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弘眼神沉凝,道:「星桓天居然有一位陣法神師,以前還真是低估了神女十二坊。」

能稱神師者,精神力必然達到八十階以上。

精神力達到八十階以上,卻未必是神師。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打電話。」

「把你爹牽來!」

葉飛冷冷的說着,今天,他要把王紫南全家剷除,以絕後患。

王紫南有些意外,葉飛竟然主動讓他給他爹打電話,一般情況下,是個人都會阻止這個電話的,而葉飛竟然讓他搬救兵。

王紫南連忙拿起手機,給自己的父親打電話,生怕葉飛待會腦袋轉過來彎來會突然反悔。

「哼,一個小小的臭屌絲,也敢招惹王大少,以為能打了不起啊!」

「就是,像這種人,簡直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還耍橫,現在不是打架的時代,而是有錢的時代。」

幾個公子哥適時的嘲諷著,看不慣葉飛突然來攪局。

王紫南打完電話后,嘴角揚起一抹笑容,眼神變得犀利了起來,就連剛才對葉飛的一絲恐懼也煙消雲散。

「小子,你就等著吧,待會你就知道你是怎麼死了!」

王紫南囂張的對着葉飛說着。

「像你這樣的窮小子,和我作對,簡直是自尋死路,你能打又如何?還不是只配做狗?」

王紫南眼神犀利,覺得待會葉飛就會死的很慘。

「江月呢?」

葉飛問著王紫南。

「江月,哈哈哈,在我家啊,我把她關在籠子裏了,可惜啊,我享受的時候,你早就死了呢,嘖嘖。」

王紫南如實說着,為了就是看到葉飛那氣急敗壞的樣子。

葉飛撥打了一個電話。

「喂,李淑芬,去王紫南的家,把江月救出來,要快。」

葉飛說完后,就是掛斷了電話,有李淑芬出馬,那江月就沒有危險,葉飛對李淑芬的辦事能力還是很信任的,不然那麼多大家族都無法查到他的身世,卻被李淑芬查到了,這足以證明李淑芬的辦事能力。

「快看啊,這小子在跟李淑芬打電話啊。」

「哈哈哈,裝逼犯,你恐怕和李淑芬提鞋都不配吧,還敢指揮李淑芬,真是笑話。」

不少公子哥都是嘲諷著葉飛,就連王紫南身後的兩個女人,也是輕笑着,覺得葉飛裝逼好尷尬。

「嘖嘖,我王家豈是你找人能夠打進去的?既然你敢叫人,我就讓你的人有來無回!」

王紫南眼神之中帶着一絲陰鬱,覺得葉飛剛才叫的人,根本不是李淑芬,而是一群小混混罷了。

葉飛沒有理會他們,他在等,等著王紫南的父親來,葉飛要連根拔除。

「嗚嗚嗚!」

此時風月茶樓下方,一陣汽車引擎聲響起,十多輛車子都是在下方停著,車上下來一個人,那人穿着一身正裝,臉上坑坑窪窪,挺著大肚子,那人就是王紫南的父親,王東山。

王東山下車,帶着身後的一眾人,朝着樓上走去。

「是誰在動我兒子?是活着不耐煩了嗎?」

王東山的人還未到二樓,聲音便是先到了,一上來就是怒吼著。

葉飛見王東山來了,嘴角揚起一抹笑意,葉飛點燃了一根煙,很是平靜。

「你死定了!我爹來了。」

「死到臨頭了還他媽的抽煙,抽吧,這是你最後的一根香煙。」

王紫南眼中閃爍著一絲陰狠之色。

葉飛拉了個椅子,直接坐下,臉上帶着一絲淡然,王紫南一家人,不能留。

王紫南見王東山上來,就是連忙跑到了父親的身邊。

「爹,就是他,他打死了我一個保鏢,另一個保鏢也被他打走了,還踹了我一腳,弄死他。」

王紫南興沖沖的告狀著,王東山看着葉飛,臉上閃爍出一抹異色,葉飛見自己來,竟然還這麼淡定。

「刀。」

王東山一伸手,一個手下就是遞給王東山一把大刀,王東山拿着那把大刀,猛然的就是扔了出去。

「鐺!」

那把大刀一下子釘在了葉飛面前的桌子上,那把大刀的刀身在顫動着,還發出清脆的刀鳴之聲。

「小子,你自裁吧,我就不親自動手了。」

王東山冷著臉說着。

「叮叮叮。」

此時葉飛的手機響起,葉飛彎腰撿起,便是放在耳邊說着。

「江月救出來了。」

「好。」

葉飛聽到李淑芬的話后,就是心中坦然了起來,只要江月沒事,葉飛就心安了。

「小子,我爹和你說話呢,你想讓我親自動手嗎?」

王紫南一臉冷傲的問著葉飛,葉飛這次必死無疑。

葉飛從手中摸出了一把飛刀,單手猛然一揮,那柄飛刀瞬間就激射進了王紫南的脖子上,鮮血迸濺。

王紫南捂著脖子倒退了幾步,臉上帶着不可置信,鮮血從他的手指縫隙之中留下來。

「紫南,紫南!」

王東山抱着王紫南,王紫南在王東山懷裏,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王紫南的手死死的抓住王東山的胳膊,開始掙扎著,沒過幾秒鐘,就是手臂無力的落地。

