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這些可都是頂級的丹藥啊。

林寒直接塞到徒兒的手中,出聲說道:

“不要逞強,武道的根基必須要打好,也是師父我有些疏忽了,這些丹藥你拿着,受了傷的話來一粒,沒事的時候也可以磕一磕,對身體好,不用吝嗇,這些丹藥有的是。”

衆人聽到他的話,嘴角有些抽搐。

我的天啊!

這些可都是罕見的神丹啊。

沒事的時候磕一磕?

要不要這麼豪氣的啊。

下一秒,更令人目瞪口呆的事情發生了。

眼前的空地上,頓時出現了將近數百平方米的丹藥堆。

臥槽!

周圍的武者:“這特麼是搶劫了哪個超級宗派吧!!!”

葉語彤見到這幅場景,同樣臉色微抽。

師弟這些日子到底經歷了什麼?

好傢伙,這財富值竟然都已經超過了本師姐。


過分!


“是,師父。”

蘇敬薇頷首點頭,將丹藥收進儲物戒指中。

心裏很是感動,這些都是老師的心意啊。

葉語彤聽到二人的對話,感覺到有些頭疼。

是不是以前相處的時間太短,沒有發現小師弟這種無形裝嗶的特性。

嘆了口氣,神色凝重地說道:

“師弟,你可要想好了,入侵玄霄大陸的妖族軍團數量龐大,更是有着層出不窮的天象境大妖,你一個人的實力終究有限,如果能夠集結衆人的力量,或許會有幾分勝算。”

林寒聞言神情淡然,師姐的話雖然委婉。

但還是側面說明,對於自己的想法很不看好。

沒有關係,師姐畢竟是師姐。

就讓本少爺用事實來證明吧。

林寒拍了拍自家徒兒的肩膀,神情裝作很嚴肅地說道:

“敬薇,師父傳授給你的功法可要好生修煉,這些日子就跟在你師伯的身邊,爲師很快就會回來的,沒事的時候感悟感悟自然,也不要太刻苦,要鬆弛有度。”

林寒喜歡放養式教學,會的一股腦全部傳給徒弟。

他已經將自己所學的功法,寫成書冊交給蘇敬薇。

登峯造極的感悟,可不是旁人能夠輕易領悟的。

但是他相信自家的徒兒,作爲武道天才,起碼也應該有着自己十分之一的領悟力。

蘇敬薇聞言,露出肅穆的神情重重點頭。

“是,師父,弟子一定不會讓您失望的。”

葉語彤看到這裏,露出頗爲無奈的神情。

師弟頭鐵,她還能說啥?

罷了罷了,終究是長大了。

葉語彤臉上的神情釋懷,笑着說道:

“師弟,你在宗門的日子很短,甚至都還沒有來得及學習咱們峯的祕法,這次離別之後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重返山門,所以師姐打算,將九座山峯的最強祕法全部傳授給你。”

林寒聽到這番話,有些詫異地說道:

“師姐,這樣真的可以嘛,不違反門規的嗎?”

“哼,我看誰敢,師弟你天賦異稟資質卓絕,自然是不能走尋常路的。”

葉語彤說到這裏,嘟着嘴雙手叉腰,氣呼呼地說道:

“另外師姐告訴你,如果遇到什麼不能抵擋的危險時,捏碎這枚符咒,師姐會火速前往你的身邊,可別逞強啊,就師姐的這份實力,我看有誰能夠傷得了你!”

“是,是,師姐說的沒錯,師弟如果有危險的話,到時候還要靠師姐了。”

林寒笑了笑,認真地點頭。

師姐還是一如既往的傲嬌啊。

但是沒關係,師姐開心就好。

葉語彤聽到他的回答,滿意地點了點頭。

伸出白皙的手臂,七彩神光瞬間激射進林寒的眉心。

叮咚!

【接收到九種祕法,檢測到每種祕法之間蘊含密切的聯繫,可將這九種祕法進行相關整合,從而創造出更強的功法,是否開啓整合模式?】

這還用想,林寒直接毫不猶豫地說道:

“是!”

【整合完畢,功法名爲九清化道決,乃無上神通之一,修煉之後暴漲底蘊根基,幫助宿主跨進殺敵……】

林寒深吸一口氣,感覺到自己的實力再次獲得提升。

但是這還沒有結束,目前也只是入門級別的九清化道決。


接下來的任務很艱鉅。

維護世間的和平,傳播愛與正義!

林寒的眼裏露出神聖的光彩,出聲說道:

“師姐,徒兒,你們保重,我要去讓世界變得核平了。”

和平和平。

既然你們這些妖族不願意和諧相處,那就由本少爺核平你們吧。 中州西南部。

青靈城,玉華門範圍內的重要軍事城池。

城外廝殺聲響徹雲霄,無數絢爛的神通法術交織在一起。

鮮血橫流,屍橫遍野。

城頭。

幾名身材高挑的玉華門弟子神情凝重,手指掐訣施展着奇異的神通。

磅礴的真元化爲漫天的花雨,將無數攀登到城頭的妖族轟飛出去。

九天之上,無數的雷霆閃爍。

數道身影相互碰撞,產生劇烈的衝擊波浪潮。

這些玉華門弟子看着天空的異像,臉色有些蒼白。

“師妹,沒想到這一次進犯的妖族,竟然有七頭天象境妖族,你覺得師姐和幾位長老能夠頂得住嗎?”

“如果真的頂不住的吧,姐妹們,我們也絕對不能被它們抓住,相傳這些妖族們的手段殘忍無比,那個地方更是異於常人,簡直就是噩夢。”

虛空中。

對陣妖族的是玉華門的兩位長老以及一名真傳弟子。

“雨夢,如果情況緊急的話,你就不要管這裏直接逃走。”

其中一名玉華門的長老轉過頭,看着身邊的少女。

眼神中透露着決然,還有一抹不捨。

要是對面只有四頭天象境大妖,那說不定還能夠拼一拼。

但是眼下的數量實在太過,根本就難以抵抗。

玉秀長老看着眼前的少女,有些感嘆。

自己的眼光真的很好,在第一眼看到這個女娃娃的時候。

便知道她的不凡之處,果真在宗門潛心修煉後大放光彩修爲突飛猛進。

此次鎮守青靈城,原本以爲最多也只有三頭天象境大妖領頭。

沒有想到,玉螭妖族七子竟然全部降臨。

大意了。

人族這一方即便是加上徒弟夏雨夢,也只有三名天象境。

三對七?

這還怎麼打,很明顯是在欺負人啊。

夏雨夢聽到玉秀長老的話,堅定地說道:

“師父,徒兒絕對不會臨戰脫逃的。”

“雨夢你要明白,你的潛力無可限量,今後玉華門還是需要你們這些年輕人去領導的。”

說着說着,玉秀長老的眼眶微紅。

沒想到這麼快就要和雨夢分開了,心裏有些不捨。

還想着,有那麼一天能夠看到徒兒嫁人找個得意郎君呢,可惜了啊。

這時候,對面手持長槍的玄蒼子大笑說道:

“婆婆媽媽,今日我玉螭七子前來,真以爲你們能夠有人能夠逃脫嗎,簡直就是癡心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