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蕊也發現了這個情況,緊緊抿嘴,身形更是又快了一些,寧浮生見此連忙說道:“對面也有獸人,不要衝動。

光蕊身形一頓,俏臉微帶緊張的說道:“現在怎麼辦,我們被包圍了。”

弗羅聖女眼中露出一絲寒芒,說道:“或許還能衝出去。”

寧浮生說道:“肯定能衝出去,一會讓小東西載着你們兩個先走,引開這些獸人後,我會找到你們的。”

“不行,你怎麼找我們?”光蕊拒絕道。

寧浮生說道:“我與小東西心有靈犀,在萬里範圍內可以相互感應,放心便是。”這絕對是假話,之所以他有信心找到小東西,是因爲暗黑皇那強悍的神識,只是這些他卻是不能說的。

弗羅聖女將信將疑,小東西則是迷迷糊糊的叫了兩聲,寧浮生伸手將小東西自肩頭拿了下來,說道:“一會變大,帶着這兩個美女衝出去,明白了嗎?”

“呀呀…。”小東西眼珠亂轉,也不知道究竟明白了沒有。

寧浮生苦笑不已,光蕊則是看着小東西,有些懷疑的說道:“它真有能力將我們送出去?”

“呀呀。”小東西不樂意了,叫了兩聲身形驟然變大,氣勢隱約而動,嘶吼一聲,那些在天上飛行的魔獸作鳥獸散。

“走吧,到安全的地方等我,如果我猜的不錯,這裏就是獸人防線的邊緣地帶了,只要進到獸人族內,相對就會安全一點了。”寧浮生說道。

弗羅聖女與光蕊飛身躍到了小東西光滑的後背後,寧浮生喝道:“帶她們去安全的地方!”

“吼!!”此時小東西的吼叫已經頗有些百獸之王的威勢了,叫聲遠遠盪出,小東西展翅飛走。

“所有勇士注意,將那隻古怪的魔獸殺死!”這時叢林的邊緣有獸人喊道。寧浮生暗自咬牙,眼角微微一縮,身形驟然加快了速度,封葬刀之上也佈滿了一層暗紅色的光彩!

“神降!”剛剛衝出樹林,寧浮生直接將神降施展了出來,只見漫天光影散落後,獸人無不大驚躲閃,只是他們的速度再快也沒有這些光影的速度快,慘叫連天中,幾百個獸人士兵已經葬送了性命。

“人類小子,今天你必然會死在這裏!”爲首的將領厲聲喝道,那如同鐵甲獸一般的身軀驟然衝向了寧浮生。

寧浮生不避不閃,封葬刀直直的劈向了那獸人將領,那獸人將領嘶聲一笑,仗着自己的護甲刀槍不入,竟衝入了寧浮生的刀影中。寧浮生長笑一聲,封葬刀微微划動而出,只聽一聲裂帛之音傳出,那獸人將領就被分成了兩段。

“殺!”這時剩餘的獸人已經反映了過來,紛紛衝向了寧浮生。寧浮生神色冷峻,封葬刀更是不住的劈落,砍殺中他擡頭看了一眼黑暗的半空,只見小東西早已經不見蹤影了,心中一驚隨即對暗黑皇傳音道:“小東西沒事吧?”

暗黑皇嘿嘿一笑,說道:“它的速度很快,那些獸人追不上他,你也快逃吧,遠處來了一個獸人中的王者,有着神宗戰力,碰上他你就死定了!”

