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偉要做什麼,他都不會阻攔。

本來他們和古千水之間,就沒有好的關係。

尤其是古千水剛剛奪走了李風雲的魂魄。

在這之前還重傷王偉,以吳淵的父母要挾。

仇怨,並沒有那麼直接。

因為古千水的實力,吳淵根本就不敢表現出來仇怨。

古千水還說和吳淵不是敵人?

對於吳淵來說,就只剩下冷笑了。

「傷兄弟的命,用父母的命要挾,搶奪物品。」

這如果都不是仇人,那什麼才算是?

並且今天即便是放了古銘人,和古千水也一定是結仇結定了。吳淵並不相信古銘人這樣的人逃走之後會說什麼好話。

況且,他對小玉圖謀不軌,如果自己沒有來到這裡,小玉會遭遇什麼,吳淵都不敢去想。

不過就在這時,王偉忽然收起了九青劍。

他臉上的森冷,一下子變成了笑意,還有一絲絲的期待。

「什麼寶物,讓我看看?」

牛頭臉色一僵,他扭頭看了一眼吳淵,也沒有多說話了。

只是心中對王偉這個人,印象急轉而下。

即便他老牛貪財,可面對這樣的人,也絕對不會為了寶物而放了。

這簡直就是放虎歸山。

不過牛頭在陰間當差多年,什麼樣牛鬼蛇神沒見過,早就看開了。

「老牛不多說話,等老牛跟著去陽間,拿了屍花丹,再隨便逛逛,看看陽間的美人兒,老牛就回來,之後的事兒就和老牛無關了。」

心裏面這樣想到,牛頭也開始盤算起來,這一次自己損失到底有多大。

小玉的主人看起來挺隨和,並且也的確很感激自己。

自己還是不能獅子大開口,先拿一個數目試探下?

然後再訴訴苦,這樣的話,一定能成。

越想,牛頭心中越有小小的激動,身上的傷勢都沒那麼疼痛了。

此刻,古銘人則是心中大喜。

果然!這些人都想要寶物!

寶物,給就是了!等本少爺出去,全部都要吐出來!還要把命交出來!

一邊想著,古銘人一邊掏出來了一個東西。

一個極為精緻的玉瓶。

其中裝著一枚通體碧綠的丹藥。

「這是父親在我二十歲那年,送給我的轉還丹,我看你們兩個人都是修鍊者,這轉還丹有妙用,服用之後,可以直接提升一個修為境界。我還沒有築基,本來準備築基期之後再服用,你們放了我,這丹藥就給你們。」

