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流逸雲一臉尷尬的樣子,娜塔莎也是不由的輕笑了兩聲,隨即對着流逸雲說道:“行了,來自東方華國的先生,我的名字叫做娜塔莎,你呢?”

“什麼?”聽見娜塔莎的話,流逸雲不由的發出了一聲驚呼,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面前的美女。他沒有想到自己面前的竟然是傳說中的黑寡婦娜塔莎,那個神盾局的特工。

“怎麼了?你認識我?”看見流逸雲這麼吃驚的樣子,娜塔莎不由有些好奇的問道。

“沒什麼,只是你的名字和我認識的一個朋友一模一樣,我有些好奇罷了。”聽見娜塔莎的話,流逸雲臉上有些僵硬的解釋道,對於娜塔莎這個女人他可得罪不起。

雖然她的實力不怎麼強,但是不要忘了在她的身後還有個神盾局的存在啊!以現在流逸雲的實力還真是得罪不起神盾局。


“哦,是嗎?那還真的是挺巧的,對了你還沒有告訴我你的名字呢?”聽見流逸雲的話,娜塔莎的眼中閃過一抹精光,隨即對着流逸雲笑道。

“恩,我的名字叫做流逸雲。”聽見娜塔莎的話,流逸雲有些勉強的回答道。他可以肯定現在娜塔莎已經在懷疑自己了,誰叫剛剛自己的反應那麼大呢?

“哦,流逸雲嗎?你的名字挺好聽的。”聽見流逸雲的話,娜塔莎對着流逸雲笑道。

“是。。是啊!”聽見娜塔莎的話,流逸雲乾笑了幾聲後也就不再說話了,慢慢的靠在了自己的座位上,流逸雲假裝睡起了覺來。

而娜塔莎看着流逸雲的動作,眼光不由的又是一閃,細細的看了流逸雲一眼,隨即轉過頭去看着窗外發起了呆來。

感覺着娜塔莎不再注意着自己,流逸雲不由的鬆了口氣,隨即在心裏對着月兒有些鬱悶的問道:“月兒,這是怎麼回事?不是無敵浩克的世界嗎?怎麼連娜塔莎都出來了?是不是一會雷神、洛基,什麼的都要出來啊!這也太坑爹了吧!”

聽見流逸雲的話,月兒帶着笑意的聲音傳了過來:“根據情況來看的話,雷神和洛基是很有可能出現的,在主人你來到這裏的時候,我不是就說了嗎?這是一個完整而真實的世界,不可能就只有綠巨人一個超級英雄的。恩,簡單的說,那就是但凡漫威中出現的超級英雄和壞蛋這裏都有,主人你懂了嗎?“

“呵呵”聽見月兒的話,流逸雲有些無奈的笑了兩聲,照這麼說來,這次他完全任務的過程中可是會出現許多的不可控因素啊!只能希望到時候一切順利了。

幾個小時候後,隨着飛機慢慢的降落了,流逸雲趕緊的離開了飛機,他現在可不想跟這娜塔莎呆在一起,要知道他在這個世界可是一點身份都沒有,被發現後,神盾局不來找他纔怪呢!

而娜塔莎看着流逸雲急忙離開的樣子,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隨即拿出手機就打了個電話出去。

“呼。。。”出了飛機後,流逸雲有些輕鬆的伸了個懶腰,隨即招手就打了輛出租車前往了荷欣尼亞的貧民區,他的目標綠巨人現在就在那裏。

來到荷欣尼亞的貧民區,流逸雲下了車後,看着周圍那密密麻麻的房子,一時之間也是看呆了,有些無奈的撓了撓頭,流逸雲發現自己完全不知道班納住在哪裏。

就在流逸雲有些鬱悶時,突然看見一位身穿藍色工人裝的瘦弱青年慢慢的從遠處走了過來。看着那熟悉的面容,流逸雲心中不由的就是感覺一喜,這還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啊!

快步的走到了班納的身邊,流逸雲帶着笑容的對着他說道:“班納博士你好,可以找個地方好好地聊一聊嗎?”

