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人意外的是,這種時候悶葫蘆竟然還真的露出了半分笑容。想要讓他笑一笑,那可真是一件比較稀奇的事情了。

天色已經徹底的昏暗,他們也沒有繼續往山上走的想法,乾脆就找了一個還算空曠的地方,架起了火堆,開始烘烤這隻野豬,就像之前悶葫蘆說的那樣,今晚加餐。

在烤着這野豬的時候,陳鈺全程在一旁看着,那眼神,看起來十分的古怪。

“這野豬怎麼這麼黑啊?你看它身上的毛跟刺一樣…”

“這東西真的能吃嗎?不會吃出病來吧?”

“周大哥,咱們找點別的食物好不好?”

……

這才短短几分鐘,她就已經問出了很多個莫名其妙的問題了。聽到周宇也是一個頭,兩個大,只能夠好生安慰:“你就放心吧,絕對不會有問題的,一會你看我先吃,如果沒事你再吃好吧?”

悶葫蘆也表示:“放心,這東西我都吃過很多,回了不會有問題的。”

雖然今天的陳鈺變得有點矯情,但是他們聊着聊着慢慢的就好像完全忘記了之前的那種緊張感。一切都變得是那樣的順其自然。

等野豬烤好了之後,那香味可謂是香飄十里了。

只是在這種地方,香飄十里對周宇他們來說卻並不是什麼好事。因爲無論是該來的還是不該來的,都被這香味給引來了。

陳鈺算是三個人裏面最爲敏感的一個,他已經發現了,周圍的不對勁,在周圍的黑漆漆的草叢中,越來越多藍色的眼睛涌現,死死的盯着他們。

她拽了拽周宇的胳膊,提醒道:“周大哥,你快看那些是什麼東西啊?你快看…”

周宇回過頭,看見那些眼睛的時候也是嚇了一大跳。這種情況就連悶葫蘆都有些吃驚,但聞了聞手中那隻烤豬腿的香味,暗道不好:“糟糕了,今晚風很大,把這裏的香味都給吹散了,看樣子今晚是不得安寧。”

他的話音剛落,那些眼睛就一驚,慢慢的靠近,當它們來到了在火堆旁的時候,周宇才真正的看清楚了他們的面容,竟然都是身材十分健壯的狼羣。

灰色的矛鋒利的獠牙,藍牙,藍色的眼睛……

其中一隻擡頭怒吼“嗷嗚~”

在這一刻,周圍越來越多的藍色眼睛進入了這片黑**域… 眼睜睜看着這位這些惡獸一步一步的靠近,它們尖銳的牙齒,一張一合,在那嘴巴里流着的口水,讓人感到噁心,上面還沾着鮮血,看樣子它們先前似乎已經進行過一場搏殺。

“嗷嗚~”

其中一頭狼仰天怒嚎一聲,頓時越來越多的狼羣涌現。

他們一定要開始猛撲過來了,在這種時候周宇他們別無他法,只能夠各自拿起一根點燃的火把,對他們虛晃解下,企圖把他們給嚇退。

但是這些狼羣好像根本就不懼怕這些火把,他們依舊要衝上來,其中有一頭狼已經撲到了周宇的身上,直接將他摁倒在地。

狼羣的力量特別的龐大,看起來瘦弱的雙爪是那樣的堅硬無比。

周宇拼了命的一拳,朝着對方的腦袋打了過去。砰的一下那頭狼就被他給打飛了出去。

在這種時候,他起身的第一個反應還是去護住陳鈺。還好在他們三個人當中,悶葫蘆是擁有相當強悍的戰鬥力的。

只見他拳打腳踢之間,每一頭飛撲上來的狼都被他打飛了出去,只要是被他踢飛的,就沒有一頭能夠重新站起來。

不過即便如此, 爲你不再尋死 ,源源不斷的從山下涌現。

“周宇,陳鈺,你們兩個先走,我在這裏給你們斷後!”悶葫蘆說這個同時已經開始掩護他們撤離。

可是這句話說着容易,做起來是相當難的,那些狼羣都是從山下往上趕,也就是說現在周宇他們已經沒有了退路,不能夠原路返回了,他們唯一的去路就是往山頂上面跑。

“你小心一點!”