王偉眼前一亮。

古銘人雖說已經想好了之後怎麼做,但心中依舊有種肉痛的感覺。

他感覺不到吳淵的修為,也感覺不到王偉的修為。

對於吳淵,他是覺得深不可測。

可對於王偉,是完完全全沒感受到修為。

他根本就不是一個修鍊者。

這就只有兩種情況,一個,王偉的確就是個普通人,他揮出來的劍芒,和他手中的劍有關,那是一個絕頂的寶物,甚至可能是上品靈器。

另一個,他的修為太高,不想要讓任何人看見。

無論是哪一種,自己都沒有資格討價還價。

王偉接過了玉瓶,一臉喜悅,不停的把玩著。

古銘人額頭上冒起來了汗水,小聲的說:「我可以走了么?」

王偉點點頭,說:「走,當然可以走,只不過你可是堂堂地下陰魂奇物交易市場的少爺,就這樣走了,你的命也太不值錢了。一顆轉還丹,那可不夠。」

「我們兄弟下陰間,尋覓小玉,花費了不止一絲心力。」

「小玉又被你驚下,更是魂魄不穩。」

「還有那邊那個大兄弟,舌頭都被你弄斷了,這顆轉還丹頂多是對我的補償,你還得掏出來三樣東西,才能讓我們滿意。」

古銘人的臉上,最開始是狂喜,在王偉說出來那句話的時候,他已經準備要站起來離開。

可下一句話,卻讓他臉色一僵。

額頭上頓時全是汗水,古銘人馬上就拿出來了一個小小的布袋,格外的精緻。

他將布袋直接翻轉過來,頓時一大片物品漂浮了出來。

「純陽草,蘊含大量靈氣,現世之中靈氣稀薄,修鍊困難,以純陽草煉製純陽丹,可直接補足靈力修為。」

「鬼心石,傳說是千年修羅的心血澆灌的石塊,其中有一枚種子,能培育出來鬼心花,這鬼心花有靈智,培育成長之後,可以直接帶在身上,相當於一件靈器。」

「還有這修羅符,其中蘊含一絲修羅之力,如果能夠引動,將是重寶!」

這幾樣東西最珍貴,其他的鑽石,金子,以及不算是奇寶的哦獰關係,都送給你們,求求你們饒我一命,這已經是我身上最珍貴的東西了。」

古銘人臉色煞白,聲音都哆嗦了起來。

他已經覺得,王偉,可能是故意戲弄他。

可他還是抱有一絲僥倖。

遂即,古銘人又低聲說了句:「你們殺我,真的沒有好處,我父親在錦城隻手遮天,他遲早會發現我出事兒了,況且錦城唯一進來陰間的那條陰陽路,早就被我父親派人把手,你們進來了,他們肯定知道,你們出去,也瞞不過他們的眼睛。我死了,怎麼都會猜測到你們的身上。」

王偉眼前一亮,說道:「這樣一來,其實我們殺了你,古千水也不會知道是誰吧?」

古銘人渾身一顫,說道:「即便是不知道,父親也會殺錯一千,不放過一個!我是他的獨子!」

王偉點了點頭,嗯了一聲說:「真的很不錯,獨子啊,現在都講究計劃生育,沒想到古千水那個老畜生,也順應了號召。我還以為他遍地都是兒子,殺一個無所謂呢。」

古銘人臉色漲紅,卻只能強笑了笑,說:」放了我,我發誓,今天的事情絕對不對第二個人提起。」

吳淵微微的搖了搖頭,為古銘人感到一絲同情。

並不是因為他不在意小玉被傷害。

幕後 ,一道雷,直接了結了古銘人的命。

王偉明顯不是這樣。

因為王偉的行為,又讓他想起來當日的李玄一。

也是被掏空了身體,才放行離開。


古銘人,是走不掉的。

王偉不停的給古銘人希望,緊跟著掐滅,古銘人幾次大起大落,明顯整個人都氣息都雜亂了起來。

牛頭的眼睛卻亮了起來不少。

「這兄弟,我似乎對他有所誤解?」

「罷了,若他真的是同道中人,那老牛定然要請他喝上一杯,以贖不識之罪啊!」

王偉則是點點頭,笑著說:「那我就勉強相信你吧,不過你這裡依舊只有三件物品,你都說了,其他的是垃圾,垃圾,怎麼能夠買你古少爺的命呢?」

古銘人茫然的抬起來頭,說:「已經四件了,四個人,不是一人一樣,剛好么?」

王偉搖搖頭,說:「這裡的事情,我說了剛好不算,還得其他人點頭,不過我會幫忙說服,只要你再掏出來一件讓我滿意的東西。」


說話間,王偉拉開了自己的衣服。

肺部那邊,有一個猙獰的傷口。

」你爹差點兒殺了我,不對,他幾乎都殺死我了,我兄弟用了一件稀世珍寶來救我的命,你用什麼東西來讓我滿意?」 王偉又笑了笑,說:「我乃白茅道場的傳人,王道一這個名字,在錦城也算是個人物,我說的話,自然是一言九鼎!」

「你古少爺的命值錢,我王道一的命,也不會差到哪裡去,白茅道場傳承千年有餘,我這天才,也是千年不遇,要是我死了,白茅道場的損失,不比你爹小,對不對?」

「你爹隨便揮揮洒洒,就能夠出來一地的兒子。」

「白茅道場可就只有我一個王道一。」

「你說,用什麼東西,能抹平這件事情?」

古銘人瞪大了眼睛,他身體都在顫抖起來。

牛頭的小眼睛也越來越亮,王偉的表現,越發讓他覺得大家是同道中人!

老牛的水平,不如他,定然不會將索要寶物這話,說的如此冠冕堂皇。

自愧不如啊!

王偉臉上都是和善的笑容,完全不像是威脅人命的那種凶神惡煞。

古銘人渾身發抖,他完全沒想到,王偉的仇怨,真的就那麼大, 重生校花兇猛 ,但是那個傷口,王偉的話語中,無不表示了深切的恨意。

如果自己拿不出來足夠買命的東西,那麼自己真的會死在這裡。

古銘人臉色發白,哆嗦的說:「我身上沒有更好的東西了,可我可以告訴你們一個地方!那地方只有我父親和我知道,平時他也不會去!」

「說來聽聽?」王偉的眼中閃過一絲奇異的光芒,還有心動的神色。

古銘人臉上露出喜色,他又猶豫了一下。

王偉擺了擺手,說:「無妨,說出來,其他人也不會泄露出去。」

古銘人心裏面卻想到,你恨不得去了全部搬空,又怎麼會只拿一樣就走?

現在為了保命,古銘人也顧不得其他了。

只要能活著出去,他們也未必能去拿到東西。