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邢少東是因爲什麼被調職的,但我知道這背後一定和柯有爲有關。這個陰險的傢伙覬覦總經理的位子很久了,這次終於達成所願了。

奇怪的是,這份人事調動函上並沒有寫明有誰來接替,只是說新任總經理人選不日公佈。這讓極度興奮的柯有爲多少有一點失落,不過他還是對自己非常自信。

正所謂樹倒猢猻散,邢少東下臺,以前那些整日巴結他的傢伙們都冷眼相加,而且公司裏的人對邢少楠也不再唯唯諾諾。大家都已經在下意識裏把柯有爲認定爲下任總經理,一個個說着些肉麻而又噁心的恭維的話。

當天下午,邢少楠也遞交了辭呈。雖然人事變動裏面並沒有她,但哥哥下臺,她的日子肯定也不好過,何況她本就和柯有爲有過節。

邢氏兄妹提着笨重的行李離開的時候,沒有一個人上前說告別的話,也沒有一個人敢送他們出去,大家心裏都明白,這個時候如果表現出和他兄妹倆有交情,無疑是跟柯有爲過不去,爲了將來的前途,還是沉默是金吧。

這幅畫面非常淒涼,兩個人拖着四個大行李箱在衆人的注視下緩緩離去,我皺皺眉頭,追了上去。

“我幫你!”我接過邢少楠手裏的皮箱。

這一舉動讓其他人都驚訝不已,估計柯有爲也已經在咬牙切齒了。

送他們走出辦公樓,整個過程我們沒有說一句話。只是在最後要分別的時候,邢少楠淚流滿面地說了一句話,“爲什麼沒能早點遇到你?”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這個女人流淚,估計也是最後一次。不知道爲什麼,她的淚水彷彿滴在我的心上,苦苦的,瑟瑟的……

柯有爲終於還是沒有和我計較,他這幾天一直在翹首期盼總公司的消息。雖然還沒有明確的答覆,但是公司上下已經開始稱呼他柯總了。

三天後突然接到北京的通知,說新任總經理正在趕往台州的路上,是總公司董事長的助力。對於這一變故,所有人都有些目瞪口呆,柯有爲更是覺得不可思議。


大家都在討論會是誰來接替總經理的位子,我覺得很無聊,回了自己的辦公室。

一小時過後,有同事喊我一起去接機。對於總公司的安排我倒是覺得不錯,沒有讓柯有爲這種背地搞小動作的小人作總經理,這充分說明了總公司的英明。因而對於這位新來的老總,我倒是多了幾分期待。

在機場口等了十幾分鍾,形形**的美女來回路過,讓我目不暇接。突然,我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雖然她帶着太陽帽和墨鏡,但我還是一眼就認出了她。那走路的姿勢,那舉手投足的氣質,除了她還會有誰?

“高琪!”我向她招手,同時心裏在問,她怎麼到台州來了?

高琪摘下墨鏡,微笑着向我走來。

“好久不見~~”她熱情地和我打着招呼。

我笑着問:“是啊,不過你怎麼突然有時間到台州來玩啊?”

她搖搖頭說:“我是來工作的。”

“工作?”我有些莫名其妙。

“是啊,”她接着說,“我現在是綠洲集團的總經理了。”