聽到這話,寧浮生那裏還敢停留,黑雷伏葬技發出後,身形沖天而起,奮力飛向了遠處。身爲青色天宗,可以任意在半空飛行,消耗的玄剎力也不是很多。

“追!”這時半空中的獸人與魔獸對寧浮生進行了圍追堵截,寧浮生靈活多變,自那些獸人的縫隙中衝了出去,離開的時候更是奪去了幾人的性命。

“找死!”在寧浮生還未逃遠之時,一隻巨大的爪子凌空抓來,其中隱含的威能沛不可當。寧浮生心中一沉,知道那獸人絕對是個王者,封葬刀奮力劈出,帶起一股凌厲的玄剎力將爪子破開,遠遁而去。

“傳令下去,獸人族所有士兵與民衆聽令,但凡見到人類格殺勿論!我要生吃了他們!”傳出命令後,那獸人王者閃射而出,眉心處也顯露出了一些金色的光芒,那是神識的力量。

暗黑皇察覺後冷冷一笑,不屑說道:“如果是獸人王的神識,我還要耗費一些精力,但你一個獸人王者跟我比神識,找死!”隨着一層微薄的神識將寧浮生覆蓋在內,那獸人王者的神識跟本沒有察覺到寧浮生的存在。

“老黑,謝了!”寧浮生傳音說道。

暗黑皇卻不領情,刻薄的說道:“先活下來再說這些廢話吧。小東西在東方三百里之外,快去找它吧,不然難免還會橫生事端。”

寧浮生鎖定方向,疾飛而去,前行中他也心驚無比,短短的時間內,小東西怎麼能夠去到那麼遠的地方?暗黑皇好像洞察了寧浮生心中所想,說道:“吞龍進化一次後已經略微有些能力了,但還遠遠不能吞噬巨龍,這時候巨龍見到它必然會將其滅殺,爲了逃生,吞龍一族的速度冠絕萬獸。”

寧浮生恍然,幾個時辰後,寧浮生終於找到了小東西與弗羅聖女兩人,光蕊見到寧浮生驚喜無比,說道:“你終於來了,急死我們了。”

弗羅聖女則是說道:“我可沒着急啊,是你自己着急的。”

光蕊頓了頓玉足,接着問道:“之後我們應該怎麼辦?”

寧浮生喘了幾口氣說道:“衝出獸人族,去狂暴矮人一族。對了,獸人統領已經傳出命令,所有獸人見到我們必會誅殺,所以我們定要萬分小心!”


光蕊定定點頭,弗羅聖女呵呵一笑,說道:“想不到我們成過街老鼠了。”

寧浮生沒好氣的說道:“現在我們在獸人族,比老鼠還不如好吧?”

小東西叫了兩聲,身形變小,又回到了寧浮生的肩頭,而後一行三人小心萬分的踏入了真正的獸人族。越過幾道山嶺後,寧浮生但覺事情有些不對,皺眉說道:“這裏怎麼會有如此濃重的無葬氣息?”

光蕊叫道:“你也發現了?”

“轟...。”光蕊話音剛落,就見遠處一座大山突然活了過來,兩道金芒閃爍而出,緊接着黑霧四起。

“這最少也是靈無葬!”寧浮生驚恐喝道。 可這快樂也僅僅是一時的,他發現自己的魂魄在向遠處不受自己控制的飛去,沒有什麼牛頭馬面來接收他,吸納他的竟是遠處楚烈胸前的一個黑色旋渦。緊接著他就感受到了,剛剛的折磨是小酌一杯,現在的痛苦就是一桌大餐,什麼痛徹骨髓,什麼撕心裂肺,什麼肝腸寸斷都不足以形容這發自靈魂中內在的痛苦,驚恐的顫慄。一切掙扎都是無力的,很快的被絞進漩渦深處,他看到了那發出詭異光芒的晶體,也看到了在漩渦內安穩飄蕩的兩個靈魂,他很想喊問為什麼他們能在這裡自由的保留自己的魂魄,可沒有時間,也沒有給他喊問的權力,他的一切的一切,**的生命,魂魄的靈力全部得到了終結,徹底的終結。

齊雲樓看著身邊的慘狀,極力的控制下才沒有嘔吐出來。

「再去那冰鋒補上幾下,據說冰鋒的寬刃劍也是把神兵。」齊雲樓和康人鳳對自己剛剛的一擊有著絕對性的自信,準備向楚烈走去,他們現在希望快速解決這的事情離開這裡。非常不願意在這滿地內臟,殘肢,碎骨,布滿血腥的地方呆上半刻。