“你是誰?”聽見流逸雲的話,班納瞬間就謹慎了起來,他現在可是一直在被羅斯所追捕着的,現在突然聽見一個人叫出了自己的名字來,能不謹慎嗎?

看見班納一臉謹慎的樣子,流逸雲露出了一抹和善的微笑,對着班納說道:“班納博士你就放心吧!我不是軍方的人,我來找你是有着我自己的原因,現在可以找個地方好好的聊聊嗎?在這聊天好像並不合適。”

“好吧,你跟我來吧!”看了流逸雲一會,班納也看出了流逸雲並沒有惡意,對着流逸雲說了一聲後,班納帶着他就向着自己的家裏走去。

看見這種情況,流逸雲不由的露出了一抹笑容,跟着班納就來到了他的家中。

“說吧,你到底是誰,來找我有什麼事?還有你是怎麼找到我的?”帶着流逸雲來到家中後,班納就有些疑惑的對着流逸雲問道。

聽見班納的話,流逸雲按照自己早就想好的臺詞對着他說道:“嘿嘿,班納博士你就放心吧!我並沒有惡意,我是來自東方的一名科學家,這次來找你就是想要拿一些你的血液去做研究的,至於我怎麼找到你的嘛!其實我還是一個變種人,我的能力可以幫助我快速的找到你。”

反正根據月兒說道,所有漫威裏的超級英雄這個世界都有,那麼流逸雲猜想那x戰警也是有的了,所有就冒充了變種人。

果然,聽見流逸雲的話,班納並沒有感覺到有什麼不妥,看來他也是知道有變種人的存在的。

“不,不,不,我的血液不能給你,你不知道這有多危險,那裏面有着一個惡魔,一個強大的惡魔。”聽見流逸雲的話,班納毫不猶豫的拒絕了。

不過這並沒有讓流逸雲感到意外,看了班納一眼,流逸雲直接拋出了一個重磅**“要是我可以幫你解決掉你細胞中伽瑪射線的影響呢?”

“什麼?你有辦法?”聽見流逸雲的話,班納一臉吃驚的看着流逸雲。

“當然了,不然的話我也不會來找你要血液研究了,不過我現在只可以壓制住你的細胞,使你在發怒時不再變成巨人,要完全的解除你細胞中的伽瑪射線我還要進一步的研究。”聽見班納的話,流逸雲一臉肯定的說道。

“ok,讓我再想想。”聽見流逸雲的話,班納有些慎重的思考了起來。

“恩”聽見班納的話,流逸雲並沒有着急,他知道班納一定會做出最正確的選擇的。 “你真的可以幫我解決我身體中的伽瑪射線?”思考了一會後的班納博士一臉嚴肅的向着流逸雲問道。

“恩,這是當然了,不然的話我也不會來找你要血液。”聽見班納的話,流逸雲的嘴角劃過了一抹微笑,看情況有戲啊!

“恩,既然這樣的話,我同意給你我的血液。”聽見流逸雲的話,班納想了想還是咬牙答應了下來。長久以來的孤單和寂寞折磨的他快要精神崩潰了,現在聽見流逸雲能夠幫助他恢復成正常人,他當然是不會放過這次機會的。

答應之後,班納立刻就找出了自己藏起來的科研用具,抽了一管血液交給了流逸雲。

“耶”看着自己手中的血液,流逸雲的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終於是完成了一個任務了。然而就在流逸雲拿到血液的同時。月兒的聲音也在他的腦海之中響了起來


“恭喜主人完成任務,在班納自願的情況下得到了其的血液,任務獎勵已經發放。”

聽見月兒的話,流逸雲也是感覺在自己的儲物空間中多出了一瓶淡銀色的藥劑。

嘴角劃過一抹笑容,流逸雲右手一翻就拿出了一瓶淡白色的藥劑,隨手放在了桌子上,流逸雲一臉淡然的說道:“還原藥劑,可以幫助人們還原自己身體內變異的細胞,雖然現在不能說是可以完全的治好班納博士你,但是壓制住還是沒有問題的。”