周宇對悶葫蘆交代了一句,然後就拉着陳鈺立刻往山上去。

這大晚上黑燈瞎火的,這林子裏面許多的荊棘藤蔓橫加阻攔,想要快速上山,那更是難上加難。

陳鈺被嚇得不輕,本身就雙腿有些發軟,這還得使勁的往山上跑好幾次,都差點把她給累趴下。

周宇雖然想要將她背起來,可是也有些力不從心。剛纔那頭狼撲過來的瞬間,將他兩隻胳膊都給打傷了,現在那骨頭還特別的疼痛,也不知道是不是出現骨裂了,有點失去知覺的感覺。

就在他們有些發呆的時候,突然後面傳來了一道狼嚎!

“嗷嗚~”

當週宇轉身的那一瞬,果然就看見一隻狼,已經朝着他們撲了過來,對方的利爪猛地揮舞速度極快,像一道閃電。

眼看着就要被他拍到臉上,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在山頂竟然響起了一道槍聲。

“砰!!!”

這一槍十分的精準,竟然直接打中了這頭腦的腦袋,讓它當場斃命,栽倒在地。

後面陸陸續續的又有好幾頭狼追逐過來,然而他們無一例外的全部都被山上的槍手一一解決。

周宇有些慌張的看着山頂,不知道該不該往上走了,因爲他不確定山上的槍手到底是敵還是友。

就這樣帶着陳鈺上去的話,難免不會遇到危險,這個槍手槍法十分的精準,真的要比的話,他比狼羣更加的危險。

陳鈺看出了周宇的擔心,但是她還是給出了自己的建議:“周大哥,咱們上去吧,不用擔心,剛纔那個槍手開了那麼多槍都沒有打我們,應該就是不會傷害我們了…”

“好吧!”

其實周宇也明白陳鈺說的這些話什麼意思,剛纔那個槍手的子彈,那是槍槍命中這些狼,可是他就是心中有些擔心,因爲他們在這邊區域基本上是不會有朋友的,而且大叔跟張慧雯他們也沒有搶,所以可以排除山上是他們的可能。

悶葫蘆在後面且戰且退,他也倒是一個真漢子,竟然一個人擋住了那麼多的狼羣。

而且他打鬥了這麼久,看起來好像一點都不累的樣子,始終是那樣的從容不迫。

他們三個奮力地往山頂上跑去,快要到達的時候就看見一個身材十分高大的男人,正在一棵大樹下面等着他們,這個人手裏端着一臺黑色的***,很顯然,剛纔的那些子彈就是他打出來。

對方說的好像是英文,周宇他們大概能夠聽得懂,大意是問他們有沒有事的樣子。

陳鈺回答道:“謝謝這位大哥的幫忙,我們已經沒事了。”

“那就好,你們跟我來吧,我帶你們去我們在山上的基地。”

他們跟着這個男人來到了一座山洞,這山洞裏面都是燈火通明,那些人點燃了四處火把,所以把整個山洞都給照亮。

這個山洞裏面大概有四五個人的樣子,其中只有一個女人。

並且跟周宇一開始猜測的一樣,這些人果真全都是外國人。

剛纔幫他們的那個男人好像是這些人的領頭人。他身材十分的高大,目測應該有兩米二開外,並且十分的強壯,一身的肌肉,那是相當的發達。

他的外貌也很有特點,滿臉的褐色絡腮鬍子,長的倒是還挺俊俏,是個硬漢的樣子。


他從自己的揹包裏面拿出了一點食物,分給周宇他們,然後在旁邊坐下,跟他們交流着。

“你們好,我叫詹姆斯圖,來自M國,都爲這些是我的朋友們。”

“你好…”

周宇他們也是逐一的介紹了一番。

詹姆斯圖說:“我們得到了一張神祕的地圖,是來這裏尋找寶藏的,只不過到現在爲止,我們出現了難題,並沒有找到那個寶藏的入口,所以暫時被困在這裏很多天了。”

“能給我們看一看你們的地圖嗎?”陳鈺問。

或許是因爲陳鈺是女孩子,所以詹姆斯圖對她還比較客氣。

他拿出了地圖,周宇一看就感到十分的驚訝,因爲他們兩夥人的地圖竟然是一樣的,雖然周宇他們的地圖現在還在大叔那邊,但是他記得很清楚,就是跟這個老外的地圖一模一樣。

陳鈺又問:“對了,你們上山的時候有沒有見到一個孩子啊?我們在山下遇到一個老爺爺,他說他孫子好像走丟了,我們這一次上山是幫他找人的…”

“孩子?我想我知道你們要找的人在哪了。”詹姆斯圖笑了笑,立刻起身示意他們跟他走。

看見他那得意的笑容,周宇心中大概就已經猜到,或許真的像他之前所猜測的那樣。這個詹姆斯圖可能真的是要那個小孩給他當了嚮導。

跟着對方一直往北邊走,來到了這山地上,一個小湖泊旁邊,在這裏他們大老遠的就聽見裏面傳來了孩子的嬉笑聲。

當他們真正靠近之後,果然就發現在那小湖泊裏面正有一個孩子在那裏游泳,這孩子看起來也就十來歲的樣子,玩的特別開心。

周宇和陳鈺走了過去看了看他,然後問道:“孩子,你是不是有個爺爺在山下等着你啊?你趕緊回家去吧,他找的你可着急了。”

“你們在說什麼呀?我是有一個爺爺,可是,他很多年前就去世了呀!”

