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珍九此刻也知道了,李七旭不是給他甩臉色,而且太沉迷於劇本當中了。

不愧是我的偶像,目標,前輩就是這樣擁有特別的魅力。

其他人也都紛紛充滿善意的笑了。

韓佳人則是悄悄瞪了一眼木頭般的李七旭,「呆瓜……」

李七旭此時仍就一頭霧水,怎麼我解釋完大家都不講話了?我說錯了什麼嗎?

「前輩,我想和你合影,可以嗎?」呂珍九期待的再次問到。

「前輩?在哪?是叫我嗎?不會吧?是開玩笑嗎?」李七旭腦中一堆問號。

「?」呂珍九疑惑的看向了陷入懷疑當中的李七旭,一時間不敢打破這詭異的一幕。

「呀!你在那搞什麼?合個影那麼費勁?」韓佳人終於忍不住了。

魔女幼熙登場。

李七旭慘遭魔女責罵,卻又不知道自己哪裡做錯了……。 車開的離貝塞爾小鎮越近,路上的車子,也逐漸多了起來。

秦川他們並不需要和普通樂迷一樣去擠大的停車場。

主辦方為所有演出的樂隊,準備了一塊小型的專用停車場。

在去往停車場的途中,就路過了伍德斯托克音樂節的演出場地。

朝著窗外放眼望去,路邊不遠處的草地上,早已經是人山人海,烏央烏央的一大片。

助理按照主辦方之前提示的路線,繞著演出場地開了一大圈,來到了側後方的一個小型停車場。

向管理員出示了主辦方提前傳真的邀請函后,順利地進入了停車場。

這裡已經停了不少車,其中有幾輛也是相當豪華。

可見這次音樂節,也是邀請了不少大咖當紅樂隊前來。

不過這些和秦川他們沒有太大關係,他們只要明天晚上,上去壓軸演一場就行。

助理下了車,前去和主辦方的工作人員溝通一番。

秦川幾人仍然留在車裡等待,並沒有著急下車去感受音樂節的現場氛圍。

他們是不急,可Keira就已經急不可耐地想去感受音樂節現場了。

她著急的問道:「Qin,我們不下車去感受一下音樂節嗎?」

「稍等,不用著急,等我的朋友回來,他去幫我們弄出入證件了。」秦川微笑回答道。

從這個專用停車場有個通道,可以直通音樂節演出場地。

那邊有專人看守,因為沿著通道過去,就能到達很靠前的觀看位置。

雖然是很邊上的一小塊區域,但位置絕對靠前,而且還不用和普通樂迷擠在一起。

這是主辦方為演出的樂隊們,提供的某種便利。

沒一會兒,助理李東拿著幾張出入證回來了。

李東開口道:「三哥,和主辦方對接上了。

他們已經在鎮上安排好了酒店,今晚可以過去住。

等今天演出結束后,你們就可以去調試一下樂器。

這些是出入證,一會兒咱們就可以直接過去觀看音樂節演出。」

說著李東就把出入證給到了秦川幾人,當然Keira也分到了一張。

李東和秦川他們說的都是中文,Keira也沒聽懂說的是什麼意思。

此時她看著出入證,喜出望外,本來她還打算去買個門票進場觀看呢。

她絲毫沒有察覺出,秦川等人就是奇點樂隊。

Keira這個高中沒畢業的小姑娘,能有啥社會經驗。

在她看來,好運先生能坐這麼豪華的房車,應該是很有能量的人吧。

所以,弄幾張出入證,想來問題不大。

她絲毫沒有把秦川等人,往樂隊方面聯想。

因為秦川他們的樂器,都裝箱打包放在房車的儲藏間內,就沒拿出來過。

所以Keira怎麼也想不到,她心心念念的奇點樂隊,就是身邊這幾個人。

拿到出入證,Keira再也等不下去了,急沖沖的下車,朝外跑去。

秦川說道:「走吧,我們也去感受一下,什麼是真正的Woodstock。」

說著幾人都下了車,跟在Keira身後,不緊不慢地朝音樂節演出場地走去。

還未等幾人走近,音樂節那中超級喧囂感已經撲面而來。

走出通道的盡頭,秦川幾人眼前一亮。

在近千畝的牧場草地上,無數志同道合的年輕人,沉醉在樂隊帶來的音樂狂潮中。

今年的伍德斯托克音樂節,再不不可能重現第一屆時那樣的盛況。