他們往前走了不到十步就停了下來,只見楚烈慢慢的一點一點的站起來,後背的鱗甲沒有一點的破損,他慢慢的轉身。

「你們還不錯,我喜歡你們這樣的,只有你們這樣的魂魄才能叫我更快的強大起來。」楚烈年輕俊俏的容貌,發出這厚重的聲音,叫這二人後背直冒涼氣,說不出的詭異,再一看叫他們更是驚心,這才看清楚烈身上不是穿的盔甲,而是全身長滿了鱗甲。

「冰鋒,你到底是不是人類?」康人鳳驚道。

「只不過是會說話的妖獸,鸚鵡還能學舌,何況這有智慧的妖獸,我們上!」齊雲樓喊道。

齊雲樓掄起三百六十斤的鑌鐵棍,帶起一股旋風,棍影裹著人,人帶著棍,向楚烈掃去。康人鳳的八棱寶光錘每隻也有一百二十斤,雙錘交替著與齊雲樓齊肩並進襲向前面獸化的楚烈。

「來吧!」龍魂喊道。沒有什麼招式,沒有什麼花俏,直接的衝撞了過去。跑過去的一瞬間楚烈的頭部都在這短暫一刻布滿鱗甲,就像帶了一個頭盔,頭部的上面竟生長出一隻像似要刺破蒼穹的金色彎角。

「轟!」簡直就是野蠻的對撞,這次飛出去的是齊雲樓二人,也飛出二十丈之多,「楚烈」也倒退了兩步。

「這小子的身體還是不行啊!承載了我附加的龍體可還是脆弱。」龍魂自言自語明顯對這對撞不怎麼滿意。

龍魂不滿意,可齊雲樓康人鳳二人更是苦不堪言,正好又飛了回去,砸落在滿地狼藉的洞口附近,又在地面上平推兩丈,渾身上下沾滿了紅黃之物,這次卻沒能控制得住,二人不停的嘔吐,內傷的鮮血和反胃的垢物全部吐了出來。

龍魂大步流星的走了過來。

「不錯,你們還能有力氣嘔吐,我們繼續來吧!」龍魂高昂的興奮。


「我們拼了!」康人鳳道。

「拼了!」二人又用盡所有的力氣向「楚烈」砸來。

他們曾經有過一次經歷,也是一起聯手去為司馬家族辦事,去劫一輛裝滿製作大陸錢幣的金銀原料。車的中間是裝有原料的五尺見方的鐵箱,裡面放著一塊塊的原料金屬。兩人也是這樣直接的猛砸過去,整個車子包括保護鐵箱在車上的兩個狂戰中階高手一起被砸的橫飛百丈。鐵箱搬回司馬家打開一看,裡面的每塊金屬都已變形,又得重新鑄造。這就是他們外功狂戰的不同,外功狂戰的威猛,他們真正實力絕對是直逼狂戰高階。

今天他們再次聯手「砸」了過去。人到半路發現自己的確是砸人的戰法,可就是沒有砸人的感覺,反而是被砸的感受更為強烈。最後明白了,是風,龍魂滿身鱗甲的身體帶動的風勢更猛的撲向他們,狠狠的把他們的氣勢打壓了下去。

「當!咣!啊!」又一次交鋒,這次龍魂不僅更為主動的砸向他們,並且揮舞著臂肘的倒鉤斬斷鑌鐵棍「砸透」了齊雲樓的身體,楚烈這樣的身軀從齊雲樓的身體中間穿過,齊雲樓還能剩下什麼呢!

