔬菜,這一切的根本,終究還得歸根於人氣值!

直播!積累更多的粉絲!

“好像‘我是大明星’的選秀比賽要開始了!”

徐夏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語。

……

魔都市,天南集團董事長辦公室。

一名身穿筆挺西裝的男子恭敬的站在一名手持來自古巴手工定製的極品雪茄的中年男子身後,腦袋微微低埋,聲音裏面透着恭敬的說道:

“董事長,小姐最近情緒不佳,經過多番調查,我們找到了原因。”

中年男子吐出一口煙氣,站在落地窗前,目光凝視着神州國最爲繁華的地帶,魔都外灘。

而這個中年人,正是徐夏心心念唸的正牌女朋友井雯的父親,井元龍!天南集團的董事長,千億集團的最大股東。

筆挺西裝男子則是井元龍的貼身心腹保鏢,高黎新。

井元龍的眉宇微微凝起,淡淡說道:

“哦,是什麼原因?”

“不知董事長是否還記得三年前,和小姐有過一些感情糾纏的那個人。”

筆挺西裝男子高黎新再次說道。

“你說的是因爲那個小子?他們之間的感情,不是早就斷了嗎?三年都過去了,出國後,他們還有聯繫?”

井元龍凝眉問道,言語中有些許的不悅。

“董事長息怒,出國後小姐和那個小子斷了聯繫,但小姐在回國後,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聯繫上了那小子,似乎還餘情未了。

也正是因爲這事,才成了小姐的心結,導致小姐回國後這一個月心情抑鬱。”

“我不想聽你的解釋,高黎新,事情我是交給你辦的,我要看到的是結果,過程如何,那是你的事,可懂?

另外,雯兒和那家的婚事早已經定下,我不希望未來的數個月時間,出現任何的意外!”

“是,董事長,我這就去安排。”

“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