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天啓立即站起來,伸出雙手擁抱凌元。

兩人已經成爲朋友幾十年了,從他們年輕的時候就彼此認識。他們倆都成爲頂級家族之首的情況更爲罕見。

但是凌元拒絕了,搖了搖頭,嘆了口氣:

“冷兄,看到你這樣子,讓我更加擔心。”

他看着冷天啓,開始說話,但停了下來,張開嘴,好幾次說,但不知道如何開始。

冷天啓臉上帶着微笑,心裏嗡嗡作響。

這個凌元,怕真的是因爲凌羽楓死了,失去了理智。

“凌哥,我想擔心的是你。”

冷天啓看上去很擔心,“如果發生這樣的事情,任何人都感到不舒服。你們兩個在彼此相認之前就被分開了。咳。”

“我沒懂你的意思。”

凌元看着冷天啓,不解。

“什麼?什麼?”

冷天啓故意使自己驚訝的表情:“凌哥,你不知道嗎?”

“凌羽楓死了!”

“你不知道!”

“哪個?”

凌元問。

“蘇氏凌羽楓,不是你兒子嗎?我昨天才知道,想去凌家祝賀你,沒想到……”

“你誤會了,名字一樣,但不是我兒子。”

凌元搖了搖頭說:“此外,那個凌羽楓沒死。”

“你在開玩笑嗎?”

王德才用盡力氣殺死凌羽楓,而凌家得不到一點營救,凌羽楓還能不死嗎?

不要說要殺死凌羽楓,即使殺死凌元,恐怕也會成功!

“我在路上,看到蘇氏還在做宣傳活動,凌羽楓也在現場。”

“你說什麼?”

冷天啓很驚訝。

怎麼可能?

“冷兄,即使天王集團已經倒閉,你也不必這樣做,儘管這是你冷氏家族的艱苦努力,但不要放棄自己,是……”

“你說天王集團倒閉了?”

冷天啓幾乎哭了,他的聲音變得刺耳。

凌羽楓沒有死,讓他感到不可思議,現在凌元甚至說,天王集團倒閉了嗎?


“你不知道嗎?”

現在,輪到凌元了,他立即從後面拿出報紙,遞給冷天啓,“天王集團宣佈破產!”

凌元將報紙從手中移開,幾乎將其推到冷天啓前面。

“看!看那個!”

報紙差點塞進冷天啓的嘴裏,他迅速擡起頭,巨大的標題,刺激了他的眼睛,天王集團宣佈破產?

你在開玩笑!

這是他冷家的財產,如果不能完全控制,那也是他冷家的意圖!

昨晚一切都解決了,收回對天王集團的所有控制權不是問題。

一大早,冷學科去了天王集團處理此事,現在突然宣佈破產了嗎?

冷天啓張開嘴巴,好久沒有恢復,彷彿被閃電擊中,簡直不敢相信。

在他控制之下的事情是怎麼來的?

凌羽楓沒死!

一個必須死的人沒有死!

請再愛我一次 ,王德才實力那麼強,連凌羽楓都不能殺死?

而現在,他冷家將要收回溫養了多年的天王集團,卻宣佈突然關閉?

冷天啓盯着明亮的紅色大標題,搖了搖頭。

“不可能!不可能!”

他搖了搖頭,盯着凌元。“你是想欺騙我嗎?你僞造了這張紙!”

“冷兄,這對你不利。”

凌元嘆了口氣:“在生意上有得有失。雖然損失不小,但是有冷氏家族的根基,你不至於迷失了頭腦吧?”

“我會做這種事情嗎?

他搖了搖頭:“不相信,你可以在網絡上查看新聞。”

凌元將冷天啓的手機遞給他。

但是冷天啓的臉已經很醜。

他立即搜索新聞。

一系列鮮紅的頭條新聞使他喘不過氣來。

手指不停滾動,十幾條新聞,全部有關天王集團的!

部門崩潰,整個行業崩潰,整個天王集團處於混亂的狀態。如果不宣佈破產,它將無法運作。

這是怎麼回事!

冷天啓發呆,他的眼睛略帶紅色。他不想相信這樣的事情會發生。

一定是假的!

冷學科清晨出去整合天王集團。

冷家將正式收回天王集團。

一切都按照他的計劃進行。

怎麼能…

真是突然的改變!

“冷兄,你看起來有點嚇人。”

凌元看着冷天啓的表情,好像不是公司倒閉,而是他自己兒子的死亡,甚至比自己兒子的死亡更爲嚴重。

眼睛是紅色的,幾乎是食人的!

“這家公司有什麼特別之處嗎?”

凌元好奇地問。

冷天啓微微發抖。

“沒有。”

他看着凌元,嘴裏說沒有,但是他緊緊握着報紙,他在發抖。

“這是我冷家多年來的艱苦努力,它是由月心創造的。現在被銷燬有多可悲!”

凌元點點頭,嘆了口氣,什麼也沒說。

“這是怎麼回事?”

冷天啓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他就是受不了了。 冷學科?

這個冷學科幹什麼吃的?讓他接管天王集團,就得到這樣的結果?

“商場就像一個戰場,而京城則更加殘酷。我們都經歷過,所以我們應該看到更多。”

“在我看來,這是月心的工作,所以我爲她感到難過。一看到這一消息,我便急忙過去,看看是否有什麼我可以幫助的。”


冷天啓搖了搖頭,試圖讓自己平靜下來,或者至少看起來好像他不太在乎。

“謝謝凌大哥,只是一家公司,沒什麼的。月心,我會安慰的,謝謝你的好意。”

聽到這些話,凌元點點頭。

“那很好,那很好。”

“如果沒有什麼事,我就告辭了。如果有需要,就讓我知道。我們都是朋友。”

凌元離開了。

看着凌元的背,冷天啓什麼也沒說。

突然,他把桌子顛倒了,啪作響,桌上珍貴的茶具碎成了碎片!

“你這該死的東西!”

凌元是故意刺激他,對他有什麼同情,有什麼擔憂?扯淡!

凌元一定很高興看到冷家破產。

僞善的小人,甚至故意說,他十多年沒來過他的冷家,天王集團被毀了,他怎麼來了?

冷天啓怒不可遏,整個人似乎變得瘋狂,大廳裏的一切都可以被砸碎。

“冷學科!”

他擡起頭大喊,有些人在遠處發抖,不敢接近。

“叫冷學科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