眾人一陣驚呼,葉飛竟然當着王東山的面殺了王紫南,那群公子哥都是退後著,不敢在說話。

葉飛淡然的抽著煙,既然對方全家都到了,葉飛也懶得廢話,直接開始屠殺就可以了。

王東山看着兒子死在自己懷裏,睚眥欲裂,他的眼睛內佈滿了血絲,王東山怒視着葉飛。

「你找死!」

王東山從手下接過一把大刀,他要親手手刃了葉飛。

「叮叮叮。」

王東山的手機響起,可是他現在已經無心接聽了,直接按下了掛機。

「叮叮叮。」

王東山的手機再次響起,他連續掛斷了好幾次,不同的人打來,王東山就是有些煩躁,直接接通了最後一個電話。

「喂。」

「喂,我們王家完蛋了,剛才衝進來一千多人,直接殺了我們王家的所有人,手段殘忍啊,我僥倖才逃出來……啊!」

那人說到最後,直接便是慘叫一聲,顯然是被人殺了,王東山還沒反應過來,手機上就又是有很多人打來電話。

王東山一一接聽着,那打電話的人分別是,李子木,李淑芬,錢振國,錢九天,趙天龍。

他們統統只有一句話,那就是不能動葉飛。

王東山無力的掛掉了電話,雙手垂下,他額頭上帶着一絲冷汗,葉飛到底是什麼人,中海最大的勢力都給他打電話。

這些人里,隨便一個人的勢力都能滅了他王家,更何況這麼多勢力都是保護著葉飛,今天他要是動了葉飛,那王家完蛋了,徹底完蛋了。

王東山吞了一口口水,死了一個兒子,和家族徹底落敗,孰重孰輕王東山還是分的清的。

「家主,讓我宰了他!」

「我也是,竟然殺了我們的少爺,找死!」

好幾個人朝着葉飛衝去,手中拿着大刀,一個個都要搶著把葉飛殺死。

「給我住手!」

王東山怒吼一聲,那些手下都紛紛停下了,一臉詫異的看着王東山。

「家主,現在不殺,還等什麼呢?」

「對啊,這小子罪無可恕,竟然殺了少爺,這口氣你能忍?」

好幾個手下都是說着,不知道王東山怎麼想的。

「住嘴!」

王東山怒吼一聲,一眾人都是紛紛不敢說話,但是更多是卻是錯愕,王東山到底怎麼了?這口氣都能忍。

「我們走!」

王東山冷冷的說着,臉上帶着憋屈,只有生忍了,王東山率先轉身,幾個手下有些不理解,但是礙於王東山的威嚴,他們不敢在說話。

「我說讓你走了嗎?」

王東山身後響起葉飛冷冷的質問聲,王東山一行人,都是定格在原地。

「媽的,欺人太甚!」

其中一個手下,再也忍不住了,拿着一把刀,就是朝着葉飛走去,準備活劈了葉飛。

「歘!」

那手下背後忽然中了一刀,他睜大了眼睛,奮力的轉身,那一刀是王東山劈的,不光是那小弟錯愕,就連其他的小弟都是難以理解,到底怎麼了。

「我說停下,你沒聽到嗎?」

王東山問著那手下,而後又是一刀劈在了那手下的身上,瞬間慘死。

這一幕,讓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理解,除了葉飛。

王東山丟下刀子,他看着葉飛。

「噗通!」

王東山跪下了,低着腦袋。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事件,吳華曾經想過能不能找到避免意外的方法,可是心裏有個聲音又再警告自己,這是歷史的軌跡,這是命運的齒輪,這是他們本就該經歷的東西,如果硬是要去改變,很有可能就要付出相同的代價。上一次五千塊錢的事情,已經害自己的父親砸傷了腳,這一次人命攸關的時刻,他不敢去賭,也不願去賭,他擔心命運反噬,傷害到自己身邊人。所以,即便這一刻,他輕鬆自由的篡改著那些無關緊要的歷史,其實他心底也是憂心忡忡的,他不知道這一世的改變有什麼意義,他只是單純的不想繼續上輩子的生活了,所以才會不斷努力,不斷的想要改變自己。Next post: 許攸、田豐等人叫道:「主公快走!漢軍不可力敵!」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