齊雲樓慘死,康人鳳也重傷失去了還手的能力最終命喪龍魂之手,這兩位狂戰中階的魂魄也都被龍魂毫不客氣的納入自己的龍魂晶體之中。

司馬永恆在遠處等了很久,心中忐忑不安,這時正好向這裡靠近看到了這一幕,並未發現當前的「神獸」就是楚烈。

「這是什麼凶獸還是神獸?太可怕了!」司馬永恆心道。司馬永恆瑟瑟發抖,恐懼萬分。

「又來了一個小鬼,哈哈。」龍魂轉頭看向司馬永恆的方向。司馬永恆知道自己暴露了,頓時汗如雨下。

「饒我性命,我是司馬家的公子,你有什麼要求我都能幫你做到。」司馬永恆習慣的報出了自己的門庭,卻忘記了凶獸是根本不管你是誰也不認識你是誰。

「這樣懦弱的魂魄,收了你對我的壯大根本起不到什麼作用,說說,你能做什麼?」龍魂道。

「我這有二十一隻虎紋熊的手掌,這可是美味,你一定喜歡。」司馬永恆急道。他還真的想不起來什麼是叫一個凶獸提起興趣的事物。趕緊拿出一個包袱。

「我要鐵翅蟒的蟒頭。沒有,你就準備死吧!」龍魂道。

「我,我,我有,我有。」司馬永恆急道。

「剛才怎麼不說有?現在怎麼就有了。」龍魂道。

「這小子交給你吧!我要休息了!」龍魂有些不耐煩了,對楚烈道。

「凶獸大人,你有所不知,這試煉也可以有黑色交易的。」司馬永恆道。

「直接的說。」楚烈學著龍魂的聲音饒有興趣的道。這時龍魂已經把這馬上要退化為人類的身體交還給了楚烈,它現在要忙於真正徹底的煉化那兩個狂戰級別的魂魄,這是它繼吞吸麒麟魂魄后吸納最高的魂魄了,所以格外謹慎。

「就是悍戰的任務成果可以交換到狂戰級別所需要的任務成果,狂戰級別的當然也可以交換到悍戰級別所需要的任務成果。」司馬永恆。

「哦!我怎麼以前沒有聽說過?」楚烈奇道,想如果以前有這規矩,耿家應該和他說起的。

「以前是沒有,不過這次例外,有人起頭倡導。」司馬永恆感到有點希望。

「哦?什麼人提的?」楚烈有一絲不好的預感,像似要發生什麼。

「是何家的方三界。」司馬永恆道。

「可以交換,可以交換,這樣就會有越級刺殺的事發生,如若是有預謀的挑起事端,耿家一定沒有參加,沒有參加就有可能是被動的受傷的一方。」楚烈自言自語的念叨著。

「不好!」楚烈猛的驚醒,這樣說耿家來的耿霄雲和耿直白他們就可能有生命危險。

「我也沒有見到你的惡性,斬切饒了你,下山去吧!」司馬永恆聽到這句話說完,看到那「凶獸」已經消失不見,頓時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褲子都濕了。

「這凶獸看來還是吃人的,走時不但拿走了熊掌竟然還拿走了地上的一具屍體。」司馬永恆后怕極了。

楚烈急速離開,找到一個隱蔽所在,這時已經恢復人身,每次這個時候楚烈都很無助,每次獸化都把衣物弄的支離破碎難以正常穿著,過後都得東拼西湊的弄成半件來穿。

「王清影,你死了也不得安生,我要把你的骨灰灑在我父母的墳前。」楚烈催動體內的冰魄氣息,現在可以說成是楚烈的冰魄真氣,長時間的煉化叫冰魄在全身七百二十個穴竅遊走,已經化作一道冰魄真氣。這道冰魄真氣打在王清影的破碎的七裂八半的屍身上,在極度冰寒的真氣下抽乾屍體所有的水分,乾枯,最後成粉。

