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動的話語剛玩,牌魂的話語隨即就出現在其耳邊。

“都怪你,說什麼讓我去她那,想不到現在會這樣。被人熟知了我現在的位置,還惹得一身麻煩。”

雷動聽聞牌魂的話,氣就不打一處來。

隨即就怒罵着牌魂前日給他出的餿主意。

“呵呵,好了,主人。都怪我,都怪我行了嘛?這落神之都啊,我看你呆不久了。今晚,我幫你裝扮一下,去把那毒王給接來。說實話這麼長時間沒和他講話,我現在還是有點想他了。這個傢伙,居然有了妻子,忘了朋友啊!哈哈哈哈!”

牌魂隨即大笑着道。

夜晚來襲,被今天和昨天發生的事情折磨了一天的雷動,此刻已經換上一套非常普通的衣裝。

也是因爲落神之都有規矩,怕因爲自己太晚而進不去。

所以在穿上一套平民的衣裝之後,雷動緩緩走入城中。

隨意的將自己上次做好的進城令牌給門衛看了一下。

順利的進入了落神之都。

“誰啊!”

“我!”

“誰?”

“我,雷動!”

“我操,你怎麼來的。這落神之都此刻都在滿城風雨的傳着你的醜事。我就知道你死不了!”

此刻雷動已經在陳琦公主的莊園內了。

敲響了沃朝風的房門,雷動就和那沃朝風交談了一會。

“雷動兄弟,真是要多多感謝你了。這次我不打算和你去修煉了。我和琦琦商量好了,到時候我回皇室,讓皇室給我批個職位,回了我們家族之後。基本上也沒多大關係。而且,嘿嘿,我和琦琦已經訂婚了!”

沃朝風微微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兩眼中充滿着害羞的神色。

頭還不自覺的低了下去。

“嘖嘖。我說沃哥啊,你和陳琦公主雖然少時是玩伴,但這速度也太快了吧!居然訂婚了!”

雷動不敢相信的大聲說道。

“額,快?快,那比的過你。居然直接將那劍吔宗的小公主給XXOO,你真行!!!”

沃朝風假裝愣了愣,說實在的雷動這速度才快呢!

本來聽說是去救人的,想不到最後把那個救到自己的身邊來了。

“咳咳,這個是意外!”

雷動聽聞沃朝風的話語,立馬醒悟,尷尬的乾咳兩聲淡淡的道。

“好吧,既然沃哥你以後不打算隨我一起去了。那我也要早日出發了,雷瑩呢?還有那個顏姐來了沒?”

雷動頭探出門外,四處看了看說道。

“我把他們叫過來吧!顏姑娘晚上剛剛到,說你死了!但是她好像也知道你不死,在房間等你,可是那雷瑩丫頭卻哭的老瘋了。”

沃朝風搖了搖頭,無奈的說道。

隨即身形緩緩出了門外。

許久之後,雷瑩丫頭還有顏如玉都來去看了雷動的房間。

“傻妹子,還哭呢?”

一進來那雷瑩丫頭還是一直在哭,哭的眼淚嘩嘩的,雷動摸着她的腦袋,輕輕的說道。

聽聞熟悉的男人聲音在耳邊徘徊了一下,那雷瑩擡頭一看。

“雷動哥哥,你沒死啊。嗚嗚,人家以爲你死了!”

隨即雷瑩又是嗚咽着對着雷動說道。

說實話,這個落神之都雷動都還沒好好玩過。

連這裏的博朗夜市雷動都沒進去過幾次。

這次就是因爲發生這樣的事情,雷動絕對好生麻煩。

將問那個陳琦公主借的昊天鏡還給了她後。

雷動幾人商量了一回,決定連夜出城,這樣安全一些。

雖然外人都說我已經死了,可聰明人會認爲我死了?


“金郎說要回玉牌!”

顏如玉撅起嘴,不太高興的對着雷動說道。

“額。”

雷動無奈的低吟一聲。

這兩夫妻就兩天難道就敘舊好了?

無奈的搖了搖頭,只見一道黑色光影直接穿進了雷動胸口的玉牌之中。

“我說小子,豔福不淺啊!也就這一天,你就搞定了一個大家閨秀。嘖嘖,了不得!”

剛進入玉牌中,那金正日調侃的話語隨即傳入了雷動的耳邊。

讓的雷動真的十分的鬱悶。

“好了,你也別嘲笑我了。你看看你那位漂亮動人的妻子,現在看着我,發火呢!” 雷動無奈的搖了搖頭,輕聲說道。

好像還挺怕那個顏如玉聽見一般。

“呵呵,沒事的。其實有一件挺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可是這兩天,我不能進你的身。”

金正日笑了笑,隨即怔了怔聲說道。

“什麼事。直說啊!”

雷動見金正日有點詭異的樣子,雷動直接問道。

“是這樣的。我已經想到了一種能讓你體內的土系內氣快速增長到和你的火系內氣一樣的地步。可是你要和我去一個地方。”

金正日話語緩緩的道,隨即玉牌中突然飛出一張黑色的紙條。

接過紙條,雷動雙眼定睛的看了紙條上寫的字。

“泥宮!”

“泥宮?是什麼地方,我怎麼沒聽過?”

雷動狐疑的望着這兩個字,對着金正日輕聲的問道。

“這個現在不急着說,你還有一件事,沒處理好呢!先出城,出城再說!”

金正日隨即的對着雷動輕聲說道。

這句話一完,雷動的嘴就被堵住了,將自己睡了一兩天的房間內的東西整理了一下。

隨後幾人小步流星緩緩走向落神之都北城門。

還是因爲那陳琦公主的原因,也不知道爲什麼要幫自己,那陳琦公主居然直接給了雷動一塊,光明大陸的皇室出入的令牌。

使得雷動才能大晚上的居然出的了那個落神之都的城。

“等等,等等我!”

雷動幾人剛出城門,只聽身後一道嬌氣的女孩子聲響緩緩傳入雷動等人的耳邊。

幾人順勢回頭一望。

“劍彤!!!”

雷動輕聲喃喃了一句。

隨即身形向着劍彤過去。

將令牌拿出給那些門衛看了一眼。

“我們是一起的。需要連夜出城!”

雷動怔了怔聲說道。

隨即一拉劍彤妮子的小手,緩緩的走向雷瑩等人。

被雷動拉着手,劍彤小妮子此刻小臉微紅,心跳不斷加速。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裏的?”

雷動轉過頭看着劍彤,輕聲問道。

“嘿嘿,你猜!”

妮子微微一笑,對着雷動可愛的俏皮動作。

“額。”

望着這妮子天真可愛的樣子,雷動還真猜不出來,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


“雷動哥哥,這位是誰啊!”

見雷動他們走了過來,雷瑩望着雷動身邊的女人,微微產生了一絲敵意,狐狸一族的先輩告訴過他們,小心自己喜歡的男人身邊的任何的女人。

隨即輕聲的問道雷動。


“這,這位是我雷動的妻子,劍彤。雖然我們還沒拜堂,但是已經有夫妻之實了。”

雷動撓了撓頭尷尬的說道。

那劍彤聽聞雷動這麼說,小腦袋直接靠向了雷動的胸口處。

聽聞雷動的解釋,那雷瑩丫頭,也是微微有點吃醋的意思,隨即緩緩走到雷動另一邊。

拉起雷動的另一隻手的手臂。

“好了,你們別鬧了。大晚上的,趕路要緊。”

雷動無奈的甩了甩兩隻手臂,隨即輕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