“……” “七七事變”七十週年,提醒書友們:勿忘國恥!

~~~~~~~~~~~~~~~~~~~~~~~~~~~~~~~~~~~~~~~~~~~~~~~~~~~~~~~~~~~~~~~~~~~~~~~~~~~~~

再給我一萬次機會,我也不會猜到新任總經理竟然是高琪。這時我才隱隱約約想起來,似乎以前田野對我說起過,說高琪現在在北京一家房地產公司任市場部主管。

高琪沒有表現出一點驚訝,顯然,她已經知道了我在綠洲工作。果不其然,回公司的路上,她對我說,你做的那份策劃就是我審批通過的,開始我看到“蘇航”這個名字的時候還不確定是你,後來我去人事部調出了你的檔案,才知道原來你在綠洲。

我苦笑着說,原來是你在幫我。

她意識到剛剛的話可能傷到我的自尊了,於是趕緊安慰我,所有的策劃中就只有你的最有創意,也最具有可操作性,公是公,私是私,這個我還是分得很清楚的。


我不再說話。

新任總經理是個女的,這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不過大家還是很樂於接受,尤其是那些垂涎高琪美色的雄性動物們。全公司最鬱悶的人估計就是柯有爲了,高琪到公司後主持的第一次會議的第一句話就是宣佈,原市場部副總經理蘇航升爲市場部經理。

這一變故,讓這段時間一直得意洋洋的柯有爲很下不來臺。他憤而起身,哼了一聲,轉身離去。

大學裏的時候就領教過高琪的領導才能,在別人眼中,她冷俊,不喜言談,就像此刻。她幾乎是板着臉宣佈完了公司新的規章制度,只是在最後才微微笑着說,希望大家精誠合作,讓綠洲集團更上一層樓。

會議結束後大家都在私下討論高琪會不會比邢少楠還刻薄,有很多單身的男性甚至直接稱呼她“冰美人”。

我沒有參與討論,直接去了高琪的辦公室。

“我正要找你呢。”她笑眯眯地說。

“噢?”

“綠洲集團下一步該怎麼發展?”她直截了當地問。

我笑着說:“你是總經理,這個問題你怎麼問我?”

“台州的情況我還不是特別熟悉,你這個市場部主管總該給我些建議吧?”

我點點頭說:“你放心,在你來之前我就已經擬定了下一步的工作計劃,不過,現在看來,有很多細節需要修正了。”

“爲什麼?”她問。

“當時還是邢少東在位,我的計劃中有不少是讓他直接出面和市裏的幾個領導喝酒吃飯,這個……你當然不合適。”

高琪用一種柔和的目光看着我,淡淡地笑着問:“爲什麼我就不合適?在總公司我是董事長助理、市場部主管,每天做的就是這些溝通人際關係的工作。”

我沒有說話。

她站起來走到我身邊問:“你是在關心我?”

話題越來越曖昧,我趕緊說:“我們是老同學老朋友嘛!當然要關心你!”

她略帶幽怨地說:“謝謝。”

那幽怨的眼神讓我想到了小雨,想到了李文娜,甚至是剛剛落魄離去的邢少楠……


回到家後我一直在猶豫要不要把高琪的事情告訴許願,丫頭這幾天心情很不錯,每天都會做不同口味的菜給我吃,不知道如果我告訴她高琪成了我的頂頭上司,會不會影響到她的好心情。

“壞蛋,去把筷子擺好,”許願在廚房裏邊忙活邊下命令。

我走到她身邊,從背後抱住她說:“層兒,對你說件事。”

“別鬧,小心燙着你~~”

我鬆開她,一邊從櫥櫃裏拿出筷子,一邊把今天的事告訴了她。

“挺好的呀!”丫頭不動聲色地說。

吃飯的時候,我們都沒有提這個敏感的話題。本來我和高琪沒什麼,但是因爲上次那個誤會,總感覺有些彆扭。

直到吃完飯,許願都沒和我說過一句話。我小心翼翼地問:“怎麼了?生氣了?”

許願盯了我半天,突然綻出一個美麗的笑容說:“我纔不會爲這個生氣,我相信你不會那麼花心的。”

我有些感動,“層兒,放心吧,我的心裏只有你。”

“嗯,”她開心地點點頭。

“可是你就一點都不吃醋?”我問。

“不吃!”她揚起頭,嘴角露出笑意。

“真不吃?”

“真不吃!”

“那爲什麼今天的菜總是酸酸的?”

“你討厭~~~~~”

高琪看過我的工作報告後很是讚賞,和我一拍即合。在這份季度工作計劃中,我仍然主張繼續擴大在羣衆中的影響力,一舉佔領中下收入者的市場。

接下來的一個月裏,我們着重加強了和市建委、晚報以及電臺廣告的合作。在這個過程中,高琪表現出了極其出色的工作能力,幾次飯局過後我才知道以前的擔心都是多餘的。高琪的酒量,高琪和那些領導們的溝通能力,都大大超過我的預期。

不過同時我也有些難過,因爲大學裏她曾經發誓滴酒不沾的,就連我們分手那天,她也不曾喝過一滴酒。但現在,看着她頻頻舉杯,看着她和那些一肚子歪唸的領導把酒言歡,我從心底感到心痛。

一切都很順利,我們只用了半個月的時間就談妥了和市建委的下一步合作,就是第二期的經濟適用房。這中間還有一個意外驚喜。

上次那個商家莊的計劃因爲一個感人的英雄故事而告擱淺。幾天前,和商家莊毗鄰的另一個村子聶家莊的村委書記來找我,要談一下地皮開發的事情。

本來那個聶家莊我們也是考慮過的,但是因爲地理位置不是很好,所以沒有納入計劃中。不過這次我突然靈機一動,想到了一個絕妙的主意。如果商家莊肯讓我們把那個堤壩開發成一個旅遊景點,那麼聶家莊的地皮自然就會升值。

這一想法得到了高琪的大力支持。

我先去找了上次那個老村長,對他說了我的計劃。他開始還有點猶豫,但我用弘揚英雄主義精神來勸他,他立刻答應下來,然後領我去見了村委書記。有了他的引薦,村委書記那裏也就剩了不少口舌。最後我答應,所有的工程都由我們來完成,不僅會保留堤壩原有的特色,而且還要爲英勇犧牲的商文君豎立一塊豐碑,供遊客瞻仰。

大家就這樣達成了初步的合作意向,並互相承諾,開工前決不向外界透露。

我之所以要他們保守祕密,就是不希望聶家莊得到消息後藉此提升地皮價格。果然,急於完成開發項目的聶家莊村委在最快時間內和我們達成了協議,我們綠洲集團將在那裏建造20棟中檔居民樓和6棟小高層。

談妥了地皮以後,我們馬上在商家莊動工修建英雄堤壩園。因爲是免費爲這些村民的恩人修建豐碑,所以工程進展順利。這邊忙起來,那邊也沒閒着,聶家莊的樓羣也開始進入開發程序。同時,廣告宣傳鋪天蓋地,因爲之前房產界積累的人氣,電話諮詢和直接報名者不計其數。

這樣一來,我們在整個年度的利潤,已經完完全全地超越了雲龍集團。

公司進步了,我的待遇也有了提高。專車從富康升級到了奧迪A6,年薪更是直逼二十萬大關。一年來,幾乎所有和台州房產有關的大事都和“蘇航”這兩個字有關,於是電視臺和平面媒體不止一次的要求採訪。除了肖雪晚報的那個專訪,其他的我不是很有興趣,但因爲電視臺對我的採訪也是對綠洲集團的間接宣傳,所以我也只好無奈地答應下來。

台州收視率最高的電視臺當屬台州有線,他們約我在9月2號那天做訪談,被我一口回絕。太陽!2號是許願的生日啊!我要把所有的時間留給我心愛的層兒,什麼鳥訪談都要靠邊站。

台州有線見我的態度強硬,不得不轉攻總經理高琪。高琪要我暫時以公司利益爲重,並承諾採訪結束後給我放一週的長假。

我回家和丫頭商量了一下,那個節目是早上去排,晚上在電視臺播放。算起來我還有下午和晚上的時間可以陪丫頭過生日,尤其是晚上,那可是我期盼了三年才換來的。後來在丫頭同意後,我也就答應了電視臺的要求……