楚烈收起王清影的骨灰,粗略的整理一下自己的穿著,趕緊向來路往回奔去,他要最快的速度趕回悍戰試煉的虎紋熊出沒的中心地帶尋找到耿家兄弟,避免發生不測。 耿霄雲帶著耿直白以及幻影,蔣儒墨,竇家兄弟和楚烈分別了三天,這三天百折千回,第一天很是平淡,只是為晉級拼殺虎紋熊,第二天在沒有任何準備的情況下遭到了一個個不知死活的小家族的襲擊,在他們看來也算正常,因為都是悍戰級別的競爭,膽子大敢得罪七大家族的人還是大有人在,可第三天就不一樣了,竟然遭到了晉級狂戰級別的田家大公子田龍的偷襲,這叫他們很是驚詫。耿霄雲和耿直白在幻影和竇家兄弟默契配合下搬回局面,畢竟田龍孤身一人,田龍偷襲不成也決不戀戰,立馬逃離。

「這是怎麼回事?都瘋了嗎?」耿直白道。

「好像發生了一些我們不知道的事情。」耿霄雲分析道。

「狂戰級別的都來刺殺我們,雖說田家也是七大家族,我看來這樣的偷襲根本就是沒有什麼避諱誰的準備,他逃離只不過是因為我們也不是他想拿下就拿下得了的。像這樣大家族之間的越級刺殺在以前是都不曾發生的,再結合前一天多個小家族刺殺我們,看來真的是有事情要發生。」竇粉身道。

「要麼這樣,二公子,三公子,現在我們先找個庇身之所。然後我去摸摸到底怎麼回事。」幻影道。

「好。我們先找個稍微隱蔽的地方。」耿霄雲思考了一下決定道。

耿家六人尋找到一處走下山中主峰連接的主道,約有五里的一處隱蔽所在,巨石搭壘,雜草過人。他們附近的主道正是楚烈跟蹤王清影走過的龍門峰通往鶴鳴峰的主道,真是一切都有天定。

幻影覺得很放心,然後才離開去查探原因。

耿霄雲建議不要引火,等待幻影期間不要叫別的家族的人發現他們的蹤跡,就這樣他們吃著帶的冰涼的面饃肉乾捱了一天。

第二天中午,也就是和楚烈分開的第四天,他們說在的地方一下「熱鬧」了起來。

「我知道,你們會有所感覺,找了你們好久才找到你們啊!」王逍遙扇動他那四季都不離手的扇子微笑著站在耿家五人的面前。他的身邊還有兩人,正是偷襲沒得手離去的田家田龍,和四方臉個子中等極為魁梧的這次試煉中何家的方三界。

「難道你們聯合要除掉這次試煉的所有戰者嗎?」耿霄雲道。

「我們沒有那麼大的胃口,只不過是除掉我們三家以外的來參加試煉的三個家族的戰者而已,呵呵。」田龍道。

「你們不怕被整個大陸追殺?」耿直白眼睛布滿血絲像只儲勢待發的野獸問道。


「整個大陸追殺?哈哈,這次試煉過後整個大陸已經顧不得執行以前的古老規矩,因為你們的死,大陸將會全面的重新洗牌,七大家族除了我們聯合的三家以外將會自相殘殺,為報他們每家家族戰者的試煉死亡的仇恨。」田龍囂張的道。

「看來你們是早已步好了這個局了!」耿霄雲道。


「不錯,人總是要死的,你們的死會更加推進大陸的歷史進程,大陸也將迎來一個新的君主。」王逍遙道。

「你們好大的野心,玄夜大帝你們都打算推翻,真是不自量力。」蔣儒墨不屑的道。

「不要和他們多說了,還有其他的七大家族的戰者等著我們。」一直沒有說話的方三界道。他的話音一落王逍遙,田龍也頓時不在多言,準備一舉擊殺耿家五人。

這點叫耿霄雲注意到了,田龍還好說,可王逍遙聽命與方三界就讓這件事更叫人回味,王逍遙可是這次試煉號稱第一高手,他絕對凌駕於這方三界之上,憑什麼這方三界對他都可以指手畫腳,那就是一個原因,田王何三家聯合何家是主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