這藥劑可是流逸云爲了這次任務特意在來這裏的時候,在系統商店中購買的,可是花了他5000點能量點,幸好的是現在賺回來了。

“真的”聽見流逸雲的話,班納博士的眼中一亮,一把就拿起了桌子上的藥劑,“咕嚕嚕”的就喝了下去。

“啊”剛剛喝下藥劑,班納就感覺有一股劇痛襲來,雙眼通紅的倒在了地上,班納感覺整個人都要被撕裂了。

看見班納的樣子,流逸雲還是一臉淡然的樣子,淡淡的說道:“班納博士你放心好了,因爲你細胞中的伽瑪射線太強的緣故纔會這麼痛,等會一會就好了。”

果然,不一會的時間,班納就感覺自己身上的劇痛迅速的消去了,渾身上下說不出的輕鬆。

站起來活動了一下身體,班納臉色蒼白的走到流逸雲的面前說道:“現在打我?”

“什。。。什麼?”聽見班納的話,流逸雲一呆,我擦咧,他不會有受虐傾向吧!

“打我”聽見流逸雲的話,班納還是一臉認真的說道。“哦”聽見班納的話,流逸雲直接就滿足了他,“啪”的一聲,一巴掌就打了上去。

“呼。。。,再來”感受着自己有些加快的心跳,班納繼續對着流逸雲說道。“啪啪啪”流逸雲聞言,直接就滿足了他,一陣巴掌的響聲在房間內響了起來。

“夠了,夠了”就在流逸雲有些打上癮的時候,班納突然對着他說道。他現在的心跳已經超過了200,但是還沒有變身成爲綠巨人,他已經知道自己心中的惡魔被壓制住了。

聽見班納的話,流逸雲有些意猶未盡的停下了手,隨即對着班納笑道:“對了博士,你現在好了打算幹嘛?還是留在這裏繼續當一個飲料廠的工人?”

“不會,我要去美國,那裏還有人在等我”聽見流逸雲的話,班納的臉上出現了一抹幸福的笑容,對着流逸雲說道。

“恩”聽見班納的話,流逸雲點了點頭,隨即有些好奇的問道:“對了,班納博士,你有沒有把自己的血液樣本寄給過一個叫做藍博士的人?”

“額,你知道藍?”聽見流逸雲的話,班納有些吃驚,但是想到流逸雲是變種人,有什麼特殊的能力也是正常,也沒有多問什麼,班納直接回答道:“恩,我已經寄過去了,早知道有你的出現我也不必這麼麻煩了。”

“恩”聽見班納的話,流逸雲點了點頭,在電影中伊密· 重生女學霸超凶噠 ,才成功的變身爲“憎惡”的,看來自己還有完成這第二個任務的機會。

想通了這點,不高興在這裏停留的流逸雲,帶着笑容的對着班納說道:“好吧,班納博士,你的細胞已經被壓制住了,我也得到了你的血液,我現在要馬上離開去做實驗了,你以後可以去美國找我。”

“恩,謝謝,親愛的朋友,我想我們以後有機會會再見的。”聽見流逸雲的話,班納對着流逸雲笑道。

“恩,那我就告辭了。”對着班納說了一聲,流逸雲直接就離開了班納的家中,他可是沒有想到這麼快就拿到了班納的血液,不過這樣正好有時間可以讓他完成接下來的計劃。

出了班納博士的家後,流逸雲隨便找了個沒有人的小衚衕就進入了系統空間之中。

站在無盡的星空中,流逸雲看着自己手中拿着的銀色藥劑,有些好奇的向着月兒問道:“月兒這就是那什麼巨人血脈藥劑?有什麼用?”