第一屆音樂節,總共有40萬嬉皮士集聚現場,完全超出了主辦方的管理能力。

甚至大多數人門票都沒買,一下全部湧入演出場地。

正是這種無序,才造就了第一屆伍德斯托克音樂節的赫赫盛名。

不過,即使是在發源地米國,想復現第一屆的盛況,也一樣做不到。

時代已經變了,人也變了。

現在的音樂節,超越了音樂其本身的意義。

再不用刻意強調反戰、和平、愛與自由。

模糊掉世俗概念的自由,才是樂迷們全情投入的核心。

樂迷們只需要全身心的投入到音樂帶來的直觀感受就好。

廣袤土地上,暫時脫離了社會環境的大家盡情狂歡。

成千上萬人共同締造出一個當代烏托邦,在音樂的氛圍下,紛紛打破固化的自我。

Keira一馬當先的走到了場地邊上,看著舞台上表演的樂隊,瞬間激動了起來。

正是她非常喜歡的樂隊之一,TheSpaceship,這是一支死亡重金屬樂隊。

主唱那猶如惡魔般的嘶吼,伴隨著吉他的悲鳴與架子鼓的劇烈節奏,讓全場樂迷們,猶如身處地獄一般。

這種重口味風格的搖滾音樂,也是海外樂迷們最喜歡的音樂類型之一。

站在欄杆外這片獨特的場地,雖然不用那麼擁擠,卻讓Keira感到無法融入現場的氛圍。

她朝著秦川問道:「好運先生,我們進場去玩好不好?」

「你自己去玩吧,我們就不去了。下午五點半,記得回車上來,我們一起吃晚餐。」秦川囑咐道。

秦川幾人一把年紀了,早就過了那種熱血樂迷的勁頭。

再說了,哥兒幾個自己就是玩樂隊的,人家的音樂再牛,雖然也很欣賞,但也不至於讓他們熱血沸騰到誇張的地步。

畢竟,這麼多年下來,他們什麼世面沒見過。

想讓他們幾個也瘋狂的像普通樂迷一樣,這樣的樂隊,這世上估計已經不可能存在了。

上午開車一路趕過來,到達的幾人在車上還吃了些小吃和水果。

中午應該是不怎麼會餓。

即使餓了,在場邊也可以很方便的買到漢堡或熱狗。

酒水飲料,就更是不會少了。

不過西方人講究晚餐,秦川特意叮囑Keira回車上吃飯,就是想著這點。

秦川他們幾個過來,有錢又有助理在,怎麼可能吃苦。

助理今天一早,就找了個中餐餐廳,準備好了很多食物的半成品,放在車裡的冰箱內。

等晚上吃飯時,拿出來加熱一下就好。

反正也就只需要對付完今晚就好。

吃完了,明天助理可以再去鎮上的超市,採購新的食物。

有這種好條件,自然比Keira自己買點漢堡熱狗吃好。

認識一場也是緣分,所以秦川就邀請了她一下,晚餐可以和自己等人一起吃。

Keira聽了這話,整個人直接愣住,這種關心已經很久沒有人給到她了。

其實她來自一個問題家庭,原本父母的感情很好,但自從搬來米國后,一切都發生了變化。

父母二人的工作特別不順利,二人的生活條件越來越差。

尤其是小Keira出生后,家裡的經濟狀況,更是隨著她的成長每況愈下。

之後的時間,她的父親幾乎天天酗酒,而她的母親也經常夜不歸宿。

兩個人隔三差五的,就肯定得吵一架。

在米國的底層社會,這樣的家庭再普遍不過。

雖然父母都沒有對她使用過暴力,畢竟在米國打孩子違法。

但小Keira在這種家庭氛圍成長,本來應該變得消極、叛逆。

如今的她,沒有變成問題少女,還得多虧了她家的鄰居阿姨。

正是從這位鄰居這裡,她學會了彈吉他,從而喜歡上了音樂。

因為這位鄰居,也是一位駐唱歌手。

就連她的吉他,都是鄰居阿姨送給她的生日禮物。

自從接觸音樂后,小Keira漸漸開朗起來。

家裡的問題再多,父母吵的再厲害,她只要關上房門,沉浸在自己的音樂世界中就行。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韓中騰直接回了一句打錯了,立馬把電話給掛斷了!Next post: 村裡眾人一想是那麼理兒,那就等著瞧。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