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千五百萬,即便是周霖想要一次性拿出來,也不可能連眼睛都不眨一下。

但是周霖信得過宋乾,便也不再猶豫,直接決定跟投。 當然,宋乾越是這樣果斷,也越是給了周霖信心,因爲按照周霖對宋乾的瞭解,他是不可能打沒有把握的仗的。

沒看到他之前打的那些賭嗎?就從來沒輸過,你說邪不邪門兒?

“你等等,我一下子拿不出那麼多錢,我現在手頭能動用的就只有一千萬的資金,我先投一千萬,後面再追加。”周霖說道。

聽到這兩人的對話,圍觀的人再次炸開了鍋。

這也太隨意了吧?都不問問是投的什麼電影就決定要跟投?還一跟就是一千萬?

“這兩人誰啊?口氣這麼大?”

“是啊,好像從來都沒有在圈子裏聽說過這兩人啊。”

“這人上次在臨江市的時候我見過一次,當時他就準確的預測出了今年的票房冠軍。”

“真的假的?這人還有這麼厲害的本事?那按照你的說法,豈不是英雄這部電影也會成爲票房冠軍?”

“這怎麼可能,英雄的劇本我看過,根本不可能的。”

“估計他這一千多萬是要打水漂了,爲了一個女人而已,值得嗎?”

現場不管是演員們,還是投資人們,都認爲宋乾的這個決定,是不明智的。

花一千五百萬投資一部明知道會虧本的電影,就只是爲了捧一個小演員而已,顯然這代價有些太大了。

聽到這些人的議論,周霖眼前一亮,嗅到了賺錢的味道。


這一幕實在太過熟悉,周霖跟在宋乾的身邊,已經經歷過三次這樣的事情。

“你們都這麼不看好英雄這部電影?不妨我們打個賭怎麼樣?”周霖一臉期待的看着衆人問道。

“賭就賭!我還怕你不成?你一個外行人難道還能比我們還懂電影?”有人回道。

“就是,我也跟你賭!”

“算我一個!”

有了第一個人出聲,後面就陸陸續續加入了更多的人。

看到這種情況,宋乾搖頭一笑,心想,周冬青讓周霖跟在自己身邊學東西,其他的沒學到,這打賭倒是讓他學去了精髓。

“那行,我就這一千萬,我也不投電影了,全部用來和你們對賭好了!”周霖說道。

當週霖和這些加入對賭的人簽訂好了對賭協議之後,門口的樑潮韋也打完電話回到了大廳。

“宋先生,我已經聯繫過製片方了,對方沒有什麼意見,已經同意了你的條件。”樑潮韋一臉激動的說道。

“那就祝我們合作愉快!”宋乾微微一笑,說道:“不過,我希望劇組能夠儘快開機,爭取早點上映。”

“這沒問題,有了你這一千五百萬的投資,劇組很快就能運轉起來,速度快的話,還能趕上新年賀歲檔!”樑潮韋回答道。

對於這個回答,宋乾十分滿意。

按照原來的時間線,英雄這部電影要到2002年纔會上映,也就是說要在兩年之後,宋乾可沒有那個耐性等那麼久。

現在是2000年剛過完國慶,如果能趕上年底的賀歲檔,那當然是最好的結果。

事情談妥之後,宋乾也沒有了繼續留在這裏的打算,帶着吳小蓮和周霖離開了山莊。

……

時間是晚上九點,宋乾等人回到酒店,周霖帶了個小明星迴來,而宋乾這邊,當然是和吳小蓮一個房間。

來到房間之後,吳小蓮的臉紅的像是一顆熟透了的蘋果,因爲她知道,接下來將會發生什麼事情。

因爲她從來都沒有經歷過,所以難免有些緊張。

當宋乾說出那句‘她是我的人’之後,也意味着宋乾認同了吳小蓮的存在,接納了她。

接下來的事情,不便細說,總之動靜一直持續到半夜三點,這才偃旗息鼓。

……

第二天一大早,宋乾便早早的起牀,早上十點的車回臨江市,而吳小蓮也要去劇組報道了。

吳小蓮早就叫好了早餐,坐在牀邊,安靜的等着宋乾醒來。

吃過早餐之後,兩人依依不捨的作別。

等到送走吳小蓮之後,周霖這纔開口說道:“昨晚玩兒挺嗨呀,聽動靜折騰到半夜?”

“彆嘴貧了,臨江還有一大堆事情等着我們呢。”宋乾笑道,轉移了話題。

和田家合作的那個樓盤眼看就要進入開發階段,而此刻宋乾手裏的錢早就花的差不多了。

當初和田家制定的合作方案,那就是田家出地,宋乾和周冬青出錢開發,現在錢沒也沒了,宋乾必須得早點趕回去,將期房的事情給落實下來。

不然到時候沒有錢動工,那就尷尬了。

現在宋乾是打心底裏佩服當初發明期房這一說法的人,簡直太精明瞭。

這相當於什麼?相當於拿着購房者的錢來開發房產,然後再賣給他們,這簡直就是無本的買賣啊!