聽見流逸雲的話,站在他旁邊的月兒淡淡的開口道:“完美級巨人血脈藥劑,可以使使用者獲得巨人血脈,擁有變身巨人的能力,其變身的巨人等級和服用者的實力相關。”

“聽起來好像不錯。”聽見月兒的話,流逸雲想了想還是一口就喝了下去。

“恩,味道不錯,雞肉味,嘎嘣脆。話說怎麼沒有什麼反應啊!不會是過期的吧!”就在流逸雲有些無聊的開着玩笑的時候,突然就感覺有一股能量從全身各處涌動,最後在流逸雲的眉心出形成了一塊銀色的晶石。

感受着自己眉心處的晶石,流逸雲一臉好奇的問道:“這就好了?”

“當然了。”月兒鄙視了自己的主人一眼,隨即慢慢的說道:“這可是完美級的巨人血脈藥劑,不然主人你還要怎麼要?”

“額”流逸雲撓撓頭,果斷的無視了月兒那鄙視的眼神,不知道爲什麼自從月兒有了感情後,越來越喜歡鄙視自己了。

眼中金光一閃,流逸雲隨即就看見了自己的屬性

“宿主:流逸雲 種族:人族 巨人族 年齡:16 力量:500速度:300體力:500精神:400意志:400 綜合戰鬥力等級:sss 技能:陰陽神瞳 細胞汲取(天級 第二重封印中)浩然正氣(八德之“信”開啓,之“忠”初步領悟)九幽御鬼訣(第二層地獄開啓) 混沌真典(先天巔峯) 修羅之道(初步領悟)繪畫(宗師) 書法(宗師) 魔術(宗師) 圍棋(宗師) 醫藥(宗師) 琴藝(宗師) 武學(宗師) 格鬥(宗師) 武器:白玉古劍,黑炎裝甲 物品:血色龍玉*2 通天陣基 神祕地圖 寵物:無 奴僕:無 能量點:12500”

看着自己的屬性流逸雲一喜,自己的力量和體力已經達到了500點,已經可以嘗試突破到黑鐵級了。要知道只要有一項屬性達到500點,就可以突破黑鐵級了。

不過流逸雲想了想還是決定暫時不突破黑鐵級,他打算等所有的屬性達到500點後再突破,這樣的話對於他以後的發展更好。

反正他現在也有了黑鐵級的戰鬥力了,雖然自己的戰鬥力等級還是sss級。

搖了搖頭,流逸雲直接就離開了系統空間,前往了他的下一個目標地點。 美國紐約,託尼·斯塔克剛剛做完了一次演講,就看見一個華國人正坐在自己的車裏,一臉笑意的看着自己。

有些好奇的走了過去,託尼一臉笑容的說道:“哦,華國小子不管你是誰,現在可以請你離開我的車嗎?要知道我的車裏除了我以外,就只坐美女了,我可不想在裏面看見一個男人。”

“是嗎?或許不行,我這次可是專門來找你的,託尼。”聽見託尼的話,流逸雲一臉笑容的說道。

“找我?哦哦哦,我告訴你,華國小子,我可不喜歡男人,我喜歡的是華國妹子,不是華國男人。”聽見流逸雲的話,託尼有些誇張的大喊道,把周圍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來。

聽見託尼的話,流逸雲不禁臉上一黑,乾咳了一聲後,看着自己面前的託尼,流逸雲有些臉黑的說道:“好了託尼,我來找你是想要和你談談有關盔甲的事情,而且我也不喜歡男人!”

“OK,我知道了。”聽見流逸雲的話,託尼無所謂的聳了聳肩,直接就鑽進了自己的車中,看着坐在自己身邊的流逸雲,託尼有些好奇的向着他問道:“對了,華國小子你到底要找我幹什麼?”

聽見託尼的話,流逸雲笑了笑,隨即對着託尼說道:“我說了,是和你談談有關盔甲的事情,我想要一幅鋼鐵俠的盔甲做研究,所以想要請你幫我做一幅盔甲。”

“不行,絕對不行,這世界上有一個鋼鐵俠就行了,我不會再幫人做盔甲的,你就放棄吧!”聽見流逸雲的話,託尼一臉嚴肅的回絕道。

聽見託尼的話,流逸雲的臉上沒有一點變化,好像早就知道了他會這麼說一樣,嘴角劃過一抹笑容,流逸雲淡淡的說道:“就算幫你解決你體內的鈀中毒都不行嗎?”