對方語出驚人,一開始聽見這話的時候,周宇和陳鈺甚至還想罵他一句不肖子孫,怎麼可以這樣詛咒自己的爺爺呢?

但是,詹姆斯圖卻在這個時候說了一句:“你們是不是搞錯了?這個孩子一直都是一個人住在山下的茅草屋,他家裏沒有其他人了,怎麼會有爺爺?”

“什麼?!”

聽到這句話,別說是周宇和陳鈺,就連悶葫蘆都驚呆了。

如果說這個小孩子的爺爺早就已經過世了,那麼之前他們在山腳下見到的那個老人又是誰呢? “咕嚕~”

此時此刻,周宇和陳鈺感覺就像做了一場特別恐怖的噩夢,他們需要冷靜一下,仔仔細細的思索一下之前發生的事情,好好縷清一下思路。

關鍵是這個時候那個孩子竟然又說了一句語出驚人的話:“我沒有跟你們說謊,我說的都是真的,不信的話我可以帶你們下山去看一下墓碑,那都是好幾年前做的了,已經很破舊。我一個人也懶得去那裏打掃,所以很髒亂…”


周宇三個人彼此對視了一眼,心中好奇,又害怕,還是決定等明天天亮之後去看個究竟,看一下那個老人是否還在那棟茅草屋裏面。

“今天晚上太晚了,明天再出發去看吧!”

“行,你們想看我就帶你們去。”這個孩子笑嘻嘻的說道,好像一點都不傷心難過的樣子。

詹姆斯圖說:“當時我們來到這裏也是沒辦法了,找不着路,只能夠尋求別人的幫助,恰好遇到了這個孩子,他願意幫助我們,於是就帶着他一起上來了。”

這個夜晚周宇就跟這羣人坐在那個山洞裏面,這些人明顯是帶足了各種各樣的設備,即便是在山洞裏面,他們還是搭起了帳篷。

第二天一大早,周宇就迫不及待讓那個孩子帶着他們去山下找那個老人。本來還挺害怕再次遇到那些狼羣的,但是這個小孩說那狼羣只會在晚上出沒,所以天亮之後不用害怕。

這也是爲什麼大晚上的,他還一個人在山頂的湖泊上玩耍,就是因爲晚上不可以下山。

當他們再次來到昨天的那棟茅草屋門前,發現這茅草屋跟昨天的樣子,倒是沒有什麼區別,只是這屋子裏面到處都是塵埃,就好像很久都沒有人住過的樣子。

桌子上也跟昨天有些不一樣了,周宇記得他們明明在這裏喝過茶的,然後還被那個老人家給帶到了祕到裏面去。

那個孩子指着屋子裏面牆角的蜘蛛網說:“你們看這裏又生了新的蜘蛛網了,那是因爲我有很多天都沒有回來這裏住,所以這裏又變得很破舊,平時我就很懶去打掃。”

他又說:“如果你們還不信的話,我帶你們去我爺爺的墓地看一看吧!”

在這種時候,周宇他們早就已經吃驚的說不出話來。

因爲如果這個小孩說的這些話全都是真的的話,那麼就證明着昨天他們見到的那個老人是不存在的,要麼是他們眼花了,要麼就是他們見了鬼。

可是他們三個都記得昨天被那個老人家給綁住了的事情,這種不能是幻覺吧?

之後他們又跟着這個孩子去了,那所謂的目的其實就是在一座山丘上面立了一塊木牌,裏面真正埋葬的是什麼他們也不知道。

明明昨天就答應那個老人家要幫他找到孫子,並且帶回來,可是現在人回來了,那個老人家卻已經不在。

這種詭異的事情,讓他們三個心裏都有點惶恐不安。

陳鈺提出:“周大哥,我覺得要不我們還是趕緊離開這裏吧,趕緊去找他大叔和張慧雯趙雙紫他們趕緊從這座大山出去。”

“行,我也覺得這山裏有點詭異,儘早離開那比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