啥本錢都不用出,只要你能說動這些消費者掏腰包就行。

當然,這種事情也不是那麼簡單的,操作不好可能就是傾家蕩產,如果沒人願意買單,一切都是空談。

一路上宋乾都在思考着,要以什麼方式作爲突破口。

首先要做的就是造勢,讓更多的人知道這個房產樓盤,並且也要讓他們知道這個樓盤的升值空間才行。

當然政策方面的優勢算作一條,因爲按照規劃,那個樓盤將來會是城市的發展中心。

然而這個消息目前還是很少有人知道,必須的儘快的散佈出去才行。

至於怎麼散佈,宋乾還沒有想到什麼好的方法,總不可能像之前一樣,上大街上去發傳單吧?

這種方式未免也太low了一點,完全不能豎立起這個樓盤的高端格調。

突然,宋乾的腦子裏靈光一閃,他想到了一個絕妙的方式。

他昨天和英雄製片方只是達成了口頭的合作,還並沒有落實到紙面合同上面。

過兩天對方就會過來簽約,這不剛好可以利用這次機會做一波宣傳嗎?

倒是讓對方將樑潮韋也帶過來一起簽約,藉助樑潮韋現在的名氣,完全可以吸引一波關注。

影帝級別的人物出來站臺,那效果,絕對是槓槓的!

有了思路之後,宋乾總算是放鬆了下來。

昨晚鬧騰到半夜,沒有睡好,於是宋乾便在車上補起了覺。 回到臨江市已經是下午三點,宋乾和周霖兩人並沒有直接回租住的小區,而是先去了一趟酒吧。

最近這段時間以來,酒吧裏有龍彪和孫雅莉照看着,倒也沒出什麼亂子,不過就是生意一天不如一天了。

生意不好對於宋乾來說,倒是不怎麼在乎,當初他開這家酒吧,完全就是爲了給龍彪一個事情做,將他和自己綁在同一條戰車上來。

公孫家的那個大少爺,現在還躺在病房裏沒有醒來,但是指不定哪天他就醒了過來。

到時候如果徹底的追查下來,萬一這龍彪經不住對方的壓力,把什麼都說出來,那宋乾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然而現在就不一樣了,龍彪想要洗白走正道,宋乾也給了他這樣一個機會。

相信他也不會傻到,讓這一切化爲泡影。

而孫雅莉這姑娘,看着老實本分,宋乾也頗爲喜歡,於是把她也加了進來。

在宋乾外出的這兩天,校長那邊也給他打過不少的電話,催促他趕緊推薦一個人出來,學聯那邊已經快要運轉不過了了。

宋乾自己外出倒還好說,但是還把學聯的副部長周霖也給帶走了,這就有些過分了,導致學聯的很多工作根本無法展開。


校長給了宋乾最後的通牒,讓他在三天之類,一定要給他找個人出來頂上。

這眼看就要放寒假了,事情一大堆,本就是缺人之際。

宋乾開上了自己的那輛豐田SUPRA來到酒吧。

然而一到酒吧,還沒停好車子,便聽見裏面傳來了吵鬧的聲音。

什麼情況?

現在才下午三點,酒吧還沒開始營業,裏面根本就沒有客人,既然吵了起來,那肯定就是內部人員發生了矛盾。

而當宋乾和周霖兩人進入酒吧之後,看到的一幕則更是讓宋乾火冒三丈。

因爲此刻,正有一羣人圍着酒吧前臺處的孫雅莉,而孫雅莉的臉上明顯的帶着淚痕。

“說吧,這錢爲什麼會對不上?”

“酒吧所有的賬目都是你在管,出了問題不找你找誰?”

“別以爲你仗着有乾哥撐腰就可以爲所欲爲,這酒吧也是有我們兄弟們一份的。”

衆人紛紛質問着孫雅莉,爲首的人叫做張思,是龍彪的一個得力手下,而龍彪卻並沒有在場。

宋乾從他們的三言兩語對話當中,也分析出了緣由。

“怎麼回事兒?”宋乾一邊問着一邊走進酒吧。

看到宋乾到來,孫雅莉的眼淚直接奪眶而出,一邊撲進宋乾的懷裏。

“先別哭,有什麼事慢慢說。”宋乾拍打着孫雅莉的背部,安慰道。

“乾哥,你來的正好,我們正想找你呢。”

“這孫雅莉趁着彪哥出門進貨的機會,私自拿走酒吧賬戶上面的錢。”

“這酒吧當初可是說好了,有我們兄弟們一份的,現在她這樣做,你得給我們一個交代!”

宋乾一聽,明白了過來,低頭向正在懷裏抽泣孫雅莉投去了一個詢問的目光。

“不是這樣的乾哥,你聽我說,我只是拿走了我自己的那兩層,並沒有動其他的錢。”孫雅莉緊張的解釋了起來。

“這段時間酒吧盈利有一百多萬,而我家裏急用錢,我就拿走了我自己的那二十萬,可是他們卻非說我拿走了五十萬……”孫雅莉再次說道。

二十萬變成了五十萬?

“賬都在你的手裏管着,你說多少就是多少咯?”張思毫不客氣的說道。

“我已經查過轉賬記錄了,出來我那筆二十萬的轉賬,還有一筆三十萬的轉賬,是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轉出去的。”孫雅莉解釋道。

“乾哥,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是絕對不會動你的錢的。”孫雅莉看向宋乾 ,再次說道。

對於孫雅莉的爲人,宋乾心裏有數,以她的性格是絕對不會做出對不起自己的事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