“什麼?你可以解決鈀中毒?”聽見流逸雲的話,託尼有些吃驚的喊了一聲,要知道這鈀中毒現在可是折磨的他想要死了,沒有想到流逸雲竟然說他可以解決。

不過思考了一下後,託尼還是對着流逸雲說道:“不行,我還是不能夠把鋼鐵俠的盔甲給你。”

“好吧,既然你不願意那就算了。”聽見託尼的話,流逸雲有些無奈的說道。他也沒有想到這託尼的脾氣這麼犟,就是不肯幫他做一套盔甲。

至於流逸雲想要這扶盔甲,倒不是真的想要自己穿,他有着裝甲黑炎,這黑炎可比託尼身上的盔甲厲害多了。他這麼想要得到這盔甲,也是在爲現實中自己的即將打造的勢力做準備。

只要有了一套盔甲的樣本,他就可以找人進行研究,雖然做不到和原本的盔甲一模一樣的威力,但只要有原本盔甲5成的威力他就滿足了,到時候自己的手下一人一套盔甲,他還怕誰?

不過託尼既然不肯幫他做盔甲,他只能另外再想辦法了。看着託尼開車離去,流逸雲眯了眯眼,隨即也就離開了這裏。

有些無奈的向着街道的一邊走去,流逸雲心中正有些鬱悶的思考着如何得到盔甲,雖然在電影中託尼看起來是個挺隨和的人。

但是在流逸雲看來這託尼的內心中對於陌生人還是有着極大的戒心的,而且他對於盔甲的看管極嚴,這可使得流逸雲有些無奈了。

“哈嘍,來自華國的先生,我們又見面了。”就在流逸雲有些思索的時候,一聲清脆的女聲把他從思索中驚醒了起來。

看着自己面前穿着一身黑色皮衣的娜塔莎,流逸雲的嘴角露出了一抹苦笑,他知道自己會被神盾局給找上,但是沒有想到會這麼快。

有些無奈的聳了聳肩,流逸雲對着娜塔莎笑道:“娜塔莎小姐,我們還真的是有緣啊!怎麼了,神盾局要請我去喝茶嗎?還親自叫你來請我,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聽見流逸雲的話,娜塔莎的雙眼不禁一縮,他可是沒有想到流逸雲竟然知道他們神盾局,而且看着流逸雲那一臉不在乎的樣子,娜塔莎也不禁心中一緊,不知道爲什麼她在流逸雲的身上感覺到了一種危險的氣息。

不過身爲頂級特工的娜塔莎還是馬上就恢復了平靜,淡淡的看了流逸雲一眼,娜塔莎對着他慢慢的說道:“看來流逸雲先生對於我們還是挺了解的,那麼現在可以跟我走了嗎?”

聽見娜塔莎的話,流逸雲有些無所謂的撇了撇嘴,一臉笑容的說道:“嘿嘿,當然沒有問題了,美麗的小姐,你要知道我對於美女的抵抗力爲零,不過希望到時候你可以陪我一起去吃頓飯,不知道你肯不肯賞光呢?”

現在在得到了黑炎和服用了巨人血脈藥劑後,流逸雲的實力可是有了直線的提升,現在他可以說他已經不害怕大多數的超級英雄了,當然,超人那樣的變態除外,所以他現在纔敢去調戲娜塔莎。

“是嗎?等你去了再說吧!”聽見流逸雲的話,娜塔莎的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隨即打開了自己身邊的車門,對着流逸雲說道。

“恩”流逸雲見狀直接就坐了進去,以他現在的實力,雖然不能正面硬抗神盾局,但是他要逃跑的話,估計神盾局裏可是沒有人留的住他。

看見流逸雲上了車,娜塔莎也坐上了車,帶着流逸雲就向着神盾局開去。

“這就是神盾局的總部啊,看起來也不怎麼樣嘛!”來到神盾局中,流逸雲一邊四處打量着,一邊說出了自己的評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