~~~~~~~~~~~~~~~~~~~~~~~~~~~~~~~~~~~~~~~~~~~~~~~~~~~~~~

注意啦注意啦!!本書參加書評PK啦,詳情參見:bbs.17k.com/bbs_topic.do?forumID=1&postID=2307666 各位,請支持啊!!謝了~~~~~~~ 注意啦注意啦!!本書參加書評PK啦,詳情參見:bbs.17k.com/bbs_topic.do?forumID=1&postID=2307666 各位,請支持啊!!謝了~~~~~~~

~~~~~~~~~~~~~~~~~~~~~~~~~~~~~~~~~~~~~~~~~~~~~~~~~~~~~~~~~~~~~~~~~~~~~~~~~~~~~~~~~~

有個成語叫做“名利雙收”,我不知道現在的我是不是已經達到了這個程度。一夜之間,台州的房產界突然出現了一個叫“蘇航”的青年才俊,不僅在業內廣受好評,就連臺州的老百姓都連連稱讚;與此同時,其年薪也以幾何級數增長,成爲“台州市最具潛力的十大傑出青年之一”(肖雪的晚報評)。

太過有名也許並不是什麼好事,比如昨天下午,就發生了一件讓我意想不到的事情。

自從高琪上任那天,柯有爲就辭職離開了公司,後來一直沒有消息。昨天下午下班後,我突然接到了他的電話,他在電話裏很神祕地說要給我介紹一個朋友認識,並約我在鳳凰二樓的咖啡廳見面。

我對於他說的這個神祕的朋友沒有什麼興趣,但因爲他好歹也曾經是我的上級,而且還幫了我不少忙,所以就勉強答應下來。

當我趕到鳳凰的時候,柯有爲早在門口等着了,他笑着上來和我握手,我們互相寒暄了幾句,便直接去了二樓的咖啡廳。在這之間,我曾問他現在在哪裏發財,他總是閃爍其詞,顧左右而言他,讓我滿腹狐疑。

更神祕地還在後面,到了二樓才知道,原來見面地點在貴賓間,於是又跟着他七拐八拐,在搞得我幾乎暈頭轉向時,我們纔到了那個“曲徑”深處的房間。

他打開門把我讓進去,門開的一霎那,我看到裏面坐着一個五十歲的胖男人。

在臺州,你可以不知道市長的名字,但絕不可能沒聽說過江雲龍。這個左臉有一處刀疤的五十歲男人就像這個城市的標誌一樣,屢見報端,有好事,也有壞事。有人說他支手遮天,就連中央都有他的關係;有人說他財大氣粗,堪稱中國大陸的李嘉誠;有人說他面慈心善,經常爲慈善機構捐款;也有人說他心狠手辣,是台州最大的黑社會頭目……所有流傳於坊間的傳言造就了這個台州市最傳奇的人物。

我沒看錯,此刻坐在房間里正笑眯眯地看着我的男人,正是雲龍集團的老總、台州的風雲人物——江雲龍。

看到我傻了一樣站在那裏,江雲龍站起身來走到我面前伸出手說:“蘇先生,久仰久仰!”

我像是着了魔似的不由自主和他握手,然後說道:“江先生,幸會幸會!”

行過見面禮後,江雲龍給柯有爲使了個眼色,他便乖乖退了出去。

“蘇先生怎麼看臺州房產界未來的發展?”他笑眯眯地問,不知道爲什麼這笑容總讓我想起老嚴,虛僞而又可怖,尤其是那條刀疤,猙獰地猶如一條毒蛇。

我鎮定地說:“台州的房產現在正處於一個快速上升期,市場遠未飽和,但目前總體的情況是不斷有人、有房產集團在哄擡房價,致使整個市場呈現出一片虛假繁榮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